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職業是電影字幕翻譯師》:為何會有兩種版本的電影字幕?

《我的職業是電影字幕翻譯師》:為何會有兩種版本的電影字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常見的系列電影,讀者可能會覺得應該是由同一名譯者翻譯,但情況並非如此。因為系列電影在台灣不一定會是同一家片商發行,如果續集不是由同一家片商發行,字幕翻譯很可能就不會是同一名譯者。

文:陳家倩(Sara)

電影字幕翻譯市場的生態

幾年前我在接受專訪時曾被問道:「台灣投入翻譯的人手眾多,而盜版猖獗也使得字幕翻譯的需求量大又快速,不知是否會因此提高翻譯的競爭性或造成品質降低的情況?」

當時我是這麼回答的:「由於電影字幕翻譯入行很難,對新手譯者而言,為了卡位的確會較為競爭,但對已經卡好位的資深譯者則影響不大。譯者們各自領域不同,各司其職,美商的院線片由少數專職譯者負責,獨立製片也有其固定譯者,不太會彼此競爭。一部電影的字幕版權除了供院線片使用,也會用在DVD上;而有線電視的電影字幕翻譯,大多由另一群譯者專門處理。至於盜版翻譯多從對岸流出,對台灣的譯者並不會造成壓力,其速度雖快,品質卻不高。台灣的翻譯品質控管較好,我們交出去的字幕翻譯都算是水準以上的作品。」

同一位導演的作品或系列電影的情形

有時某位大導演可能會長期跟某家主流片商合作(通常是美商八大)並交由其發行,比如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和克林・伊斯威頓(Clint Eastwood)都是長期跟華納合作;有時某位導演的作品在台灣可能只會交由同一家合作關係良好的獨立片商發行,比如三谷幸喜的多數電影和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早中期的電影。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是該片商固定合作的譯者,可能就會翻到某位導演的多部作品。例如我很喜歡的一位喜劇片導演陶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他的作品在台灣都是固定由一家美商發行,而我正好是該美商長期合作的譯者,所以這位導演從二○○九年起的每部電影,包括《醉後大丈夫》(The Hangover)、《臨門湊一腳》(Due Date)、《醉後大丈夫2》(The Hangover Part II)、《醉後大丈夫3》(The Hangover Part III)和《火線掏寶》(War Dogs),都是由我翻譯。接下來如果陶德・菲利普斯又有新作,我翻到的機會也很大。

不過,我也遇過幾次同一位導演的電影在台灣是由不同片商發行,但我恰巧都翻到的情形,因為我剛好跟這些片商都有合作。例如昆汀・塔倫提諾執導的《決殺令》 和《八惡人》,就是分別由美商和獨立片商發行,而伍迪・艾倫(Woody Allen)多年來的好幾部電影,也是透過不同片商發行。這兩位導演我都很喜歡,很慶幸即使是由不同的片商發行,我都有機會翻到其中幾部。

而常見的系列電影,讀者可能會覺得應該是由同一名譯者翻譯,但情況並非如此。因為系列電影在台灣不一定會是同一家片商發行,如果續集不是由同一家片商發行,字幕翻譯很可能就不會是同一名譯者。例如我翻過《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系列中的後三集《飢餓遊戲2:星火燎原》(The Hunger Games: Catching Fire)、《飢餓遊戲:自由幻夢I》(The Hunger Games: Mockingjay Part I)和《飢餓遊戲:自由幻夢終結戰》(The Hunger Games: Mockingjay Part II),但第一集《飢餓遊戲》是由不同的片商發行,所以並不是我翻的。

通常第一集很賣座的電影,如果原本是由獨立片商發行,續集很可能就會落入美商手中。例如《特攻聯盟》(Kick-Ass)在台灣本來是由獨立片商發行,在全球大賣之後,第二集《特攻聯盟2》(Kick-Ass 2)就由美商發行,而我就只翻到第一集。

舊片重新上映的情形

電影發行業不時有舊片重映的情形。例如舉辦專題或回顧影展重新發行經典片或數位修復片,不過這些影片的原始字幕翻譯通常都已不知流落何方,或是過去的用語可能跟現在大不相同,所以就需要找譯者重新翻譯。

