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井戶潤《陸王》小說選摘:足袋不會消失!但這間百年老店隨時倒閉都不意外

池井戶潤《陸王》小說選摘:足袋不會消失!但這間百年老店隨時倒閉都不意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守護傳統和受限於傳統,完全是兩回事。如果要打破這層硬殼,此刻不正是最佳時機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池井戶潤

第1章 百年招牌
1

從行田市市中心稍微往南,剛好介於水城公園與埼玉古墳公園之間的地方,就是小鉤屋總公司老式建築的所在地。

正式員工加上計時人員總共二十七人,是家小公司。

公司成立於一九一三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百年以來,這家老字號公司默默以製造足袋為業,持續至今。話雖如此,在這個由洋裝取代和服成為主流已久的社會,足袋的需求量早就跌到谷底,即使往祭典活動服飾發展,仍逐漸式微。就連公司長期視為主要獲利來源的地下足袋,也被安全鞋取代,營業額不斷下滑。對宮澤社長而言,菊池的遭遇絕非事不關己。

在過去,行田曾是足袋之鄉。

在那個足袋仍是日本人日常衣物的時代,行田這地方有好多足袋工廠,一年生產量高達八千四百萬雙,占了全國足袋產量的八成之多。然而,隨著時代變遷和服飾流行的變化,需求量逐漸減少,沒有體力與經營策略的廠商開始一家又一家遭到淘汰,到了此刻,還能存活下來的業者寥寥無幾。

在祖傳五百坪土地上打造的L形木造建築中,正前方是辦公室和倉庫,左側則是有好幾部縫紉機的作業區。

員工平均年齡五十七歲。至於資深員工,那還真是資深中的資深,最年長的是七十五歲。縫紉機是老古董,員工也是老古董。

一聽到宮澤的貨車回來,人稱「玄叔」的富島玄三趕緊打開辦公室大門衝了出來。負責會計事務的富島今年六十二歲,是在公司任職了四十多年的老鳥,從上一任社長,也就是宮澤的父親那一代,就是公司第二把交椅。

「狀態很不錯呢,不愧是菱屋。」

富島解開貨臺的繩子,掀開毯子看了看後說道。然而,口中雖稱好,臉上卻沒有喜色。

「怎麼了嗎?」

多年來的共事經驗,讓宮澤一看到富島的臉就立刻明白。

「剛才有貨被退回來了。」

順著富島的視線,宮澤轉過頭發現倉庫門口旁邊堆了幾個紙箱。

「檢針出錯了。」

宮澤忍不住「嘖」了一聲,朝著剛好出現在倉庫裡的人影大喊:「大地!」

一瞬間露出不耐表情的大地,心不甘情不願地走過來。他是宮澤家的長子,今年二十三歲。從當地的大學畢業後,並沒有找到工作,今年四月起在自家的小鉤屋上班。檢針——也就是在出貨前檢查是否還有縫針留在產品上——是大地的工作內容。

「搞什麼啊你!」

宮澤怒斥走過來的大地。

「是對方沒聯絡好,比約定時間提早來取貨,我有什麼辦法。」大地辯駁。

「請對方等一下啊。」

宮澤不容他辯解。「你啊,一定是心存僥倖,覺得很少會有縫針還留在產品上吧。但就是有不小心疏忽的時候。要是被客戶發現產品上還有縫針,我們公司就要信用掃地了。要對自己的工作更有責任感!」

