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830大搜捕:深夜再捕2立法會議員、被捕人數升至8人

香港830大搜捕:深夜再捕2立法會議員、被捕人數升至8人
Photo Credit: 區諾軒FB、譚文豪F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周末前往中聯辦的遊行被警方反對後,知名運動人士黃之鋒、周庭今(30)早也相繼被捕,香港政府被指「正在製造白色恐怖」,想令公眾恐懼參與遊行示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8/31 01:24更新 )

香港今(30)日出現拘捕潮,重要領袖相繼被捕,其中不乏香港議員。繼一早香港眾志成員黃之鋒、周庭被捕,下午香港區議員許銳宇、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立法會議員鄭松泰也遭拘捕。晚間再有2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譚文豪被捕,目前累計人數已到8人,其中有3位是立法會議員。

今日晚間10時許,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於臉書指出,香港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因「襲警」、「阻差辦公」被捕。香港《明報》則指出,事件應涉及7月7日九龍大遊行之後的警民衝突。

另外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今日晚間同樣在家中被捕,被警方送往荃灣警署,遭控「阻差辦公」。

香港警方自昨晚起開始拘捕香港運動人士,目前已被捕原因都與參與反送中運動有關:(以下順序依被捕時間先後)

  • 陳浩天(香港民族黨前召集人):參與7/13光復上水,遭控參與暴動及襲警
  • 黃之鋒(香港眾志秘書長):參與6/21包圍警察總部,遭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組織未經批准的集結、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
  • 周庭(香港眾志成員):參與6/21包圍警察總部,遭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
  • 許銳宇(香港區議員):遭控7/14在沙田新城市廣場涉「阻差辦公」
  • 孫曉嵐(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參與7/1衝撞立法會,遭控「串謀摧毀及損壞財產」與「進入或逗留會議廳範圍」
  • 鄭松泰(香港立法會議員):涉參與7/1衝擊立法會,遭控「串謀刑事毀壞」
  • 區諾軒(香港立法會議員):涉參與7/7九龍大遊行,遭控「襲警」、「阻差辦公」
  • 譚文豪(香港立法會議員):遭控「阻差辦公」


黃之鋒、周庭獲准保釋但須遵守「宵禁令」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成員周庭今早被捕後,下午4時開庭。《香港01》報導指出,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也一同被控。其中黃被控3罪,周被控2罪,林被控1罪,3人共同被控一項「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指他們於6月21日在金鐘夏愨道非法煽惑在場人士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黃另被控一項「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指他於同日在灣仔警察總部正門外組織未經批准集會。他與周同被控一項「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指他們在同日於警總外參與未經批准集會。

由於林朗彥目前不在香港,今日只有黃之鋒與周庭的案件受審。二人獲准以1萬元港幣保釋,但須守宵禁令,禁止在警總一帶出現。法庭允許兩人往外地出席早已安排的演講、會議等。二人押後至11月8日再訊。

(以下文章原刊於2019/8/30 16:54)

原標題:香港「830大搜捕」:青年領袖、學生會長、議員無一倖免,被補人數上升6人

今日中午,香港地區組織「沙田區政」於臉書發文,表示沙田區議員許銳宇今早被捕,現在觀塘警署,原因未明,律師跟進中。根據香港《立場新聞》,許銳宇現為「沙田區政」成員,所屬選區為沙田「翠田」。許銳宇多次以區議員身分,在反送中運動現場出現。

下午3時,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透過友人在臉書發布消息,表示昨(29)日清晨有警察上門,以涉嫌「串謀摧毀及損壞財產」與「進入或逗留會議廳範圍」拘捕,並出示搜查令,但由於當時孫曉嵐不在家,她今日下午2時半已由律師陪同到灣仔警察總部。疑似是與7月1日衝入立法會有關。孫曉嵐臉書貼文表示大家不必擔心,並多關注「連日警方大搜捕中其他被捕義士」。

下午4時許,《熱血時報》網台總監黃洋達在臉書發文,表示「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今天在天水圍出席活動前被警察拘捕,據警察所講,正送往天水圍警署。

