從泰國的脆弱民主看兩岸:我們若不試圖影響中國,就只能讓中國來改變台灣

從泰國的脆弱民主看兩岸:我們若不試圖影響中國,就只能讓中國來改變台灣
Photo Credit: 路透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文哲這個時間提出的「一制」,或許也對台灣前途提供另外的啟示:沒有民主機制、將沒有政治談判;而不去影響中國,最終只能讓中國改變台灣。

2月1日(日)晚上,小型土製炸彈在曼谷鬧區爆炸,一人輕傷,泰國卻像什麼都沒發生,這個城市依舊喧囂、依舊擁擠。

還好台灣國內和國際新聞比例失衡,人在曼谷的我,並沒有因為這起仍在調查的攻擊事件,接到太多詢問;也或者是近期恐怖攻擊事件頻傳,伊斯蘭國處決日本人質事件沸沸揚揚,曼谷鬧區的炸彈已不算重要事件。泰國人面對炸彈的淡定,似乎就跟台灣人面對地震般,處變不驚。

泰國的民主走得跌跌撞撞,很多人印象就是不斷的街頭抗爭,然後再來一次軍人政變,推翻舊政府,不斷的循環,又換成紅衫軍或黃衫軍抗議;但這個國家卻依舊穩定的運作,堪稱政治奇蹟。

自去年(2014)5月,軍方發動自1932年以來的第12次政變,將前總理盈拉(Yingluck Chinnawat)軟禁,軍方進入政府大樓接管政權,並宣布戒嚴,至今一年多來,盈拉內閣主要部會首長被解職,由軍方安排新人選,而盈拉則在2015年1月底在軍方指派成員的泰國國民議會(National Legislative Assembly)遭到多數同意而通過彈劾案,5年不得參政。

當晚,盈拉在曼谷飯店預定舉行記者會,卻受軍政府干預取消,只能在Facebook撰文譴責「泰國的民主隨同法治死去」,並誓言為自身清白奮戰到底。

(延伸閱讀:泰國前總理盈拉遭國會彈劾 恐面臨十年牢獄

缺乏共同價值觀支持 民主制度將無以為繼

泰國概略劃分成兩類政治勢力,一派是偏向皇室與城市中產階級,由1946年創立的「民主黨」為主要代表,而皇室代表色是黃色,被選作為抗議的代表顏色,就是大家常提的「黃衫軍」。

另一派則是較支持2006年被軍事政變,現仍流亡海外的華裔前總理塔克辛(Thaksin Chinnawat),支持者創立「反獨裁民主聯盟」,用紅色為代表色,被稱為「紅衫軍」。塔克辛原本創立「泰愛泰黨」在軍事政變後被解散,原本成員偕同支持者另成立「為泰黨」,依舊在泰國農村地區享有高支持度。

兩類團體各自代表不同的政治利益,「民主黨」多以城市,如曼谷中產菁英、較為富裕的農村為主要支持者;而前總理塔克辛在上任後,偏向農村的醫療保險、短期貸款政策受到較貧困偏遠地區的支持,該區至今仍多是鐵桿支持者。

同時塔克辛家族出身泰北清邁,當地也認為曼谷當局長期忽略泰北發展,將資源過度集中首都,塔克辛被罷黜後,許多人相信其繼續扶植妹妹盈拉,作為政治利益的代言人。而塔克辛的政策也被中產階級視作操弄民粹、浪費國家資源,加上巨額貪汙,加深兩大陣營的政治歧見。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泰國皇室與軍方關係良好,去年軍事政變後受到西方國家譴責破壞民主原則,上台的帕拉育陸軍上將更獲泰國國王浦美蓬受命為泰國總理,皇室認可透過政變上台的總理,也削弱原本盈拉支持者的力量。

只是,各自陣營的支持者所抱持的想法,都在削弱民主制度的運作。問題不在制度,而在信念。

在泰北遇到的華人,談起塔克辛大多讚譽有加,認為在政策上面照顧偏遠地區的農民,提供小額貸款、醫療、教育、協助泰國走出亞洲金融風暴,提高泰國國際地位。談到貪汙,被認為是可原諒的錯誤,認為相比替泰國帶來的利益,這些貪汙金額不算什麼,而且歷任政治人物都有貪污。

但鄰近城市的中產階級等,則無法原諒塔克辛極為誇張的貪污行徑,並視對偏遠地區的政策支持是在進行民粹政治,用國家資源在買票,而塔克辛在農村地區獲得的支持,使得塔克辛支持的「為泰黨」支持率居高不下,所以盈拉去年能放心將國會解散進行改選,有信心為泰黨勢必透過選舉繼續執政。只是再次被軍事政變,也中斷泰國民主發展。

反對盈拉政府的中產階級卻認為票票不等值,「為泰黨」在農村獲得的高支持率也讓皇室及軍隊、既得利益者備感威脅,認為若政權無法信任,可以用包含軍事政變在內的手段取而代之,以間歇性對於體制的破壞,來維護自身利益。

台灣的共同政治價值:台灣民主機制的核心信念

泰國政治看似暴烈,卻對一般民眾或者觀光業沒有太大的影響,目前仍實施戒嚴,但購物中心、觀光夜市、甚至紅燈區夜晚依舊燈火通明,Facebook及一般通訊也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戒嚴法限制集會不得超過五人,公開討論政治、民主、軍人干政的議題或政治行動便會遭到軍方逮捕。但朱拉隆功大學、法政大學等菁英學府的泰國學生,仍不斷挑戰底線,抗議軍人干政,美國也派特使到曼谷,認為軍人罷黜民選政府帶有政治考量,違背美國的民主核心價值,考慮限縮雙方合作領域。

很多人至今認為台灣民主不完全鞏固,沒錯,畢竟台灣是一個年輕的民主國家,但競爭式的民主選舉已成為常態。目前對台灣民主的威脅很多,明顯的有民主受外力介入干預,以及代議政治的失靈。

對於民主的威脅之一是外力介入,可能是外國投入資源協助特定候選人;而代議政治無法反應選民意見,讓某些人感覺只在選舉日才是人民當家作主,而公民參與監督在民主深化的過程顯得至關重要。

或許台灣的政治文化沒有泰國剛烈,台灣軍警效忠民選政府,也沒有嚴重作票或者干擾投票行為發生,只是泰國的脆弱民主,必須讓台灣去思考我們要的是什麼樣的政治制度? 我們有足夠意志去捍衛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