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菜鳥律師遇到當事人自殺:她如何克服心魔,找回律師工作的熱情?

當菜鳥律師遇到當事人自殺:她如何克服心魔,找回律師工作的熱情?
Photo Credit: 家扶基金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郭小如也分享說,或許是自己原生家庭不圓滿的關係,她比較能理解各種家庭狀況,更能以「同理心」的角度去面對案件。

文:林昭君
校稿:羊正鈺

郭小如,29歲,高雄大學財經法律系學士、成功大學法律系碩士畢業,現在是一位律師。

你夢想中的職業是什麼?你曾經想過未來成為怎麼樣的人嗎?是機師?是教師?是警察?還是律師?對於郭小如而言,律師從來不是她夢想中的職業,但如今她卻成了一位專業的律師。

這是一個平凡人的故事,一個平凡的夢想、平凡的生活、平凡的想法,但卻是個不簡單的過程。

2018年對於郭小如而言,平凡、簡單、一如往常。那年是她成為律師的第3年,生活過得精采,再也不用為了三餐溫飽而擔憂,但回首過去,那是一場龜兔賽跑,不拚搏,註定會輸的比賽。

10年前的6月,即將成為大學新鮮人的郭小如和許多高中生一樣,徬徨、不知道何去何從,完全沒想過自己未來是什麼樣貌。

當她被大學眾多科系搞的暈頭轉向時,家扶認養人的林阿姨推薦她不一樣的選擇——高雄大學的財經法律系,雖然是個新創立的科系,但離她屏東的老家距離蠻近的,加上是公立學校,學費相對便宜,此外,法律系畢業可以考證照,這也讓未來的工作有保障,對家境相對清寒的她是個不錯的選擇。

「像我們這種家庭的小孩,想要翻轉貧窮的命運,一定要有一技之長。」這是林阿姨的經驗分享。林阿姨也曾是家扶撫養的小孩,但現在是位會計師,有穩定的收入。

這裡談到的「一技之長」,並非是指技術工的特長,而是指具有某個領域上的專業,對於多次獲得書卷獎的郭小如,「念書」也是她的特長之一。回想起小四時第一次獲得全班前三名的喜悅,只要付出努力,便能有好成績,這樣的成就感讓她覺得自己是有能力的。

她回憶起高中的公民課,當同學覺得法律概念難以理解時,她總能輕易地搞懂它的架構,加上落點分析的結果顯示錄取機會很高,郭小如決定試試看,最後也順利入學了。

一次考不上,還有第二次機會嗎?

法律系的未來有許多職業可選擇,律師、司法官(法官、檢察官)、書記官、法警等。而觀察司法系統的生態,她也進一步確定不想當司法官,她認為自己沒有能力去做真實性的審判,無法承受這個職業背後帶來的壓力,相對而言,律師則是根據現有事實、協助當事人做出最有利的判斷,她選擇了非公務員的律師。

在就學期間,她曾參加法律服務社的社團,她感觸最深的就是從中獲得滿足感,那也是支持她成為律師的動力。當時她到地方法院訴訟輔導科跟著書記官學習,在某次機會下,她負責擔任民眾諮詢的工作,根據她的過去經驗給予適當的建議。

對於不瞭解法律程序的民眾來說,遇到問題時會感到害怕、徬徨,最常詢問的就是車禍案件,受傷的人該如何保護自己的權利、肇事者要怎麼將大事化小、如何和對方洽談和解等。

身為法律專業的郭小如分享道,「只要經過我的解釋和說明,就可以幫助他們消除煩惱。而他們每一個笑容、一句謝謝,都讓我很滿足,讓我覺得能幫助到需要的人。」這一方面讓她覺得自己的能力受到肯定,另一方面對於長期受到扶助的她來說,當有能力幫助別人的時候,也能更肯定自己的價值。

不過,成為律師是一條艱辛且充滿挫折與考驗的路。

shutterstock_55228542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律師專技高考的科目高達15科,多數法律系的學生除了自己念之外,大多選擇補習以便獲得更多考古試題、熟悉考試技巧、題型等,郭小如也不例外。

不過,大學畢業後第一次律師高考,她就遇到前所未有的挫折,郭小如連第一階段選擇題為主的筆試測驗都沒通過。雖然她內心清楚的知道,是自己準備的不夠充分,對於獲得律師資格的信念也不夠堅定,但得知距離錄取分數還差了一大截時,她的緊張與挫敗是難以言喻的。