宮澤說完後,只聽到大地用一聲刻意的嘆息代替回答,彷彿在說他是出於無奈,才會幫忙家業的。

「好啦,社長,大德百貨那邊也說,重新檢針後再立刻出貨就好,這次就別追究了。」

富島說完,轉頭交代大地:「大地,趕快完成檢針作業,我去準備車子。」態度很客氣。

「玄叔,拜託你別寵壞這小子啦。」

宮澤怒氣未消。「這種態度到哪裡都成不了事。還是得狠狠說他幾句才好。」

「年輕人說的那個……『就活』嗎?今天好像又失敗了,剛才看他一臉失望地走進來。」

從小看著大地長大的富島,對他特別寵愛。「其實也不用到處找工作,能繼承這間小鉤屋不就好了嗎?啊,抱歉。」

富島瞄了宮澤一眼,吐了吐舌,然後趁宮澤還沒開口前,趕緊對安田丟下一句「剩下交給你啦」,轉身逃進辦公室。

不能讓兒子繼承。

宮澤不止一次公開說過。大地在這裡的工作,只是進入理想公司前的過渡期。

社會上有各行各業,並不是所有行業都能持續成長。

有顯著成長的業種,也有反倒逐漸衰退的業界。

很遺憾的是,再怎麼樂觀看待,足袋製造業正是屬於後者。宮澤心裡很明白。

自己這一代還能勉強打平。

不過,他實在不認為到大地這一代還撐得下去。就連自己都要煩惱業績下滑、老是擔心縫紉機缺了零件,這事業當然不能讓孩子來繼承。

「社長,現在方便嗎?」

回到社長辦公室後,富島從永遠敞開的門口探出頭。

兩人坐在沙發上,隔著茶几面對面。富島將手上的一份資料遞給宮澤。是資金調度表。

「差不多到這時候了嗎?」

富島對著戴上老花眼鏡端詳著資料的宮澤說:「差不多要兩千萬吧。要是這個月底、最晚下個月中沒借到的話,看來就不夠了。」

雖然早知道這個狀況,但一聽到真相,宮澤還是覺得胃部有種沉重感。

「上星期我去銀行時,順便私底下向坂本先生探聽了。」

坂本太郎是小鉤屋往來的埼玉中央銀行的承辦窗口。

「我明天去一趟吧。」

這項工作真令人提不起勁,卻也無可奈何。畢竟,和銀行交涉是宮澤身為經營者的任務。

2

「到下個月底前需要兩千萬,是嗎?」

坂本仔細看著宮澤提出的資料。

這是宮澤最討厭的一刻。此時坂本在想些什麼、有哪些盤算,他完全看不透。就像對著X光片、等待醫生的診斷一樣,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接下來的業績會怎麼樣呢?」

坂本終於抬起頭來問道。

「大概,就持平吧。」宮澤回答。

坂本靜靜把資料放在一旁,「可以給我兩週左右的時間嗎?」

原本以為可能會當場被打回票——每次來銀行談貸款,宮澤都擔心得不得了,這下子暫時能鬆口氣了。

「不過,社長,您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面對坂本異常嚴肅的語氣,原先準備起身的宮澤又坐了下來。

「你的意思是……」

這裡是銀行的融資櫃檯。這一天不是常見的貸款還款日,又是一大早才剛營業,銀行裡沒幾個客戶。

「小鉤屋再這樣下去,業績還會成長嗎?」

這個問題讓宮澤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是想,如果能拓展新的百貨公司零售點,慢慢擴大銷售通路的話……」

「我很了解貴公司的努力。不過,從社會趨勢來看足袋或地下足袋的未來潛力,又是如何呢?我認為,足袋本身絕對不會消失,但是以動物來舉例的話,大概就像瀕臨絕種的物種吧,不是嗎?」

雖然年紀輕輕,大概三十多歲,但坂本這個人向來有話直說。話說回來,宮澤從這段時間往來的經驗裡了解到,坂本的個性耿直,所以自己並不會因為他的這番話而惱怒。

「當然,經營需要踏實的努力,但有時不如換個完全不同的角度思考公司的未來。」

「不同的角度……是指什麼呢?」

宮澤不懂坂本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比方全新的業務之類的,怎麼樣?不管是足袋或地下足袋,這樣持續做下去,十年後或十五年後,還能一直提升銷售量嗎?」

宮澤沉吟了一會兒。的確很難想像,小鉤屋的生意可以持續興隆到那個時候。

「坦白說,我認為光靠目前的產品品項會很辛苦。您要不要想想呢?」

還真沒想過呢。

要說新產品,自己還真的毫無概念。了不起就是增加足袋的種類或系列產品吧,但這實在稱不上全新的業務。

「一時要我想,也想不出來呢。」

看著雙手抱胸的宮澤,「再這樣下去,說不定我們銀行也沒辦法繼續提供融資。」坂本毫不留情地接著說。「目前雖說利潤少,但還算有盈餘,只是從營業額看來,是逐漸減少吧?就算不斷壓縮成本,我認為能做的也很有限。」

別說思考全新業務內容了,一直以來,在以「傳統」為名的基礎上,宮澤總告訴自己「這樣就行了」。再加上製作學習才藝或從事傳統活動時使用的足袋,是代代相傳的家業,他壓根沒想過要開創其他新事業來取代足袋製造這一行。

