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大撤退,恐懼同時感受到香港人的溫暖

機場大撤退,恐懼同時感受到香港人的溫暖
Photo Credit: Danish Siddiqui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路可逃,的確很恐怖,但其實過程中大致上都不太害怕的。其實很多時候,大家都是在笑著、戲弄著的。也大概是因為,一直都有不同的朋友在旁。

雖然相差太遠,但今日(編按︰指9月1日)真係稍稍感受到Dunkirk的味道。

剛得知完全被圍堵、港鐵全線停駛的時候,難免會有點慌張。

但手足們稍稍定過神後,就開始全面發功。

逃進附近某屋邨的時候,每行十零步就會有街坊走過嚟問:

「需不需要上去?我的地方可以。」
「需不需要換衫,這裡。」

而其實大家是完完全全互不認識。

RTS2OSGQ
Photo Credit: Danish Siddiqui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接近凌晨的時份,在梅窩考慮能不能坐船撤離的時候,身旁不斷湧來街坊的聲音,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地嚷著:

「喂不如上我哋度?留一晚先出去啦!」
「放心嚟啦,我哋全晚都會睇住有無防暴,一定會頂撚住唔俾佢地入嚟,呢度我地頭嚟㗎嘛!」
「掉gear掉gear,一件都唔可以帶走!我幫你哋買返晒!」

臨上船的一刻,還有位惡形惡相的大叔,向我們呼喝:「喂我話你知,你死撚梗啦今鑊!」

我問點解!他好惡地說:「你自己知啦!仲上船!放曬gear未?」

我笑著回答:全都放低了,我們是來真旅遊呀,現在攰了要回家啦。

感謝你們每一位,尤其是好惡但又好溫柔嘅大叔,我哋平安返到屋企啦。

臨靠岸的時候,難免會感到焦慮。在得知碼頭無防暴速龍守候著的時候,真的是有點「逃出生天」的感覺。

本來跟我們同船的,還有一班記者。一踏進碼頭的時候,竟然還有另一班記者在守候。我不禁吶悶了一下:不是沒有防暴在這嗎?

很快就發現,他們的嘴角都是很不尋常地向上揚著,原來他們是在等著跟我們同船、同樣被困了一整晚的記者朋友。

然後他們向前揮手、戲謔彼此、擁抱。

到了那一刻,才很確切地感受到,這是逃出生天得以重逢的氛圍。直到那時,才好好的鬆了一口氣。

感謝大家。

今晚的大搜捕,應當是任何一個香港人見過最誇張最恐怖的一次。但整個城市並沒有因為恐懼而瑟縮。

RTS2OS33
Danish Siddiqui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無路可逃,的確很恐怖,但其實過程中大致上都不太害怕的。其實很多時候,大家都是在笑著、戲弄著的。也大概是因為,一直都有不同的朋友在旁。

手足、街坊、車手、哨、各位香港人,其實大家都在超快速且上手地應對著警怖人員的恐怖搜捕。大家都在自己的岡位上,盡力拯救大家。

其實大家的行動都是好集體地吶喊:「你咁樣係唔會令到我驚㗎。」

非常好客,不但收留我們還煮住家飯給我們的姨姨,謝謝你一整個晚上的招待和照顧。

沿途伸出援手的街坊,謝謝你們。

送我們安全回家的車手朋友,謝謝你們。

這種溫暖或許會令人上癮:平常日子有幾何如此頻密地感受到這樣溫柔的溫暖?

香港警察,你在對付、鎮壓的,其實是整個香港。

你咁樣,係唔會令到我哋驚㗎❤️❤️❤️

香港人❤️❤️❤️

本文獲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圖輯】香港版「敦克爾克大撤退」:公共交通全線關閉,5000私家車「義載」示威者回家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