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教四千年》:希伯來聖經說女巫很危險,但猶太巫術是從男性而來

《猶太教四千年》:希伯來聖經說女巫很危險,但猶太巫術是從男性而來
Photo Credit: Nicolas Poussi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會有驅邪的行為,就表示這世界蘊含著看不見的邪惡力量,會使人類的利益受損,除非上帝出手干預。希伯來聖經對魔鬼和邪靈的本質沒說什麼,但在西元前三世紀晚期,《以諾一書》裡的「看守者之書」認為,邪靈源自墮天使和人類女子之間禁忌的性行為。

  • 文:馬汀・古德曼(Martin Goodman)

巫術、魔鬼與天使

以西結曾描述有些女子「為眾人的手腕縫驅邪帶,替身材高矮不同的人做頭巾,為要獵取人的性命」;《出埃及記》也特別指出巫女非常危險(「行邪術的女人,不可讓她存活」)。然而,在後聖經時期,猶太巫術(就我們所知)其實是男性發展出來的,而且若是秉持著正確精神,他們的行為可說是一種虔誠。前面就看到了,畫圈的霍尼具有帶來雨水的能力。早期拉比文獻也有提到一位虔誠的哈寧拿・本・杜沙(Hanina b. Dosa)能做出類似的奇蹟。《米示拿》稱他是「立功業的男子」,能夠預測病人的命運:

有一次,迦瑪列拉比的兒子生病了。他派兩位學者到哈寧拿・本・杜沙那裡,請他為他禱告。他見了他們,便上去一個較高的房間為他禱告。他下樓後,對他們說:「去吧,熱病已經離開他了。」他們對他說:「您是先知嗎?」他回答:「我既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之子,只是憑經驗學到的。如果我的禱告從口中流暢說出,我就知道他被接受了,但如果不是,我就知道他被拒絕了。」他們坐下來記錄當下那一刻。他們去找迦瑪列拉比,他對他們說:「我以聖殿儀式起誓!你們不早也不晚,剛好就在那一刻發生了:就在那一刻,熱病離開了他,他會要水喝了。」

人們仍常常大力反對巫術。有一則故事將以色列在聖經時期遭米甸人奴役的原因歸咎於以色列的子民身上,因為他們信了米甸魔術師厄胡得(Aod):他「用他的魔術伎倆……以色列人就被騙去……上帝說:『我要把他們送到米甸人手中,因為他們被他們騙了。』」然而,合法的禱告與巫術之間或者醫藥與巫術之間,就只有一線之隔。約瑟夫斯回溯所羅門療癒咒語的起源,說這在他的時代仍被用來驅魔:

上帝也讓他學會對付魔鬼的技術,給人類帶來好處和療癒。他寫下了咒語,用來消除疾病,並留下了驅邪的做法,用來驅逐束縛在體內的魔鬼,讓他們不再回來。相同的療癒形式至今仍在我們之間有著強大的存在。我結識了一個名叫以利亞撒的同胞,他當著維斯帕先和他的兒子、連同千夫長和一群士兵的面前,幫那些被魔鬼附身的人驅邪。

新約聖經敘述了許多耶穌或其他人所做的驅邪事蹟。不過,這種療癒的行為有一些受到作者讚揚,有一些卻遭到譴責:

上帝藉保羅的手行了些奇異的神蹟,甚至有人從保羅身上拿走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消除了,邪靈也出去了。那時,有幾個巡迴各處念咒趕鬼的猶太人,擅自利用主耶穌的名,向那些被邪靈所附的人說:「我奉保羅所傳的耶穌命令你們出來!」做這事的是猶太祭司長士基瓦的七個兒子。但邪靈回答他們:「耶穌我知道,保羅我也認識,你們卻是誰呢?」被邪靈所附的人就撲到他們身上,制伏他們,勝過他們,使他們赤著身子,受了傷,從那房子裡逃出去了。

會有驅邪的行為,就表示這世界蘊含著看不見的邪惡力量,會使人類的利益受損,除非上帝出手干預。希伯來聖經對魔鬼和邪靈的本質沒說什麼(雖然有預設這些東西的存在),但在西元前三世紀晚期,《以諾一書》裡的「看守者之書」認為,邪靈源自墮天使(又稱「看守者」)和人類女子之間禁忌的性行為。昆蘭的某些文本將邪靈(暗之子)描述成與光之子互相對立;根據應在西元前一世紀寫成的《戰爭卷》,末日時,「光之子將分成三批人馬擊倒邪惡,彼列也將分成三批人馬擊退上帝的同伴。」彼列(以及其他角色,例如有時候和彼列畫上等號的莫斯提馬〔Mastema〕)身為這些「毀滅天使之惡靈」的領袖,反映了一個不算極端的二元宇宙觀。這個宇宙觀代表的是,創世主上帝雖有驚人的力量,但當今世界是處在互相衝突的力量所造成的緊張局勢下。世界和人類分成兩股力量,雖彼此對立,但不會永遠共存。如同《禧年書》所描述的:

