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航班》:墜機現場有手槍,情治單位卻說與墜機無關(下)

《消失的航班》:墜機現場有手槍,情治單位卻說與墜機無關(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飛行員拒絕飛往大陸的情形下,王正義只有開槍,因為他知道飛機如果不去大陸,而在台灣任何一個機場落地,他及曾暘兩人絕逃不過一死,因此他只能選擇同歸於盡一途。

文:王立楨

直到中情局解密的文件出現......

隨著時間推移,民航空運公司的C-46失事案件就在大家的記憶中淡去,加上民航空運公司在1968年因為另一架飛機失事的關係而歇業,目前社會上記得那家公司的人寥寥無幾,遑論那次空難事件了。

當年我國政府雖然以「機械故障」及「操縱錯誤」為此事結案,但民航空運公司內部有些文件曾記錄下當時的一些真實情況。而民航空運公司的幕後老闆就是美國的中央情報局,他們也了解如果將那些文件公開,必定會在當時台灣社會上引發一些反應,於是將公司內部所有關於本次失事的紀錄都列為「密」等級,要等到45年後方可解密。

2009年3月,我知道當年的這些文件已獲解密,於是就迫不及待地去將那些文件找來看。那幾篇解密的檔案分別是:

  • 《由航空醫學的觀點來看B-908號飛機的失事》(A Report on B-908 Aircraft Crash Accident Viewed from the Angle of Aviation Medicine),這篇報導是由民航空運公司醫務處處長鄭文思醫師所寫。
  • 「B-908號飛機失事調查報告」(B-908 Aircraft Accident Investigation Report)
  • 「失事的調查與研究」(Investigation and Study of the Accident)

當我收到那幾份檔案時,心中真是百感交集。回想那架飛機失事的時候,我才是初中一年級的學生,我當時的知識,對報章上所寫的種種技術性報導如歧管壓力、槳葉角及螺旋槳超速等專有名詞,真是完全不懂。但在45年之後,當我拿起那些解密文件時,卻能以專業的眼光,重新解讀這個失事事件。

這幾宗檔案裡面有許多當年報章上都沒有提到的事實,其中的幾個重點包括:

  1. 那架飛機在起飛時是客滿狀態,但是在殘骸中有兩個座椅的安全帶是被打開的。同時很明顯地,那兩個座椅在飛機墜地時,並沒有旅客坐在上面的痕跡。
  2. 在駕駛艙內,除了正、副駕駛兩人的遺體之外,還發現了另一具屍體,後來那具屍體被證明是與曾暘同時登機的王正義。
  3. 根據驗屍報告,由王正義的胸部、腹部器官重創的狀況及左大腿骨嚴重骨折情況判斷,在飛機墜地時,他極可能是站著的姿態。
  4. 曾暘是所有罹難者中,唯一身上沒有攜帶任何身份證明文件的旅客。
  5. 飛機失事兩天後,6月22日中午,台北檢調當局向檢察官要求立刻將曾暘與王正義兩人的屍體火化,檢察官也即時同意。
  6. 鄭文思醫師的報告中指出,正駕駛林宏基的頭部右邊有一個小洞,左邊半個臉及額頭部分由內向外翻開,但是驗屍報告中卻沒有這項資料。
  7. 副駕駛龔慕韓的遺體火化之後,在骨灰中找到一塊來路不明的金屬物品。
  8. 由客艙進入駕駛艙的門由門框脫落,門板的下半部已經破碎,絞鏈尚在門上,門內部的插銷已經脫落並遺失。
  9. 由駕駛艙殘缺破碎的儀錶分析研判,飛機失事時左發動機螺旋槳轉速可能是2627 RPM,右發動機螺旋槳的轉速錶因為受損較為嚴重,因此判讀不是那麼精準,僅能判斷失事時的轉速可能是1913 RPM,或是2576 RPM。
  10. 由歧管壓力錶研判,左發動機的歧管壓力可能是45吋,右發動機則可能是32吋或33吋。

根據以上解密的文件,加上原先官方公布的資料,很容易地就讓當初民航局所公布的失事肇因不攻自破。因為解密的資料顯示左、右兩具發動機的歧管壓力並不相同,左右螺旋槳的轉速也沒有相差到1000轉,因此左螺旋槳並沒有因為故障而超速。

揭開失事的真相

既然民航局所公布的理由並不成立,那麼那架飛機的失事原因,究竟為何呢?

