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會後:安倍買美國粟米,盼特朗普在日韓貿易戰發聲?

G7峰會後:安倍買美國粟米,盼特朗普在日韓貿易戰發聲?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韓過去至少還是要看美國的臉色,但現在特朗普在「美國優先」的前提下,光是北約的軍備經費減少等,就已經讓歐盟頭痛,更別說是日韓歷史問題調停,在他眼中絕非最優先考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G7沒有「元首宣言」

2019的G7七大工業國高峰會議,8月25日到27日在法國西南部度假小鎮比亞里茨召開。不過出乎意料,這次的峰會沒有元首共同宣言,僅用簡單的文書聲明帶過,這也是1975年峰會創辦以來的首次。2018年的加拿大峰會的「元首宣言」後,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宣佈「不予承認」,當時就引起軒然大波。如今在美中貿易戰兩強相碰下,過往G7歐美各國間的「多國協調」恐怕又派不上用場。

從過去的經濟數字或許可以窺知一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數據,1980年當時,G7七個成員國的GDP就佔世界總GDP的50.8%,但到了2016年,已經滑落到30.9%。這十年間中國的經濟崛起,正逐漸削弱這個峰會的重要性外,中美貿易戰的波端也延燒到G7國家,包括德國與義大利等以精密機械與汽車自豪的工業,因為美中兩國間的互漲關稅下,連帶大大影響在中國工廠佈局。

然而,特朗普對於這次峰會的態度依舊有些蔑視,成為各國媒體關注的焦點。雖然他仍稱:「我們經過一系列議論後,達成團結一致向前行的新共識訊息」,但相比之下,特朗普在大阪的G20高峰會上跟中國與俄國的互動還比較積極。美國過往在G7中都有「家長」般的感覺,如今這位家長國的元首先是在去年否定元首宣言後,又退出《伊朗核協議》、再退出《巴黎協定》,G7的情勢看似風雨飄搖。

2020年11月美國將屆臨總統大選,特朗普也神來一筆,提案把G7高峰會辦在美國佛羅里達州。佛州向來是美國總統選舉的激戰州,特朗普如果邀請各國元首來,甚至在自己家別墅座談,想必會有很好的「演出效果」。特朗普的「個人秀特質」已經凌駕了G7過往團體協商的氛圍。

購買粟米表達支持

不過就在這時,身為G7唯一亞洲國家的日本,也在這次的高峰會中對美國遞出了橄欖枝,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特朗普會談後,宣佈大量購買農業用粟米,並宣佈給美國牛肉與豬肉進口時,可享有如同過去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關稅優惠。在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美國大豆與粟米等農產品面臨無法輸出中國之際,安倍內閣用實際行動來表達對美國的支持。

美國則同樣拿出善意,將對原先設定在加稅領域的工業產品等先讓步,具體的清單內容要在9月底才會公布。原先美日兩國可能長達數年談判的歷程,只花了一年就有進展,可以說相當有成效。日方的盤算是,美國在現階段應該無法再給予更多妥協,因此不如先一次打死,換取下次談判時美國能拿去更多誠意。

而更多誠意部分,自然是日本相當倚重的汽車業,原先美方將對日本進口汽車加課追加關稅。早在先前5月美方對日本的鋁與鋼鐵發動追加關稅時,就已經讓日本汽車工業受到影響,後來特朗普再發動追加汽車關稅時,一度讓日本很不滿。就算日本經濟再生大臣茂木敏充在8月27日記者會上,他依舊重申:「2018年9月日美元首會談時,安倍首相已經跟特朗普直接確認過,他稱不會再發動追加日本汽車關稅。」

只是,特朗普的不確定性正是讓全世界都難以捉摸的,在這次的G7高峰會上,美國也是幾乎跟其他國家「一對一面談」來討論英國脫歐、伊朗核武器等問題,G7的整體協調失去了作用,很多議題都拿不出共識,溝通呈現一定的無力感。

AP_1923731838669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日韓惡化盼美發聲?

