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會計人到wine國人》:夢想不是股票,不該有停損點

《從會計人到wine國人》:夢想不是股票,不該有停損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不打安全牌,因此我從沒把回會計師事務所工作當作退路;我不允許自己失敗,我為了葡萄酒不停往前跑,一起跑就不回頭了。大家總說「回頭是岸」。但,一回頭就絕對到不了彼岸了。

文:詹蘋

步步築夢,而非莽撞追夢

夢想,是一腳一腳踩出來的;一步登天的,是不可及的妄想。許多人以為我追尋葡萄酒的旅程是「突然」的浪漫,並為此羨慕不已,半開玩笑邊嚷嚷著自己也要學我離職去釀酒。我只能一笑置之。

事實是我已為此默默耕耘許久。從比利時的啟發到紐西蘭的合約;從葡萄酒專賣店打工到葡萄園採葡萄;從朋友與長官的相挺到父母的支持,我照著計畫一步一腳印踩出我的葡萄酒夢。萬事俱備,只等東風捎來最後一張酒莊合約,我就能開啟夢想。最後,我終於拿到酒莊合約,夢想起了頭。這時的我才開始向主管及會計師提離職。若是當初沒拿到合約,我是絕不會輕舉妄動,恣意離職的。

我不喜歡「只是說說」,掛在嘴邊的夢永遠只是夢。我其實很看不慣一種人,他們上班逛網拍聊skype,下班追劇滑手機,然後還抱怨著工作讓自己沒時間休息,嚷嚷著自己要離職,找自己喜歡的事。對工作的怨恨累積到一定程度,但還是繼續逛網拍、滑手機,他們不僅沒時間從工作中找到樂趣,也沒時間找自己喜歡的事,最後他們終究離職了。但沒有計畫的他們只能莽莽撞撞,隨便再找其他浮木抓著,然後邊繼續抱怨工作邊妄想自己能找到其他夢想而一步登天。莽莽撞撞,沒有目標地往前衝,最後他們會發現自己一直都在原地踏步。

一步登天的夢想,其實一點都不吸引人。比起追夢的結果,我其實更享受發現夢想、實現夢想的過程。雖然過程中,有時走得步履蹣跚,夢想看似遙不可及,就像在沙漠中一步步往前走,前方只有無窮盡的荒涼。

但,總會出現綠洲。這個綠洲可能是遇見貴人、找到機會,又或許只是努力過後的心安理得。談到夢想,我鼓勵大家有計畫的步步築夢,而非莽撞追夢。

一旦往前跑,就不回頭了

從紐西蘭釀完酒回台灣那天,我哭了。原以為接機現場會是一片感動,沒想到爸爸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卻讓我難過地眼淚潰堤。

「啊你玩夠沒?要回去事務所上班了嗎?」

「蛤?沒有啊,我拿到加州酒莊工作了,暑假又要出發去美國學酒。」

「你這樣到處打工,就是國外外勞妳知道嗎?你台大畢業去做這個會不會太浪費?回事務所當會計師多好。」

又來,台大枷鎖、會計師鎖鏈。我相信爸爸不是唯一一個質疑我的人,看到這裡的讀者,你或許也想問「出國釀酒跟打工度假一樣吧?打完工就該回到原來的生活。」錯,我從沒把轉職學葡萄酒當成打工度假,我已經把葡萄酒定位為終生行業,我要一輩子為它投入心血。夢想不是股票,不該有停損點,即便追夢過程中有時如股票跌停,讓人摔得鼻青臉腫,但有心追夢的你仍不應該輕易退場。

追尋葡萄酒的過程中,我目光一直都望向有葡萄酒的遠方:8月繼續前往加州酒莊、明年初申請去智利學酒、明年底預計去歐洲念葡萄酒研究所。我一直都在為葡萄酒努力,我全神專注於築夢,無瑕也不想思考失敗了的備案。我不打安全牌,因此我從沒把回會計師事務所工作當作退路;我不允許自己失敗,我為了葡萄酒不停往前跑,一起跑就不回頭了。

