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教四千年》:所羅門聖殿與第二聖殿,成為猶太人千年的禮拜中心

《猶太教四千年》:所羅門聖殿與第二聖殿,成為猶太人千年的禮拜中心
Photo Credit: Berthold Werner@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所羅巴伯在西元前六世紀晚期興建的第二聖殿,聖經的紀錄少得驚人。據說,所羅門的聖殿在這些年之間經歷許多變化,如遭到後代國王掠取殿內寶物等,但它仍舊是非常宏偉的建築。

文:馬汀・古德曼(Martin Goodman)

倘若聖經的年表正確無誤,耶路撒冷聖殿在所羅門的時代建好以後,便成為猶太人的禮拜中心達千年之久,大約從西元前一〇〇〇年到西元七〇年聖殿遭羅馬人夷為平地為止。只有在西元前五八六年所羅門聖殿被毀以及西元前六世紀晚期和五世紀返回耶路撒冷的流放者重建第二聖殿這之間,聖殿祭祀才有過相對短暫的中斷。從《哈該書》和《撒迦利亞書》便可清楚看出聖殿在許多猶太人的眼中是多麼重要。這兩位先知力促猶大總督所羅巴伯和大祭司約書亞重建聖殿,斥責那些說「建造主的殿的時候還沒有到」的人。

哈該欲傳達的訊息很簡單:萬軍之主確保了「天不降甘露,地也不出土產」,因為「我的殿荒涼,你們各人卻只為自己的房屋奔走。」即使是在兩座聖殿的期間,流放到巴比倫的先知以西結夢到完美崇敬上帝的夢境時,也看見強大的異象,純粹的幻覺中混雜了被摧毀的聖殿影像:「有水從殿的門檻下面……流出」,形成一條小溪,變成「無法走過」的河川,接著續流到死海,使河水變甜,滋生了許多魚。

聖殿裡所舉行的祭祀儀式並沒有受到聖經各書卷的普遍認可。批評最常出現在較早期的先知書中:《阿摩司書》、《何西阿書》、《彌迦書》、《耶利米書》和《以賽亞書》。他們的批評有很多是和道德優先順序的議題有關。彌迦便抱怨,如果做不到主要求的「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那麼燔祭又有何意義?其他先知則挖苦地抱怨錯誤的祭祀形式:「你們將瞎眼的獻為祭物,這不算為惡嗎?將瘸腿的、有病的獻上,這不算為惡嗎?」;或者抱怨獻祭給以色列上帝以外的神明:「以色列啊,不要歡喜!……因為你行淫離棄你的上帝。」耶利米說主發怒,因為人民「揉麵做餅,獻給天后,又向別神獻澆酒祭」,並且記載上帝訓斥燔祭是沒有用的,因為「我將你們祖先從埃及地領出來的那日,燔祭和祭物的事我並沒有提說,也沒有吩咐他們。我只吩咐他們這一件事說:『你們當聽從我的話,我就作你們的上帝,你們也作我的子民。』」

這些和祭祀相關的批判有些可能是聖殿內部的先知所發行的,但他們的評語卻保存在經常強調聖殿及其重要性的聖經裡。就連《詩篇》第五〇章中清楚明白拒絕祭品的段落:「我不從你家中取公牛,也不從你圈內取公山羊……我若是飢餓,不用告訴你,因為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都是我的。我豈吃公牛的肉呢?我豈喝公山羊的血呢?」也在前文寫到上帝召喚「我的聖民,就是那些用祭物與我立約的人」聚在一起。因此,這種批判似乎很可能也只是針對那些沒有「為感謝而獻給上帝祭品」(如《利未記》所囑咐的那般)以及沒有使用祭品再一次向至高上帝發誓的人。

根據聖經記載,所羅門聖殿是一座建在高台之上的長方形建築物,長一百肘(約五十公尺),寬五十肘(二十五公尺)。內部空間分成三個區塊。周遭的庭院有個開放的出入口,通往一個門廊,門廊兩側各立一根巨大的銅柱:「雅斤」和「波阿斯」。從門廊穿過雙層門進入一個很大的殿堂,即聖所,為舉行大部分儀式的所在地。另一道橄欖木做成的雙層門通往立方形狀的內殿,即至聖所,每邊長二十肘。聖所和至聖所的地板是以杉木板鋪成,香柏木的牆壁刻有花朵和其他圖樣。

聖所的儀式用品包括燈臺和一張擺放「常在供餅」的金桌。外面的庭院有祭壇和一個巨大的銅盆(在《列王紀》中稱作「銅海」)以及洗滌盆和其他銅器。內殿裡可看見「有主的約」的約櫃,是當初大衛帶來耶路撒冷的,被兩個巨大的基路伯天使張開的雙翼保護著;基路伯天使是以橄欖木所製成,覆有黃金。