(以下文章原刊於2019/8/30 14:20)

多名香港異議分子被捕,民陣宣布取消831遊行

而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原訂於本週六舉行831遊行,在收到警方的反對通知書、上訴也遭駁回後,宣布取消集會。

《立場新聞》報導,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今日表示,原訂明天的831遊行集會遭警方反對後,上訴又被駁回,由於無法保證參與人士的安全,只有取消集會,但未來必定會以同樣主題「取消人大831決定、爭取真雙普選」,繼續申請遊行集會。至於明天是否仍會有市民上街,岑子杰僅表示「祝願好人一生平安」。

不過,黃之鋒等被捕人士所屬的香港眾志則批評,香港警察於831前夕大規模搜捕示威者,營造寒蟬效應、白色恐怖。他們呼籲市民「毋懼政治暴力」,於8月31日繼續爭取自己的權利。

(以下文章原刊於2019/8/30 11:54)

原標題:香港重現「白色恐怖」?831遊行前,3名異議人士被捕、2人遭襲

香港眾志祕書長、雨傘運動領袖黃之鋒今(30)日早上7時30分左右,被香港警方逮捕,不久後也傳出另一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遭捕的消息。

根據香港眾志消息,秘書長黃之鋒、成員周庭二人於今日被捕。香港眾志指,黃之鋒於早上7時30分前往海怡半島地鐵站途中,眾目睽睽下於街道被推上私家車、拘押往灣仔警署總部,具體被捕原因未明,僅知是被控3項罪名。周庭則是今晨於家中被捕,同樣將會押被往灣仔警察總部,第一時間確實罪名也未明,已安排律師處理二人的被捕事宜。

黃之鋒因2014年佔旺運動被控違反禁制令,因刑事藐視法庭罪被判監3個月,今年6月中才剛出獄。黃之鋒也密切關注「反送中」運動、呼籲國際聲援香港,原本預計9月初訪台,將會見民進黨。

而黃之鋒、周庭被捕原因,稍後經香港警方證實,涉及6月21日包圍警察總部一日。《立場新聞》報導指出,香港警方於早上約11時發布消息,指今日上午在香港仔拘捕一名22歲姓黃本地男子,涉嫌「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組織未經批准的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以及在大埔拘捕一名22歲姓周本地女子涉嫌「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兩人現正被扣留調查。

香港;反送中
不滿港府未回應關於修訂《逃犯條例》的訴求,6月21日港人發起升級行動,包圍警察總部。圖為黃之鋒於警察總部附近發表講話。|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港獨異議人士陳浩天也被捕

由於中國的「十一」國慶將近,香港情勢也日益緊張,除了黃之鋒、周庭被捕,昨(29)日晚間主張「港獨」的香港民族黨前召集人陳浩天也被警方帶走。

陳浩天昨晚在香港機場出境過關時被扣留,其後遭警方逮捕。他於臉書表示:「初步被告知香港警察提出扣留,但仲未有任何人同我講係咩事。」

香港警方今日證實,昨日晚上於機場拘捕一名29歲姓陳男子,在7月13日「光復上水」遊行期間涉嫌「參與暴動」及「襲警」,被捕男子現正被扣留調查。

陳浩天是香港本土派組織「香港民族黨」召集人,民族黨主張「香港獨立」,去年底已遭港府禁止運作。

陳浩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香港社運人士遭不明人士襲擊

另外,2名香港社運參與者–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光復元朗」遊行申請人鍾健平,昨日也分別遭到不明人士襲擊。

根據香港《明報》,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昨日中午與友人到餐廳用餐,其間被2名非華裔男子以壘球棍襲擊,友人幫忙以手擋、中了3棍,岑子杰並無受傷。岑子杰表示,7月起不時被人滋擾,明顯與反修例運動有密切關係,至少「時間上非常巧合」,他也表示,不只自己一人遇襲,估計有人想透過暴力襲擊願為運動公開露面的人,以製造恐懼。