更何況,在泡沫經濟時期,業界有不少公司因為胡亂投資導致破產,讓宮澤始終擺脫不掉「還是老老實實做足袋比較安全」的想法。

「我提個簡單的建議……」

坂本不忍看著宮澤一臉苦惱。「雖然說是『全新的業務』,但最好不要挑完全陌生的新領域。畢竟完全沒有接觸過,或是沒有任何淵源的行業,做起來風險會比較高。能運用現有技術是最理想的。對了,您認為小鉤屋的強項是什麼呢?」

又是一個宮澤聽了無法立刻回答的問題。

「強項啊?我從來沒想過耶。」

坂本露出苦笑。「請您好好思考一下吧。一定有的,否則公司不可能持續一百多年。」

「這倒是。」

話雖如此,但還是搞不清楚。

「不過,沒弄清楚強項就要發展全新的業務,應該很難吧。」宮澤的態度依然消極。

「雖然說最好不要離本業太遠,但一開始還是別太限制住各種可能性比較好喔。」坂本提出建議。「不要一開始就貶低自我,覺得『反正做不到』或是『小公司不可能』。反倒可以樂觀一點,想想有什麼是可以實現,或是有興趣的事業,先抱著自由開放的角度來思考。」

「自由的角度啊。」

「總之,請試著想一想吧。」

仍如墜入五里霧中的宮澤,帶著坂本的這句話離開銀行。

3

「銀行那邊怎麼樣?」

宮澤回到辦公室後,帶著沉思的表情把外套掛起來,富島立刻跑來詢問狀況。

「總之,看起來會幫我們送上去審核。他說大概要兩個禮拜;另外還說,最好能考慮發展新的業務內容。」

這番話看來在意料之外。富島睜大雙眼,面露難色。「銀行的人最喜歡講些有的沒的。」

看他這副模樣,根本不打算認真思考新業務這回事。富島這個人可是徹頭徹尾的保守個性,老頑固一個。

「我們可是足袋製造商喔,社長。」

果不其然。富島接著又說:「要說強項的話,就是死不放棄又耐磨吧。」

「沒錯。」

宮澤忍不住笑了。

「對方說,我們公司開了一百年,一定有什麼特色,但我就搞不懂呀。」

「搞不懂啊。」富島也點點頭。「說不定他是打算用這個當理由來考慮要不要放款吧。」

從平日與銀行往來的經驗中,富島應該也有自己的見解。

「你跟坂本先生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有啊。那個人,怎麼說呢,是個很少見、直來直往的人。不過,畢竟也是個上班族,說不定是分行經理跟他說了什麼。」

行田分行經理家長亨,是個頂著銀行招牌狐假虎威的討厭鬼。感覺上他就是看不起中小企業。不過,既然是地方銀行,往來的客戶應該大多是小公司。明明得靠這些小公司來支撐業績,卻老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非常難相處。

「只要日本還保留著傳統文化,足袋就不會消失。與其天馬行空胡亂想開創什麼新業務,眼前還有很多該做的事情呢。」

「說得也是。」

坂本的話固然有道理,但公司也有公司的做法。小鉤屋這百年來,始終專注於足袋的製造。隨著時代自然凋零也就罷了,要是胡亂出手,導致固守三代的家業就這麼毀了,自己可沒臉見老祖宗。

「我明天去一趟東京。」

「喔?要去跑業務嗎?」富島立刻說。「拜託你啦。」隨即深深一鞠躬。

在這個員工人數不多的公司裡,跑業務是宮澤重要的工作之一。從百貨公司到專賣店,有時候還穿插著到外地過夜出差的行程,非常忙碌。

「麻煩多拿幾張大訂單回來喔。」

「包在我身上!」

兩人心裡都很清楚,這話聽起來雖然很有氣勢,事實上卻沒那麼容易。

4

沉悶的梅雨季,落下的雨滴打溼了車輛的擋風玻璃。今年梅雨季的雨量雖然不多,但看來也不會因此早些結束。

還不到早上九點。東北高速公路在接近東京的地方漸漸出現車潮;到了要接上外環道附近時,甚至變成只能龜速行駛的車陣。看到前方車輛閃起警示燈,只能減速跟在後頭的宮澤,拿起放在杯架上的瓶裝茶,喝了一口。

