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菜民族自信心」:哪國都可以輸,就是不能輸給日本!

「泡菜民族自信心」:哪國都可以輸,就是不能輸給日本!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94年,韓國當地還有所謂的「泡菜宗主國宣言」,宣言內寫到「泡菜是我們(韓國)的文化,我們的靈魂」,針對的對象同樣是日本,因為當時日本正在流行泡菜飲食,韓國人藉此機會,向外宣告泡菜是屬於韓國的正統食物。

一跟南北韓人提到「國仇」,十之八九都會回答日本,儘管來到21世紀,韓日兩國交流頻繁,但基於過往日本殖民朝鮮半島(1910-1945年),於當地人民、土地所留下的歷史傷痕與恥辱,迄今仍在南北韓當地或多或少發酵,不論是南北韓政府對外的與日政策,諸如慰安婦賠償道歉事件、獨島抑或竹島主權之爭時常鬧上國際版面,抑或貼近人們的韓國電影內,極其污衊妖魔化的日本人形象,都可見其端倪。然而,兩國最為激昂發揮各自國族主義的時機,即是競技的運動場上,都可以看到韓國人秉著「哪國都可以輸,就是不能輸給日本」氣焰上場(註1)。

有趣的是,想必許多眼尖的朋友,早已觀察到在世界盃足球場上,韓國國名英文名稱「Korea」多寫成了「Corea」,主因在於當年日本人殖民佔領朝鮮半島時,為了在某些國際場合能讓日本國民JAPAN,排在韓國前面,硬是製造了「KOREA」一國名,今日韓國人終能在足球場上將它改了過來,也不算是一個壞事,但仔細推敲,Korea國名的演變,可是有一段過程。

「Korea」現今是對外名稱(exonym),大多是外國人稱呼韓國而用,且據說此字是從「Cauli」演化而來,當時義大利探險家馬可・波羅(Marco Polo,1254-1324)聽到其他外國人,以此語稱呼當時統治朝鮮半島的高麗王朝(Goryeo Dynasty,935-1392)而得名,後來「Cauli」轉變成「Corea」,最後才是我們熟知的「Korea」,迄今在歐洲許多國家,諸如義大利仍有以Corea稱呼韓國之慣(註2)。

然而,除此兩國互相角力「更改」國名爭論外,飲食部分上,也可看到韓國與日本劍拔弩張之局面,甚至是「歧視語言」。諸如早先過往的韓國人,認為生活在島上的日本人竟然還保有下海抓魚後,「生吃魚」(如生魚片)的習慣,可見其島民不知用火,野蠻至極。這也難怪在當代韓語內,歧視日本人的不雅用詞,除了指稱日本人為「쪽발이」(一隻腳的怪物)、「왜놈」(倭,倭奴、倭寇)外,還有「원숭이」(猴子)與「섬숭이」(島猴)等,直接套用「動物」名稱不雅稱號(註3)。

在此,我們先不論這些韓語內歧視性不雅語言,在飲食文化上,近幾年來最大的爭議,即是「泡菜主權」爭議。

kimchi
Photo Credit: republic of korea @Flickr CC BY SA 2.0

一提到泡菜,想必許多臺灣讀者想到的就是「韓國」,甚至2014年韓國有齣灑狗血肥皂連戲劇,也曾大開過泡菜的玩笑,一名母親來到公司,教訓兒子時,竟然大拿泡菜甩兒子巴掌,吸引觀眾目光,透過這樣的戲劇場景,真是令人大嘆,韓國當地除了有著國營「世界泡菜研究所中心」、幾百種以上泡菜口味與製作方式,或座落在各地,呈現不同風味的「泡菜博物館」(如位於韓國首爾三成洞的「泡菜間博物館」〔뮤지엄김치간〕,就被美國CNN評選為世界十一大飲食博物館)外,泡菜幾乎離不開韓國人日常生活,連母親教訓兒子也不忘記,使用泡菜來打臉。