而同日下午,另一名遊行發起人鍾健平到警署報到、保釋後,當眾也被4名非華裔男子用鐵通和雨傘襲擊,頭、手及背部受傷。鍾健平指事件「有組織有預謀」,是「槍打出頭鳥」,與早前申辦遊行有關。

7月21日港鐵元朗站有白衣人無差別攻擊市民,疑是黑社會背景人士滋事,27日鍾健平申請抗議遊行但被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民眾轉而參加各種民間活動到元朗「逛街」,包括買老婆餅、李鵬悼念會、基督教聚會、佛教聚會、何韻詩歌迷會等。
香港掀緊急法呼聲 831反送中遊行恐成關鍵

香港「反送中」抗爭持續升溫,每周末都有遊行,民陣於18日舉辦維園集會,據主辦方稱創下超過170萬人次、史上最大集會人數。當時民陣表示已申請831再上街遊行,遊行路線將至中聯辦,但日前遭香港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不過許多香港網民仍在底下留言,稱不論警方反對與否,「831見」。

而在黃之鋒、周庭相繼被捕後,香港眾志副主席鄭家朗早上回應,表示政府正在製造白色恐怖,想令公眾恐懼參與遊行示威,不敢參與示威活動,強調此做法不會令港人害怕,只會令更多人不滿而上街。

(中央社)面對「反送中」示威暴力不斷升級,多名港區人大代表27日向特首林鄭月娥直言「對話平台」只是浪費時間,港府應強硬止暴制亂,包括動用《緊急法》。與會人士指出,831遊行可能是關鍵。

上週末觀塘、荃葵青示威暴力升級後,建制派要求港府祭出《緊急法》控制局勢的呼聲愈來愈高,但泛民派則力表反對,強調《緊急法》將嚴重衝擊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商界人士也多持保留。

不過親北京的《文匯報》28日發表社評,主張港府是時候當機立斷實施包括《緊急法》在內的法治手段,有效止暴制亂、恢復秩序,避免香港完全失控。29日再發社評,明白主張「實施《緊急法》刻不容緩」。

《星島日報》報導,林鄭月娥前天與港區人大代表會面,就施政報告諮詢意見。但不少港區人代都直言「對話平台」只是浪費時間,認為與「暴徒」對話不會得出什麼效果。有人主張港府以更強硬態度對付示威者,包括大規模拘捕,而面對公務員作政治表態更加要從嚴處理「即炒」,認為政府不能再軟弱下去。

據報導,林鄭在會中並未回應是否出動這把「尚方寶劍」,但多人均希望政府盡量利用本地法律達至「止暴制亂」,認為相較中央出動解放軍平亂,動用《緊急法》可算是一個中間的方案,政治和心理衝擊較少,也避免可能流血收場的最壞結果。報導引述一名港區資深政協委員指出,傳統建制派圈子大多贊成引用《緊急法》,雖是「非常手段」,但比起中央介入,「痛楚」無疑較輕。他相信中央正制訂不同應對方案,預料關鍵是民陣發起的831遊行,若暴力行為持續,政府就可能「出重手」。

香港《緊急法》是什麼?發布後對港有什麼影響?

香港《緊急法》是指「緊急情況規例條例」。1967年香港爆發左派暴動時,時任總督戴麟趾(David Trench)曾經引用過。這個法例在主權移交後仍被保留下來。

相關法例規定,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在不須立法會通過下,訂立任何特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並可規定刑罰,包括終身監禁。

《文匯報》社評主張,如果實施《緊急法》,可以禁止使用反修例運動中被廣泛運用的Telegram、連登等網路程式,堵截煽動、組織「暴徒」行動的資訊;也可以在「公安條例」中加入禁止蒙面的條文,令「暴徒」不敢再肆無忌憚地破壞、施暴。

社評稱,《緊急法》還可禁止在機場、港鐵、隧道等重要地方集會,保障公共服務正常運作,以免香港蒙受損失;並可賦予警方更大權力追查暴徒的資金、物資供應,沒收任何用於支援暴力的資源,斬斷暴力背後的「黑手」。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黎家樂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