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玩啦,區諾軒點樣可以近距離用音波襲警呀?

咪玩啦,區諾軒點樣可以近距離用音波襲警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報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捕原因之一,是曾以大聲公襲警,但根據案例,警方需要有合理懷疑區是刻意、近距離高聲襲擊警員的耳部,亦需有事實基礎證明相關警員聽覺受短暫干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腸

根據《蘋果日報》報導,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拘捕的理由,是曾於7月7日九龍大遊行期間,「用大聲公襲擊警務人員,警方指控區的大聲公太大聲,損害到警員的耳部。」

在2003年的HKSAR v Leung Chun Wai Sunny[1]一案中,時任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湯寶臣裁定,故意近距離對著另一人的耳朵,透過揚聲器高聲呼叫,並實際上使該人感到短暫耳痛,法律上構成毆打(battery)。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馮驊在更近期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訴紀鎮基》案[2]將此案例付諸應用。馮法官裁定,當上訴人「故意」、「近距離在警員面前吹[高音及大聲的]口哨」,「用聲音干擾事主聽覺[,並令其感覺短暫耳鳴及聽不到說話,]屬身體接觸,足以構成毆打」[3]

然而,正如時任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暫委法官邱智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訴張群英》[4]一案中解釋,上述兩宗案件被告人的行為都是「刻意在受害人耳朵邊發出很大的聲音」。如被指毆打或襲擊的人「說話時,根本就不是刻意對著或針對[另一人]而說」,尤其後者「根本沒有任何實質的傷勢被[醫生]發現」,相關的「定罪是不安全和不穩妥的」[5]

換言之,大聲公構成襲擊,法律上有三個前提:

  1. 被指襲擊的人故意(或刻意)用大聲公發出「很大的聲音」;
  2. 此「很大的聲音」在事主耳邊或近距離發出;
  3. 此舉即使沒有造成「任何實質的傷勢」,至少亦應短暫干擾事主聽覺,例如令其感覺短暫耳鳴、耳痛及/或聽不到說話。

翻看直播片段,區諾軒議員曾於彌敦道與警方理論時使用大聲公(編按︰可參考《立場新聞》此影片約33分40秒左右),當時雙方隔了至少數個身位。請問香港警察,只是手持大聲公太大聲,如何有合理懷疑區議員當時是刻意、近距離高聲襲擊警員的耳部?進行拘捕的人員,又有無合理的事實基礎(包括醫學證據),證明「受襲」警員聽覺受過短暫干擾?

vlcsnap-2019-08-31-11h31m09s837
《立場新聞》Facebook直播影片截圖
編按︰這是影片中編輯找到區諾軒手上的大聲公與警察(藍背心傳媒聯絡組)最接近的一段時間。

如果無的話,又如何符合到終審法院在《楊美雲訴香港特別行政區》[6]訂下的要求,即「警員在進行逮捕那一刻,他所合理懷疑存在的事實,必須已經足以構成有關罪行的所有必要元素。缺乏有關任何一個元素的合理懷疑,逮捕即屬非法」[7]

註︰

  1. [2004] 1 HKC 239第26-27、32段。
  2. (未經彙編,HCMA 273/2013,2013年9月16日) 。
  3. 同上,第3、13-15段。
  4. (未經彙編,HCMA 783/2013,2014年9月26日)第21段。
  5. 同上,第22段。
  6. (2005) 8 HKCFAR 137 第77段。
  7. 觀星筆當「鐳射槍」,又有得拘捕?黑警真係以為自己代表法律?(法夢)

本文獲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