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物質主義」看香港反送中:走上世界第一房價的街頭,不分老中青

「後物質主義」看香港反送中:走上世界第一房價的街頭,不分老中青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送中或可被視為香港複雜的社會、政治等環境因素所催生出的社會運動,其中的觀察點,就是當香港的物質生活提升到一個程度,卻不分老中青為了社會議題走上街頭,其後的原因又是什麼?

文:Leo Chu

反送中運動發生至今,仍不見有減緩的跡象,回顧歷史,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能以如此長時間維持高強度能量的社會運動,確實鮮有見之。

網路上已有各式各樣對反送中運動的支持或反對言論,故本文的重點不在於支持或是反對反送中運動的立場表達,而是嘗試循著前人對後物質主義的研究,敘述出反送中運動的「脈絡」。

後物質主義在現代意義的具體展現

「後物質主義」(Post-materialism)由學者英格哈特(Ronald Inglehart)提出,他認為隨著資本主義經濟的快速發展,在物質脫離過去的匱乏、更為富裕的情形之下,民眾的需求層次以及價值觀,會隨著過去重視自身安全、滿足生理需要與經濟繁華的「物質主義」(Materalism),轉變為重視尊嚴與自我表達的「後物質主義」。

意即,若以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來看,後物質主義會更重視高層次的需求,如尊嚴、自我實現等,不傾向以物質層次作為需求主要。

參與反送中的人們以「爭取民主」、「要尊嚴」、「要自由」作為號召,吸引香港的人們共同響應,而主要響應者為年輕人。根據研究指出,生在物質富裕時代的世代,因成長經驗當中可能不曾經歷過如父母、祖父母輩的物質匱乏,故成長經驗所深植的價值觀會帶入到成年以後,縱使長大成人後面臨物質匱乏,依舊會依幼時累積的價值觀,以後物質主義的方式去爭取原是物質主義的需求。

以上的論述,為基於英格哈特的兩大假設而論。英格哈特認為,社會價值的轉變是基於以下兩大假設:

  1. 稀有性假設(scarcity hypothesis): 指個人需求的順序會反映當時社會中該事物的稀有與否。社會環境越稀有的事物,人們的需求會更為殷切。
  2. 社會化假設(socialization hypothesis):指個人的價值是在成年之前所形成的價值觀。

但,若是基於前述兩者假設,檢視所想要追求的事物發現不同時,也就是有所衝突,例如物質與後物質的需求同時出現,那是甚麼情形?

RTS2NJOX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從2011年以後,當代的社會運動似乎有一種以後物質的手段或訴求,爭取物質需求的傾向(這無關好壞,也不論對錯)。

舉2011年在美國發生的佔領華爾街為例,當時的示威者旨在抗議2008年金融海嘯後,那些搞出的遺毒危害至今的大銀行、大公司們坐領政府的救濟吃香喝辣,抗議社會不平等(如貧富差距、青年失業、出身的階級直接決定是否擁有社會流動機會等),最重要的,是抗議資本家與極度傾向他們的政府,其所作所為對民主及在全球經濟危機中對法律和政治的負面影響。

示威者有感於自身的經濟物質的匱乏、社會環境造就的發展不平等(物質),進而對政府施壓,試圖迫使政府不再傾向資本家,「為弱勢守護尊嚴」(後物質)。

那麼,香港的狀況又是什麼?

香港的物質困境:世界第一的房價,建立在什麼之上?

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人口普查和統計部門」(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的最新數據顯示,對香港的直接投資(direct investment)流入的前三名是英屬維京群島(British Virgin Islands)、中國大陸(Mainland China)、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而其中對房地產的投資佔了大宗,為方便讀者理解,製作表如下。

由上述兩表可知,可以合理推測,外資的進入促使炒房風氣大盛,房價連年飆漲,而對於香港青年而言,中國大陸為壓垮他們生活、讓他們生活像個地獄、有可能必須窩在「蟻居」的最大兇手之一,若是再加上香港回歸中國大陸之後的認同問題,這便是一個複雜的難題了。