大家總說「回頭是岸」。但,一回頭就絕對到不了彼岸了。有夢的你,絕對不想回頭。

自己的盤纏自己帶,步伐更輕快

在追逐葡萄酒夢的過程中,我從不向爸媽拿錢,所有交通、房租、伙食費,甚至後來我到墨西哥學西文的學費,全部都是用我自己賺的錢支付。而這麼做,我換來了自由與父母的信任。

為什麼拒絕家裡的經濟支援?首先,我認為孩子在開始工作後就應該經濟獨立,為自己負責。父母為孩子庸庸碌碌、辛苦賺錢扶養孩子長大。等孩子大了、開始賺錢了,父母理應用他們賺的錢享受他們接下來的人生。另外,還有更重要的原因:用自己賺的錢築夢,更自由。

親情,是唯一一種我們無法選擇的關係。我們可以選擇愛人、朋友,但卻無法選擇家人,我們生下來就和父母、手足套在一塊兒。拿捏恰到好處的親情可以讓家庭圓滿和諧,但過多的關愛與保護,會讓人喘不過氣,最後和家人惡臉相向。我愛我的爸媽,我希望他們信任我,讓我自由自在地做我想做的事,所以我不和他們拿錢。我想讓他們知道:我做得到,而且過得很好。而我,是這麼做的。

到紐西蘭GIESEN酒莊,我拿的是三個月的工作簽,申請簽證的費用約莫是八千台幣。在出國前,我已經在事務所工作約半年,另外再加上大學打工、家教存下來的錢,支付簽證申請費用及飛往紐西蘭機票已經綽綽有餘。當然,這不足以支付我在紐西蘭三個月的生活花費與旅遊費,所以紐西蘭酒莊支薪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1
Photo Credit:捷徑出版
來自不同國家的外國人們初訪紐西蘭葡萄園

在紐西蘭,酒莊除了每兩星期支付一次薪水外,大多數紐西蘭酒莊會提供伙食與住宿,因此生活花費幾近零。另外,我和同事們下班後最大的消遣就是去海邊喝葡萄酒、去山上野餐,亦或是到某人家裡的花園聊天看星星,因此花在娛樂上的花費也非常少。在紐西蘭,我的錢大概都花在啤酒和葡萄酒上了吧!

我在紐西蘭的生活因為上班學習而忙碌充實,時間很快地快轉,來到五月。五月,南半球的初秋把葡萄田裡的葡萄樹鍍成一片金黃,酒莊裡開始瀰漫發酵中葡萄酒的香味。在紐西蘭南島工作接近三個月的我,在接近零花費下,完成人生第一次葡萄酒釀造、體驗了南島的自然風光,還認識一群釀酒師、侍酒師同事兼好友。葡萄採收季完,我用南島上班存下來的錢到北島自助旅遊兩星期。

說到紐西蘭自助,大家可能會想到開著露營車,載著所有家當到處跑。沒錯,對於一群朋友或是一家人來說,這是一個經濟實惠的旅遊方式,但若只有一個人,租露營車絕對不划算。幸好,孤單的背包客在紐西蘭還有另一種旅遊方式:巴士。紐西蘭的巴士其實方便又便宜,一趟大概20紐幣(大約400台幣)。在北島,我靠著巴士到5個城市旅遊:威靈頓(Wellington)、納皮爾(Napier)、拉特盧(Rotorua)、方家雷(Whangarei)、奧克蘭(Auckland)。在這5個城市旅遊闖蕩時,我都住在青年旅館。一來可以省錢,把錢花在其他文化體驗上;二來,在青旅可以認識來自各國的背包客,除了能找到旅伴外,連在廚房和大家一起煮飯、用餐,都是一場文化的饗宴。