心情之所以如此陰鬱,不只是因為下雨。

昨晚,宮澤因為一點小事跟兒子大地起了爭執。

大地為了接受埼玉市一家中型機械製造商的面試,要向公司請假,知道此事的宮澤念了他一頓:「你怎麼都沒說?公司的人手也需要安排,有事請假要先講呀!」

而且一問之下才知道,大地要去應徵的竟然是業務的職缺。想想兒子都二十幾歲了,父母實在不該對他找工作的事有太多意見,但看到他打算找份跟工學院所學完全不相關的工作,還是忍不住挖苦一句:「難道只要有工作,哪裡都好嗎?」

「總比這年頭還在做足袋的公司好一百倍吧——」

聽到大地的反駁,宮澤再也忍不住地暴怒起來,兩人大吵。

「真拿這小子沒辦法。」

邊嘆氣邊碎念的同時,宮澤突然想起三十年前的往事。

從本地的大學一畢業,宮澤就進入東京的大型百貨公司——大德百貨工作。父親勸他,與其直接進入家裡的公司,不如先到其他地方磨練一番,於是讓他進入當時已經有生意往來的大德,負責賣場銷售,累積經驗。

在有著形形色色顧客穿梭的百貨公司裡工作,讓宮澤見識到與自幼熟知的足袋製造業截然不同的企業文化。

「當時我是抱著什麼想法工作呢?」

總之,他只記得自己受到很嚴重的文化衝擊。畢竟小鉤屋的業務中,並沒有直接對一般消費者販售這一塊。

即使想著「如果能在那段磨練的時期,學到現在派得上用場的東西就好了」,但此刻也只是馬後砲。當然,那時或許因為年輕氣盛的緣故,沒一件事能做好。但宮澤又想:回顧自己的人生,曾經嘗試挑戰過什麼嗎?

答案是「NO」。雖然昨天他同意富島的話,同時也忍不住在緩緩行駛的車內自嘲:「這年頭,還有哪家公司靠一百年前的縫紉機賺錢的?」

無論如何,他希望大地能過著跟自己不同的人生。光是為此,就不能讓兒子一直待在小鉤屋。


「上次給您添了不少麻煩,真是非常抱歉。」

看到在辦公室裡深深低頭鞠躬的宮澤,採購專員矢口說:「唉呀,下次多注意一點就行了。」沒多抱怨什麼,爽快接受了宮澤的道歉。

兩人提到的是上次檢針出狀況的事情。對於品質管理很嚴格的大德百貨來說,檢針出錯是很重大的疏忽,弄不好的話,很可能導致將來取消交易。幸好業務窗口是老交情的矢口,才沒演變到這個地步。

矢口是過去宮澤在大德工作時便很要好的老同事,現在是掌管傳統服飾部門採購的負責人。

「話說回來,你們工廠會出現檢針的疏忽,還真罕見。」

不方便坦承是自己的兒子一時大意,宮澤隨口蒙混過去。「因為拉了個新進員工來幫忙的關係。真的很抱歉。」說完兩手放在腿上,坐正了身子又深深低下頭。

「好啦好啦,事情過了就算啦。」

矢口高舉捲起了白襯衫袖子的手搖了搖。「倒是我要跟你商量一件有點麻煩的事情。」說著,臉色一沉。

看著正襟危坐的宮澤,矢口接著說:「其實七樓的賣場要重新裝潢,『日式服裝』的面積可能會少三成。」

不想聽到的消息。

大德百貨公司是小鉤屋的主力客戶之一。這裡的賣場面積一旦縮小,當然會導致業績下滑。尤其總店的賣場是全國規模最大的,縮小之後,將嚴重影響整體銷售量。

「你也知道,日式服裝跟相關商品的業界都是慘澹經營,要維持現狀已經不容易,坦白說,市場是有減無增。每次遇到要討論業績、如何提升賣場坪效時,這個部門都處於劣勢。」

消費者平均年齡偏高,也是日式服裝部門的特色,而且絕大多數都是女性。現在就連在大德百貨,這個部門也要列入被檢討的對象,其他百貨公司的情況可想而知。現在舉凡婚禮、成人式等傳統活動所需要的服裝,都逐漸以租借為主流。前陣子像菱屋那樣老字號的工廠倒閉,追根究柢也是因為這般艱困的現況。

「為了在年底折扣戰前做好準備,我們希望最晚要在十月中旬改裝完成。至於之後的採購細節,可以到時候再討論嗎?遇到這種狀況,我也很難做啊。」

跟矢口談完後,宮澤也只能嘆著氣走回停車場。

開著車子,下一站前往銀座。繞了幾家百貨公司、專賣店,接著轉往澀谷、新宿拜訪幾位客戶,卻很難說有什麼實質的成效。

最後一家是池袋的百貨公司,那裡同樣白忙一場。和賣場負責人道別後,宮澤拖著疲憊的腳步走向下樓的電梯。這時,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查看,發現有一則訊息,是高三的女兒小茜傳來的訊息。

別忘囉!

