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航班》:墜機現場有手槍,情治單位卻說與墜機無關(上)

《消失的航班》:墜機現場有手槍,情治單位卻說與墜機無關(上)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是那位美國空軍武官,在失事現場殘骸中找到了一本厚厚的美國海軍雷達手冊。他順手撿起來一看,卻發現那本書的中間挖空成一把手槍的形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立楨

脫離頻道,明天見......

那架C-46由台中水湳機場向南起飛,先是很正常的爬高,繼而轉向東邊,再轉向北邊對著台北飛去。飛行員林宏基起飛後用無線電告訴水湳塔台:「CAT B-908leaving channel, see you tomorrow。(民航公司B-908脫離頻道,明天見。)」,塔台人員也目視著飛機繼續向北飛,到這裡為止一切都很正常。

幾分鐘後,傍晚5點40分時,水湳塔台發現機場東北方神岡鄉附近有一縷黑煙快速升起。塔台立刻呼叫B-908,卻沒有得到回應,塔台又與附近的公館空軍基地塔台聯絡(現在的清泉崗空軍基地),詢問他們是否可以與那架C-46聯絡,結果一樣無效。於是水湳塔台趕緊通知台北航管中心,B-908號飛機失去聯絡,可能已墜毀在機場附近。

其實,那架飛機還真是就墜毀在當時台中縣的神岡鄉。根據事發當下正在田裡耕作的一位呂姓農民表示,他聽到飛機由他頭頂飛過,起初並沒當一回事,因為他住在那裡多年,對於每天在同一個時間一定會通過他頭上的民航機早已習以為常了。但是那天飛機的聲音好像異於往常,於是他抬頭向上望,發現那架飛機飛得比平時要低,而且左右搖晃得很厲害。他正納悶飛機為何有如此異常的動作時,飛機突然向下俯衝,在他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飛機就在他的眼前墜毀了!

600賓客正在等待

同一個時間,不同的空間,電懋影業公司的影星趙雷、雷震、莫愁,及馬來西亞籍的4位女星,都已站在麒麟廳及金龍廳前面,迎接陸續到來的600餘位陸運濤(按:馬來西亞的電影大亨,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創辦人)邀請的賓客。

50餘年前的訊息傳達不若今日之快速,因此一直到飛機失事一個小時之後,大部分的客人都已經就座,但是在場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場盛宴的主人已經因飛機失事罹難。宴會因為主人未到,遲延了好一陣子都還沒開始,到後來影星趙雷只好用麥克風向客人們說:「由於陸先生夫婦上午到台中參觀故宮文物,原定下午6點半趕回台北,但是直到現在,飛機尚未到達台北,所以無法親自來歡迎各位,謹致最大的歉意,並請大家開始用餐。」客人聽了這些話,也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對,飛機誤點是可以理解的。

在圓山飯店享用晚餐的賓客們,一直到8點鐘都還不知道墜機噩耗,直到中影的總經理龔弘被侍者請到一旁去接一個電話之後,消息就此傳開。

陸運濤先生所搭的飛機失事了!

這個消息飛快在客人之間傳開,大家一時驚訝的不知如何面對,因為那架飛機上許多乘客都是現場來賓熟識的朋友,前幾天大家才在一起慶祝亞洲影展的閉幕。電懋影業公司的影星雷震在接到噩耗後,立刻與其他幾位同事包車前往失事現場。

現場一片混亂

賓客在享用美味餐點的同時,台中神岡鄉的墜機現場已經亂成一團。面對台灣近代史上第一件民航機失事的慘劇,當地的警察完全不知如何控制現場,包括採訪新聞的記者、民航空運公司處理失事現場的人員、消防人員、好奇的民眾......等,數以千計的人士將失事現場擠得水泄不通。

失事現場位於偏僻的鄉間,入夜之後沒有路燈等照明設備,僅靠著警察在現場臨時架設的幾盞乾電池照明燈,這讓趕到現場的民航空運公司的人員,無法進行勘查與搜集失事現場資料的工作。他們帶來的強力照明設備也因為沒有電源,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直到電力公司在有關當局的要求下,在次日清晨3點將電線接到現場之後,大家才看清楚失事現場的慘狀。

政府當局獲悉飛機失事的消息之後,震驚之餘的第一個反應是「怎麼那麼巧是那架飛機?」當局覺得這不是一件單純的飛機失事,因此在民航局展開失事調查之際,情治單位也開始朝著人為破壞的方向展開調查。但在那時戒嚴的情況下,劫機這種公然向社會秩序挑戰的行為,是絕對不可以讓大眾知道的,所以一開始媒體上並沒有報導這方面的調查情形。

當時情治單位最早的調查對象,鎖定幾位本來預備搭乘該班機,但在最後一刻更改行程的人,包括了本來該在那架飛機上執勤但臨時請病假的周黛蘋、一位民航空運公司員工(他持公司免費往返台中機票,但只坐了單程,回程改坐汽車)、一位臨時決定退票的女性乘客。只不過,這幾人經過約談後,都沒有任何嫌疑。

情治人員辦理此案時,還發生了一個有趣的故事。偵訊過程中情治人員聽了周黛蘋表示,自己請假的理由是因為一位算命先生告訴她6月20日是大凶日,幾位情治人員於是立刻前去找那位算命先生,一來是為了證實空服員的說詞,再來也想讓算命先生替自己算算流年。

手槍竟然未必有關?!

