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拔河與小拔河:港人和中共對抗的鬆緊政治哲學

大拔河與小拔河:港人和中共對抗的鬆緊政治哲學
Photo Credit: Paul Yeung/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拔河的勝利目標不是把對方拉過中線,而是要把對方的隊員拉過來換邊。輸贏也許不那麼重要,但哪一邊隊員較多,氣勢或強或弱還是很重要的。

文:菠蘿包(波若波羅密,密羅波若波,超渡政治,世事鬆軟,一口軟化)

今天要談的話題很簡單:大拔河與小拔河。大拔河指中共建國以來對香港的滲透與角力;小拔河指反送中運動中共對香港的滲透與角力。

拔河,即扯大纜,遊戲玩法人人都懂。隊員要壯,要比力氣,把對方拉到中線以外就算贏。

我要談的是政治拔河,意念上跟拔河的精神差不多,只是運用了比喻將它具體化。不過兩者始終有概念上的分別:政治拔河的勝利目標不是把對方拉過中線,而是要把對方的隊員拉過來換邊。輸贏也許不那麼重要,但哪一邊隊員較多,氣勢或強或弱還是很重要的。社會上只要有政治理念的不同,這種角力是不會停止的,無論是歐美政制也好,中共內部鬥爭也好,拔河的意念無處不在。

今天要談的焦點是中共與香港。

中共與香港拔河,早在建國之後開始

拔河比賽需要培植隊員,好讓在漫長的比賽中,站到自己一方的人越多越好。不難發現,中共與香港的拔河,早在建國之後便已經開始,最早最受注目的一場比賽是六七暴動,賽果是中共看似輸了。可是政治拔河不講求勝負,所以六七暴動結束後,拔河還在繼續,只不過中共的氣勢稍為收斂一點。事實上,收斂的意思,就是文宣轉到地下發展,香港才有所謂地下共產黨員。六七暴動不代表中共完全敗北,中共仍在滲透香港,萬一有什麼突發的狀況發生,這些地下黨員可以隨時受命加入這場比賽當中。

隊員要站邊,是什麼決定的呢?相同的政治理念、共同的利益、賦予的特權,衡量過哪一些條件有利於自己,隊員就會自動站邊。

Hong_Kong_Police_Force_PC_3810_Lee_Koon_
Photo Credit: Hong Kong Information Services Departmen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1967年12月9日,於錦田被示威者槍殺的殉職警員李觀生出殯。

一直以來,中共用以上三個條件招攬人才,當然也少不了民族主義。今天所見的親中派,不論是商家、立法會議員還是黑社會,他們選擇站到中共一方,一定都受過各種意識形態上的傳染與收買。九七以前,在港英政府的管治下,這種收買在暗中進行,而自九七以後,便可以名正言順、光明正大的,從制度上滲透。

中共選擇滲透的範圍很廣,但大抵與「進入」內地有關。進入,是真的踏入內地的意思,始終,香港的環境比起內地,並不適合太多頻仍的檯底交易,香港的記者應記一功。無論是高官、公務員、教師學生乃至警察,很可能都不是在香港本土被改造的,而是在大量且頻繁的內地交流,被灌輸歌舞昇平的景象,企圖讓這些人對中共改觀,後來成為這場拔河中的重要隊員。

廉署的湯顯明、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兩者都跟商人黃楚標扯上關係,他們除了是「好朋友」之外,還是什麼「茅台之友」的成員。這個組織中,當中更不乏政協委員。所以,當不同層級的有權者「進入」到內地,親身感受過內地的關照後,大多數都自願被滲透。

不被收買的「叛逆學生」

這種滲透不是每次都成功的。年輕一代便是好例子,中共對這些人完全沒有辦法。商人、官員、公務員,乃至教師都可以靠金錢、權力、「榮譽」來收買,但學生呢?學生對這一切全沒興趣,成年人更無法將潛規則施行在學生身上。這樣便解釋了怎麼一直以來,年輕世代都是叛逆的,尤其是對建制總抱著挑戰的態度。

我們應感謝中共的誤判,中共以為學生看見國家的發展和改變,肯定會心悅誠服。我不知道各位讀者生於哪個世代,但筆者不止一次參加這些免費的交流團。中共輸在沒考慮到太細小的枝節,這些枝節卻在學生的內心留下了無可挽回的負面印象。

AP_19245092379275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是文化跟香港的現實背離造成了年輕人的離心。只要去過內地中學交流,進過他們的廁所便反胃得要急著跟中國人的身分割裂。我便進過一所著名的示範中學,那是連尿兜都沒有的可怕地方。廁所是正方形的室,三面牆圍了馬槽一樣的間隔,小便要站在那矮小的間橫前射下去。由於隔著的槽很矮小,基本上小便很容易射在地上,使至滿地污水,整個廁所充斥著令人作嘔的尿臭味。更可怕的是整個廁所只有一個水龍頭,就設在其中一面牆上,沖洗尿和洗手都只靠這麼一個水龍頭,算是勉強能洗手,但絕對沖不走整個廁所的尿液。中國人假如繼續將廁所當成動物排泄的地方,香港年輕一代絕不可能對國家懷有好意。

一些很基本的美學原則也造成兩地無可融合的原因。內地中學在接待香港學生時,往往喜歡用以紅底黃字的橫幅歡迎學生,學生在哪裡見過這種橫幅呢?就會想起中史書上改革開放前的「紅色時代」:土改、反右、三面紅旗、文革。試問任何一位中學生,誰會喜歡這樣老土的歡迎儀式?換位思考是關鍵,我們來想想,香港什麼時間會掛上這樣的橫幅?就是接待內地官員的時候,香港官員很懂得換位思考,因為香港人醒目,就知道對方什麼口味,迎合拍馬屁果然是香港人的拿手把戲。相同道理下,內地人卻不懂得換位思考,因為他們是只希望別人誇讚他們,他們要的是偉大復興,別人迎合他可以,他迎合人便顯得不夠偉大了。

別以為我在找芝麻綠豆的事在亂扣一通,這些芝麻綠豆的事對於成年人來說很小事,但在年輕一代來說,這些就是他們看見國家的唯一印象。拿國家的發展來對他們解釋,一來他們沒辦法對照四十年來中國的轉變,二來國家發展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口號,他們更關心的是香港將會怎樣變。那些在內地得過好處的人,無論高官抑或商人,這些在地的生活他們不需要過,問問他們,美麗的工廈和商場,出入人民大會堂,他們曾否看見香港學生最討厭的小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