因此相對比較,日本還是相對其他5國給了美國多一點利多,這可能也要歸咎於日前緊張的日韓關係。韓國在圍繞「徵用工」議題要求日本賠償下,日本在7月初先對韓國規制半導體出口、又宣佈將在8月底將其剔除貿易白名單。韓國也抓穩時機,26日宣佈將結束與日本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11月約滿後不再續簽。這個美日韓三國維持東北亞軍事穩定的協議,因為歷史因素而暫時中斷。

在過去當日韓間因為歷史引發的外交與國防問題,都要靠美國的居中協調來解決。如同當年的慰安婦爭議,2014年就在歐巴馬的調停下,說服安倍晉三與當時韓國總統朴槿惠,雖然最後還是先以合作為主,爭議稍後再談。日韓過去至少還是要看美國的臉色,但現在的特朗普在「美國優先」的前提下,光是北約的軍備經費減少等,就已經讓歐盟頭痛,更別說是日韓歷史問題調停,在特朗普眼中絕非最優先考量。

在韓國通報中止後,美國才正式表達「深度憂慮」。然而,根據《朝日新聞》引述日本政府高層,表示當初日韓關係因為慰安婦與徵用工議題陷入膠著時,美國並未即刻出手,現在才要介入已經太遲。對於日本來說,韓國退出GSOMIA基本上不影響日本對東北亞的情報能力,不過美國在東北亞能否扮演制衡角色,則會讓日本開始疑慮,將來韓國要是與北韓、甚至中國更友好,美國過往的地位將出現陰影。

因此,日本在韓國退出GSOMIA後,只發言表示相當遺憾,但不影響日本情報系統外,並沒有進一步對應措施。當前局勢下,日本選擇不高調批判韓國,而持續穩定安保戰略,算是相對穩紮穩打的戰術。況且日本在情報收集上相當成熟,分析面上也完全優於韓國,只是在現階段日本選擇先不再擴大事端,並在農業上跟美國釋出善意,未來也是期盼美國在美日韓局勢上能多發揮影響力。

安倍晉三以退為進?

很多專家質疑,安倍在拿不到汽車關稅減免,又大開方便之門給美國牛肉、豬肉與其他農產品,對於注重自國利益的特朗普來說,恐怕安倍到最後根本討不回便宜。《日本經濟新聞》社論就給出警告,日本在乎的是美日安保的利益,但美國目前重視的是自身國家利益,出發點就不相同。如果美日兩國11月可以就汽車關稅有近一步拓展,當然是最好,但安倍面對的是一個心情說變就變的特朗普。

《日本經濟新聞》再舉中國為例說,現在中美貿易戰打得僵持不下,除了中方的因素外,很重要的原因也是特朗普在美中承諾上容易變卦,讓整個局勢又更加惡化。安倍晉三在美日經濟談判上最後簽字前,應該對每個細節都要審慎評估,絕不要替將來任何的危機留下禍端,「最後一刻前都沒有資格樂觀。」

但如果就現在情勢考量,日本也深知美國在特朗普宣佈「不玩TPP」後,農林畜牧業都面臨一定的壓力下,必須在G7拿出一定的政績給美國國內的農業州選民交待。日本政府則是基於東北亞局勢冷靜之下,持續發揮在亞洲的影響力,各有各自的考量。當然,韓國在中止GSOMIA時,美日韓三國的同時安保秘密會談確實會變得比較吃力,如果再發生俄國與中國軍機同時進入防空識別區偵查的情況,可能會更受衝擊。

因此可以說,日本乃至於安倍內閣,目前都還是有點以退為進的感覺,等待11月與美國的汽車關稅談攏前,持續穩定處理危機。而G7這個40多年歷史,當初是自由經濟主義國家的會議,也正面臨轉型。或許除了經濟民生議題外,加重環保、人權、氣候變遷與移民問題等,用已開發國家之姿,描繪人類與其他國家,未來應該如何在世界變動快速之餘共同保護地球生態,讓G7正式成為「成熟國家」參考指標才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鄭仲嵐』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