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研究金星反思溫室效應,「不能說的真相」敲響地球警鐘

科學家研究金星反思溫室效應,「不能說的真相」敲響地球警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位科學家詹姆士.漢森及維拉布哈德蘭.拉馬納森分別因為研究金星,發現金星高達900℉(482℃)的高溫是由溫室效應造成,接著他們轉而研究我們賴以維生的地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杜紀瑩、李皇萱(唐獎教育基金會)

安靜的科學家走上街頭

「如果你知道我所知道的,你會怎麼做?」在2012年TED (Technology, Design, Entertainment)講座中,詹姆士.漢森博士這位全球知名的氣候變遷科學家以「為什麼我必須大聲談論氣候變遷」為題,對著台下的聽眾提出反問。到底他知道了什麼「不能說的真相」,讓這位自稱是個安靜、從不愛出風頭的美國科學家漢森,不僅打破沉默,並變成在白宮前抗議的常客,還被警察逮捕了五次?

「把這樣一個旱澇不斷、糧食短缺的殘破地球交到下一代年輕人手上,是不道德的。」2018年9月,漢森來我國出席第三屆「唐獎週」。在接受專訪時,這位平常寡言的氣候科學家以堅定的語氣重複強調:「這是不道德的!」

漢森稱得上是當代對地球暖化提出最有力科學證據的倡議家,更是一位挺身而出奮力對抗全球暖化的「唐吉軻德」,榮獲唐獎第三屆「永續發展獎」,可說是實至名歸。他認為,未來世代是對抗全球暖化的最大動力,也因此他寫下生平第一部科普著作《我子孫輩的風暴》。

生於1941年的漢森,家鄉在美國愛荷華州丹尼森市,是佃農之子。1960年代初,進入愛荷華大學,1963年獲得物理和數學學士學位 ,1965年獲得天文學碩士學位,1967年取得美國愛荷華大學博士學位。他最初感興趣的是太空科學,發現金星表面高溫是溫室效應造成的,後來興趣逐漸轉移至氣候變遷。

漢森在美國參院作證 敲響地球警鐘

在愛荷華大學,漢森師從詹姆士.范艾倫,跟著研究金星。1967年,他加入NASA,在哥達太空硏究所工作,繼續研究金星。

1968年,從蘇聯衛星傳回的影像,發現金星被一層厚厚的二氧化碳包圍住,表面絲毫沒有水的痕跡,溫度高達900℉(482℃)。天文科學家相信,幾十億年前的金星大氣層比現在更像地球,表面可能有大量的液態水,也曾有過適宜居住的氣溫,卻毀於失控的溫室效應,隨著太陽更明亮,金星的液態水開始蒸發,使大氣層更厚,進而蒸發得更快,在這種惡性循環之下,終於蒸乾了水分,也讓這個行星的地表溫度不斷升高、破表。

後來,漢森在太空實驗中,以飛行器拍下揭開金星面紗的照片,證明了金星表層覆蓋著大量硫酸煙霧和二氧化碳,這也讓他開始思考溫室效應對地球的影響,「因為地球的變化正在眼前,比遙遠的金星更有趣,也更重要,且將影響全人類。」

1981年,漢森擔任哥達太空研究所所長,他和哥達科學家團隊持續進行全球氣溫分析,集結長期以來的氣候資料,在1987年的《科學》(Science)期刊發表。這篇由漢森主筆的論文,以科學數據發出氣候變遷的重大警訊。

這個警訊,同時也是重要預言:全球暖化使地球的水循環更加極端,一方面暖化帶來熱浪和乾旱,一方面越溫暖的大氣層容納越多水蒸氣,如此一來,降水量會更極端,前所未見的超強暴風雨與洪水都是必然。

見刊的這篇論文引起全球的關注,也引發了連鎖效應,進而導致漢森於1988年至美國參議院的能源與天然資源委員會作證。

當天華府的氣溫創下史上當日最熱紀錄,作證的現場,電視同步轉播。在全球矚目下,漢森宣告「全球暖化已經發生了」,正式敲響地球命運的警鐘。次日,新聞躍上《紐約時報》頭版,影響全球至今。

從2004年起,漢森為了抗議化石燃料的汙染,開始走上社會運動的路線,前後被逮捕五次。例如為了敦促歐巴馬總統拒絕更多合成原油運往墨西哥灣,同時抗議墨西哥灣的基斯通(Keystone)輸油管道延伸工程,漢森兩度在白宮前示威抗議被捕,一次是2011年八、九月間,一次是2013年2月13日。

