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最便宜的機票不要買?》:妓女為何選擇「留在妓院被抽成」也不自立門戶?

《為什麼最便宜的機票不要買?》:妓女為何選擇「留在妓院被抽成」也不自立門戶?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得知絲妲交出一半收入給妓院,簡直是嚇呆了。為什麼?主要理由就是要降低性工作所涉及的風險......這些女人同時是獨立承包人,所以從事性工作的收入都要納稅,大概占剩餘收入的30%到4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艾莉森.薛格

供給

我在內華達州期間認識不少性工作者,每個人從事這行的原因各不相同,其中當然不乏令人心碎的故事,但其他理由則是說明,就是有女人喜愛這份工作和相應的報酬,我甚至還遇到幾位擁有企管碩士和其他博士學位的女性。而我研究經濟和金融這麼多年來,從未見過比薛爾碧.絲妲(Shelby Starr)更精明的商人。

絲妲是霍夫旗下7間妓院收入最高的紅牌之一(絲妲目前任職於野馬山莊,是霍夫體系外的合法妓院)。約莫40多歲,身材婀娜多姿,一頭飄逸金髮,操著親切而沙啞的德州腔。絲妲已婚,帶著3個小孩,撇開這份特殊職業不談,她其實過著平凡的生活,在妓院工作一整天後,晚上大多回歸家庭。我們在絲妲的臥房碰面,談起她的生意經。

絲妲在進入妓院工作前過著雙重生活:白天是行銷主管,晚上則搖身一變展現情色舞孃的另一面。更確切來說,她在「巡迴大會」中是高薪的情色舞者,另一方面也待在企業工作。我問她:「脫衣舞孃有巡迴大會?」

絲妲解釋:「不是字面上所謂的官方巡迴大會啦。」只不過她發現,每當鎮上舉行某些會議時,出場熱舞的邀約也多了。她進一步研究各場會議的舉辦地點後得出結論,科技型態大會的報酬最高,接下來她和全國各地的脫衣舞孃俱樂部打交道,因此她可以一路跟著最賺錢的活動周遊不同的城市。

想當然耳,絲妲跳舞的收入遠高於在企業領的死薪水。她也承認,白天工作僅是為了免受批評情色舞者的成見所累,另一個原因是她來自宗教家庭,況且一份傳統職業也讓她比較容易生活在小社區和撫養孩子。她偷偷摸摸追求兩份事業超過15年,不過她承認,白天上班族/夜間閃舞族的生活方式「其實大家早就心知肚明。我是指淡色金髮、仿晒膚色和這對奶子,我沒欺騙任何人。」

絲妲快40歲時,漸漸覺得快要老到跳不動了。她討厭公司的職務,而且老闆還想把她調去別處,接著丈夫失業了。對她來說,該是轉換人生跑道的時候了。絲妲早就知道,合法的性工作報酬更高,實境秀節目也讓她對月光小兔山莊有股熟悉感,於是她聯絡妓院經理蘇瑟緹夫人(Madam Suzette)。絲妲獲邀走一趟內華達州,自費參加為期2週的試用。

第一趟旅程是一場關鍵賭局,也是進入妓院的女性所面臨的最大風險之一。她們必須負擔自己的旅費、合宜的打扮與妝容、取得執業許可、完成全身健康檢查。這些前期費用大概要1500美元,對大多數從事低薪工作的年輕女人而言,不啻是一大筆錢,她們的雇主更寧可火速解雇她們,也不願准許這些女人休假2週。一旦她們取得許可,不管下海時間有多短,往後都會披露在背景調查中。

在這些可能的狀況之外,還有一點會讓她們卻步,就是業主最後不想雇用,結果賺不回這筆投資,或是發現妓女生涯也非她們想要的職業。絲妲也煩惱妓院內部競爭激烈,這麼多女人全窩在同一間屋子裡,所有人爭搶同一批客戶。但潛在的巨大好處是:這是能賺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還多錢的機會。

前2週絲妲適應得挺好,於是手腳俐落地收拾好家當,舉家搬到內華達州。目前她是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年收超過60萬美元。她完全「坦承」自己的生活方式,就連對兒女們也不避諱。

但這一切都得付出代價。絲妲為了保障合法賣淫機會,願意付多少佣金給妓院?10%? 還是25%?