在失事現場處理飛機殘骸及罹難者屍體的有民航局、民航空運公司及警務處等單位,加上班機上面有許多美軍顧問團的人員,因此美國大使館也派出駐華空軍武官參加失事調查工作。

就是那位美國空軍武官,在失事現場殘骸中找到了一本厚厚的美國海軍雷達手冊。他順手撿起來一看,卻發現那本書的中間挖空成一把手槍的形狀。這個發現非同小可,附近的幾個記者正想拍照存證,不料卻被現場的治安人員制止,情治人員還將書收走。只有《聯合報》的記者在書被收走之前,搶先拍到了一張照片,並在第二天獨家刊出照片。

77的圖
Photo Credit:王立楨
本書作者珍藏的當年剪報,可見到挖空的書籍內有手槍的形狀。

現場發現那本挖空了的雷達手冊之後不久,就在駕駛艙附近的殘骸中發現了一把四五口徑的自動手槍!找到第一把手槍後不久,在飛機發動機下面又找到了另外一把同型手槍,以及另一本也是中間被挖成手槍形狀的雷達手冊!

有人私自將槍械藏在挖空的書中夾帶上飛機,這在任何時期及任何國家,都是極其嚴重的飛安問題,尤其是那架飛機又在起飛後不久失事墜毀,更是一件犯罪事實相當明顯的事。照理說來,調查人員第一時間就該開始朝著「劫機」方向調查。奇怪的是,當時的台灣省警務處處長張國疆,面對這兩本中間挖空的雷達手冊及兩把手槍,竟然說出「手槍不見得與飛機失事有關」的話!

警務處雖然說手槍與飛機失事不見得有關,但是卻很快地查出那兩本手冊是澎湖海軍第二造船廠圖書館的書,借書卡上的資料顯示兩本手冊都是由曾暘在一星期前借出。而現場發現的兩把手槍上的序號(1866112號及1698922號),也證明了是由海軍第二造船廠的軍械庫中所偷出。

曾暘是海軍第二造船廠的上尉電子官,挖空的雷達手冊是他向第二造船廠圖書館所借出的,手槍是自第二造船廠軍械室中被偷出......任何人看到這些資訊,都會覺得曾暘在失事案中涉嫌重大。因此調查人員到澎湖海軍第二造船廠開始調查,發現曾暘是在6月17日向單位申請7天病假,理由是要去台北治療肝病。調查人員檢查他的辦公室及寢室,也發現他已將所有私人物品處理乾淨,沒有留下太多東西,同時銀行存款也全部提光,似乎事前預知他將不會再回到那裡。

手槍的來源查出之後,下一步就要查手槍是否擊發過,及正、副駕駛兩人是否受到槍擊。當時美方代表曾建議將手槍送到駐日美軍單位檢驗,確認手槍是否曾擊發,但是這個建議立刻被警務處否決,否決的理由是我方有這方面的檢驗能力。

警務處的化驗室對兩把手槍檢驗之後指出,其中一把(1866112號)沒有射擊過的痕跡,另外一把(1698922號)因為是在飛機發動機下方找到,曾經受過高熱的影響,擊發與否無法確認。

為了讓美方調查人員信服,警務處這時又說,那兩把已經由警務處檢驗過的證據手槍,可以讓美方再次檢驗。於是手槍被送到日本的美軍遠東地區刑事試驗所複驗。經過那裡的檢驗之後,美方於7月9日宣佈,兩把手槍在檢驗前的兩星期內,沒有擊發過。但這時已是飛機失事19天之後了,因此還是未能解開謎團。

至於正、副駕駛兩人是否受到槍擊?根據當時所公布的驗屍報告,兩人都沒有受到槍擊的跡象,而對正駕駛更做了兩次驗屍,渾身所有破裂處都沒有火藥的反應。

那麼官方的高見是什麼呢?

既然政府單位一再強調「手槍與飛機失事無關」、「手槍未曾擊發」及「正、副駕駛兩人未曾遭到槍擊」,那麼調查單位總要舉證個理由來說明飛機為何失事墜毀。在這種背景下,「飛機故障」及「飛行員操縱錯誤」就成了最容易歸咎的原因。

今日大家所熟悉的「飛機黑盒子」在1964年時,還不是客機上的必備儀器,所以在調查航民C-46失事原因時,僅能根據飛機的殘骸來判斷飛機失事的原因,而沒有飛機在失事前由儀器所記錄下來的飛機狀態等科學證據。然而,這種根據殘骸的判斷,卻會因人而異:對同樣的一片殘骸,會有不同的解讀。因此在調查飛機失事的原因時,我方政府的調查人員、民航空運公司的機務人員及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前來協助調查的飛航專家,就對某些殘骸的解讀不同而爭得面紅耳赤。