看了訊息一眼,宮澤想起來了。

女兒託他買一雙運動鞋回去,但可不是要爸爸幫她挑,而是從品牌、顏色到尺寸都一一指定,簡訊裡還貼心地附上照片。

他從工作人員的專用出入口走出去後,再次進入百貨公司,來到位於體育用品賣場旁的運動鞋專賣區。

宮澤說了想要的尺寸,在店員到倉庫取貨的這段空檔,無事可做的他在賣場東看西看。

這裡跟靜悄悄的日式服飾賣場截然不同,運動鞋專賣區裡,有不少穿著時髦的顧客。陳列在這整面牆上的鞋子,到底有有多少種呢?而且每一款都要價一萬圓左右,更有要價數萬圓的高級品。

同樣是穿在腳上的產品,但業界不同,竟如此天差地遠啊。宮澤感觸良多,這時他看到跑鞋架上展示的一隻鞋。

「這是什麼啊?」

外型很奇特的鞋。一般跑鞋前端都是圓的,但這隻鞋的五根趾頭是分開的;而在大多數將腳跟墊高的跑鞋中,這隻鞋看來特別扁平,就像忠實重現喜馬拉雅雪人的腳掌般。

「您要找跑鞋嗎?」

宮澤聚精會神盯著那隻鞋時,年輕店員過來打招呼。

「這鞋很有意思啊。」

「這是Vibram出的鞋款,叫做『FiveFingers』。」

店員以熟練的口吻介紹。「如您所見,這雙鞋的外型完全保留五根腳趾,跟以往的跑鞋相比,跑步的時候更有抓地感。雖然看起來有點另類,不過很受歡迎喔。」

「這款鞋很受歡迎啊?」

宮澤拿起鞋子,仔細端詳。比想像中來得輕,看起來跟地下足袋倒也有幾分相似。

「跑步時可以體會到前所未有的裸足感,也有顧客穿過之後就上癮了。您要不要試穿看看呢?」

其實,這就跟有些人愛穿地下足袋的理由是一樣的。因為能保有像是赤腳抓地的感覺。宮澤不需要試穿就能體會,畢竟地下足袋和足袋同樣是小鉤屋的主力商品。

「不用了,謝謝。」

宮澤向對方點頭示意,轉身離開時,剛才那位店員剛好拿著運動鞋盒走過來。

5

「你的學業成績不是很好耶。除了念書之外,還有投入什麼活動嗎?」

對於面試官的提問,大地回答:「社團活動的話,我參加的是足球隊。名義上是社團活動,不過在大學聯盟裡算是強隊。」

「足球啊……」

發問的是個年約五十歲、頭髮斑白的男子。旁邊有另一名年輕的員工,手上抱著資料夾,雙眼不停打量著大地。無論經歷過多少次面試,大地就是無法適應這種坐立不安的感覺。

「所以說,你是這支強隊的先發球員囉?」

「不是,我是候補的守門員。」

看得出來,提問的人一下子顯得興趣缺缺。其實即使身為候補,也有出賽經驗,廣義說起來,也算在先發名單內。但大地很不擅長這樣的臨場反應,不知道該說他是老實還是笨拙,總之他常覺得自己這種個性太吃虧。

對於已經習慣失敗的大地而言,求職面試的此時此刻,除了痛苦還是痛苦。大學成績確實談不上亮眼,但也沒糟糕到平均以下,說起來就是個很普通的大學生吧。然而,對於面試時常常出現的刁難提問,他卻似乎少了些足以反擊的「某種特質」。該說是經驗呢,還是個性,總之,就是那個無法一朝一夕培養出的「特質」。