例如陶德・海恩斯(Todd Haynes)執導的《搖滾啟示錄》(I’m Not There)是我翻的,但其實這部片在前一年的金馬影展才剛放映過,片名是《巴布狄倫的七段航程》。因為台灣片商在金馬影展隔年買下版權,做為商業片重新操作,以致才相隔一年就有兩種翻譯版本。片商沒有使用原來的字幕翻譯,主要可能是跟金馬影展的單位不太熟,或覺得重新找譯者翻譯不會花太多錢,還能省了聯繫往來的麻煩。

另外,這幾年我也翻了德國名導文・溫德斯(Wim Wenders)的幾部舊片,因為台灣有片商引進數位修復的新版本,並前後舉辦了「文・溫德斯—我在旅途上」和「文・溫德斯—我在旅途上2」兩次影展,讓我很幸運翻到這位大師的幾部經典作品。我從學生時代就很喜歡文・溫德斯,他的每部作品我幾乎都看過,如今重新回味,還能親自翻到,感覺格外開心。

電影字幕譯者的「品質」和「速度」缺一不可

一般來說,電影字幕翻譯不只案源較少,還要求譯者必須翻得又快又好,速度和品質缺一不可,譯者素質比較整齊。至於電視字幕翻譯,就不一定需要譯者的速度和品質兼備,有時只要具備其中一項也能生存,譯者素質可能比較良莠不齊。

電視字幕翻譯界通常需要兩種譯者,一種是要翻得快,因為電視節目很多,電視字幕公司有大量的案源需要消化,偶爾也會遇到很快就要播出的急件,所以需要快手譯者幫忙迅速處理這些緊急或大量的案件。這種譯者翻得多也賺得多,但翻得好不好倒是其次,有些譯者翻得並不好,但因為翻得快,也能繼續留下來。


猜你喜歡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除了精彩內容外,同時也邀請了3位知名產業經驗的客戶進行分享,讓您了解在產業實務上AWS如何協助企業進行轉型。

數位轉型是一段不斷學習與創新的過程。身為雲端服務龍頭,AWS從過去到現在從未停止創新,且為了幫助企業客戶在數據為王的時代,能有效利用數據資料獲得深入洞察、搶得市場先機,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2022年的關鍵任務: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在討論元宇宙拓荒、搶佔新興科技商機以前,企業是否已經紮穩腳步,建置完善的數據資料庫,建構業務創新的重要基礎?在邁向新時代的關鍵2022年,此刻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是制定現代化的數據戰略,幫助企業持續數位轉型。對此,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內容,將包含Amazon DynamoDB的十年創新之旅,帶領參與者進行新功能重點探討,並且同步深入了解AWS現代化企業數據遷移實戰、現代化數據平台大戰略、數據創新與加速分析應用等。

除了詳細解說數據對您企業帶來的影響之外,也邀請到AWS實際企業客戶分享成功案例,加速了解如何運用數據與分析進行產業數位轉型。

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重量級客戶親自揭密

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本次邀請了重量級來賓,成功企業包含全方位寵物管家 萬達寵物、大數據智能資料稽核與保護的專家 – Datiphy以及企業數據資產整合專家 – eForce,以上三間知名企業,將親自講授他們是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並且在數位轉型上取得領先的地位。

本場研討會,在深入了解該如何提升數據分析的效能的同時,又能兼具成本效益高與安全性;適合對於如何靈活應用大數據、對數據分析有興趣、想要建構數據與分析基本功的所有受眾,例如:公司技術部門決策人、業務決策人、IT主管及希望深入認識數據分析的任何人士。與會期間參與問答,還有機會抽中百元外送平台美食券。

在AWS For Data Web Day中探討雲端數據資料庫的優勢與做法,包括:

  1. 20萬多個資料湖在AWS上執行
  2. 使用Amazon EMR比標準Apache Spark快3倍
  3. 比其他雲端資料倉儲更實惠的價格效能達3倍
  4. 使用Amazon OpenSearch Service在單個叢集中儲存的資料量可達3PB
  5. 節省70%資料湖中資料的儲存成本

AWS For Data Web Day報名須知

  • 日期:2022年5月25日(星期三)
  • 時間:2:00 PM~5:00 PM
  • 形式:線上研討會

建議在活動前免費註冊AWS帳號 ,新註冊戶可兌換精美好禮三合一數據線。若為首次參加線上研討會者,GoToWebinar會自動偵測電腦配置,可在加入時自動安裝;若是使用手機登入此活動,則需安裝GoToWebinar手機應用程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