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殼蝸牛運動30年:台北房價所得比20年飆升240%,青年薪資僅成長15%

無殼蝸牛運動30年:台北房價所得比20年飆升240%,青年薪資僅成長15%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20年來(2002-2018),25-29歲青年的平均薪資僅由3萬133增至3萬4217,僅成長15%,同時台灣整體房價所得比增長178%,台北市房價所得比飆升240%。

(中央社)無殼蝸牛運動滿30年,巢運今(26)日召開記者會,指台北市房價所得比從1989年的8.58%上升到2014年14.94%,高房價問題不但無解,青年買房更無望;將要求各政黨舉行論壇說明青年安居政策主張。

包括OURs都市改革組織崔媽媽基金會反教育商品化聯盟等諸多民間組織今天群聚舉行「無殼蝸年30年記者會」,會中對於近年政府興辦社會住宅、包租代管的投入與著力,但仍不願觸及購屋與租屋市場制度的改革,包括交易資訊透明、稅制合理調整、大量空屋閒置、租屋黑市等。

青年世代最辛苦,房價越高越不敢生

巢運發言人、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秘書長彭揚凱表示,30年過去,北市房價所得比,不降反升高達15倍,受害的就是買不起房的年輕人,房價已遠超過年輕人可負擔範圍,退而求其次租屋,但全國租金指數自2011年2月起至今每個月都上漲,從未回跌,顯見租屋市場規模小,供不應求。

OURs都市改革組織指出,近20年來(2002-2018),25-29歲青年的平均薪資僅由3萬133增至3萬4217,僅成長15%,同一時期台灣整體房價所得比增長178%,台北市房價所得比卻飆升240%,即薪資完全無法跟上房價的上漲;對照世界銀行所提出發達國家正常的房價收入比上限5.5,2018年(Q3)台灣整體房價所得比為8.82倍,台北市更漲至14.07倍,遠超過此一標準。

OURs都市改革組織的新聞稿中強調,多數青年世代已不再有其父執輩那種「儲蓄存頭期款」、「薪水繳房貸」的進場機會。其次,已擁有住宅的長輩們,多期許房價持續增長累積財富,形同要求青年世代支付更高價格以解決居住需求,是世代剝削。

居住世代不公將進一步惡化社會階層不公,出身富有者可透過「財富代間移轉」獲得住宅,成為人生勝利組,致使社會階層分化加劇;更加劇人口出生率持續探底,台灣恐終因人口負紅利反噬經濟與社會的未來。

2017年,營建建署曾委託住宅學會針對六都房價負擔能力與生育率長期趨勢(2002-2017)進行研究,發現全國總生育率與房屋貸款負擔率呈現負向關係;亦即房價負擔能力越低,總生育率就越低,其中又以雙北市、台中市等區域較明顯。

2018年美國最大的房屋平台Zillow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也指出房價和生育率之間存在著極強的負相關,即房價漲則出生率降低。以全美國25-29歲婦女為樣本,房價平均每上升10%,生育率就下降1.5%。

房價所得比是什麼?「房價所得比」是「房價」除以「年度所得」,用住宅總價(中位數)除以家戶年可支配所得(中位數),即倍數愈高,則房價的負擔能力愈低。

租屋市場問題多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表示,房價愈走愈高,年輕人對買房、房市稅制或結構改革很無感,但房租愈來愈高,且中低租金的租房又普遍缺乏居住安全的問題,是年輕人心中的痛,且去年通過的《租賃條例》只對包租代管業有所規範,但對租屋稅制等事宜,缺乏進一步規範。

反教育商品化聯盟成員淡江大學學生謝毅弘表示,淡江大學校內宿舍不夠住,只好在校外租屋,結果校外租屋頂樓加蓋,違建等安全堪憂,結果年年發生大火造成學生傷亡,要求學生能在校內有平價宿舍可住。

《上報》報導,此外,據台灣勞工陣線2018年發表的《六都基本工資租屋能力調查》,顯示在雙北都會區租屋負擔沈重,台北市基本工資者的房租所得比高達58%,甚至僅有4.9%的租屋為其可負擔(租金低於30%所得);另外,根據2018年內政部住宅需求動向調查,無自有住宅中未來一年內有租屋搜尋打算者,六都為26.2%,台北市更高達37%,顯示租屋族在租屋更替速度極快,租屋穩定性明顯仍顯不足。

民團:請各政黨提出青年居住政策

《聯合報》報導,近年來政府推出不少居住政策,包括廣建國宅、購屋低利貸款、租金補貼、社會住宅,乃至於最近加碼的單身婚育租金補貼等,彭揚凱說,諷刺的是,購屋優惠貸款反倒成為支撐高房價的重要財務機制。

彭揚凱認為,若政府政策無法面對高房價結構問題,年輕人住的問題就解決不了,因為政府更不可能提高年輕人2倍到3倍所得;安定居住問題無解,後續很多問題群起,巢運組織認為,總統和立委選舉明年1月舉行,各政黨必須把「青年安居」視為國安問題,此問題會導致出生率和勞動率下降,需要國家層級來解決。

《自由時報》報導,巢運也提出,除了持續推展精進社會住宅政策外,更關鍵且必須做的是面對租屋與購屋市場扭曲失衡問題,進行制度改革;改革具體的目標是「房市合理化」、「租屋正常化」,讓住宅資源回歸居住使用,讓青年世代有可負擔的安居之所。

接下來巢運等組織會分場次請各政黨進行公開論壇,並就解決「青年安居」議題提出政策主張:包括薪資增幅遠低於房價飆漲,如何協助居住的可負擔性;如何讓房市和房價更合理化;如何讓租屋有品質和保障;如何讓學子住得安穩和安全等。

對於民間團體的訴求,內政部則透過新聞稿回應,指出近年來推動8年20萬戶的社會住宅政策,目前直接興建與包租代管社宅合計近3萬戶;今年擴大一般性租金補貼與單身婚育租金補貼共9萬戶。這兩種方式相輔相成之下,整體協助民眾租屋服務達12萬戶,期能讓租屋也成為安穩的居住選擇。

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陳惠敏在臉書上發文呼應巢運訴求,指出除了興建社會住宅之外,相關制度建立也很重要,包括落實「實價登錄」、市場資訊健全化、市場活動制度化、稅制合理化等。社會住宅興建由中央結合地方政府執行,後者則必須透過立法解決。可惜的是在本屆會期只剩最後幾個月的時間裡,實價登錄、稅制合理化(囤房稅)等,都還沒有完成立法。

立委黃國昌則在臉書上貼出1989年無殼蝸牛運動夜宿忠孝東路的照片,並表示將在下會期繼續推動實價登錄2.0,以及《囤房稅特別條例》。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