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Eats外送員串連全台中午「罷工」,但他們算是「員工」嗎?

Uber Eats外送員串連全台中午「罷工」,但他們算是「員工」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平台或勞務需求方(個人或企業)都宣稱自己不是雇主,但他們之間是不是僱傭關係 ,應該從事實上來認定,不是某一方片面宣稱就算。」

Lalamove、Uber Eats和foodpanda等各種美食的「外送平台」最近快速崛起,雖然「彈性工時」吸引不少人擔任外送員,不過近期Uber Eats推出新制獎勵,綁定外送員須在限定時間內達一定趟次,才有獎勵金,此舉讓部分外送員認為是「變相剝削」「擠壓報酬」,今(29)日中午11點到下午2點在全台串連罷工,要讓Uber Eats「感到痛」。

《數位時代》報導,為了應業務擴張,Uber Eats在8月傳出更新薪酬獎勵方案,8月26日起至9月1日,Uber Eats更推出新的短期獎勵方案,只要在期限內完成一定服務趟次,可以領取額外獎金。例如:台北7小時尖峰時段完成22趟,可領750元獎金。

7月8日「Uber Eats」在會員信中宣布基隆與台南兩城市服務上線。8月26日,彰化跟嘉義也開始試營運,加上官網已開通的高雄、台北、台中、桃園、新竹等城市,在台服務據點擴大為9縣市。

而根據foodpanda公佈的官方服務版圖,雙北市、台中、桃園、新竹、苗栗、基隆、林口、台南、高雄、嘉義及彰化,城市數比Uber Eats略多。兩大外送平台快速吸納台灣市場短期工作人力,而foodpanda一張10萬元月薪條更曾在社群引起熱議。

《聯合報》報導,不過,更改獎勵機制的Uber Eats引發外送員不滿。由於Uber Eats外送員沒有工會或固定窗口,也無統一發起人,近日在各大臉書社團及LINE群串聯「罷工」,有的昨天響應罷工,有些群組則訂於今天中午罷工,甚至部分外送員揚言罷工到明天。

一名參與罷工的不具名外送員表示,Uber Eats現在降低倍率獎勵,以前跑3公里可以賺100元初頭,現在只剩下70元不到。他表示,外送員也想向Uber Eats反映問題,可是根本沒有外送員的專屬客服電話,只能透過App內建系統回報,但常常回報都沒有人理,「Uber Eats雖然以夥伴稱呼外送員,但我們心聲沒人聽,大家早就積怨已久」。

他說,現在許多外送員都已經串聯今天開始在尖峰時間罷工,讓Uber Eats無法送餐,「要讓他們覺得痛」,才會正視外送員的問題;未來甚至要進一步串聯店家「下線」,讓Uber Eats減少更多合作餐廳。

《聯合報》報導,另一位參與罷工活動的Uber Eats外送員馬丁也表示,舊制接一單平均可收入70到80元,改成新制後,一單平均40到50元,改拚的是趟次獎金,3天需達到75趟到80趟,收入才會豐厚。他說,換算下來需要連續工作12小時以上,才能達標。

「平台美其名是鼓勵外送員多上線接單,實則變相要求外送員拉長工時,並藉此控管外送員的上線人數,外送員的勞動權益已經相對沒保障,遇事只能認栽⋯⋯。」

但也有外送員不同看法,有的人認為「客人就已經不多了,你為了爭10幾20元搞臭UE,請問是誰比較符合你口中的『短視近利』?」也有的外送員吐槽說「講的人通常都還是會繼續跑 真的要閃的就默默離場了」、「不要上線就是罷工了啊」。

還有不看好這次罷工的外送員列出四點意見:

  1. 號召人仍然保持匿名,或者沒有任何人承認發動罷工,實在可笑,搞得大家群龍無首。
  2. 整合有很多方法,但發動者居然直接告訴媒體說我們司機要罷工,連個基本的連署甚至複雜的組織化(包含組成職業工會)都沒有,依然匿名持續放炮。實在不知道沒有整合過的力量,Uber Eats怎麼會被我們壓迫?屆時不知道的人不知道,還是照樣起床送餐...
  3. 發動者語帶威脅,說要訂餐讓接單的人吃上負評。如果你連大家都沒有說服,一口就咬定要懲罰接單的人,是否太不厚道?除了威脅和報復,我實在搞不懂你在幹嘛?
  4. 請那位匿名者出來,並說服大家,我們覺得有理,必定會支持到底。錢已經很難賺了,你不怕公司再報復我們嗎?做有效的罷工,不是這麼簡單的好嗎?