紐西蘭的下一站是美國加州。不像紐西蘭發工作簽,我到加州酒莊工作拿的是類似交換學生的J1簽證,簽證費用是1500美金。我還是沒向爸媽拿錢付簽證費與機票費,我用我紐西蘭賺來的錢支付所有費用。在美國,酒莊只支付薪水,不提供住宿及伙食,所有房租、生活、旅遊費都得從薪水扣。這時,就得更精打細算了。為了省交通費,我找房子目標只鎖定酒莊附近。當然事情一開始並不簡單,因為我找房子找得比別人晚,因此很多房子都已經被租走了。另外,我還遇過來自智利的女毒梟想以昂貴的房租租一張沙發給我,她可能是吸大麻吸到瘋了。歷經百般困難,最後我很幸運地找到一間騎腳踏車10分鐘就可以上班,房租價格約六百美金(在加州算是便宜),而且房東一家人視我如己出的房子。

加州擁有許多葡萄酒的學習資源,像是我家附近就有一間葡萄酒圖書館,因此可以免費借到許多專業的葡萄酒教科書。另外,離我家開車15分鐘的聖塔羅莎青年大學(Santa Rosa Junior College)也有葡萄酒相關課程可以修習,一堂課約莫500美金。在加州當酒莊實習生是學習葡萄酒最划算的時間點。首先,教育資源就在家附近,不必買機票出國學,因此省下一大筆交通費。另外,加州各個酒莊通常會給在同產業的釀酒實習生免費的葡萄酒試飲,因此在加州,能以最有效率且花費最低的方式學習。

除了工作以外,在加州當然少不了到舊金山、洛杉磯等知名旅遊城市旅遊。小時候覺得遙不可及的舊金山,現在像是我家後花園,不塞車一個半小時就可以到,一天來回絕對沒問題。不在舊金山住,絕對能省下一大筆錢。另外,娛樂產業的家鄉:洛杉磯,搭飛機也約莫3小時就會到。我事先查好機票,選擇感恩節附近最便宜的一天,趁感恩節假期與朋友到洛杉磯旅行,還遇到黑色星期五全美血拼大打折,我趁此機會一次購足生活所需,又省下一筆錢。加州雖然是個生活花費高的地方,但若是事先做好資料,把錢花在刀口上,還是可以學到葡萄酒,又可以享受人生。

我在紐西蘭、加州都有收入,但接下來的墨西哥我純粹只是個學西文的學生,只會有支出。但是,我還是不向爸媽拿錢。在墨西哥的一個月裡,我住在好朋友家,省去所有住宿費。因此,我需要負擔的就只有學費和生活費了。幸運的是,墨西哥的物價水準大約是加州的一半,或甚至不及。我領加州的薪水在墨西哥花,絕對能吃飽穿暖,還可以旅遊。

我有一對愛我的爸媽,他們守在台灣看著世界另一端的女兒不斷闖蕩。一開始,他們很擔心,試著想替我準備盤纏,但我都拒絕了。我向他們展現我的獨立以換取他們的信任。現在,我的父母更像是朋友,給我更多精神上而非物質上的鼓勵。

我的人生哲學:自己的盤纏自己帶,步伐更輕快。

書籍介紹

《從會計人到wine國人:25歲釀酒女孩的熱血追夢記》,捷徑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詹蘋

二十多歲那年,有穩定的工作、亮眼學歷的年輕女孩,從愛上葡萄酒那刻,找到了一生追尋的夢想……人生如酒,充滿甘醇與苦澀,歷經百味變化,釀出屬於自己的無窮回憶!

她撕掉第一志願標籤,改寫人生藍圖,向世界投遞履歷,為了夢想隻身遠赴異國酒莊,一邊從事釀酒廠的工作一邊寫書,紀錄她一生一次的春春歲月,也獻給所有正為夢想努力的你!

9789578904736
Photo Credit:捷徑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