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心態原理》:「恐懼」不一定對投資人有害,但是「恐慌」一定很糟糕

《交易心態原理》:「恐懼」不一定對投資人有害,但是「恐慌」一定很糟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信用緊縮期間,投資人突然面臨過量的風險,這就是華爾街諺語「退潮時才知道誰在裸泳」的由來。很多人明知他們未來對風險的感覺會不一樣,但還是不為那些情況做好充分準備,因為他們現在無法感受將來的感覺。

文:理察.彼得森(Richard L. Peterson)

【焦慮、恐懼與緊張】

本章你可以學到這些

  • 區分「恐懼」與「恐慌」的差異
  • 分析恐懼的社會感染力,如何造成集體思考與行為改變
  • 學習從股價中判讀集體恐懼的跡象
  • 善用恐懼改善投資報酬

如果你每年擔心市場的時間超過14分鐘,你已經浪費了12分鐘。——傳奇基金經理人彼得.林區(Peter Lynch)

恐懼令人不安,會讓投資人做出倉促糟糕的金融決策,恐懼也可能讓人失去理智、耐心與判斷力。恐懼感沒那麼強時,還是會讓人心神不寧。不管是什麼模式,恐懼對金融決策都有特殊影響。

投資人出現強烈恐懼感時,往往會有恐慌性拋售的現象。許多投資新手看到個人持股無預警暴跌,就開始恐慌。看著自己的財富蒸發是很恐怖的經驗。不過令人驚訝的是,交易日其實不單只有投資新手會出現強大恐懼感而已。

詹姆斯.克瑞莫(James Cramer)曾是避險基金經理人、財金網站TheStreet.com的創辦人,目前是CNBC電視節目《瘋狂熱錢》(Mad Money)的名主持人。他對投資情緒相當熟稔。在TheStreet.com的專欄中,他敘述了投資部位暴跌時的感受。在以下節錄自該專欄的文字中,克瑞莫生動地描述了虛構股票「國寶」軋空時的慘賠窘境。賣空股票的交易者眼看股價急漲、自己迅速虧損時,會產生壓迫感,所以稱為「軋空」(short squeeze)。

世界在你周遭崩解,你的呼吸停了,你需要用力才能吸到空氣,你額頭漲紅,汗流浹背,你嚇壞了。你甚至不知道從何慌起,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你什麼事也做不來。

「到市場上買進二十萬股國寶!」五雷轟頂後你大吼:「給我&*$&###@買進&*%$&$。」

一定是恐懼!恐懼是股票的真正驅動力……塔德.哈里森(Todd Harrison)之類的首席交易員可以從股票代碼與股價中嗅出恐懼,你永遠無法掩飾你恐懼的氣味。

克瑞莫對恐慌性拋售的精采描述凸顯出阻礙投資人的兩大情緒障礙:恐懼與恐慌。但是恐懼不一定對投資人有害,只要鼓起勇氣,即可善用恐懼感。但是恐慌一定很糟糕。雖然恐懼可能增強為恐慌,但兩者是截然不同的感受。本章主要是說明恐懼及恐懼對財務的影響。

以下五大重要準則可用來了解恐懼與恐慌:

  1. 恐懼會導致生理變化(用力呼吸、流汗、頭昏眼花),所以可以自己判別。
  2. 恐懼會改變人的思考與因應壞消息的方式(優柔寡斷、麻痺、壓力漸增與恐慌),所以常讓人做出糟糕的決策。
  3. 恐懼和恐慌不同。恐懼是預期的情緒狀態,恐懼的人會看到許多風險。恐慌則是一種反應,有立即行動的迫切壓力。
  4. 受到驚嚇時,需要費盡千辛萬苦才能保持冷靜。
  5. 老練解讀價格動態往往可以察覺市場中其他投資人的恐懼。

人感受到威脅時,自然的反應往往是逃離。但是多數專家可以冷靜地退一步、深呼吸,然後理性分析危險局勢。擊退恐懼與恐慌反射所需的勇氣是透過經驗、練習與心智磨練慢慢培養出來的。客觀衡量投資所有面向(包括自己的情緒反應)所需的內心力量,是成功投資者的關鍵特質之一。

察覺自己的不安並不難,但是感到不安時,卻很難客觀質疑不安對自己有什麼好處。不安讓人為威脅做好準備,使人一分心就感到心神不寧。恐懼也有社會感染力。市場中很難消弭恐懼(逆勢操作)的部分原因在於,恐懼會造成集體的思考與行為改變,這往往可從媒體上與同事間的反應見得。如果可以客觀觀察投資人的不安,例如利用心智訓練、學習從股價中判讀恐懼跡象、使用市場氣氛指標,就可以善用恐懼來改善投資報酬。

