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海地下市集看見資源的再利用

從上海地下市集看見資源的再利用


Photo Credit: gaobo CC BY SA 2.0

翻譯/Wendy Chang

來到中國前,我之前的老闆給我一個忠告:「凡事別太快下評論。」

兩年前我剛到上海,才過一禮拜就已經染上感冒,在人行道上又被沒開頭燈的機車撞到,也吸飽了從下水道傳來的刺鼻味。

上海這個城市的美景似乎逐漸地消逝,但是我慢慢地看到她另一面。

那是個星期五的傍晚七點,我和女友正準備去吃晚餐,空氣很潮濕,天色也漸漸地暗下來。我們塞在一條單行道上很久,已經超過預約時間半小時,所以我們決定抄小路,直接步行兩個街區過去。

大概走到第一個街區一半時,女友抓緊我的手臂,越走越快。我當時只想到要怎麼到目的地,完全沒注意到周遭的環境越來越不一樣。建築物對上海這區來說太矮了,商店裡賣的是彼此沒什麼關連性的雜貨,比較像是郊區才會有的。走在街上的人也不太一樣,他們的穿著彷彿來自另一個時空,眼神冷冷地盯著我們看。其實我也不太確定他們是盯著我們看,還是盯著「我們的衣服」看。無論如何,我們都覺得自己和這個地方格格不入。感覺有很多人看著我們,但是眼神都不怎麼友善。原本想要往回走,但是既然已經走了一大段,所以我們還是硬著頭皮加快腳步。

後來才發現我們好像是來到了夜間市集。所有家裡不要的東西、奇怪的烤麵包機、破牛仔褲、過時的運動鞋,都可以在這裡看到。人們在他們的「商品」旁邊圍成一圈,有的東西被直接放在地上或是毯子上,那一圈就可以說是一個「小店」。隨著最後一抹陽光消逝,智慧手機螢幕發出的光,還有快熄滅的燈火,成為這條街上僅存的光源。

很快地,黑暗中充滿一點一點的燈光,開了又關、關了又開,就像夜空裡的螢火蟲。當一個亮點消失時,你就知道一筆買賣又完成了。上海的霧雨為夜晚的活動蒙上了面紗,寧靜地包覆著它。

吃完晚餐我們又趕回那條街,希望可以再發現更多東西,可是整條街已經變得冷清又陌生。那個夜市確實出現過,攤販會隱匿在都市叢林中直到下次市集開始。人們都到哪裡去了?他們是賣家還是使用者?哪裡還有類似的夜市?他每次呈現的樣貌都是一樣的嗎?我的腦海裡充滿著這些想法。

之後我常常回想起那次的夜市經驗,好像我們揭開了上海的一個秘密:在她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其實有個自發性的網絡,默默地重新配置上海的剩餘物質。我開始慢慢注意各種可能跟「網絡」有關的人。從垃圾堆中撿拾廢棄物品的拾荒父子;每天早上像時鐘固定叫賣的小販,踩著腳踏車喊著:「回收廢冰箱、微波爐、收音機!」;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遊民,拆解被丟在街上的家具。這些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的人。

他們可能不知道,但我敢保證如果有人可以計算這些人回收的淨利,然後跟其他回收組織的淨利數字做比較,這些無名英雄應該是前幾名的。那我們是否可以從他們身上學習,如何建造更好的環境、更好的社區?現在越來越多公司具有環保意識,努力減少資源的浪費,提高現有產品中可回收的成分比例,或是設計新的產品線,大量地使用可回收的材料。Patagonia、NEU和Schoeller fabric就是幾個著名例子,然而只有極少數的公司能夠真正做到,甚至超出預期。以下我舉幾個例子跟大家分享。

Vivobarefoot是一家英國鞋業公司,他運用可拆式的拉鍊而非固特異沿條製法,讓鞋面跟鞋底可以分開「升級」;Nike的Fly Knit超越了本身的產品,重新設計整個生產過程,降低了浪費。他們甚至和台灣的小智研發公司合作,利用製造過程中產生的廢棄物,建造了北京的Nike羽毛館。

再進一步來看,食物產業也走出他們自己的圈子,從餐廳獲取消費者的廚餘,帶到二次市場交換酒精產品或是生化燃料。

這些公司都能夠跳脫既有框架思考,不只是單純設計好賣的產品,也設計對環境有好的生態系統供應鏈。讓環境的價值更高,讓其他公司產業可以向上繼續努力。

也許我們也是時候多接觸外在新事物,並問問自己,如何才能對別人和環境做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