當我得知絲妲交出一半收入給妓院,簡直是嚇呆了。為什麼?主要理由就是要降低性工作所涉及的風險。但這還不是妓院性工作者唯一的花費,她們必須負擔往返內華達州的交通費(她們也許住在其他地區)、臥室使用費、疾病篩檢費、服裝、化妝品、保險套和情趣用品。這些女人同時是獨立承包人,所以從事性工作的收入都要納稅,大概占剩餘收入的30%到40%。難怪她們其中有人很驕傲地告訴我,她們可以將情趣用品和色情書刊、圖片、影片等列入扣除額。

我走訪霍夫旗下的4間妓院,調查23位女性最近服務的5位客戶,或是近期內她們還記得的客戶,總共分析110筆交易(我訪談的女性當中,有一些服務於霍夫體系以外的妓院,她們宣稱交易價格相近)。她們的平均時薪1400美元,但收費可能會因人、服務範圍出現顯著差異,低至每小時360美元(妓院新手開價),高者可達1萬2000美元。

這幾乎可說是天價時薪了,難道她們不會想要違法接案,獨拿全額嗎?多數性工作者確實都會這麼想。網際網路改變違法性工作者的工作型態:她們可以自己在線上打廣告,向全國男人自我推銷,不再需要上繳收入給經紀商或皮條客。不過,這種非法營業的現行酬金遠低於時薪1400美元。

我千辛萬苦從產業專刊《情色評論》(Erotic Review)的網站取得2013年到2017年這4年的資料量(該份資料觀察30萬筆性交易,包含性行為本身、時間長度和費用),用以估算非法性交易價格。這份出版物詳實調查性工作的交易內容。在美國各大城市和內華達州北部,高級伴遊平均每小時要價350美元。在紐約和拉斯維加斯這種大城市索價略高一些,約400美元。

合法性服務的開價漲幅竟高達300%,著實令我咋舌(註)。

註釋:與皮條客合作是否有附加價值?在2003年,經濟學家史帝文.李維特(Steven Levitt)和社會學家蘇西耶.凡卡德希(Sudhir Venkatesh)估計,妓女和皮條客合作比自行拉客多賺50%左右。他們推測,這個加值來自皮條客比阻街女郎更有能力找到較多客戶,但是他們的研究是在線上廣告盛行前。在網路和社群媒體的時代,皮條客拉客能力的附加價值有限。根據《情色評論》的資料,無論是否隸屬色情仲介機構,高級伴遊若有投放線上廣告,所獲報酬其實相近。

但是,當你仔細計算成本,合法性工作者每小時賺1400美元其實不算格外豐厚:50%分給妓院,剩餘收入的30%到40%上繳稅務部門,更別提那些花在衣服、衛生保健和生財工具的固定開銷。實際收到的報酬與非法性工作者幾無差異,有時甚至更低。這還不包括前往、搬遷到內華達州,或是和妓院政治、體系打交道的花費。從經濟學觀點看來,離開妓院似乎是更好的選擇。

當我問她們是否曾經想過獨立門戶,有些人表示有時會想,而且認為嘴上說不曾想過的人根本就是睜眼說瞎話。但是,每個受訪者都說實際上辦不到,而且理由都不脫那一百零一個,套一句絲妲的話:「那樣做太危險了,我知道待在這裡很安全。」

在妓院工作的女性不需擔心男客是殺人狂或臥底警察。我和幾名曾經從事非法性工作的女人談過,她們至少都有過一次可怕遭遇。

妓院會聘雇安全警衛,每個房間都安裝一個緊急按鈕。女人會告訴我,有些客戶太超過,不僅窮追猛問她們的個人生活,還想找出她們的真實姓名和地址。霍夫的妓院對這類行為採取零容忍政策:妓院會驅逐這類客戶,並派安全警衛護送這些女性回家。

合法妓院可以在女性無法自行應付棘手困境時,提供服務,她們相當於拿收入換安全。妓院提供的服務在金融業稱為避險:放棄部分潛在收益以降低風險。這種保護手段的高額代價明白告訴你,對內華達州的性工作者來說,降低風險的價值幾何。一段豔遇的代價也會告訴你,性工作者必須額外付出多少價碼以承擔較大風險。經濟學家曾估計,墨西哥的性工作者會向不使用保險套的客戶多收23%費用。經濟學家認為,這個比例便是為了補償性工作者承擔的額外風險。