「你是工學院畢業的,為什麼會找業務的工作呢?」

「我想,懂得技術面的人來跑業務,應該會有種優勢。」

大地說出早就想過的答案,因為這是一定會被問到的問題。他覺得自己回答得不錯,但對方毫無反應,只是在資料上寫了幾個字。如此而已。

「你現在是……」

主考官瞄了一下大地繳交的履歷表。「這是製作足袋的公司?」

「是的。」

「為什麼會到那裡工作?」

「這是家業。」

一這麼回答後,對方就問:「你不用繼承嗎?」這也是意料中的提問。

「這一行是夕陽產業,我認為未來沒什麼發展。」

「但你現在不是在那裡工作嗎?」

「只是當做找到理想工作前的過渡時期。畢竟總不能成天遊手好閒。」

「也是啦,足袋工廠經營起來很辛苦吧。」

男子的口氣中似乎帶了點嘲諷。接下來又問了兩、三個不痛不癢的問題,「有緣的話,之後人事部門會再跟您聯絡。」面試就在公式化的最後一句話中劃下句點。

剛剛的面試過程,實在沒什麼相談甚歡的部分;最重要的是,完全感受不到面試官對自己有興趣,筆試的成績應該也不是太理想。

會被刷掉吧。

離開那家公司後,大地抬頭望著雨停後的天空,努力對抗不斷在心裡擴散開來的失望。

這段時間,他應徵的公司不下五十家。

「我這個人,難道真的這麼沒價值嗎?」

面試前的那股雄心壯志蕩然無存,大地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車站。

6

在東京拜訪各個客戶告一段落,從最近的交流道開上高速公路時,已經晚上七點多了。宮澤和各家廠商的採購人員都是老交情,聊起生意沒完沒了。不過,想到大德百貨的賣場要縮減一事,還是讓他大受打擊。

多年來累積的業績,就這麼一點點,又一點點地失去。

就算談什麼文化或傳統,但所謂的社會變化與趨勢,就是會硬生生地把那些跟「潮流」無關的消費者需求抹除。如果這就是時代的浪潮,那麼抵抗本身或許正是徒勞無功的行為吧。

車潮從擁擠的首都高速公路轉入東北高速公路後,終於動了起來。

雨停了。但此刻宮澤心中下著雨。

(對了,大地的面試不知道怎麼樣。)

宮澤駕著車,心裡不斷浮現各種念頭,但全是零碎的片段,一出現馬上又消失。這些碎片抓不住,毫無秩序,就連意義也不明確。在這之中,突然冒出頭來的,就是剛才看到的那雙五趾鞋。

能以赤腳抓地的感覺跑步……

「這麼說來,以前也穿過足袋跑步呢。」

現在雖然已經看不到了,但是在宮澤小時候,運動會時穿著足袋賽跑並不罕見。仔細想想,跑步和足袋也不是毫無關聯啊。

再進一步想想,從某個角度來看,那款「FiveFingers」不就是足袋嗎?雖然鞋底是橡膠,外型也有些不同,但說穿了其實就是地下足袋的跑鞋版嘛。

「如果能掌握時代脈動,說不定能讓更多人接受足袋。」

宮澤在車上自言自語。他從來沒想過把足袋的特色和「跑步」結合;這有一部分也是太受到傳統與先入為主的觀念局限。

從鑽研「跑步」到最後開發出五趾鞋,真叫宮澤甘拜下風。照理說,這應該是自己要想到的點子啊。然而,宮澤內心卻早有成見,認為跑步當然是穿一般的跑鞋。

要在市場投入這類顛覆既有印象的產品,雖然需要相當大的勇氣與決心,但這正符合所謂的「全新業務內容」。

這時,浮現在宮澤腦海的,是在不同的創意與著眼點之下,自家產品是否還有打入市場的空間。

回想剛才看到跑鞋賣場的盛況,市場似乎很順利地成長中。

如果類似地下足袋的跑鞋很受歡迎,那麼反過來說,將地下足袋改良成跑步用品,說不定消費者也會接受。而一講到地下足袋,宮澤可是自信滿滿,不輸給任何人。

「我們公司是不是也能推出這種產品……」

這想法也太天馬行空了吧。的確,概念或許天馬行空,卻值得討論看看,說不定還能一舉開發出新的客源。

宮澤想像著剛才在那個運動鞋賣場裡,陳列著一整排小鉤屋地下足袋的景象。嘴角忍不住泛起微笑。

守護傳統和受限於傳統,完全是兩回事。

如果要打破這層硬殼,此刻不正是最佳時機嗎?

