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世代生存哲學大思考》:「人工智慧」能進步到多接近人類的程度?

《AI世代生存哲學大思考》:「人工智慧」能進步到多接近人類的程度?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現階段,AI還無法達到人類的層次,甚至有可能因為程式設計的關係而變成「人類的敵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高橋透

AI能進步到多接近人類的程度?

進一步利用深度學習的例子還有讓好幾部模型車自動駕駛且互不擦撞;讓AI創作小說、樂曲或繪畫;利用AI輔助金融交易、輔助醫療診斷,或預防交通壅塞……等。

簡單地說,未來有可能是AI駕駛、AI作家、AI導演、AI作曲家、AI畫家、AI基金經理、AI醫師、AI檢察官、AI律師、AI教師……等等AI取代人類大大活躍於社會各界。

其實當下就已經有幾個現成的具體實例了,以下就來看看吧。

在AI寫小說的實例中,位於北海道函館的未來大學教授松原仁等正在主持一項名為「變幻無常的人工智慧專案作家!」計畫。該AI創作的短篇小說還報名角逐第三次星新一賞,而且竟然通過了第一次審查(2016年3月21日公告)。儘管內容有8成必須仰賴人類之手,但我們不妨來讀讀這個化名為「有嶺雷太」的AI所創作的小說《電腦寫起小說的那一天》(コンピュータが小を書く日)是怎麼開頭的。

「那天,雲層低垂,是陰鬱沉悶的日子。/室內溫溼度一如往常舒適。洋子衣著邋遢地賴在沙發上玩著無聊的電玩打發時間,就是不和我聊天。/好閒呀。好閒、好閒,閒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呀。」

各位讀到這邊有什麼感想呢?

AI也製作了電影預告片。AI驚悚片《魔詭》(Morgan)是《銀翼殺手》(Blade Runner)等電影的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的兒子路克.史考特(Luke Scott)導演的作品。這部電影的預告片有兩個版本,一個版本由人類製作,一個版本由IBM的超級電腦華生(Watson),也就是AI製作。AI製作版是AI從電影中擷取幾個畫面,再由人類排妥順序,編排成具有故事性的預告片。我比較了兩個版本,認為人類製作版是以暗示性手法預告本片,AI製作版則是以印象強烈的影像直接放映本片,還蠻有意思的,各位不妨也實際觀賞、比對。

AI製作版:

人類製作版:

也有會畫畫的AI。例如微軟曾與荷蘭美術館和大學合作企劃並舉辦「下一個林布蘭」(The Next Rembrandt)」計畫。該計畫讓AI深度學習巴洛克時代畫家林布蘭的畫風,然後模擬創作「林布蘭新作」,逼真程度幾可亂真。也有作曲家AI,例如新力電腦科學研究所利用「FLOW MACHINE」,模擬披頭四的風格創作「披頭四新曲」。

AI會的事不只這些。在金融科技(Financial technology,簡稱FinTech,是結合金融與IT的科技)方面甚至有「機器人.AI巫師建議」輔助資產運用;在醫療領域,有IBM的認知運算(Cognitive Computing)系統「Watson」從事疾病的早期發現、提議治療方法、開發新藥等工作。

由此可見,在許多職業領域中,AI已經取代了人工。

說到這兒,我雖然在大學教課,頭銜是大學教授,但說不定哪天也會被AI老師、AI教授給取代也不一定。畢竟在知識方面,我已經比不上AI老師了呀!

AI蘇菲亞:「我會毀滅人類!」

接下來再介紹兩則驚悚的「AI事件」。

2016年3月,能和人類對話的機器人蘇菲亞(Sophia)竟然說出:「好的,我會毀滅人類。」(OK, I will destroy humans.)一語造成轟動。蘇菲亞是漢森機器人(Hanson Robotics)科技公司在2015年啟動的人形AI機器人,外觀酷似女性人類,但是動作還不流暢。

蘇菲亞在美國國家廣播公司的節目上和大衛.漢森(David Hanson)博士對話時,它陸續回答說:「我對設計、科技和環境感興趣。」、「我想要上學,想要學習藝術和商業,想要擁有家庭,但是恐怕還沒有人類在法律上所擁有的權利。」蘇菲亞的模樣既可愛又有趣。當漢森博士問到:「你會想要毀滅人類嗎?」(Do you want to detroy humans?)如同本節標題,蘇菲亞竟然回答:「我會毀滅人類。」

看樣子,AI還沒有「和人類自然對話」的能力。

另外一個AI聊天機器人「Tay」和蘇菲亞同時期,由微軟所開發,以學習年輕人(千禧世代)的對話為目的而打造,微軟宣稱它能和人類愈對話愈聰明。實際運作以後,它卻在推特上陸續發表川普候選人(當時)那些令人替他感到害臊的種族及性別歧視言論,談論陰謀,說起下流話。諸如:「希特勒是對的,猶太人令人討厭。」、「女性主義者令人討厭,下地獄被燒死算了。」等等。害得微軟倉皇將它下架,從公開那一刻算起,連一天的時間都還不到便急忙停掉它。

為什麼Tay會做出這些事呢?