需求

更令人驚訝的是,走進妓院的男客還真的願意支付相當於非法買春3倍的價格。

在外來動物、槍枝、性和失竊身分證等任何地下市場中,非法貨物價格究竟是比合法選擇高或低,取決於買方或賣方誰掌握發球權。一般來說,發球權就是易得程度。以香菸為例,你可以在店鋪合法買到,所以只會在價差極大時轉向黑市購買。除非可以省下很多錢,否則壓根不會想要承擔遭到逮捕或罰款這類非法交易的風險。然而,對於大多數非法市場來說,情況並非如此:賣方會哄抬價格即是因為產品一來在主流市場上難以覓得,好比外來動物或罕見貨幣,二來就是槍枝、性或毒品之類的管制品。

我以為合法的性工作會依循比較模糊的非法市場模式運作。它不容易買到,非得往內華達州的偏遠地區跑不可,對多數美國人來說,搭飛機和開車都需要花上好幾個小時。相比之下,非法的性服務相對容易購買,幾乎每座城市都可線上購得。單就方便性而言,你會以為非法的性工作者收取較高費用。但是非法的性服務是一項高風險的購買行為,客戶還是情願掏錢以求降低風險。

另一道風險驅動需求的絕佳例子就是「應召女友」(Girlfriend Experience, GFE),它可說是最受歡迎、最貴的服務,因為涉及典型男女關係象徵的歡愉:親吻、擁抱、聊天、約會吃飯或看電影。非法市場也提供「應召女友」,但行情遠高於標準性服務。

男人願意為這種服務支付更多錢,因為它提供極致的零風險豔遇:產生親密的錯覺,又免於被打臉的風險或強求承諾。這一點便足以解釋,為何妓院的最佳搖錢樹不是登上色情雜誌的19歲嫩妹,而是像絲妲這種能提供安慰和親密感的中年大嬸。稍微年長的性工作者身懷高段的人際關係技巧,在培養客戶、滿足客戶需求、使客戶覺得可靠和舒服這方面占有優勢。「大多數男人都只是孤單寂寞覺得冷,甚至還有不少人其實根本就不想上床。」一名性工作者說。

月光小兔山莊的顧客都知道,這裡沒有與買春或定期幽會相關的典型風險。妓院試圖排除每道可能的步驟中會有的風險。如果顧客用信用卡付款,這筆收費在當期信用卡帳單中會以無害的名稱顯示。買方非常重視合法的性工作是否足夠安全,以至於樂意長途跋涉並多付一大筆錢,反過來說,這一點會讓合法妓院具備市場力量和能力來大幅加成它所提供的服務。

霍夫向我描述他致力創造的顧客體驗就是:「你不必擔心會遭逮捕,結果風聲走漏被老婆發現;也不用擔心被妓女勒索;更不必擔心莫名染病,因為所有的小姐每週都會檢測性病。」

霍夫不像傳統的皮條客,強迫年輕女性鋌而走險讓自己發財致富。他完全反其道而行:靠強力打造性工作者和客戶間的安全交易來賺錢。他們每個人都願意為這道安全感付出代價,這就是霍夫分到市場大餅的策略。

相關書摘 ►《為什麼最便宜的機票不要買?》:狗仔隊搶「獨家」的風險與報酬

書籍介紹

《為什麼最便宜的機票不要買?:經濟學家教你降低生活中每件事的風險,做出最好的選擇》,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艾莉森.薛格
譯者:吳慕書、曹嬿恆

向航空公司訂票時,為什麼不要買最便宜的機票?購買自住與投資用的房子,分別該採用怎樣的出價策略?為何你為了退休而準備的投資計畫是錯的?……

你不會料到在一間合法妓院裡會看到經濟學家,但艾莉森.薛格不是你以為的那種典型經濟學家。

艾莉森.薛格(Allison Schrager)的職業生涯都在研究人們如何管理生活中的風險。她走出股票市場及其他金融機構,與讀者分享她所遇見的真實(但往往很奇特的)生活場景,以及從中學習到關於風險的二三事。

平面書封+書腰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