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食港豬的自由

捍衛食港豬的自由
Photo Credit: David Gray/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應積極考慮多從鄰近未受豬瘟疫情影響的地區入口生豬(如台灣),長遠來說,政府應協助本地畜牧業升級轉型,為市民提供多樣化的鮮豬肉來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非洲豬瘟在中國肆虐,因絕大部分新鮮豬肉由中國內地豬場供港,近來市面上使用新鮮豬肉製作的菜式已越來越少,大部分的豬肉菜式,已經以冰鮮或急凍豬肉取代,「懶肉、之忍」的味道也今非昔比。近日福建甚至實行限購豬肉令,每人限購2公斤鮮豬肉。香港人除咗買唔到「豬嘴」外,隨時甚至連鮮豬都無得食。

即使有供應,鮮豬價格亦直線上升:本港今年5月首次驗出入口豬隻含非洲豬瘟病毒後,鮮豬價格即時飆升:由4月的每擔$1,238,上升四成至5月每擔$1,618,6月及7月更分別暴升至$2,785和$3,294[註1]。影響本港豬肉供應的疫症,非洲豬瘟絕不是頭一遭,但非洲豬瘟明顯比以往的疫症如口蹄病棘手,絕對有機會困擾未來數十年的豬肉供應,斷市、「捱貴豬」的情況或成為常態。

面對供港豬肉的危機,即使本港豬場提升產能、屠場全面重開,市面上的總鮮豬供應量仍然較正常時期下跌近半。為何「港豬」供應不足?香港在80年代仍有過千個豬隻養殖場,隨後行業式微,而2006年政府為解決「豬場引起的環境污染問題」,推行「自願退還飼養活豬牌照計劃」,更為養豬業插上致命一刀。計劃以補助金形式利誘豬場主動交還牌照,不少豬農亦因缺乏資金,設備無法滿足污水排放標準,不少豬場不是結業就是北移。截至2018年底,全港只剩43個豬場,現時每日只能提供200至300頭本地豬隻,只佔鮮豬供應量約15%。

69482110_2506296162799775_29730890407582
圖片由作者提供

這次非洲豬瘟事件可以看到,若我們過分依賴單一進口源,豬肉供應危機會出現。食物安全中心多次巡查中國內地供港豬場,但港府在深圳河以北始終欠缺政策監督權;曾有報道揭發,供港豬場檢測馬虎,港府亦無從質疑中國內地批出的「衛生證明書」,豬隻抵港後亦無妥善檢測,導致染病豬隻到港後8日才知道感染豬瘟[註2],而該批問題豬肉或已被吃下肚。中短期而言,香港應積極考慮多從鄰近未受豬瘟疫情影響的地區入口生豬(如台灣),長遠來說,政府應協助本地畜牧業升級轉型,為市民提供多樣化的鮮豬肉來源。從食物安全角度而言,若我們掌握豬肉供應主導權,政府至少可以協助消毒、撲殺、立例管制養殖方法、增強生物保安(biosecurity)措施,減低感染風險,並提供財政支援產業升級,建立「港豬」品牌。

增加本地豬場或會引起環境問題如氣味和污染,然而在外國(如歐盟)已有先進的豬隻排泄物技術緩解問題。由此可見,這些問題不是不能解決,只是是政府不願保衛「港豬」,只願提供補助金「利誘」豬農交回養豬牌,而這些資源本來可用於資助購買先進排污設備等「產業提升」政策,讓市民可以食到安全的豬肉。

若然政府在2006年選擇「產業升級」而非「陰乾」本地養豬業,今天的豬肉價格不至於那麼失控。長遠而言,我們應思考香港應該要有怎樣的農業政策,盡量提高本地食物自給率,減少日後被「斷糧」的風險

注釋:

  1. 過去12個月按月每日平均活豬供應及拍賣價(食物環境衛生署)
  2. 未來城市:豬瘟襲港 檢疫漏洞逐個捉(明報)

本文獲本土研究社授權轉載,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