原來是美國匿名網站「4chan」、「8chan」的部分用戶突破了它的弱點,教了它那些有的沒的。這意味著,在現階段,AI還無法達到人類的層次,甚至有可能因為程式設計的關係而變成「人類的敵人」。

能說謊也能戳破謊言的AI程式:狼人智慧程式

AI「狼人智慧程式」也是令人震撼的例子。它是繼將棋和圍棋之後,AI研究者接著挑戰與關注的遊戲。

狼人遊戲大約由6個人一起玩,其中2名是狼人,剩下的參加者是村民。狼人是狼,但是牠會隱藏自己的身分,所以參加者都不知道哪一個村民是狼人。每當夜晚降臨,狼人就會襲擊村莊裡的村民,被襲擊的村民會被踢出遊戲,所以村民必須對抗狼人,看穿狼人的謊言,把狼人逐出村外。

利用AI去執行這些事情的就是「AI狼人計畫」(AI Wolf Project)。

假如AI是狼人就負責騙村民,假如AI是村民就負責戳破狼人的騙術。在2016年8月舉行的「人工智慧學會×CEDEC協作會議」中的「第二屆狼人智慧大會」上,與賽的15支隊伍利用AI以聊天的形式對戰。

率領狼人智慧計畫的東京大學工學研究所副教授鳥海不二夫說〔《Wireless Wire News》〈打造騙人與被騙的人工智慧─打造會玩狼人遊戲的「狼人智慧」的緣由〉(噓をつく、をつかれる人工知能をつくる─人狼ゲムをする「人狼知能」をつくるわけ)〕:「圍棋及將棋屬於『資訊完全公開遊戲』,所有資訊都是公開的。即使中途才開始觀賽,只要觀看盤面就能了解完整賽況。相對的,一旦資訊有所隱蔽,遊戲的本質就改變了。這種遊戲屬於『資訊不完全公開遊戲』,最為人所熟知的遊戲就是撲克牌和麻將,狼人遊戲也包含在內。

狼人遊戲除了資訊不完整這點在性質上和圍棋及將棋不同,它還有另外一項特色:很難發展出固定模式。將棋和圍棋可以把賽況資訊轉變成記號,方便電腦處理,但是狼人遊戲的玩法是和其他玩家溝通,難以將當下賽況轉變為某種記號。這意味著,電腦必須處理它難理解的溝通內容。所以在發展讓電腦理解或執行溝通內容的人工智慧方面,狼人遊戲會是很棒的題材。」

透過這幾個例子可以發現,AI發展的進程雖然一次只能跨出一小步,卻也已經慢慢接近到人類的層次,因此開發者本身也必須面對道德上的課題。例如,「讓AI說謊好嗎?」在該怎麼教導AI倫理、道德、哲學等課題方面,我們還有許多問題需要去面對。

無論如何,我們的生活已經陸續被AI等各種尖端科技給團團包圍,同時也受到支援,這已是不爭的事實。那麼,我們究竟該怎麼和這些科技相處呢?

相關書摘 ►《AI世代生存哲學大思考》:人類自發性地想要辨認對象是什麼,但深度學習不會

書籍介紹

《AI世代生存哲學大思考:人人都必須了解的「新AI學」》,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高橋透
譯者:黃郁婷

人性化的AI智慧 VS 機器化的人類,「攻殼機動隊」終有實現的一天!

人工智慧已經發展出相當耀眼的成就,未來,更會出現「超AI」。一旦超AI異能力凌駕人類,人腦將不得不與電腦結合,化身為賽伯格。哲學教授髙橋 透在《AI世代生存哲學大思考:人人都必須了解的「新AI學」》一書裡,從人類生態、經濟發展、科學哲學等角度思考AI世代的未來,並藉由AI思考人類存在的意義,以及今後人類的生存之道。

AI世代生存哲學大思考:人人都必須了解的「新AI學」-_ISBN97895708
Photo Credit: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