回到家時,已經快晚上九點了。

「兩個孩子呢?」宮澤發現家裡異常安靜,問了妻子美枝子。

「小茜去補習,應該快回來了;大地說直接找朋友喝酒去。」

「『直接』是說面試完直接去嗎?」

看著宮澤不耐煩的表情,美枝子皺起眉頭。

「好像不太順利。」

宮澤在餐桌前坐了下來,拿起美枝子遞給他的罐裝啤酒,拉開拉環,將酒倒進杯子裡。

「這種事還真是沒人幫得上忙,我又不是面試官。」

沒想到,美枝子提出意外的建議:

「我在想,你跟他聊聊吧。」

「我是沒問題,但我覺得大地不會想跟我聊。」

「才沒這回事。」美枝子搖搖頭。「我想他的心情也很複雜。他心裡應該有部分是想追隨你的腳步,而勉強自己硬撐著吧。」

「追隨我的腳步是什麼意思?他不是老看不起做足袋的小公司嗎?」

「我想啊,那孩子其實很喜歡小鉤屋吧。」

宮澤大感意外,啤酒喝到一半,抬起頭。

「妳說什麼?」

「他一定很愛小鉤屋。我覺得大地心裡很希望能繼承家業。他應該以為:原本一定會要他繼承,沒想到結果卻跟他預想的完全相反。這下子只好慌慌張張地找工作,但內心還是有哪裡無法坦然接受……」

這番心情宮澤倒是第一次聽到。

「我怎麼可能叫他繼承嘛。」宮澤無奈說道。「這可是一家做足袋的公司喔,妳想想,公司還能撐多久呢?對那小子沒有好處呀。」

「可是,你不是常把『足袋不會消失』這種話掛在嘴邊嗎?」

「呃,是沒錯啦。」

從這個角度來看,宮澤根本自相矛盾。

總之,這樣下去是行不通的。必須想想其他法子。

就在此刻,回家路上冒出的「跑鞋」想法,伴隨著勢在必行的急迫感,降臨在宮澤心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陸王》,圓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池井戶潤
譯者:葉韋利

日本讀者為之欲罷不能,臺灣讀者久等了!
日本銷量突破65萬冊,同名日劇引爆話題沸騰,役所廣司+竹內涼真+山崎賢人同臺競演!

痛快、愉快、爽快!日本國民作家池井戶潤又一傑作!
孕育出「半澤直樹」系列和「下町火箭」系列等百萬熱銷佳作,作品集娛樂性、熱血、爽快度於一身!

不論是否看過日劇,都不能錯過原著小說!
日劇有強大的戲劇與情緒張力,牽動觀眾的目光;原著則細緻寫出人物內心的各種思慮、掙扎,以及彼此產生連結的曲折過程,更是扣人心弦!

突破瓶頸,重新找到振作的可能!
百年(但業績不振的)老店+(陷入低潮的)馬拉松選手,且看遇到瓶頸的彼此,如何在眾人看衰中找到重新振作的可能性!

還以為自己不可能這麼熱血!每三行畫線一次,每五頁便熱淚盈眶!
書中金句滿滿是,不論是發人深省、振奮人心,或引人熱淚,在在為讀者帶來勇氣!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戰鬥!
你想變成什麼樣子,只能靠自己的雙手來實現;
就算沒成功,只要努力過,一定會留下痕跡!

埼玉縣行田市的「小鉤屋」是家擁有百年歷史的足袋製造商。「歷史悠久」聽起來很了不起,但說穿了,小鉤屋不過是一家小型地方企業。在時代的沖刷下,業績持續低迷,隨時倒閉都不意外。

「是要就這麼老去,被時代埋葬;還是奮力一搏,拚一線生存的曙光?」

第四代社長宮澤紘一為了公司存續,開始盤算:以前做過的馬拉松足袋,有可能成為逆轉形勢的熱銷商品嗎?

只是,真正著手開發後,才看見四處是阻礙:沒有資金、沒有適合的材料、眾人看衰,再加上運動大廠橫加阻撓……

團隊情誼、破釜沉舟的決心,以及對自家產品的驕傲,真的能幫助小鉤屋面對難關、跨越障礙嗎?與陷入低潮的跑者──茂木裕人的相遇,又會為彼此帶來什麼樣的火花?

賭上未來的命運之戰,現在開始!

getImage
Photo Credit: 圓神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