汙染微粒形成褐雲 造成乾旱及糧食欠收

在唐獎頒獎典禮上,另一位印度裔美國大氣科學家維拉布哈德蘭.拉馬納森教授引述3,000年前的一段梵文,做為演講的結尾:「我的大地之母、我的山川河流,請原諒我踐踏了你!」

這段引言指認了拉馬納森的根──古老的印度大陸,也為他獻身一生的科學最終目的,做了準確的註腳。

他組織跨國研究,讓世界注意到穹頂之上汙染微粒形成的「褐雲」,已造成乾旱及糧食欠收。拉馬納森更走出實驗室與研究會,把握每一個機會,向有決策權力者遊說。

2013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頒贈拉馬納森「地球鬥士獎」,表彰他對減少黑碳排放、有效減緩氣候變遷的研究貢獻。如今,他將這個獎座轉贈唐獎教育基金會做為紀念禮。

owner_e4911183104831261baf95b2d926418a
Photo Credit: 唐獎基金會官方網站
大氣科學家維拉布哈德蘭.拉馬納森

拉馬納森於1944年出生在印度馬德拉斯(現稱清奈),這是印度東南部的一座大型城市,有「印度底特律」之稱。印度幅員遼闊,語言複雜。在馬德拉斯的教育體系裡,拉馬納森在中學以前學的都是當地的方言坦米爾語。直到11歲時,隨家人搬家到印度第三大城班加羅爾,進入英語教學的學校,他成績一落千丈。拉馬納森回憶說:「很快的,我的成績從全班的頂端掉到全班的底層。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因為都是英文。」

然而,正向思考正是拉馬納森的天賦之一:「我無法聽懂老師講課,必須靠自己搞懂課業,我因此練成對未知領域一無所懼的能力。」

拉馬納森在班加羅爾的安那馬賴大學主修機械工程,稍後進入印度科學院念研究所,試著建造光學干涉儀。為了避開交通震動,他總在夜間工作。在極艱困的情況下,他建造了一個Mach–Zehnder干涉儀。

1969年,拉馬納森在印度獲得工程碩士學位,翌年1月到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繼續攻讀干涉測量學。當時紐約天氣酷寒,位於長島的石溪大雪紛飛。在印度,他從沒見過雪景。看著雪花飄落,他心神馳蕩,知道自己的人生從此將會不同。

發現氟氯碳化物是超級溫室氣體

一週之內,拉馬納森見到他的指導教授羅伯特.賽斯。賽斯很興奮地對跨海而來的新生說:「我不再研究工程了,我要換領域去研究金星和火星!搞清楚行星大氣層,才是未來重要的東西。」

拉馬納森脫口而出:「我的天啊!」這可和他的人生計畫完全不同。拉馬納森解釋:「我在印度念工程學,唯一的夢想是到美國取得工程學位,接著在美國通用汽車公司找份工作,買一輛雪佛蘭Impala車款,享受美國生活。」攻讀博士學位並不在他的人生藍圖內,更別提是遠在天邊的金星和火星了!

「但是我的研究經費是跟著指導教授的計畫,他改變研究方向,我也只能急轉彎。」

拉馬納森與賽斯教授的第一篇論文就是關於金星,他仍然記得當時的成就感充溢胸膛。拉馬納森說,一年之後就研究發現行星大氣的溫室效應問題,喚起他心中的熱情。「這是我的天職,它在呼喚我!我喜歡這個領域,永不厭倦。」

對行星大氣的研究結果成為拉馬納森的博士論文,他在1974年取得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的博士學位,接著加入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在維吉尼亞州蘭利的小型研究群,研究火箭衝破大氣層時對臭氧層的影響。

他在會議中得知國家大氣研究中心的馬利歐.馬林那與薛伍德.羅蘭的研究指出,氟氯碳化合物會破壞臭氧層,研究論文發表在《自然雜誌》。這個論點引起拉馬納森的興趣。在徵詢過前指導教授賽斯之後,他開始研究氟氯碳化合物與碳化物對地球溫室效應影響的比較研究。

經過數月的計算,拉馬納森有了驚人的發現,他的答案改變了1975年之前科學界對氣候變遷的看法。「我們一直認為全球暖化問題主要是由二氧化碳引起,」拉馬納森說,研究顯示並非如此;原來氟氯碳化合物是超級溫室氣體,對大氣溫室效應的影響力道是碳化物的1,000到10,000倍。