《ETtoday》報導,Uber Eats對此表示,平台提供一個彈性的接案方式,讓合作的汽車貨運業者旗下的合作外送員依照可運用的時間隨時上線和下線接單,目前平台持續正常營運。新推出的獎勵機制依照平台的供、需情況,為不同接單習慣的外送員設計出的個人化的獎勵方案,但是不影響基本的接單車資計算。

Uber Eats指出,正在了解少數對於新獎勵機制有意見的合作外送員的意見,也鼓勵他們透過客服管道或是服務中心表達意見,以利針對個別問題進行了解,並且給予適當的說明。

《自由時報》報導,勞動部勞動關係司長王厚偉則表示,目前沒有接獲Uber Eats外送員的申訴或檢舉,不管是僱傭關係或是承攬制度,都不能由雇主單一方面片面地更動本來說好的條件。

「外送員」算是Ubereats的「員工」嗎?

Ubereats的外送員,想接單就接單,不想接單就不接單,看起來彈性的工作時間和工作模式,和我們一般認定的「勞雇關係」不太一樣。

時代力量中壢區立委參選人林佳瑋在臉書分享,主要是看員工是否在雇主的指揮監督之下。勞動法學者邱羽凡教授也曾指出,Uber Eats的外送員,必須穿著特定的制服,以及使用公司的配備(如有企業識別標誌的外送箱),都可以顯示出來,Uber Eats的外送員還是有被進行某種程度上的控制,因此,Uber Eats想要以「承攬關係」來規避對於外送員的各種保障,依然是有疑慮的。

下一個衍伸的問題就是,這些新興的工作型態,承攬關係和僱傭關係的邊線越來越模糊,導致勞動保障的縮減。例如:路上隨處可見的郵差,看起來都是穿著綠色制服送信,他們的身分就有三種:正式勞工、約聘僱以及自然人承攬。雖然他們的工作內容都是送信,但是因為郵局的人事政策,而衍伸出不同的身分別,這也造成保障上的不同。

如果今天你是一名承攬業務的人員,那麼公司就沒有義務要替你保勞健保、提撥勞工退休金,發生了職業災害(尤其外送員特別容易遇到被狗咬或者是意外車禍),公司也沒有任何的責任。

但如果你今天是一名勞工,公司就有義務要替你承擔上述的責任。

關鍵評論網的〈零工世代來臨:想當斜槓青年,但你知道勞基法對你來說根本沒保障嗎?〉報導裡文化大學勞工關係教授李健鴻進一步指出,平台業者通常不會將自己定位成是「雇主」,而是「(媒合)中介」,不過如此一來,典型僱傭關係中雇主應負的法律責任,包括各方面的勞動保障:像是最低工資、健康保險、殘疾保險、失業保險、生育與陪產假、退休計畫、工傷賠償、有薪病假等,就落到工作者身上了。

「平台或勞務需求方(個人或企業)都宣稱自己不是雇主,但他們之間是不是僱傭關係 ,應該從事實上來認定,不是某一方片面宣稱就算。」

李健鴻認為,Uber等平台雖然宣稱只負責媒合顧客和司機,可是事實上卻對司機有很多要求,「司機接單後一直到任務完成,整個過程中,平台公司有沒有介入指揮?有沒有說你開快一點,不然要扣錢?」李健鴻解釋說,勞動法裡對於「僱傭關係」的定義,其中一項就包括了過程中有指揮、監督等行為,「如果有指揮監督,那當然要負雇主責任啊」。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1:氣候變遷引發飢餓浩劫,我們如何即刻救援?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1:氣候變遷引發飢餓浩劫,我們如何即刻救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與資深媒體人范琪斐對談,帶領觀眾一窺全球正面臨的嚴重氣候變遷、迫切的糧食危機,以及世界展望會在全球各地展開的救援任務。

於5月3日首播的《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與資深媒體人范琪斐對談,除了帶領觀眾一窺全球正面臨的嚴重氣候變遷、迫切的糧食危機,也帶觀眾認識世界展望會在全球各地展開的救援任務,並邀請各界一同付出行動,與世界展望會一起集結眾人之力、力挽狂瀾,守護飢寒交迫的社區家庭與兒童,同時醫治急需挽回的自然環境。

人類生活正備受考驗,而此刻的我們仍有機會扭轉命運。

全球氣候變遷,引發嚴峻糧食危機

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報告,目前全球約有40%人口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且約有33~36億人正生活在極易受到氣候變遷衝擊的環境中。當全球氣候變遷日益嚴重,人類與其依存的生態系統所要承擔的風險也就愈來愈高。