股價驚驚漲

股票獲利的關鍵在於不要被嚇跑。——彼得.林區

股市中有句俗諺「攀越憂慮之牆」(climb a wall of worry,俗稱「驚驚漲」),意指投資人與財經媒體擔心潛在風險時,股價似乎還是一路上揚。不管有多矛盾,擔心反倒提供了機會。以下文字摘錄自1997年6月的《華爾街日報》:「大盤漲勢如虹,讓市場觀察者與投資人都有點恐懼與擔憂。」投資人一方面擔心股市漲勢受挫,另一方面市場信心逐漸增強又促使他們買進。

強烈的恐懼和伴隨股市上揚所產生的擔憂是不同的。強烈的不安不會久久不散,但是短視近利的投資人可能會覺得冗長不耐。嚴重的恐懼感會刺激壓力荷爾蒙的釋放,促使投資人在生理上產生短期思維。恐懼會讓人產生判斷不夠靈活的短期思想。可怕的事件過後,壓力荷爾蒙的釋放減緩,恐懼逐漸消退,投資人原本在市場上只看到危險,如今開始看到一些實惠的機會。短期而言,市場出現高度恐懼期間通常是最佳的進場買點(例如2003年美國出兵伊拉克前的恐懼)。

圖9.1是S&P 500(SPY指數)從2001年6月到2002年2月的圖。指數走勢圖中另有兩個市場氣氛指標。第一個指標是財經新聞中的恐懼用字量(《夜間商業報導》),第二個指標是廣播裡的喜悅用字量。注意,恐懼多於欣喜時,股市上揚;欣喜多過恐懼時,市場反而走跌。

交易-圖9_1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圖9.1:2001年9月11日紐約市遭到恐怖攻擊前後,《夜間商業報導》的恐懼與欣喜程度。氣氛變化圖上再加上S&P500(SPY)的走勢圖。注意,恐懼壓過欣喜時,市場上揚。歡樂凌駕恐懼時,市場走跌。這種模式只適用於情緒導向的市場中。

這是刻意挑選過去恐懼與欣喜程度和股價趨勢有關聯的例子。通常這種關聯度雖然在統計上很明顯,但是並無法提供超額的交易報酬。

就演化上來說,不安的確是驅動思考與行為的強大動力。對非洲大草原上的祖先來說,不注意危險跡象,可能會突然命喪鱷魚或獅子口中。人如果沒有迅速的驚慌反應就活不久。事實上,曠野恐怖症是會遺傳的,一般認為這個基因是在曠野中走動、突然感到不安的先人所保留下來的(他們可能在曠野中變成掠食者或敵人的目標)。他們因為有高度的警戒心,可以率先離開危險區域,基因也得以延續下去。

不安讓人難受,所以人往往會為了趕快結束不安的等待,而接受短期較大的痛苦。預期負面事件必須付出精神成本,那是為了恐懼勞心勞神的結果。

艾默利大學的葛瑞格.柏恩斯(Gregory Berns)教授在受試者等候電擊時,使用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來衡量神經活動。有些人因為對電擊過於恐懼,給他們選擇時,他們寧可早點接受高壓電擊,也不要晚點等候比較不痛苦的電擊。這些「高度恐懼者」在預期電擊時,腦部的痛苦線路顯示出明顯的啟動反應。甚至在無法選擇快點接受電擊的實驗條件下,高度恐懼者的神經痛苦系統還是持續呈現較大的啟動狀態。這種啟動神經痛苦線路的現象表示,高度恐懼者在等候時,就已經在心裡複製預期的電擊痛苦。他們在短期內接受較大的痛苦只是為了結束持續的(心理)折磨。預期的痛苦真的只是他們自己想出來的,但對他們來說,感覺就跟真的一樣。

愈接近事件發生的時間,預期的恐懼就愈強烈。即使事件的預期機率與嚴重性維持不變,時間愈接近時,預期的恐懼還是會攀升。研究人員告訴受試者他們會在特定時間受到電擊時,他們的心跳、皮膚電流反應與描述的不安感都會隨著時間的逼近而增強。

預期的不安感漸增時,有一種結果是「臨陣退縮」。在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問學生下週願不願意為了賺5美元而在全班面前表演鬧劇。表演時間到時,67%(九位中有六位)原本同意表演的學生臨陣退縮,但是學生在這段期間估計的可能負面結果機率與嚴重性並沒有變。他們對風險的客觀觀察維持不變,但決定變了。

