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職業是電影字幕翻譯師》:為何會有兩種版本的電影字幕?

《我的職業是電影字幕翻譯師》:為何會有兩種版本的電影字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常見的系列電影,讀者可能會覺得應該是由同一名譯者翻譯,但情況並非如此。因為系列電影在台灣不一定會是同一家片商發行,如果續集不是由同一家片商發行,字幕翻譯很可能就不會是同一名譯者。

文:陳家倩(Sara)

電影字幕翻譯市場的生態

幾年前我在接受專訪時曾被問道:「台灣投入翻譯的人手眾多,而盜版猖獗也使得字幕翻譯的需求量大又快速,不知是否會因此提高翻譯的競爭性或造成品質降低的情況?」

當時我是這麼回答的:「由於電影字幕翻譯入行很難,對新手譯者而言,為了卡位的確會較為競爭,但對已經卡好位的資深譯者則影響不大。譯者們各自領域不同,各司其職,美商的院線片由少數專職譯者負責,獨立製片也有其固定譯者,不太會彼此競爭。一部電影的字幕版權除了供院線片使用,也會用在DVD上;而有線電視的電影字幕翻譯,大多由另一群譯者專門處理。至於盜版翻譯多從對岸流出,對台灣的譯者並不會造成壓力,其速度雖快,品質卻不高。台灣的翻譯品質控管較好,我們交出去的字幕翻譯都算是水準以上的作品。」

同一位導演的作品或系列電影的情形

有時某位大導演可能會長期跟某家主流片商合作(通常是美商八大)並交由其發行,比如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和克林・伊斯威頓(Clint Eastwood)都是長期跟華納合作;有時某位導演的作品在台灣可能只會交由同一家合作關係良好的獨立片商發行,比如三谷幸喜的多數電影和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早中期的電影。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是該片商固定合作的譯者,可能就會翻到某位導演的多部作品。例如我很喜歡的一位喜劇片導演陶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他的作品在台灣都是固定由一家美商發行,而我正好是該美商長期合作的譯者,所以這位導演從二○○九年起的每部電影,包括《醉後大丈夫》(The Hangover)、《臨門湊一腳》(Due Date)、《醉後大丈夫2》(The Hangover Part II)、《醉後大丈夫3》(The Hangover Part III)和《火線掏寶》(War Dogs),都是由我翻譯。接下來如果陶德・菲利普斯又有新作,我翻到的機會也很大。

不過,我也遇過幾次同一位導演的電影在台灣是由不同片商發行,但我恰巧都翻到的情形,因為我剛好跟這些片商都有合作。例如昆汀・塔倫提諾執導的《決殺令》 和《八惡人》,就是分別由美商和獨立片商發行,而伍迪・艾倫(Woody Allen)多年來的好幾部電影,也是透過不同片商發行。這兩位導演我都很喜歡,很慶幸即使是由不同的片商發行,我都有機會翻到其中幾部。

而常見的系列電影,讀者可能會覺得應該是由同一名譯者翻譯,但情況並非如此。因為系列電影在台灣不一定會是同一家片商發行,如果續集不是由同一家片商發行,字幕翻譯很可能就不會是同一名譯者。例如我翻過《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系列中的後三集《飢餓遊戲2:星火燎原》(The Hunger Games: Catching Fire)、《飢餓遊戲:自由幻夢I》(The Hunger Games: Mockingjay Part I)和《飢餓遊戲:自由幻夢終結戰》(The Hunger Games: Mockingjay Part II),但第一集《飢餓遊戲》是由不同的片商發行,所以並不是我翻的。

通常第一集很賣座的電影,如果原本是由獨立片商發行,續集很可能就會落入美商手中。例如《特攻聯盟》(Kick-Ass)在台灣本來是由獨立片商發行,在全球大賣之後,第二集《特攻聯盟2》(Kick-Ass 2)就由美商發行,而我就只翻到第一集。

舊片重新上映的情形

電影發行業不時有舊片重映的情形。例如舉辦專題或回顧影展重新發行經典片或數位修復片,不過這些影片的原始字幕翻譯通常都已不知流落何方,或是過去的用語可能跟現在大不相同,所以就需要找譯者重新翻譯。

例如陶德・海恩斯(Todd Haynes)執導的《搖滾啟示錄》(I’m Not There)是我翻的,但其實這部片在前一年的金馬影展才剛放映過,片名是《巴布狄倫的七段航程》。因為台灣片商在金馬影展隔年買下版權,做為商業片重新操作,以致才相隔一年就有兩種翻譯版本。片商沒有使用原來的字幕翻譯,主要可能是跟金馬影展的單位不太熟,或覺得重新找譯者翻譯不會花太多錢,還能省了聯繫往來的麻煩。