而全球極速暖化、氣候變遷帶來的極端氣象,也引發物種滅絕、蟲媒傳染病、生態系統崩潰、致命熱浪、缺水和農作物減產等後果。事實上,在NASA最新的研究也表示,最快在2030年,氣候變遷就會影響全球玉米和小麥的生產;而這項結論,也呼應了聯合國IPCC發布的《氣候變遷與土地報告》。如果不採取有效的因應措施,到了2050 年,氣候變遷將導致全球糧食產能下降5~30%。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研究指出,一旦全球升溫達攝氏2度,將有18%的陸地物種要面臨滅絕風險;而升溫攝氏4度時,恐怕有50%的物種將受到威脅,且如此衝擊在未來數百年內,幾乎不可能逆轉。

當家庭受困於飢餓,最大的受害者竟是兒童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目前,全球約77億人口當中,即有8.11億人營養不良,以及有1.61億人的糧食不安全。尤其,新冠肺炎爆發至今,遭逢飢荒危機的人數增加了6成,包括43國家有飢荒考驗,以及4,500萬兒童處於嚴重的營養不良;其中,更有45%的5歲以下兒童因此死亡。

氣候變遷導致乾旱造成農作物歉收,或是洪水沖毀農作物及房屋,導致資源更少,導致部落間及國家間為了爭奪資源而爆發衝突。更令人難過的事實是,兒童是對氣候影響最小的族群,卻是氣候變遷下的最大受害者。

由於在家庭生計捉襟見肘時,某些脆弱地區的家長,往往將童婚視為撫養子女的唯一辦法;此外,還可能迫使兒童從事危險的勞動工作以協助生計,卻讓他們處於剝削和虐待的嚴重危機。家庭暴力、人口販賣、童婚以及童工問題等,種種暴力不但嚴重影響脆弱兒童的身心狀況,也剝奪了兒童的基本權利與未來前途。

此外,來賓范琪斐也強調,氣候難民、飢餓危機已是現在進行式,且正在擴大蔓延中。當災難發生,首當其衝的是弱勢國家、弱勢人民,以及老弱婦孺等弱勢族群。這些處於社會底層的弱勢兒童,背負著悲慘命運,令人不忍卒睹。然而,除了感到悲痛沈重以外,我們也要知道自己是有能力做出改變行動的人。

h6_banner_640_360

世界展望會人道救援三大策略-緊急回應、調適、減緩

「一個地區的糧倉受到影響,生活在地球村的每一個人都必須共同承擔。」氣候變遷造成的毀滅性後果,迫使流離失所的人數創歷史新高,全球正在與本世紀最嚴重的飢餓危機抗戰,而你我都肩負起一定的責任。

例如:人道救援第一線的世界展望會,總是在第一時間搶救因遭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區域和家庭,並針對緊急程度分別訂定短、中、長期的執行策略,恢復家庭與社區生活的韌性,提升居民災變的應變力與經濟彈性,以及促進兒童的長期福祉與發展。具體來說,世界展望會三大行動策略,包括:

  1. 緊急回應:世界展望會首先提供挽救生命的急迫性服務。例如:供給糧食、臨時居住所、乾净飲用水、簡單醫療設備,以及心理支持。
  2. 調適:世界展望會與當地社區一同尋求能有效減少氣候變遷危害的策略和措施,以事先預防的措施,減少損害、提升韌力,並開發有益當地生計的機會。
  3. 減緩:主要是針對溫室氣體減量,規劃長期措施。例如:透過減少排入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或將溫室氣體以吸收儲存的方式,降低大氣中溫室氣體的濃度含量,以推遲、甚至避免氣候變遷發生,降低全球氣候變遷所帶來的衝擊。例如:在世界展望會的宣導下,當地居民改為使用低耗能爐具,取代傳統用大量燒木頭;或是運用生質沼氣煮飯系統,善用農業廢棄物、動物糞便產生沼氣,進而轉化成燃料,減少多於碳排。另外,世界展望會也會幫助地區建設太陽能等再生能源。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過去十年,世界展望會推行的「自然再生法」(FMNR,farmer-managed natural regeneration)幫助了超過百萬公頃亞非地區再生土地,有600萬人因為FMNR增加農穫,遠離飢餓。

若不立即作出改變行動,災難將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個角落,別等到發生到我們身上時,才後悔莫及。

為孩子迎戰氣候變遷!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33屆飢餓三十主視覺_banner640360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