在上述實驗的修正版中,最近看過誘發恐懼感影片的學生,比較不可能自願在隔週上台對全班講笑話。外來的恐懼讓他們不想在其他地方承擔風險。

先天遺傳 vs. 後天教養

恐懼源自於大腦數個區域,結合起來便形成損失避免系統。長期的恐懼記憶是記錄在大腦的杏仁核(恐懼處理)與海馬迴(記憶中心)。承受高度(但非極端)的壓力時,恐懼記憶會更詳細地記錄在這些結構中。

有兩個與恐懼相關的路徑穿越杏仁核。快速路徑是驅動對威脅的自動反射回應;這條線路是在潛意識下啟動,不受前額葉皮質輸入的影響。受到被動威脅或看見同事的恐懼時,就足以啟動下意識的恐懼。杏仁核的敏銳度和過去經驗及基因有關。血清素轉運基因的促進區短型(多型)和容易受到恐懼情境影響以及不安與情緒疾病的增加有關。這個基因可能和容易受生活壓力影響有關,所以有這個基因的人比較無法從挫折中恢復,受到強烈威脅時,比較可能產生焦慮症。

另一種判斷先天或是後天影響情緒反應的方法,是看親戚中有多少人也有精神失調的現象。親人同時出現焦慮症的機率小於三分之一,即使有相同的DNA(同卵雙胞胎)也一樣。後天教養(生活經驗與環境事件)促成焦慮症的可能性比先天遺傳(基因)的機率大。大部分的不安症都是「後天」影響大於「先天」注定,舉凡恐慌症、廣泛性焦慮、社交恐懼症等都是如此。

雖然不安還是會受到基因的影響,但生活經驗與環境事件是決定一個人會不會出現焦慮症的最重要因素。例如,一個人遭受股票大幅虧損後,短期內可能不敢再進入股市,這種恐懼是「制約的」。人一旦受到制約,對某事件或環境產生恐懼,如果沒人介入導正,恐懼可能需要好幾十年才會消失。例如,很多人在經濟大恐慌期間對銀行儲蓄帳戶產生恐懼感,很多歷經大恐慌的人在經濟復甦後數十年,還是把錢藏在被窩底下。為了自保而產生的習慣很難戒除。在塑造或重建與恐懼相關的記憶方面,生理因素(例如基因)與環境之間可能有終生的互動關係。7 不管每個人對恐懼的敏感度是高是低,我們都可以用類似的技巧學習管理恐懼感。

神經造影資料顯示,認知技巧有助於管理恐懼。在好幾個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的研究中,研究人員訓練受試者使用認知技巧降低恐懼後,杏仁核與邊緣系統的啟動也減少了。當他們面對恐懼的東西(例如蜘蛛)或事件(例如公開演講)時,他們的恐懼線路就沒有像訓練以前那麼活躍。

安慰劑效應是展示前額葉皮質威力的有趣案例,這證實信念與預期會改變我們所感受的世界。多數人的不安程度都會因為安慰劑而降低,這表示恐懼背後有很大的認知控制成分。在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讓受試者接受一連串痛苦的電擊以前,先把奶油放在受試者的手臂上。在第一種情況中,他們告訴受試者,奶油有很大的局部麻醉效果,可以減輕電擊的痛苦。在另一種情況中,他們告訴受試者,奶油是為了改善皮膚導電效果的電極貼片。事實上,奶油在這兩種情況中都不會有反應。

接受所謂麻醉的受試者中,約有三分之一的受試者覺得痛苦減輕。研究人員在這些覺得痛苦減輕的受試者腦中發現,他們的腦島(痛苦處理)活動大量減少,前額葉皮質(情緒強度的認知)的啟動則增加了。前額葉皮質的啟動增加是預測痛苦即將減緩。此外,研究人員也發現前額葉皮質的啟動減少了腦島對電擊的反應(電擊後)。

研究人員的結論是,減輕痛苦的預期(透過前額葉皮質產生)可以控制「最原始與最受保護的評價機制:對痛苦的本能反應」。這些結果證明,我們對危險的看法會大幅改變我們對危險的感受,不管是電擊或是面臨破產都是如此。改變念頭可能大幅改變身體與情緒的體驗。

難以擺脫經驗框架

本章一開始所舉的克瑞莫案例顯示,投資虧損時很難管理強烈的感覺。多數投資人都經歷過類似克瑞莫描述的情境。如果恐懼真的那麼痛苦,投資人為什麼還要交易那麼大的金額,而不設停損點或報價提醒機制?