教宗發表通諭 希望力挽狂瀾

為了挽救人類,拉馬納森竭力宣傳,他理解宗教組織影響群眾的力量,於是主動接觸教宗方濟各、印度教大師馬塔.阿姆坦達馬尼奇和達賴喇嘛,展開一次次非同尋常的旅程,說服世界各地宗教領袖正視氣候變遷的國際性問題。

2014年,有一次他在梵蒂岡主持「人類社會如何影響自然環境」的會議時,得知有機會在教宗方濟各趕往下一場會議、經過停車場時,與教宗「說上兩句」,他把握機會將氣候危機問題帶到聖座之前,並造成巨大的改變。

他與教宗方濟各的停車場談話,兩週後由教廷科學院潤飾,成為教廷對氣候變遷的聲明,也就是向全世界天主教徒、最有權勢的政要發聲:「如果人類濫用大自然,大自然就會反撲。」

接著教宗發表「通諭」,這是教宗對氣候變遷問題的第一個通諭,說明對於「我們的共同家園」,人類負有道德責任。

通諭中,方濟各論及全球暖化、消費主義與汙染。重點是:「少數人獲得所有的財富,卻留下苦難給其他大多數的人。」「大地之母所發出的哭喊,透過窮人的哭聲傳遞出來。」「大量使用化石燃料,已經嚴重擾動了地球氣候,並且使海洋酸化。」「暖化與相關的極端氣候將在我們的孩子這一代達到前所未見的程度,全世界最窮人口的四成將受害最重,而全球汙染的責任卻不在他們。他們製造的汙染最少,卻受害最嚴重。」

「末日預言可能不久就會成真。」方濟各寫著:「我們非常可能留給未來世代一個廢墟。我們當代的生活方式,消費、用過即棄與環境變遷的步調,已使地球的承受力到達極限,註定帶來災禍。」

相關書摘 ▶專訪漢學家宇文所安:我認為杜甫是唐代最有趣且幽默的詩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持志以恆:唐獎第三屆得主的故事》,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梁玉芳

尹衍樑(唐獎創辦人、潤泰集團總裁):年輕人應勇往直前,在「擇你所愛,愛你所擇」的過程中有許多艱困,但最終可收穫甜美的果實。

2012年成立的唐獎,針對「永續發展」、「生技醫藥」、「漢學」及「法治」四大領域的研究,不分種族與國籍,遴選出對世界具有實質貢獻與影響力的研究者,舉辦盛典,頒獎表彰。

唐獎的四大獎助領域,考究的是21世紀人類需要的智慧,並勉勵時代的先驅者「以學易天下,以天下為己任」,共同為世界文明而努力。其中,「永續發展獎」表彰對人類在地球上永續生存與發展,具開創性及卓越貢獻的研究成果;「生技醫藥獎」著重生物醫學或藥物研發,有效解決人類疾病,提升健康與生活品質;「漢學獎」指其廣義領域,重點在彰顯中華文化,促進人類內在的精神自覺;「法治獎」基於人生而平等的信念,期待建立更普及、更完善的制度,以實踐人類及自然的共同福址為目標。

《持志以恆:唐獎第三屆得主的故事》介紹唐獎第三屆八位獲獎者,對人類社會的重大貢獻,分別是:

永續發展獎得主 詹姆士・漢森、維拉布哈德蘭・拉馬納森
他們在氣候變遷及對地球環境永續性衝擊的議題上,具有開創性的傑出硏究,為之後國際間相關氣候協定及2030永續發展議程之提出,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生技醫藥獎得主 東尼・杭特、布萊恩・德魯克爾、約翰・曼德森
東尼・杭特研究發現蛋白質酪胺酸磷酸化與酪胺酸激酶,揭開了致癌基因與訊息傳導的路徑,在他的研究基礎上,布萊恩・德魯克爾及約翰・曼德森深入探索標靶藥物治療領域,開啟了癌症治療研究的新紀元。

漢學獎得主 宇文所安、斯波義信
宇文所安對中國古典詩文的理解廣泛而精湛,尤其對唐詩的研究與翻譯十分稱道;斯波義信對中國社會經濟史見解彪炳,尤長宋代經濟史,每能冶中國、日本與西方之長於一爐。

法治獎得主 約瑟夫・拉茲
專長法律、道德與政治哲學,是當代法律哲學家之翹楚、知識界一代巨擘,不論在道德哲學或政治理論領域,都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