其實根據解密的資料,很明顯的應該就是「劫機未遂」而導致墜機。因為:

  1. 曾暘與王正義兩人夾帶手槍上機是不爭的事實。
  2. 兩個沒有人坐的座椅,很可能就是曾暘與王正義在飛機起飛後就離開了座位。
  3. 飛機駕駛艙門的門板,明顯的由門框脫落及下半部破碎,極可能就是被他們兩人以暴力踢開。
  4. 王正義進入駕駛艙後,是站在兩位駕駛員的後面,因此他在墜機時是站立著。
  5. 正駕駛林宏基的頭部右邊有一個小洞,左邊半個臉及額頭部分由內向外翻開,是典型遭受槍擊的現象。
  6. 原始資料顯示,有一把手槍是在左發動機下面找到的,根據C-46的結構圖可以看出,發動機的位置與進駕駛艙的門是在同一條線上,這表示當王正義進入駕駛艙之後,曾暘極可能是站在駕駛艙的門外,以手槍控制所有後艙的乘客。

所以根據以上幾點的推斷,我們可以想像當時在那架飛機裡的情節:

飛機起飛後,曾暘與王正義兩人迅速將夾帶上機的手槍拿出,王正義衝到駕駛艙門口,用力將駕駛艙門踹開,衝了進去,用槍指著正駕駛的頭部,命令他將飛機飛往某個地點(很可能是中國大陸)。在這同時,曾暘則站在駕駛艙門口用手槍指著客艙裡的客人,要他們不可輕舉妄動。

然而根據民航空運公司美籍飛行員Felix Smith的回憶錄,民航局曾以書面通知民航空運公司,如果有飛機被劫持飛往大陸時,會有被軍機攔截並擊落的可能,後來那個書面通知事後雖然被民航局收回,不過命令並未被取消。所以,機上兩位空軍出身的飛行員在多年來「漢賊不兩立」的教條薰陶下,當然知道飛機在飛往大陸的過程中可能會被擊落,因此寧死也不肯飛往大陸。

在飛行員拒絕飛往大陸的情形下,王正義只有開槍,因為他知道飛機如果不去大陸,而在台灣任何一個機場落地,他及曾暘兩人絕逃不過一死,因此他只能選擇同歸於盡一途,全機其餘的55位機組人員及乘客就成了這場悲劇中的陪祭。

以上雖然是最可能發生的場景,但還存在著一個未解的關鍵問題:如果曾、王兩人行動目的僅是要劫機去大陸的話,為什麼不在由馬公起飛之後就劫機,而要等到由台中起飛之後再行動?由馬公直飛大陸要比由台中去近得多,同時被我方軍機攔截的機會也較少。因此,這個答案應該就是:曾、王兩人知道陸運濤等貴賓會在台中登機,若能夠將陸運濤等人劫持到大陸,對當時的政府絕對會造成無法想像的衝擊!

有了以上假設之後,就衍生出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曾、王兩人是如何知道陸運濤等人到台中的參訪行程?怎麼知道那個行程臨時更改到20日?當年飛機在台中失事的重大消息,都花了2個多小時才傳到台北圓山飯店,曾、王兩人怎能在18日當天就知道陸運濤等人到台中的行程改到20號?這是否意味著有某些知道內情而又想讓政府難堪的人士在指點他們兩人?

這些我們都可以邏輯推理、歸納演繹想到的問題,我想政府當年一定也已想到。在將整個事件的責任,推到民航空運公司及飛行員身上的同時,我覺得政府絕對曾經大規模的調查此事,爬梳細節,釐清概念。只不過,為了國家的顏面與政治社會現實考量,那些調查的結果,應該絕不會公諸於世。

如今,民航空運公司歇業已經超過半個世紀,陸運濤空難逝世後對香港影劇界的影響雖然巨大,但是經過這麼多年,也不再有人了解那些影響的緣由,更不會有人去追究那場空難的真實原因了!

Film_HK_boss_陸運濤_Loke_Wan_Tho
由 未知 - http://t2.qpic.cn/mblogpic/55535c308ed8436ae0b6/2000, 公有領域, 連結
陸運濤,馬來西亞的電影大亨,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創辦人。

只是,在撰寫本文時,我仍不禁會想:除了曾、王兩人之外,是否真有那個藏鏡人在幕後指點呢?

相關書摘 ►《消失的航班》:墜機現場有手槍,情治單位卻說與墜機無關(上)

書籍介紹

《消失的航班:美國航太專家解密當代民航七宗驚人懸案》,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王立楨

7個民航史上的懸案,揭開神秘民用航空事件的真相。

當飛機還在飛行的時候,為什麼政府已經宣布它失蹤了?有經驗的飛行員看見飛彈升空,政府卻堅稱沒有飛彈擊落民航機?FBI自誇「沒有我們找不到的人」,可是無法找到美國境內的孤狼劫機犯?墜機現場有手槍,情治單位卻說與墜機無關?

國內最受歡迎的航太作家王立楨,這次蒐集了民用航空史上七樁難以理解的懸案,包含兩宗在台灣發生的事件以及最近的馬航370消失謎團,提供最全面、最權威、又最出人意料之外的解讀。

作者用他淵博的航太知識以及豐沛的航空人脈,親訪許多當事人,加上官方解密素材,又匯集衛星資料、雷達航跡、航管錄音、正式調查報告、歷史紀錄等等資料,拼湊出這些懸案背後的真正原因。

最重要的是,作者從「人」的角度切入這些事件,更使書中故事流暢又充滿吸引力。無論是臨時換票趕時間回台灣的華裔旅客,還是19歲的空服員在生日當天出勤卻在林口墜機香消玉殞,在在使得本書的故事流暢又充滿吸引力。

閱讀本書能讓人深思:在科技日漸進步、航空旅行稀鬆平常的今天,我們應當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空中旅行,以及未來如何讓空中旅行更安全、更舒適。

消失的航班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