另外,這幾年我也翻了德國名導文・溫德斯(Wim Wenders)的幾部舊片,因為台灣有片商引進數位修復的新版本,並前後舉辦了「文・溫德斯—我在旅途上」和「文・溫德斯—我在旅途上2」兩次影展,讓我很幸運翻到這位大師的幾部經典作品。我從學生時代就很喜歡文・溫德斯,他的每部作品我幾乎都看過,如今重新回味,還能親自翻到,感覺格外開心。

電影字幕譯者的「品質」和「速度」缺一不可

一般來說,電影字幕翻譯不只案源較少,還要求譯者必須翻得又快又好,速度和品質缺一不可,譯者素質比較整齊。至於電視字幕翻譯,就不一定需要譯者的速度和品質兼備,有時只要具備其中一項也能生存,譯者素質可能比較良莠不齊。

電視字幕翻譯界通常需要兩種譯者,一種是要翻得快,因為電視節目很多,電視字幕公司有大量的案源需要消化,偶爾也會遇到很快就要播出的急件,所以需要快手譯者幫忙迅速處理這些緊急或大量的案件。這種譯者翻得多也賺得多,但翻得好不好倒是其次,有些譯者翻得並不好,但因為翻得快,也能繼續留下來。

另一種是翻得不快但翻得好的譯者,這種譯者也許賺得不多,但自我要求很高,電視界也喜歡這種譯者。雖然不能很快交稿,但每次交出的稿件都品質極佳,不需要太多修正,能減輕審稿人的負擔。有時電視字幕公司甚至願意加錢,請這種譯者處理難度較高的節目。

至於電影字幕譯者,則是這兩種優點都要兼具,只具備其中一種是無法在電影界生存的,所以「翻得不好的快手」或「翻得好的慢手」在電影界勢必都會遭受淘汰。

整體而言,要進入字幕翻譯這個領域的門檻沒有想像中高,但要做得好並不容易,要做得長久又更困難。像是電視字幕翻譯,雖然入行不難,但這一行卻一直缺乏好的譯者。因為對許多人來說,這一行的投資報酬率可能不算高,以電視字幕翻譯來說,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成本,但卻沒有獲得相對的報酬,所以譯者一定得要對字幕翻譯工作懷抱熱情才能做得長久。

相關書摘 ▶《我的職業是電影字幕翻譯師》:你是第一個這部電影的人,爆雷很缺德


「我的職業是電影字幕翻譯師—新書分享會」

宅在家裡工作真的很輕鬆?英文很好但要怎麼入行接案?
怎麼設定不同人物角色的中文說話風格?
想知道一年翻譯50部電影的秘密?

一切你對這行業的疑問,面對面真心話。

時間:2019/9/7(六)15:30-16:45
地點:台北微風紀伊國屋書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的職業是電影字幕翻譯師:一年翻50部電影的祕密》,眾文圖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陳家倩(Sara)

《冰雪奇緣》、《醉後大丈夫》、《星際效應》、《一級玩家》的指定翻譯師!
15年翻譯老手的教戰手冊!一次揭開這個夢幻又神祕的職業內幕!
從入行、接案、收費、翻譯技巧到譯者心態,完整揭露!

當你坐在電影院裡,看著《瘋狂亞洲富豪》裡女主角在亞洲富豪世界中奮力求生、聽著《冰雪奇緣》的艾莎高歌Let it go、迷失在《星際效應》裡感人的父女情感羈絆中,你可曾想過這些電影的字幕是誰翻的嗎?

或者說,你曾經想過電影字幕翻譯也是一種職業嗎?在家上網接案工作,不用出門打卡上班,平常還可以免費去電影院看試片,這麼夢幻的工作,你有心動想踏進來嗎?

本書作者是電影界的資深翻譯師,十多年來經手的電影近600部,作品涵蓋各種影片類型,從《不可能的任務:鬼影行動》、《星際效應》、《黑魔女:沉睡魔咒》、《007空降危機》等商業大片,到《冰雪奇緣》、《送子鳥》等動畫片,到《醉後大丈夫》、《高年級實習生》等喜劇片,每年平均翻譯的外片多達50部。

作者將從事這一行十多年來的甘苦化作文字寫進本書中,分享一路走來的電影翻譯經驗,讓對這個行業好奇的讀者,能一窺這個工作的內幕。除此之外,作者更大方傳授各種接案實務與技巧,解答每個接案者心中最忐忑的問題,像是要怎麼進入這一行?競爭會很激烈嗎?收入穩定嗎?要如何穩定接案?絕對是新手譯者或有志從事這一行的人最實用的建議!

電影字幕翻譯師
Photo Credit: 眾文圖書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