在格局與裝飾方面,聖經描述的建築物和這個地區在這個時期的其他神廟十分相似(特別是在敘利亞阿勒坡西北方的艾因達拉〔Ain Dara〕出土的敘利亞西臺神廟),但又沒有和這些神廟的任何一座完全雷同——這不叫人意外,因為這個地區的神廟建築形式相當多元。在聖經中,耶路撒冷的禮拜儀式是以漸進緩慢的方式取得核心地位的,人們常常「退步」,到其他地方進行禮拜。耶路撒冷聖殿與鐵器時代的其他以色列聖壇之間有何種關係,我們不得而知。

其他的聖壇包括:位於米吉多的一處西元前十世紀左右的小庭院聖壇,出土了祭品立座和石灰岩祭壇;米吉多附近的他納(Ta'anach)一個更大型的聖壇,兩個陶座上面可見太陽圓盤、聖樹、基路伯、獅子等主題的圖案;位於以色列北部的但,一座大型祭壇的巨大方石墩座,年代可能晚了一世紀;阿拉德(Arad)的神廟,設計和所羅門聖殿類似,西元前七世紀時還在重建中;出土於西奈沙漠孔蒂拉特阿吉魯(Kuntillet Ajrûd)的一座西元前八世紀的建築物,就在一間旅館的入口,兩側都有塗灰泥的長凳,另有刻滿祈求伊勒(El)、雅威(Yahweh)和巴力(Baal)庇佑的灰泥牆。「伊勒」和「雅威」是猶太人指涉猶太上帝的名稱,但「巴力」不是,因此這顯然還是個持續敬拜多神的社會。

堡壘內的貯存罐繪有聖樹和坐在王座的半裸女子等裝飾圖像,並有「撒馬利亞的雅威和他的亞舍拉」賜福的刻字,提供相關背景讓我們了解,聖經的先知為何力促人們拋棄對於其他神明的崇敬行為。「亞舍拉」(Asherah)是迦南女神之名,在敘利亞海岸的拉斯向拉(Ras Shamra)發現的烏加里特文獻是祂最常被人們所認識的來源,而祂也常在文本中被描述成伊勒的配偶。

關於所羅巴伯在西元前六世紀晚期興建的第二聖殿,聖經的紀錄少得驚人。據說,所羅門的聖殿在這些年之間經歷許多變化,如遭到後代國王掠取殿內寶物等,但它仍舊是非常宏偉的建築。先知耶利米憤恨地憶起聖殿被毀的準確日期,是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十九年五月初十。」銅柱被拆,約櫃也不見了(有些傳說聲稱,約櫃在更早的時候就被偷了)。因此,所羅巴伯的聖殿少了這些第一聖殿非常重要的元素,但它可能擁有五千四百個金銀器皿,是根據《以斯拉記》波斯國王居魯士允許返回耶路撒冷的猶太流亡者從巴比倫帶回猶大的(雖然這個傳統和《列王紀下》的說法矛盾,因為後者記載,尼布甲尼撒在西元前五九七年將聖殿的所有黃金器皿全數砍碎)。

聖經中其他提及第二聖殿的部分都太委婉,僅具隱喻意義,因此無法為所羅門聖殿受到重建複製的程度提供任何清楚的概念。撒迦利亞在有關耶路撒冷的異象中提到「聖山」,那是理想化的描述,而西元前二世紀亞里斯提書信的作者對於光榮聖壇周遭的鄉野有著多麼肥沃的土地,同樣也是誇大不實、全然偽造的敘述。然而,兩者都證實聖殿被賦予極大的重要性,是應當受到尊崇的建築。

聖殿繼續運作的五百年間,有一項改變被普遍證明是真實發生過的,那就是安條克四世在西元前一六八年做出的褻瀆行為。他將聖殿儀式從禮拜猶太人的上帝轉變成崇拜某個新神祇(可能是宙斯),差點就讓整個猶太教的歷史嘎然而止。新神祇以神像的型態出現,馬加比書卷稱之為「施行毀滅的可憎之物」(欲了解更多這些災難事件的詳細論述,請見第五章)。猶太人被要求在新祭壇上和設立來崇拜其他神明的聖地內獻上豬隻和其他不潔的動物。

沒錯,馬加比書卷誇大了瑪他提亞及其子在拯救猶太教的行動上所扮演的角色,因為這些書卷撰寫的年代正是瑪他提亞的後代在猶地亞掌權的時期,因此十分仰賴有關他們對抗安條克的英雄神話,以合理化自己控制大祭司職位的行為。但,威脅是真切存在的。這個地區處處可見許多文物,是古典時期過後未能續存的那些本土宗教留下的痕跡。倘若在耶路撒冷聖殿進行的猶太上帝禮拜儀式真的在西元前一六〇年代終結,而非等到將近兩百五十年後的西元七〇年才終止,非常有可能不會再有後續的猶太教(以及基督教)歷史。