人們目前的感覺與預期未來的感覺之間會有「推測偏誤」。也就是說,人會以目前的感覺來推測未來的感覺,並預期未來的感覺會和現在一樣。

有項實驗是研究在校園健身房運動的人。研究人員請每位進出健身房的人讀一小段文章並回答問題,就可以得到一瓶水。那段文章是描述三位登山者在乾燥的科羅拉多州山區迷路,他們沒食物也沒水。後面的問題中,有一題是:對登山者來說,飢餓和口渴哪一種比較難受。另一題則是:受試者如果是那些登山者,他們會覺得飢餓比較難受,還是口渴比較難受。進入健身房的人中,61%認為登山者(與自己)會覺得口渴比較難受。做完運動離開健身房的人中,92%認為登山者會覺得口渴比較難受。離開健身房的人是把自己的感覺投射在其他人身上。想像未來時,很難跳脫目前經驗的框架。

這些發現顯示,市場平靜時,投資人會預期未來的市場也很平靜。處於多頭市場、空頭市場與盤整市場時,也會出現類似的推測。恐懼的投資人往往無法承受痛苦,部分原因在於他們預期痛苦會無限延續。他們拋售股票以逃避投資部位持續下跌的壓力,因為他們覺得這種痛苦沒完沒了。

市場平靜時,多數投資人對波動性都沒有做好足夠的準備。他們無法正確預估自己在波動市場中的感受與可能做法。他們把目前的安全感投射到未來的自己。有些天真的投資人會承擔過量的信用風險,因為他們目前看不到任何威脅,預期可見的未來仍有很棒的貸款條件。信用緊縮期間,投資人突然面臨過量的風險,這就是華爾街諺語「退潮時才知道誰在裸泳」的由來。信用緊縮時,承擔過量風險的人不管有什麼理由都會無所遁形。

很多人明知他們未來對風險的感覺會不一樣,但還是不為那些情況做好充分準備,因為他們現在無法感受將來的感覺。回頭看剛剛提到的例子,大學生估計在班上同學面前表演鬧劇的社交風險,然後答應表演,但到了表演時間,雖然他們對風險的評估並沒改變,還是有三分之二的學生臨陣退縮。有幾種技巧可用來降低推測偏誤。

排除恐懼

排除恐懼的方式主要是透過教育、自我認知與勇氣,這些都是前額葉皮質的功能。一個人理性評估與回應風險,不因內心緊張或感覺就做出反應的能力,是視他規劃、控制衝動、做出合理決策的能力而定。杏仁核雖然會讓人產生恐慌反應,但它的啟動可由前額葉皮質的活動來調整。

挑戰恐懼非常困難,所以勇氣是必要的。勇氣能讓人針對每個不安的假設與傾向找尋反證加以反駁。就像安慰劑效應的案例一樣,恐懼會產生虧損與財務痛苦的自我應驗預言。還好,每個人都可以刻意操控自己的思想、信念與預期,藉此改變自己的觀點與保持客觀的想法。

認知重新塑造與透澈思考等技巧可以改變人對潛在威脅的想法。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CBT)之類的心理治療就是使用刻意的思想操控(包括「思想置換」)來減緩不安。第22章將會進一步說明這些技巧。

市場中有許多投資人使用市場氣氛量表來衡量市場恐懼的程度。有趣的是,衡量別人的恐懼後,他們往往不覺得恐懼有那麼強烈,所以別人恐懼時,他們可以更客觀一點。市場氣氛量表上顯示非常恐懼時,就表示市場很可能反彈。有些投資人在市場恐懼期間拋售股票,等市場恐懼減緩、信心回升時,他們可能錯失後續股市大幅反彈的行情。

投資啟示

有些投資人在股市反彈回升前,會預期短期內可能進一步虧損。想像力豐富與高度恐懼的投資人特別容易這麼想,他們會迫使自己馬上拋售股票,以避免虧損部位愈來愈大(愈痛苦)。反過來說,目前股價直跌、股東恐慌拋售的股票也很難讓人買得下手。

投入風險投資時,不安會讓人產生趨避風險的行為,例如猶豫要不要抽腿、事後諸葛、優柔寡斷、反覆思索、拖延與害怕投入。事實上,很多投資人必須看到價格「確定」後才有足夠的信心買進。這可能是下跌股票看起來像爛股、上漲股票看起來後勢看俏的推測偏誤所致。

