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新經濟》:新經濟區隔化的產業、男子氣概與技藝

《職人新經濟》:新經濟區隔化的產業、男子氣概與技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享受工作、從中獲得意義」的想法,是後工業時代勞動的基礎。勞動變成通往快樂的途徑,不再是一種責任,也不單純僅是謀生方式。可以說,勞動應該要有樂趣,有意義。

文:理查・E・歐塞霍(Richard E. Ocejo)

【導論:上市場蹓躂】

(前略)

新經濟區隔化的產業、男子氣概與技藝

經濟基礎會影響城市成長與變化的方式。當城市底下的經濟基礎轉移,城市的變化也最是劇烈。美國因都市內的製造業之故,在二十世紀初與二次大戰後蓬勃發展,產業部門更在一九七八年達到近兩千萬勞動者的高峰。這些「藍領」工作薪水高,又有紅利,而且無需高中畢業以上的文憑。隨著公司成長,辦公樓裡的管理支援團隊、也就是「白領」勞工也會跟著增多。

藍領與白領勞工普遍可期待在公司長期任職,獲得升遷,也能以優渥的退休金退休。由於高效生產使得消費性商品價格降低,都市外圍與郊區的平價居住機會成長,這些工作機會讓數百萬美國家庭得以躋身中產階級。擁有一份穩定的好工作、一間房子與一輛車,父母供給小孩的遠多於給自己:許多美國夢的通俗樣板正是出現在這段時期。

不過,製造業工作在極盛期雖然只占約百分之三十的美國勞動力,卻推動了整個都市經濟。工廠工人與那些在法律、會計、金融、保險、廣告等相關產業益發複雜的體制中擔任管理職的白領勞工,引領了都市的成長。這些勞動者購買車輛與電視機,上街買菜,到餐廳吃飯。他們興建、增建、整建自宅,去度假,到戲院看電影。他們上酒吧,去酒類商店,剪頭髮,買肉品。製造業與相關產業的藍領與白領就業水準穩定,進而撐起了諸多其他服務業工作。而上述所有製造業與服務業的勞工與商行,都會向當地市府與州政府納稅,這又支持了更多如老師、消防員、政府雇員這類公部門的就業機會。像是在納貝斯克以及比烘焙業更賺錢的產業,例如鋼鐵業、汽車業中工作的製造業工人之所以重要,既是因為他們占了百分之三十的勞動力(極盛期),也是因為他們對另外百分之七十的人造成的影響。

當製造業在一九七○年代衰頹時,經濟也開始緩緩改變。從這時開始日益增加的全球化與自由貿易,意味了企業可將廠房遷往土地與勞力更便宜的外國,藉此提高利潤。技術革新也讓製造生產更具效率,使得勞工需求量越來越少,但產量卻多過以往。在這雙重因素影響下,製造業的工作機會從高峰穩定下降,產量卻反而提升,消費性商品價格也依舊讓人負擔得起。

當今全美約有一千兩百三十萬人從事製造業,僅占百分之八點八的勞動力,而這些工作在質的方面也有分化。有些尖端產業、例如航太業,薪水非常優渥,當然也需要相當的技能與高學歷,但多數製造業勞工卻是一直看著自己的週薪下跌、分紅刪減,穩定的工作也在外國競爭與下一次技術革新森然隱現時變得搖搖欲墜。

或許最重要的是,製造業工作一旦消失,服務業與公部門的就業機會也會隨之消失。工作消失對某些地方的傷害會大於其他地方。仰賴小工廠的小城市(伊利諾州蓋爾斯堡〔Galesburg〕的美泰克家電〔Maytag〕,與仰賴單一產業的大都市,如底特律的汽車業,阿克倫〔Akron〕的橡膠業,揚斯敦〔Youngstown〕與匹茲堡〔Pittsburgh〕的鋼鐵業)在這樣的轉變中受創自是最深。

在去工業化過程中,像紐約這樣的城市當然也會蒙受損失,但紐約的製造業部門更多元,整體經濟也比底特律等城市活絡,損失範圍因此不像其他城市那麼全面,為時也不長。紐約市在空間上曾經歷過大範圍的貧窮,尤其是仰賴製造業工作的城區與社群。以切爾西為例,製造活動逐漸消失後,倉庫人去樓空,運輸業終止,就業率與租金雙雙下跌。這些條件為鄰近地區的仕紳化鋪了路,但這座城市仍需要新的經濟基礎,以展開仕紳化過程。

一九七○年代開始的這種轉變,造就了眼下的後工業時代。推動今日都市經濟蓬勃的不是物質商品,而是概念的生產與分配。這種「新經濟」是一種知識經濟。 最成功、成長潛力最大的產業能將創造出來的概念,化為有用、可銷售的產品與服務。這類產業包括資訊科技、金融、電信、奈米科技、醫療保健(製藥、生醫,與其他生命科學研究)以及文化。有許多產業都可歸入「高科技」與「高端服務」的大類。一項產品的價值繫於產品背後的理念,例如功能或設計,而產品本身則是在他處製造,例如蘋果在中國生產,或是僅以程式碼形式存在(電腦軟體、手機app)。新經濟體系中的公司以人類的智識、創造力、天才或「人力資本」為動力,想成功就得不斷創新,跟上新的理念。

今天大部分的工作機會與工業時代一樣,都是在地服務業;最重要的,這些服務業仍是創新部門經濟成長帶來的影響,而非其成因。在以知識為基礎的產業中工作的勞動者,撐起了酒水、理容與食物等服務性質產業。前者在城市中成長,後者也會跟上腳步。服務業工作者無法在缺乏外援的情況下彼此支持。調酒師、精釀師、理髮師與肉販無法向彼此購買產品與服務,非得有他們之外的人、那些從個人勞動中創造出交換價值(exchange value)的人先出手購買才行。這關鍵差異就在於,是什麼在後工業時代與工業時代產生出交換價值——也就是知識及理念對比於物質商品的差異。

如今,各部門與產業的工作都與過往大不相同。工業時代的人經常一生都任職於同一間公司,或至少可如此選擇;「安定」與「穩定」曾經可用於形容工業時代的就業機會與工作條件,但如今許多學者卻會用「朝不保夕」來描述新經濟中的工作。現在的就業機會變得比過去更不穩定、更不受保障,因為公司與勞工都得對後工業體系的力量做出回應。美國自從一九七○年代以來,已大幅撤銷對許多經濟部門的管制,例如金融、運輸、通訊與能源產業。之所以移除對於公司如何行事的限制,主要是為了增加企業在國內外的競爭力,而增加競爭力理論上能讓企業更具生產力與彈性,進而為消費者降低商品與服務的價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