也正因為韓國人嗜吃泡菜,日常生活也離不開它,而從這道泡菜料理內,所衍生出來的「民族自信」也極為強烈。如同韓國當地美食家、料理研究者黃教益(황교익)曾引出一份文獻,指出韓國人從泡菜內所感受到的民族自信心其來已久,早在1928年,一本名叫《別乾坤》(별건곤,1926年創刊,1934年停刊)雜誌,五月號就曾針對在國外的許多朝鮮知識份子進行徵文,問及「人到了國外,最時常想起的朝鮮(味)是什麼?」(「외국에 가서 생각나든 조선 것」),這些知識份子大多為回答「(白菜)泡菜」(배추김치),甚至當月雜誌內,還有底下這段文字:「日本人吃過我們國家泡菜後,好吃到甚至都不想回國了。就算是西方人也是這般,只要稍微淺嚐我們國家泡菜味道後,就為之瘋狂,我吃西洋食物都還未曾有過如此的感受,換句話說,我們國家的泡菜,不論是跟世界哪國的食物相比,都絲毫不遜色,而且如果要問泡菜美食排名,我一定會回答是『世界第一』。」

我們透過這些文字,清楚可見韓國人從泡菜內發酵的自豪民族自信心,且也不忘記比下日本。

但這樣日漸盛大的泡菜民族自信心,多少也引起他人側目不滿,諸如出生在中國的第三代朝鮮人金文學(김문학)在《醜陋的韓國人》一書內,言及日韓兩國氣味,提到「日本……到處充滿著清爽的茶香。那清爽的氣味中多少帶點海腥味或魚腥味……韓國……一種大蒜加辣椒的臭味。再準確點說,是大蒜和辣白菜的異常臭味。」(註4)

若先不論金文學的言語是否過於偏激,韓國人自傲的泡菜民族主義發酵,應該可指向1980年代,當時韓國經濟高速成長,經歷了「漢江奇蹟」、民主化運動年代,人民日常民生問題也日漸紓解,此時國內外海外旅行自由化,來韓國旅遊的外國人逐漸增多,也讓國內居民大開眼界,同時加上1988年夏季,於首爾開展第二十四屆奧運,讓韓國人產生了韓國文化足以成為世界文化核心之一的強烈自信,這段時期的泡菜相關廣告紛紛出籠,諸如泡菜冰箱廣告、外國人津津有味吃著泡菜的等等畫面,強力在電視上強力播放,且當年奧運菜單、餐桌上,泡菜身影總是不缺席的,上述這些行動,無形之間推廣了韓國泡菜,也增強了韓國人的文化自信

RTXUOY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等來到1994年,韓國當地還有所謂的「泡菜宗主國宣言」,宣言內寫到「泡菜是我們(韓國)的文化,我們的靈魂」,針對的對象同樣是日本,因為當時日本正在流行泡菜飲食,韓國人藉此機會,向外宣告泡菜是屬於韓國的正統食物;然而,日本也非一路挨打,1996年日本向亞特蘭大奧運會遞交一份申請,要求把日本泡菜訂為官方食品,聽聞此消息的韓國人深感不滿,除了在輿論上大批日方外,同時也向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遞交申請書,要求制訂泡菜標準,而於2001年7月,韓國終於正式獲得一份詳盡的泡菜國際標準,把韓國泡菜列入到國際食品規格。這件事情想當然耳,讓韓國人歡欣鼓舞,甚至被當做「김치戰勝キムチ」成果宣傳。

然而,平心而論,兩國泡菜製作方式、口味多有迥異,泡菜爭論、「김치戰勝キムチ」成果宣傳等,或多或少,夾雜韓國泡菜的民族自信心,以及兩國之間多年以來的歷史情仇。

爾後,韓國更是在2013年,順利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把「泡菜與越東泡菜文化」列為世界非物質性文化遺產之一,才讓這場究竟是韓國還是日本是泡菜宗主國之爭,正式塵埃落定。

透過當年這場泡菜所引發出的「主權」運動、外交角力戰,再反過來看看現今2019年中,日益激烈的韓日貿易戰,我們可以看見兩國間,長久以來的愛恨情仇,似乎從未消逝過。

註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