當年7月15日的《聯合報》第三版頭條新聞的標題是:「飛機逾齡駕駛疏忽」,其中指出根據初步調查報告,「......該機雖經檢驗合格,但總是二次大戰時所遺留,儘管配件相繼更換,然其安全率終遜新機。」另外提到駕駛員的部分則是指出:「......駕駛員自恃技術高超,乃有此次疏忽。」這種說法出現在調查報告中,僅代表了撰寫人的主觀意識,並未論及飛機失事的真正原因,實在很難讓懂得飛行與航空的內行人信服。

民航局同時指出,根據飛機的殘骸研判,這架C-46的兩具發動機歧管壓力(Manifold Pressure)相同,兩個螺旋槳的槳葉角(Propeller Pitch Angle)度數也幾乎相同,但左螺旋槳的轉速卻比右螺旋槳高了1000轉以上,明顯地表示左螺旋槳超速,造成左邊的發動機失去拉力,民航局的官員表示當時飛行員該立刻返場落地或是找一塊平坦的地區迫降。根據目擊者的報告,飛機的正駕駛林宏基似乎是想將飛機飛返機場落地,然而他卻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那就是在飛機左發動機失去動力時,將飛機向左轉,這種情形下導致飛機左翼失速,繼而造成飛機墜地的慘劇。

根據以上民航局所判斷的飛機失事經過,本案成為一個飛機發生故障在先,飛行員於緊張情況下操縱錯誤在後,終導致飛機失事的典型案列。

但是民航局所宣稱的飛機失事經過,卻是個莫名其妙的故事。如果兩具發動機的歧管壓力相同,那麼這兩具發動機的轉速及馬力輸出該是相同的;而假如左右兩邊螺旋槳的槳葉角也是相同的話,那麼左發動機螺旋槳的轉速就絕對不會比右邊螺旋槳高出1000轉,這是任何一位曾飛過多發動機(往復式)飛行員都了解的狀況。然而民航局卻將飛機失事的原因歸咎於此,實在是匪夷所思。

據曾在民航空運公司擔任飛行員的張崇斌先生(空軍官校第十八期)回憶,當時公司的總機師迪特斯(Don Teeters)曾因民航局將此理由定調為肇事原因,在會議上公開與民航局槓上。但是在「官大學問大」的哲理下,那種抗議與爭執是不會有任何結果的。

民航空運公司裡的員工都知道飛機是在遭到劫持的狀況下墜毀,而對於當時政府將飛機失事的責任推給公司,大家都異常憤慨。員工們甚至曾上書美國國務卿魯斯克(David Dean Rusk),希望美國官方能出面說一些公道話,但是美國務院規勸民航公司,請他們以大局為重,顧全中美友好關係,不要在飛機失事的問題上再做文章。

民航空運公司創始人陳納德將軍的夫人陳香梅女士,當時也出面勸誡公司內部的美籍職員,不要再在這件事上興風作浪,因為公司日後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我方政府協助,要是真為這事撕破了臉,對雙方都沒好處。

套句現在的話來說,這件事就在政府有意隱瞞的情況下,被搓湯圓搓掉了。雖然殘骸中的那兩把手槍及被挖空的雷達手冊,代表本案必有不可告人的原因,但在缺乏其它的相關證據,也無法真正了解那兩把手槍與飛機失事之間到底有著什麼樣的關係。

相關書摘 ►《消失的航班》:墜機現場有手槍,情治單位卻說與墜機無關(下)

書籍介紹

《消失的航班:美國航太專家解密當代民航七宗驚人懸案》,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王立楨

7個民航史上的懸案,揭開神秘民用航空事件的真相。

當飛機還在飛行的時候,為什麼政府已經宣布它失蹤了?有經驗的飛行員看見飛彈升空,政府卻堅稱沒有飛彈擊落民航機?FBI自誇「沒有我們找不到的人」,可是無法找到美國境內的孤狼劫機犯?墜機現場有手槍,情治單位卻說與墜機無關?

國內最受歡迎的航太作家王立楨,這次蒐集了民用航空史上七樁難以理解的懸案,包含兩宗在台灣發生的事件以及最近的馬航370消失謎團,提供最全面、最權威、又最出人意料之外的解讀。

作者用他淵博的航太知識以及豐沛的航空人脈,親訪許多當事人,加上官方解密素材,又匯集衛星資料、雷達航跡、航管錄音、正式調查報告、歷史紀錄等等資料,拼湊出這些懸案背後的真正原因。

最重要的是,作者從「人」的角度切入這些事件,更使書中故事流暢又充滿吸引力。無論是臨時換票趕時間回台灣的華裔旅客,還是19歲的空服員在生日當天出勤卻在林口墜機香消玉殞,在在使得本書的故事流暢又充滿吸引力。

閱讀本書能讓人深思:在科技日漸進步、航空旅行稀鬆平常的今天,我們應當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空中旅行,以及未來如何讓空中旅行更安全、更舒適。

消失的航班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