股市有所謂「驚驚漲」,多數投資人感到不安時會避免投資,寧可等到排除不確定性以後再說。所以,他們等太久才投資,大漲時才買貴了,延緩進場使他們的長期績效不佳。人生中也有很多事情是這樣,在困難時投入(發揮勇氣在高度不安時買進)才能獲得更好的長期結果。

我們不曾聽過股市「攀越驚慌之牆」。在極度恐慌期間,市場暴跌,這時最好的建議就是:「落下的刀子不要接。」對多數投資人來說,眼看投資組合的價值下跌是非常痛苦的事。投資人的痛苦集體攀升時,很多人就開始認賠殺出,為了紓解緊張而拋售。現在先受苦比跟著市場下探感覺好一些。

市場恐慌時,價外賣權的權利金會攀升到合理水準之外,這顯示恐慌的投資人想要為投資組合避險,所以大家都急著買賣權。恐慌的投資人高估了崩盤的可能,他們主要是受到壓力荷爾蒙的驅動,而不是受理性思考的驅動。敢大膽出售賣權給恐慌交易者的人就可以趁機賺一筆。

相關書摘 ►《交易心態原理》:「原賦效應」與「損失趨避」是本能,不會因為經驗增長而減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交易心態原理:避開思維陷阱,克服決策障礙,改善投資技巧的大腦革命》,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理察.彼得森(Richard L. Peterson)
譯者:洪慧芳

  •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喬治・阿克洛夫、《信任因子》作者保羅.扎克博士好評推薦
  • 整合財務學、心理學、大腦神經科學等跨領域學科,全面分析先天不當財務決策
  • 作者結合精神科醫師專業與操盤手經驗,點出投資人的心魔與常犯的交易毛病
  • 本書每一章列舉學習重點與目標,幫助投資人有效率地提升投資技巧

心態第一、策略第二、技術第三;
要想有持續穩定的獲利,必須找到心理缺陷,克服改進。
你或許自認擁有高績效投資人的部分特質:靈活、自信、樂觀、情緒穩定……
本書將幫你更上一層樓,教你辨識難以察覺的不當決策,成為自己的交易心理教練

本書作者理察.彼得森是市場心理顧問公司創辦人,同時也是精神科醫師與專業操盤手,他藉由行為財務學、心理學及大腦神經科學的研究佐證,在《交易心態原理》中詳盡說明多數投資人的不理性投資行為:諸如過份自信,以致於追高殺低、買股當作買樂透;陷入小賺大賠陷阱,總是期望「賠錢貨」會翻身……等等。本書將帶領你克服決策偏差,改善投資技巧,並反過來利用眾人的不當行為,獲得卓越報酬。

本書的重點,協助你揪出個人心理缺失、減少犯錯

投資要取得優異績效,第一步是「學習」。你必須知道自己在市場做什麼。你的策略是什麼?為什麼比較好?你如何管理波動性?

下一步是「自我評估」。找出你的優缺點,盤點你的資源。你心理上的致命缺陷是什麼?如何防範?如何取得社交支持與商業人脈?你有安全措施、應變計畫嗎?進行全面自我評估很難,因為每個人都會受到自欺與偏誤的影響。

本書的每一章,都是為了幫投資人

  1. 找出特定的潛意識偏誤
  2. 知道思考與分析何時可以(與何時無法)改善投資流程
  3. 加強察覺情緒
  4. 改善決策流程

書中列舉許多豐富精采的實務案例,協助你找出深藏在潛意識中的偏差,了解大腦的思考何時對投資流程有益,何時無益,改善EQ,著重決策流程,而非結果。想在投資界出類拔萃,就必須學會自我管理,針對自己的心理缺陷,規範出適合自己的紀律原則,以《交易心態原理》一書為指南,你很快就會發現,熟悉市場局勢與掌握大腦運作狀態,可以有效提高投資整體獲利。

本書的結構,從學習到修練,量身打造交易心態原則:

PART1|為何大腦不懂交易?——大腦運作的基本原理,以及大腦不適合現代金融市場動態的原因。
PART2|情緒如何影響績效?——投資如何受到情感及化學作用的影響,以及高績效投資人有哪些特質。
PART3|交易當下的心理機制——最常見的投資思維陷阱,以及評估投資機會與風險時的錯誤概念。
PART4|透過心態修練,成為市場贏家——如何管理投資思維,以及投資人進行策略規劃時的心理建議。

(八旗)0UNF0004_交易心態原理_立體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