不像班上多數的同學,還有父母能夠依靠,能有多一些緩衝時間讓他們找工作。郭小如家裡的經濟情況無法供給她生活所需,更別說可以讓她多準備幾次考試所需的時間和補習費,身為貧窮家庭,畢業就等於失業,如果不盡快進入職場,就難以改善家裡的經濟狀況,再加上照顧她的奶奶年紀也大了,沒有那麼多體力賺錢養家。

「不考上公務員、證照或找到好的工作,就不可能翻轉家裡的條件,我沒有退路,只能向前邁進。」這信念成為郭小如堅持下去的動力。

她用「煎熬」兩個字來形容第二次準備考試的日子,當時她幾乎天天準時到圖書館報到,從開館到閉館,對於不理解的內容,不管要多讀幾遍就是要讀到了解,也推掉和朋友的聚會,因為在她心中「考生沒有放假」的權利,鐵了心告訴自己必須要順利考上。

終於,在第二次的律師考試她順利通過了,她只說是因為考題內容剛好有準備到,謙虛地用「運氣好」來帶過。但在我們知道,那是因為郭小如的努力和堅持,才能換來美好的結果。

成為律師的這條路主要分成兩階段,首先要通過律師高考取得律師證照,接著,參加為期六個月的律師職前訓練,才算是可以執業的律師。律師筆試考試分成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第一階段採選擇題為主,錄取後將進入採申論題為主的第二階段。六個月的律師職前訓練分基礎訓練及實務訓練。基礎訓練由全國律師公會舉辦,為期一個月,律師文書如何製作、長輩們的經驗分享都是在這時學習到的,在課程最後則有個簡單的考試。實務訓練則是到律師事務所接受五個月的律師實務實習。

菜鳥律師,就遇上「當事人自殺」

一般來說,民事案件涉及金錢賠償,刑事案件則是決定當事人是否有罪。

剛成為執業律師的郭小如,曾接手一件刑事案件給她很大的衝擊。當時她所辯護的當事人,如果罪狀成立將被判處三年以上的刑責,在與當事人的對話當中,郭小如也誠實地表示,當時的她不太能確定當事人話中的真實性,不過,即便無法全盤相信當事人的言論,身為律師,就是以現有證據去幫對方辯護。

一審判決結果出爐,法官給予她的當事人一年半的有罪刑責,這是比預期還好的結果,郭小如也告知當事人,如果不滿意這樣的結果,可以再進行二審上訴,但這段時間卻遲遲連絡不上對方,直到從事務所老闆那得知當事人自殺的消息,這案件才因當事人死亡而結束。

這個消息,對於剛成為律師的郭小如來說是個晴天霹靂,甚至還得到廟裡求平安才能安心。

雖然郭小如沒有因為懷疑當事人所言不實而不盡心辯護,但當事人自殺的結果,不禁讓她覺得是不是自己沒有給當事人足夠的信心?「他的自殺是因為被冤枉?還是畏罪?還是我在著手案件時做錯了什麼選擇?」郭小如不斷地反問自己,但真相到底是如何,已經無法求證了。

這件事的影響帶給她不少啟發,郭小如告訴自己,未來在處理刑事案件時,要更加中立地看待每件案件,也希望不論最後的判決結果是否有罪,都要對自己辯護的過程問心無愧。

在法律上有個「無罪推定」原則,意指除非被證實有罪,那麼當事人應該先被假定為無罪。畢竟律師是一般人,也可能會受到情感左右,但她告訴自己,先不要有預設立場,畢竟當事人把人生很重要的事情交付在自己手中,她不但要盡全力找出有利的證據,也該顧及當事人的情緒和心情。

郭小如也分享說,或許是自己原生家庭不圓滿的關係,她比較能理解各種家庭狀況,更能以「同理心」的角度去面對案件。

「在我的能力範圍內幫助他人解決問題,藉由與當事人的溝通,找到彼此都圓滿的結果。」這是她的律師信念,並非以追求勝訴為目標,而是盡量以「調解」的方式達到雙方的共識。

高中時,迷茫的郭小如因為與林阿姨的對話,讓她的未來有了選擇的方向。而家庭環境也影響了她的決定,律師不是她的夢想,也不是因為那是份崇高的職業,而是律師這份工作能讓她養活家庭。但是,她善用自己會讀書的優勢,評估自己的能力並設定目標堅持下去,並且在過程中找到自己對這份職業的熱情。

律師的這條路上,雖然曾經迷惘、曾經面臨挑戰和困境,但郭小如勇於面對,在不斷摸索的過程中,她會持續地前進。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