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川普逼美企離開中國,手中還有4張強大王牌可打

美中貿易戰:川普逼美企離開中國,手中還有4張強大王牌可打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美國不像中國有中央計畫經濟的情況下,川普恐得採取法律行動才能迫使美國企業照他意思行動。川普手上確實握有一些不用國會批准就能打出的強大王牌。

(中央社)美中兩強硬碰硬,中國以關稅反制之後,美國也加高關稅稅率回敬,戰火再次升溫;學者認為,貿易戰正往壞的方向走,但衝擊不會像之前首度課徵來的大,甚至還有些談判空間,後續可觀察3大重點。

中國商務部在當地時間23日宣布,將對原產於美國的5078個稅目、約750億美元商品,加徵5%或10%關稅,並分兩批自9月1日及12月15日起實施,受影響商品包括大豆、牛豬肉等多種農產品及小型飛機。除此之外,中國還宣布將恢復對原產於美國的汽車及零部件加徵關稅;北京去年12月在雙方加快談判之際,暫緩關稅實施。

美國總統川普不甘示弱,數小時內立即作出反應;川普在推特(Twitter)上宣布,將針對5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提高5%關稅,並下令美國企業退出中國。

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分析,關稅策略上,雙方都針對彼此進行反制,但從原本的5%、10%及25%,提高5個百分點至10%、15%及30%,提高程度有限,對商品競爭力影響已不如首次課徵來得大。

中經院副院長王健全則說,美中貿易戰現在確實在往負面方向發展,但川普、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兩人都各自有痛點,不見得真的想走到你死我活那一步;他認為,現在美中雙方的舉動,比較像是拉高各自籌碼,接下來還是會展開談判。

未來3大觀察重點:川普如何施壓美商、中國如何反應、美中是不是「玩真的」

美中態度轉趨強硬,孫明德認為,未來貿易戰發展可觀察3大重點,一是美國如何影響美商投資移轉。

川普稍早在推特放話:「我在此下令我們偉大的美國企業,立刻開始尋找中國以外的生產基地,比如將你們的公司搬遷回國,在美國製造你們的產品。」

孫明德指出,觀察美股走勢,中國加徵關稅及聯準會主席演講後都表現平淡,較強烈的變化出現在川普命令美商移出中國,美股跌幅便開始擴大,顯示美商相當在意川普的新政策方向,未來川普總統如何正式推出政策「協助」或「施壓」美商移轉,將成為觀察重點。

王健全則認為,川普下令美企離開中國,可能是想展現強硬態度,畢竟企業有自己的考量,很難說走就走,這部分影響程度還得繼續觀察。

第二個觀察重點是「中方反應」,孫明德分析,人民幣自8月起不斷下跌,這次又宣布加徵750億美元關稅,在川普宣布10月1日「國慶加碼」後,是否會促使中方採取更強烈的行動,例如傳言中稀土、美債,還是讓人民幣加速貶值,但這些也將衝擊中國自身的經濟及貿易表現。

第三個觀察重點則是「狼到底來不來」,今年5月起,美中貿易戰戰火忽大忽小,5月開戰、6月大阪復談,8月初加徵、8月中又延後,8月下旬又升溫,全球金融市場隨之起伏震盪;市場及產業界全部都在緊盯貿易戰的發展,才能知道該怎麼應對。

經濟下滑難以避免,但美、中有各自的痛點

孫明德指出,這次「823貿戰」勢必對金融市場產生影響,各界只能期待美國聯準會作出更寬鬆的聲明決策來激勵,但觀察全球及主要國家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經濟下滑很難避免,未來幾個月隨著關稅陸續開徵及加徵,企業營運及進出貨決策也將面臨更多挑戰。

「他(川普)這樣打對連任不利,但也不能示弱」王健全表示,競選連任是川普的最大痛點,面對中國的強硬態度,他不可能不反擊,但也必須顧及選票,習近平的罩門則是中國經濟下行風險以及反送中帶來的壓力,這樣的情況下,美中不會希望兩敗俱傷。

王健全分析,作為生意人,川普的作風是先恫嚇、再談判,現在雙方看起來劍拔弩張,不過部分關稅稅率提高是在12月才實施,這中間都還有談判空間,川普也會想辦法找台階下。

想要美企離開中國,川普手中有哪些強大王牌可打?

