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屍骸的道路 犧牲的意義

《進擊的巨人》:屍骸的道路 犧牲的意義
《進擊的巨人》動畫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既然我們終將會死,是否代表做什麼也毫無意義?為他人犧牲是否也沒有意義?《進擊的巨人》第三季其中一段,可以幫助我們思考這個問題。

作者︰L

《進擊的巨人》剛播出了第三季part 2,第53、54、55集簡直是動漫史上的最高傑作(尤其是第55集)!在第 53 集《完全試合》中出現了一段十分值得細嚼的一段說話,小毒想在此跟各位巨人迷分享一下我的想法:

(嚴重劇透注意)

2
《進擊的巨人》動畫截圖

話說牆外的調查兵團被野獸巨人的投石攻擊打得接近全滅,調查兵團團長艾爾文決定對野獸巨人發動最後的作戰,帶領剩餘的新兵從正面突擊,引開野獸巨人的注意,讓里維偷偷地在旁邊突襲,但作為誘餌的艾爾文和新兵則會死在野獸巨人的投石攻擊底下。

弗洛克:「我們這是要去送死嗎⋯⋯?」
艾爾文:「是的。」
弗洛克:「反正都是一死,還不如在戰鬥中死掉是嗎⋯⋯?」
艾爾文:「是的。」
弗洛克:「可是,反正都是死,不論是戰死,還是違背命令而死,都毫無意義吧⋯⋯?」
艾爾文:「你說得沒錯。全都毫無意義。不論有怎樣的夢想和希望,不論過着怎樣幸福的人生,都和被岩石打碎身體沒有區別,結局都是死。」
艾爾文:「那麼人生是否沒有意義呢?或者說,難道我們的出生就是毫無意義的嗎?那些死去的同伴也是嗎?那些犧牲的士兵們也毫無意義嗎?」
艾爾文:「不,不對!那些士兵的意義,將由我們賦予!『那些勇敢的死者』、『那些可悲的死者』,我們之所以能這樣想,是因為我們是生者!我們會在死在這裡,將意義託付給下一個生者!這就是與這個殘酷世界抗爭的唯一手段!」

每人都會死,我們做什麼也毫無意義?

每當我們問自己所做的事情有沒有意義,很多時我們是在問做某件事情究竟有沒有價值。哲學家討論價值時,會區分兩種價值,即工具價值(instrumental value)和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當我們說一樣東西有工具價值,即是說它的價值是在於它能令你獲得其他東西。例如金錢的價值是在於能令你買到其他東西,所以錢有的就只是工具價值;反之,如果你手上的錢是什麼也不能買到,則你手上的只是廢紙,毫無價值可言。另一方面,當我們說一樣東西有內在價值,則其價值不在於令你獲得其他東西,而是它本身就是一樣值得追求的東西,不為其他。

套用這個區分,有意義的事情也可分為兩種:一件幫助你達到其他目標的事情,和不為其他而本身就值得去做的事情。我們日常問事情的意義,通常都是指第一種意義,在問做某件事會帶來什麼的後果。但似乎如果我們只談事情的工具價值,而不談內在價值,則一切只會變得虛無。試想,我想做A只是為了達成B,達成B只是為了達成C,達成C只是為了達成D ⋯⋯這樣無窮後退沒有終點的話,則整串事情似乎毫無意義。例如,你賺錢只是為了賺更多錢,賺更多錢只是為了再賺更多錢,而不去使用到有內在價值的東西,你一連串的努力,無論你賺了多少的錢,也是毫無意義。

所以,一件事情如果有工具價值,似乎必須要其最終能讓你達至有內在價值的事情。

3
《進擊的巨人》動畫截圖

說回調查兵團,艾爾文為何會認同弗洛克,無論是跟隨命令戰死還是違背命令逃走而死都毫無意義呢?那是因為,跟隨命令突擊也好,違背命令逃走也好,都不能令他們活命離開,對他們的存活而言並沒有工具價值,而且兩者本身就不是什麼有內在價值的事情。艾爾文認定的,就是無論那一種選擇調查兵團成員都會死,對其本人自身而言毫無意義。

可是,艾爾文立刻否認他們的犧牲毫無任何意義,因為對自身毫無意義,不代表對他人毫無意義。例如我說一支筆能書寫所以有工具價值的時候,它是對使用者而言有意義,而對那支筆本身來說是沒有任何意義。說回人類,當我們說一個人做的一件事情有工具價值,付出了A以達成B,很多時候付出A的人和達成B的是同一個人,但這不是必然。一件事情有沒有工具價值上的意義,在於能否達成其目的(和其目的本身有沒有內在價值),付出的人和達成的人並不需要是同一人。

艾爾文說的,就是就算他們的犧牲對他們自己本身毫無意義,也可以對其他人有意義。就算他們將死去,他們死前所做的事情也可以對活着的人有價值。

意義的延續 後人的努力

那麼,只要是為了他人所付出,自己所付出的犧牲也會變得有意義嗎?這也不一定。艾爾文之後說,之前同伴之死的意義,是由他們賦予;他們將會犧牲這件事情的意義,是要託付給生存的人。這表示着,無論是前人或是他們自己的犧牲,他們的行動是否有意義,還要看後人的行為。

當我們說做一件事情A有意義,而其意義在於達成B這個目的,當付出了A但卻達成不了B的時候,做A這事情便會變得毫無意義,因為其達成不了其工具價值。所以,付出了A是否有意義,將取決於是否能達成其目的B。也即是說,當付出A和達成B並不是同一個人的時候,付出A的人的行為是否有意義將視乎其他人能否達成B這目的。換句說話講,一件事情發生時,其工具價值的意義並未決定,要視乎之後能否達至其目的。所以艾爾文才會說,究竟之前所犧牲的士兵究竟是勇敢還是可悲,還要取決於還在生的士兵們。

不過,這也不是說人所付出的意義完全取決於之後達成的人(無論是他本人或其他人)的行為。一件事情是否有工具價值的意義,在於其是否能達成目的,所以並不是所有的付出也能有意義,卻是必須能夠幫助達成目標的才能有意義。付出者作出了犧牲,卻無助達成目的,也是毫無意義。

所以,如果行為付出者和達成者並不是同一人,則這事情的意義由付出者和達成者兩方共同賦予。前人付出了,後人不想前人的犧牲變得毫無意義的話,則必須將其目的達成,未能達成的話也要維持達成的可能,再託付給之後其他人的人去達成。後人努力完成前人的目標,使得前人的犧牲變得有意義,後人的努力也會隨之變得有意義。後人的努力,使得前人的犧牲變得有意義;前人的犧牲,也使得後人的努力變得有意義。犧牲的意義,就可以這樣延續下去。

甚至,為了使他人犧牲得有意義,要像一隻惡魔般,利用他人之犧牲以達成目標,就像艾爾文利用他自己和其他新兵的屍骸,成功為里維鋪下了戰勝的道路。或許,利用他人之犧牲會令你覺得是一種罪孽,但這也會使得他人之犧牲更有意義。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