不過,安條克四世對猶太信仰的攻擊似乎沒有因此大幅更改聖殿建築本身。根據可能是在這起事件發生後約四十年寫成的《馬加比一書》,猶大・馬加比再次進入聖所,發現「聖所荒蕪,祭壇被玷污,門戶被焚毀」,但卻能夠迅速地重新安排奉神儀式:

他揀選沒有瑕疵、熱愛律法的祭司;他們潔淨了聖所,將玷污的石頭搬到不潔的地方去。他們商議如何處理被褻瀆的燔祭壇。有人向他們提出了好建議,就是拆毀它,因為曾被外邦人玷污,成為他們的恥辱。於是,他們將祭壇拆毀,把那些石頭安放在聖殿山上一個方便的地方,直到有一位先知來到,指示該怎樣處置石頭。然後,他們按照律法,用未曾鑿過的石頭,仿照原先的樣式,建造了一座新祭壇。他們又重建聖所及聖殿內部,並把庭院分別為聖。他們製造新的聖器皿,將燈臺、香壇和供桌搬進殿裡。然後,他們在壇上燒香,又點燃燈臺上的燈,照亮殿裡。他們把餅放在供桌上,懸掛帳幔。這樣,他們所作的一切工都完成了。第一百四十八年九月(就是基斯流月)二十五日,他們清晨起來,按照律法,把祭物帶到他們所造的新燔祭壇上。

一百五十年後,同樣的聖殿在希律王眼中似乎不再壯觀。這位出身相對卑微的國王被羅馬人指派為猶地亞王,急著建造紀念建築頌揚自己輝煌的政治成就。改建過程必須非常小心,以確保祭祀儀式不受中斷,位址不被污染。一千位祭司經過訓練,執行聖殿的石造工作,比這為數更多的人力則負責擴展聖殿的高台,使用拱做為次結構,還有巨大的擋土牆,當中有些現今還可見到部分殘跡。聖殿本身和內部陳設沒有更動,但外面覆滿大量黃金,多到反射的光線幾乎要刺瞎直視的人。西元前二〇年動工,到了西元前一二年,已完成內殿、門廊和外部庭院。但,根據約瑟夫斯這位當代的目擊證人所言,西元六六年時,擴建和修繕仍在進行,是羅馬軍隊摧毀聖殿的前四年。

相關書摘 ▶《猶太教四千年》:希伯來聖經說女巫很危險,但猶太巫術是從男性而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猶太教四千年:從聖經起源、耶穌時代聖殿崇拜到現代分布全球的猶太信仰》,麥浩斯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馬汀・古德曼(Martin Goodman)
譯者:羅亞琪
審定:曾宗盛

西元前2000年~迄今
第一本最完整全面的猶太教歷史,穿越四千年的漫長時空,史詩級的重量巨作!

在西元前第二和第一千紀時,猶太教在多神教的美索不達米亞社會中誕生,是三大亞伯拉罕宗教(世界三個有共同源頭的一神教,即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中最古老的一個。

在橫跨四千年的歷史中,猶太民族曾經創造大衛王的輝煌時代,擁有所羅門王的驚人財富,但在周遭諸國如羅馬帝國的侵略與控制下,猶太人遭受迫害與驅逐,分散到世界各地,足跡遍佈古代近東、中亞、非洲、歐洲、美洲,還有東方亞洲一些城市。

然而,數千年的時間過去,多少古文明已在歷史長河中銷聲匿跡,遺失了領土、語言、宗教、傳統習俗與文化,但猶太人沒有在漂泊中遺忘自己與上帝的約,猶太教維繫了整個民族,甚至在包容吸收了各地文化後,變得更多元與成熟。

從國際情勢中躍出版面的以巴衝突,或是在歷史中被血腥記憶的二戰猶太人屠殺,以及被電影小說不斷傳頌或改編的摩西出埃及記等聖經故事,可以發現猶太人種種歷史大事件和宗教經典的影響,其實遠超舊時代西方基督文化主導下的評估,其豐富的精神文化與悠久的歷史,是保存迄今最古老的偉大文明之一。

本書綜觀描寫了猶太人從西亞地區(透過被征服、流亡、離散)向外擴展,帶著他們的宗教經典、文化傳統、哲學思想以及生活習俗,遷徙到世界各地開枝散葉的故事,同時也見證了猶太文化對世界的貢獻。

猶太教+書腰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麥浩斯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