另一方面,依據路透社報導,川普此言賭注極高。根據研究機構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估計,美國企業1990年至2017年共在中國投資2560億美元,而中國公司只在美國投入1400億美元。

在美國不像中國有中央計畫經濟的情況下,川普恐得採取法律行動才能迫使美國企業照他意思行動。川普手上確實握有一些不用國會批准就能打出的強大王牌。

一、徵收更多關稅

川普可以進一步擴大目前行動調高關稅,此舉將擠壓企業獲利,讓在中國生產不再划算。

川普今天宣布,針對2500億美元中國銷美商品加徵關稅稅率,將從10月1日起由現行的25%提升至30%,項目包括原物料、機械及成品。

他還說,原定將對剩餘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稅率也將由10%提高至15%。其中約一半的商品延遲至12月15日才課以關稅,其餘將按照原定日期9月1日生效。

除了從中國供應商購買零件變得更昂貴外,關稅增加還會懲罰透過中國合資企業生產商品的美國公司。

二、國家緊急狀態

川普也能像對付伊朗那樣下令對中國祭出制裁,這將牽涉依1977年「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

《自由時報》報導,此法案授權美國總統基於外國緊急情況,得限制美國特定企業或產業領域的活動,例如川普可以認定中國的技術竊取為「緊急狀態」,限制美企與中國的特定交易,如購買中國科技產品等。

美國曾以此對付過伊朗,凍結後者在美資產,川普也曾墨西哥移民問題列為緊急狀態,揚言要對墨西哥加徵關稅,但後來並未施行;此做法對付中國的副作用是經濟傷害及中國報復等。

前聯邦官員及法律專家表示,一旦宣布緊急狀態,這項法律會授予川普廣泛的權力,能阻止個別公司或甚至整個經濟產業活動。

范德比大學(Vanderbilt)法學院國際法律研究計畫主任梅爾(Tim Meyer)舉例表示,透過聲明中國竊取美國公司的智慧財產構成國家緊急狀態,川普能夠下令美國企業避開特定交易,例如採購中國科技產品。

曾負責制裁事務的前國務院高級官員哈洛(Peter Harrell)表示,動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恐怕會不小心傷害美國經濟。美國官員將需要衡量中國報復的影響,以及美國企業會如何受到牽動。

哈佛法學院國際貿易教授伍人英(Mark Wu)則表示,援引「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也可能在美國法院引發法律戰。

三、聯邦採購限制

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資深顧問芮恩希(Bill Reinsch)表示,另一個毋須國會行動的選項是禁止在中國也有營運的美國企業競爭聯邦合約。

這類做法可能會鎖定特定產業,因為概括性命令會衝擊像波音(Boeing)這樣的公司。波音不僅是五角大廈重要武器製造商,還是美國最大出口商。

波音去年12月在中國開設首家737型客機完工交機廠,這項策略性投資目的為在銷售量上領先歐洲宿敵空中巴士(Airbus)。隨著中國航空市場快速成長,料將在未來10年超越美國登上全球最大航空市場寶座,這兩家公司都試圖擴展在中國的版圖並爭奪訂單。

四、1917年「對敵貿易法」

雖然非常不可能實施,但更激烈的做法,非動用美國國會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通過的《對敵貿易法》(Trading with the Enemy Act,縮寫為TWEA)莫屬。

《風傳媒》報導,這是美國國會在一戰期間頒布,賦予總統在「戰爭時期」監督或限制美國與其敵國之間所有貿易的權力。一戰期間,時任總統威爾遜(Thomas Woodrow Wilson)運用TWEA設立外國財產管理局,沒收大量德國移民和企業財產,如拜耳化學公司(Bayer)。截至2018年,古巴是唯一受到TWEA限制的國家。

伍人英表示,這項法律允許美國總統管制並懲處與美國陷入戰爭國家的貿易,但川普不太可能動用此法,因為這會使美中緊張局勢劇烈升高。他說:「鑒於總統有時會吹捧自己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友誼及尊敬,宣告中國是與美國處於交戰狀態的敵對勢力會是更加激烈的一步。」

「這相當於公開宣戰,而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就可以讓川普政府在不用耗費像上述作法那麼大的外交成本情況下,採取類似的行動。」

中國反應:單邊、霸凌的貿易保護主義,違背兩國元首共識

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昨(24)日則在官網發布聲明回應稱,美方宣布將提高對約5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的稅率,中方對此堅決反對。發言人指出,這種單邊、霸凌的貿易保護主義和極限施壓行徑,違背中美兩國元首共識,違背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則,嚴重破壞多邊貿易體制和正常國際貿易秩序,必將自食其果。

發言人表示,中方強烈敦促美方不要誤判形勢,不要低估中國人民的決心,立即停止錯誤做法,否則一切後果由美方承擔。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