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能是朋友》的婚姻觀:如果婚後遇到更好的,可以離婚嗎?

《我們不能是朋友》的婚姻觀:如果婚後遇到更好的,可以離婚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法律中,除非夫妻一方有嚴重的過失或者重大問題,否則是不能離婚的,所以如果其中一方用心經營婚姻,而另一方的卻因為感情淡了或遇到更好的人而訴請離婚,幾乎是不可能成功的。

台劇《我們不能是朋友》的劇情中,主要由兩對相戀已久的情侶,分別由高富帥的楮克桓與相戀十年的女友高子媛,和普通上班族黎皓一與論及婚嫁的周惟惟組成,因對彼此感情逐漸走不下去,楮克桓與周惟惟兩人劈腿出軌。

網路上也不斷掀起討論,到底這四個人,誰更渣,答案也隨著劇情的推進有不同的解答。

在劇中,從別人眼光來看,黎皓一與周惟惟兩人已經規劃好陸續的人生目標,存錢、買房、生小孩、退休,然後為了這個目標努力奮鬥,結果高富帥的楮克桓出現及追求,他的溫柔及陪伴讓周惟惟動搖,進而取消與黎皓一的婚約。其中周惟惟的最大顧慮是:「我是黎皓一的未婚妻,如果我喜歡上楮克桓,那他女友會怎麼看我?男方爸爸會怎麼看我?我周圍同事朋友會怎麼看我?」是的,在大部分的集數中,周惟惟始終無法坦率的面對自己的真實感情。

結婚前發現不愛了,難道要結婚嗎?劇情走到這邊,其實最多只有一點點的道德爭議而已,畢竟立場不同很難說誰對誰錯。但如果我們把劇情稍稍改動一下......

如果結婚了,才遇見「對」的人呢?

今天劇情畢竟是男未婚女未嫁,所以最多就算是兩人彼此感情走得不順,遇到更好的當然可以去追求。但如果編劇今天更狠一點,是兩個人結婚之後,女方才發現其實沒有這麼愛男方,而這時候又出現了一個真正喜歡的人,來挑戰觀眾們的價值觀。這種情況下,女方可以離婚嗎?

「在對的時間,遇上錯的人,以為是對的還跟他結婚」是不是一種不幸?

然後,又在結婚之後「在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是不是一種遺憾?

如果是妳,妳支持這樣的離婚嗎?當然這樣的情況就會有很多網友罵女生「紅杏出牆」、「水性楊花」甚至更難聽的詞彙,可是如果我們加上更多條件,諸如男生很廢不賺錢、男生婚前婚後態度不一致、男生疏於對老婆的陪伴等等,大家的輿論風向又不會一樣了。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每個人的婚姻戀情都有各自的相處模式,結婚離婚外人都不適合妄下結論。

divorce Break Up
Photo Credit: Linda Tanner @ Flickr CC By 2.0

從社會風氣待這樣的離婚

在現在的社會風氣(外人)眼中,老公如果沒做錯什麼事情,而女生喜歡上別的男生,這樣的行為是對婚姻的不忠誠(畢竟是婚「約」),一定會受到外人的批評。但套用一句《我們不能是朋友》劇中的話:「管他們去死,喜歡就是喜歡,還管這麼多?累不累?」如果為了一紙婚約,而讓下輩子人生都過得遺憾,可能真的會後悔。

這種情況,筆者認為忠於自己的感覺會更好,如果因為婚約而虛情假意的維持婚姻,對夫妻雙方或孩子都不是一個好選擇,應該選擇更有智慧的方式。

不過,法律並不保障這樣的離婚

在我國離婚中有三種離婚手續:協議離婚、調解離婚、訴訟離婚。協議離婚基本上兩人同意簽字就可以走後續的流程。而至於調解離婚及訴訟離婚,就需要經過調解委員會或法院的審理。

在法律中,除非夫妻一方有嚴重的過失或者重大問題,否則是不能離婚的。所以如果婚姻中,男(或女)方很用心經營婚姻,而女(或男)方卻感情淡了、遇到更好的人。這樣的條件下女方要訴請離婚,幾乎是不可能成功的。

講白話一點,就是(以下情境男女對調也適用,特此聲明),如果老公偷吃小三想離婚但老婆沒對不起老公也不想離婚,法官很大機率是不會判決離婚的。

所以這種情況,只能採用雙方好好溝通的「協議離婚」來進行,為兩人婚姻留下一個好聚好散的身影。

Young couple has problems in their marriage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就是出軌然後移情別戀,就算不離婚會怎樣?

會被告。

這種情況下很容易就會被控告通姦罪、妨礙家庭等罪名,之後就會有跑不完的法庭、不斷撕裂的生活重複上演。所以如果真的結婚之後才發現對方是「錯」的人,從法律面建議先不要找新對象,然後好好溝通協議離婚,因為僅僅是「感情淡了」、「感覺不對」這種理由,是很難說動法官判准離婚的(當然實際案例還是要與律師溝通才會知道)。

在我們85010的服務案例中就碰過類似例子,當時就非常感慨,如果錯誤的婚姻因為外界眼光或法律限制,就束縛了兩個人耽誤了一輩子,那會是多可惜多遺憾的一件事情?(當然外遇是不對的,當兩人相處遇到問題的時候,比較好的作法是及時溝通解決)

《我們不能是朋友》迎來大結局,妳覺得四人心中誰最渣?如果劇情改成周惟惟與黎皓一結婚後(或楮克桓與高子媛結婚後),又會怎麼看待這四人呢?看劇很有趣的地方就是,一旦一點點的人物設定更動,就會帶來全新的評價與觀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