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代的終結:宜蘭最後一家公娼館「松月屋」結束營業

一個時代的終結:宜蘭最後一家公娼館「松月屋」結束營業
Photo credit: Google Map 街景地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宜蘭縣的「康樂巷」過去公娼館林立,被稱為「男人天堂」。但1990年代開始,台灣各地公娼館逐漸沒落。去年,宜蘭最後一家公娼館負責人過世,根據法規必須撤銷執業許可,宜蘭公娼走入歷史。

宜蘭縣最後一家公娼館「松月屋」在去年被撤銷執業許可,今(27)日警方報請縣府廢止《宜蘭縣性交易服務者及場所管理自治條例》,宜蘭公娼走入歷史。「松月屋」所在的宜蘭縣羅東鎮的康樂巷昔日被視為「男人天堂」,1970年代全盛時期,吸引許多外省退休老兵或宜蘭林場的藍領階級顧客,但1990年代開始,由於不敵新興的性工作型態,加上政府消極,台灣各處公娼館逐漸沒落。

(中央社)宜蘭縣羅東鎮康樂巷「松月屋」是宜蘭最後一戶合法性交易服務場所,張柳姓負責人過世,警方依法撤銷執業許可,今天報請縣府廢止《宜蘭縣性交易服務者及場所管理自治條例》。

宜蘭縣警察局長謝進賢今天在縣務會議表示,因宜蘭縣列管最後一戶性交易服務場所負責人已過世,羅東警分局於今年1月1日撤銷執業許可。

謝進賢指出,警局並依《宜蘭縣性交易服務者及場所管理自治條例》第23條規定「本自治條例自公布日施行,至本縣現有性交易場所全部結束營業後廢止」,報請廢止條例。

宜蘭縣警局表示,縣務會議今天核定後,會再報請宜蘭縣議會審議,待議會同意後將正式對外公布廢止《宜蘭縣性交易服務者及場所管理自治條例》,屆時宜蘭公娼將走入歷史。

康樂巷昔日被視為「男人天堂」,公娼館林立,在1970年代營運的黃金時期,每天清晨6時就開門,到了晚上尋芳客更是絡繹不絕。

但因為公娼館不准過戶或遷移,只要經營者過世,就要繳回牌照。加上政府不再發給妓女牌照後,公娼逐漸凋零,2011年間只剩下4家,每家各有4到5名小姐,平均年齡超過50歲,守在低矮的平房中,和周遭新建的高樓大廈,形成強烈對比。

「一天至少要接10支(10名客人),才能勉強維持基本水電與房租開銷。」公娼館業者曾說,康樂巷交易公定價一次新台幣600元,有時客人殺價到500元,也只能勉強接受。

《自由時報》報導,「松月屋」位於羅東鎮市中心的仁和里康樂巷,從巷口至巷底全長約100公尺,1970年代全盛時期,30多家聲色場所林立在窄巷內,尋芳客絡繹不決,康樂巷的客人多以外省退休老兵,或太平山林場、羅東木材廠的藍領階級為主。

「松月屋」現在的張姓女主人回憶,會出來當小姐,家裡多半有苦衷,「否則不會有人願意出賣自己的肉體」,不過,隨著酒店、KTV興起,平均年紀超過50歲的公娼,不敵年輕私娼的競爭,加上老工人、外省老兵逐漸凋零,康樂巷從繁華走向沒落。

公娼與私娼不同,需要有政府核發的營業執照,小姐每週也需定期至衛生所、醫院抽檢,隔間內的衛生條件也必須符合標準;張女說,「經營公娼要求比任何行業都來得嚴格」。

公娼採統一價格,最初從100元開始起算,後來隨著物價上漲,直到「松月屋」休業前,交易價最高也僅漲至600元,在早期屬於經濟、實惠的選擇。

「松月屋的結束,象徵一個時代的終結」張女說,康樂巷的公娼,都是同一時間領牌,去年結束營業的松月屋,剛好在巷內立足半世紀,也是宜蘭存在最久的公娼。

台灣的公娼歷史:從設立「特種酒店」到讓公娼館「自然淘汰」

綜合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師大歷史系學生洪婉琦的碩士論文《台北市娼妓管理辦法之研究》與台北市都更處「台北村落之聲」的報導,在清領時期,台灣艋舺(今日台北市萬華區一帶)、大稻埕等繁榮的港口城鎮,就有不少性工作者聚集。

而台灣的公娼制度最早可源於日治時期,1898年(明治31年),日本政府開始實施管理制度,艋舺首度設置妓女戶,是台灣公娼制度初始。根據1917年(大正6年)底的資料,當時列管娼妓共計420名,健檢累計人數有1萬9632名。1943年,日本發動侵略戰爭,為了戰時節約,日本當局勒令台灣酒店停業。

1945年,台灣脫離日本統治。1946年,由於媒體及輿論不斷反應私娼與性病問題嚴重,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便宣布廢娼,但成效有限。1949年,為了滿足大量外省男性移民的需求,台灣省政府設立「特種酒家」,等於變相的公娼制度。

1955年,台灣頒布《台灣省管理妓女辦法》(隔年修改為《台灣省妓女管理辦法》),期待以兩年緩衝期來輔導現有妓女轉業,進而杜絕娼妓。但限時兩年內必須完成的取締工作無法落實,1962年,省政府修改條文為「各縣市取締娼妓,由本省視實際情況另行規定」,自此,台灣廢娼之路無限期的延長。

政府想讓公娼「自然淘汰」,目前全台剩兩家公娼館

雖然公娼有《台灣省妓女管理辦法》做為法源依據,但整部法條仍以「廢娼」作為最終目標,例如法條中規定,娼館執照不得轉讓、出租或是繼承,負責人死亡後就不得再營業等規定,而各縣市政府也都以「廢娼」為目標。1990年代開始,新興的性工作型態越來越多(如茶室、傳播妹),政府對公娼又採「自然淘汰」態度,許多公娼館無法吸引新客源,於是逐漸蕭條。

《中央社》報導,去年初統計全國公娼家數剩包括台中、宜蘭、桃園及澎湖4家。台中市公娼館去年底熄燈,舊地也已易主;隨宜蘭今天廢止《宜蘭縣性交易服務者及場所管理自治條例」,全國僅剩桃園、澎湖兩地有公娼存在。

桃園市政府表示,轄內公娼館位於桃園區民權路巷弄內,仍有8名性工作者,但負責人年事已高,基於許可證不能繼承,依2016年修訂的《桃園市性交易服務者及場所管理自治條例》規定,未來會讓這個合法性產業自然消失。

澎湖僅存的一家公娼館「沁樂園」,位於馬公市新生路上,1967年開業迄今超過50年。由於早期申請該址營業無法遷移,目前公娼館剩下3名公娼年紀都超過50歲。澎湖公娼戶源自於日治時代的特種茶室,全盛時期有8家業者,政府法令限制不得轉讓、不得遷移、不得翻修,逐步淘汰走入歷史,只剩下「沁樂園」仍然營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