香港的青年失業率以及就業不足率,尚未超過「安全線」,對於香港青年而言,可能令他們備感壓力的事物不是就業,而是吃掉他們實質薪水的物價以及被炒過頭、高到突破天際的房價。

AP_1923033567226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據美國商業不動產公司世邦魏理仕(CBR)針對全球35個城市房價進行研究的報告顯示,香港房價平均每坪約為220萬台幣,豪宅平均每坪約為356萬台幣,平均月租則為2,777美元(約新台幣8.3萬)。另外,香港的平均房價為120萬美元(約台幣3782萬元),豪宅平均房價為690萬美元(約台幣2.17億元)。

香港的房價,世界「第一」。但是,香港中文大學的學者研究時,卻發現了值得一談的傾向。

香港的後物質傾向:不分老中青皆改變的價值選擇

香港中文大學的李立峯教授曾經做過統計,試著以量化方式,對比各年齡層和不同年份的物質、混合、後物質傾向(參表3、表4)。結果發現,2014年的後物質傾向較2011年上升數個百分點,而18歲至29歲這個年齡層的後物質傾向上升的最為明顯,且不論哪個年齡層,其物質、混合傾向都有下降的趨勢。

GF3
資料來源:李立峯《再看世代差異和香港青年人的後物質主義》
GF4
資料來源:李立峯《再看世代差異和香港青年人的後物質主義》

然而,前面的論述談到,香港青年們面臨的是高物價、世界第一房價的物質困境,卻反而更傾向滿足後物質的需求,且不分年齡而皆有後物質傾向上升的現象。顯見,在香港社會當中,有一個隱性或顯性「變項」著實改變了香港青年乃至中、壯、老年人們的價值選擇。

在此當中,可能最具解釋力的依舊是英格哈特的後物質主義的兩大假設,例如物質需求被滿足後有感於自我實現跟尊嚴的需求受到政府的限縮,「衣食足而知榮辱」(稀有性假設);抑或是18至29歲的年齡層幾乎接近半數的人更傾向於後物質需求,比起優先滿足物質需求,更可能優先滿足後物質需求,這種可能性與年幼的物質富足成長經驗或許有關(社會化假設)。

打破年齡界線的關鍵點,或許是網路

當代的社會運動常以網路作為彼此聯絡、動員的通訊工具,社運發起者更會運用網路,散播發起運動的宗旨,告訴人們「為什麼這個活動對於你們很重要」又或是「為什麼人們要發聲」等等,茉莉花革命即為網路動員社會運動的一例。

年輕世代可能因接收了網路上的資訊,強化其本來就有的價值觀,故年輕世代的後物質傾向上升並不奇怪。然而,比起使用網路為家常便飯的年輕世代,中、壯、老年人等過去的成長經驗不曾接觸過、使用過網路的族群,更有受網路影響而再次社會化的可能。換言之,他們受到的網路資訊影響有可能比年輕世代更深。

綜上所述,網路的影響或許是中、壯、老年的香港人民後物質傾向上升的一大原因。

RTX724Y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後物質脈絡是「反送中」的原因,但人上街頭不僅為此

反送中在筆者寫文章的當下仍舊發生著,反送中的漣漪將如何影響香港,仍有待後續研究。但可以確定的是,反送中的後物質脈絡卻是明顯不過,除了物質困境外,香港人(尤其是青年)感受到的後物質稀缺才可能是主要促使他們上街抗議的原動力。

在英格哈特的研究中,他從未將物質跟後物質視為兩個性質衝突的項目,兩者的選擇重點在於個人認為的優先順序,至於如何選擇則可能是基於成長經驗、眼前困境等因素所為。

反送中或可被視為香港複雜的社會、政治等環境因素所催生出的社會運動,縱有脈絡可循,仍不可主觀的單獨歸因,否則可能使自己陷入確認偏誤之中。如欲拼湊出反送中完整的脈絡地圖,有待其他研究者一同努力,方能得之。

參考資料
  • 李立峯《再看世代差異和香港青年人的後物質主義》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