在這個禧年的第三個七年,不潔淨的魔鬼開始誤導諾亞的孫子,讓他們做出愚蠢的行為,毀滅他們。諾亞的兒子去找父親諾亞,告訴他有魔鬼正在誤導他的孫子、使他們盲目,並殺死他們。他在上帝主面前禱告,說:「存在於一切生命裡的靈魂的上帝……因為祢對我的慈悲一直如此巨大、對我的仁慈一直如此寬大:願祢的慈悲也降在孩子的孩子身上,願惡靈不要支配他們,讓他們從世上滅亡。祝福我和我的子孫,讓我們繁衍,變得眾多,充滿世間。祢知道祢的看守者─也就是這些惡靈的父親,在我的一生中做了什麼。至於這些還活著的惡靈,請囚禁他們,把他們關進審判之所。上帝啊,願他們不會在祢僕人的子孫之間製造毀滅,因為他們生性殘暴,被創造出來是為了毀滅。」

這些概念或許有助於解釋至高的慈悲上帝為什麼允許邪惡在世上興盛,但《申命記》裡有關罪過會遭天譴的概念,也同意了人類存在著自由意志。約瑟夫斯哀嘆猶太人看不出上帝的徵兆,警告他們若再不改變自己的行徑,聖殿將遭到毀滅。他說:「好好思索這些事情就能發現,上帝是關心人類的,利用各種預先徵兆向祂的子民指出救贖的道路,而他們之所以會毀滅,只能怪自己愚昧,選擇了災難。」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聖經裡有關上帝和以色列關係的整個敘述雖然似乎都暗示了這樣的平衡,但在第六章曾說過,和約瑟夫斯同年代的撒督該人卻對此提出質疑。根據《米示拿》,阿基瓦拉比(R. Akiva)在西元二世紀曾說:「一切都已事先預知,但人類擁有選擇的自由。」

天使這個角色部分解決了將人類與上帝的領域連結在一起所會產生的問題。聖經並沒有清楚定義天使,但第二聖殿毀滅前的最後幾百年,天使的定義越來越精確,並延伸到整個神域的本質,上帝的世界被認為充斥著各種不同階級的天使。第六章有說過,死海古卷裡的安息日獻祭歌所描繪的天使會積極參與崇拜儀式:「【基路】伯天使俯倒在他面前祝禱。他們起身時,【可以聽見】上帝的聲音在呢喃,引起一陣頌讚。他們放下翅膀時,有一個【呢】喃的上帝之聲。基路伯天使祝福蒼穹之上王座馬車的圖像,頌讚在祂光榮寶座之下【壯】觀且發光的蒼穹。」

在《戰爭卷》描繪的末世之戰裡,天使是和光之子一起並肩對抗暗之子的。天使按階級組織排列,由大天使米迦勒、加百列、拉斐爾和烏列爾領頭,在天上的聖殿擔任祭司:「他給我們安息日這個偉大的徵象,讓我們工作六天,接著在第七天守安息日,不做一切工作。他告訴我們(所有的常在天使和所有的神聖天使這兩大類),和他一起在天上、在地上守安息日。」天使也負責將公義之人的禱告帶到主面前,為了他們在世間進行干預。《馬加比三書》便記錄了一則精采的故事,將虛構的場景設定在西元前三世紀,敘說天使如何阻止國王托勒密四世把猶太人送進競技場讓大象踩死:

以利亞撒正要結束禱告時,國王帶著那些動物和傲慢的軍隊來到競技場。猶太人見狀,對著上天發出巨大的叫喊,連附近的山谷都迴盪著叫喊聲,讓軍隊無法遏止地驚恐。接著,最光榮至高無上的真神上帝露出神聖的面孔,打開天上的大門。兩位模樣可怖的光榮天使降下來,除了猶太人之外的所有人都看見了。他們對付敵軍,讓他們充滿困惑與恐懼,用不可移動的枷鎖綁住他們。就連王也開始顫抖身體,忘卻自己的乖戾與傲慢。動物回過身,面向跟著牠們的軍隊,開始踩踏、摧毀他們。

除了這些有關天使的概念,也有其他和上帝與人類之間的中介者有關的想法存在著。例如,第七章便談到斐羅的哲學觀裡有所謂邏各斯這樣的角色。另外,應是在西元前二世紀完成的《所羅門智訓》則以聖經的智慧傳統為基礎,把擬人化的「智慧」描寫成上帝的伴侶(雖然在這令人屏息的敘述中,作者並沒有清楚描述兩者的確切關係,有可能是刻意的):

智慧比一切的動力更為活躍;由於她的純潔,故能貫通穿透萬物。她是上帝大能的正氣,是全能者榮耀的真誠流露,故此沒有什麼污穢滲在她裡面。她是永恆光明所發的光輝,是上帝作為的無瑕之鏡,是他的善良之形像。……智慧施展大能,從地極這邊到地極那邊,從容治理萬有。這智慧是我所愛,從我年少就追求,要娶她作我的新娘,並且戀慕她的美麗。她出身尊貴,與上帝一同生活;萬有的主宰也喜愛她。因為她深知上帝的奧祕,她也選擇作上帝的工作。

相關書摘 ▶《猶太教四千年》:所羅門聖殿與第二聖殿,成為猶太人千年的禮拜中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猶太教四千年:從聖經起源、耶穌時代聖殿崇拜到現代分布全球的猶太信仰》,麥浩斯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馬汀・古德曼(Martin Goodman)
譯者:羅亞琪
審定:曾宗盛

西元前2000年~迄今
第一本最完整全面的猶太教歷史,穿越四千年的漫長時空,史詩級的重量巨作!

在西元前第二和第一千紀時,猶太教在多神教的美索不達米亞社會中誕生,是三大亞伯拉罕宗教(世界三個有共同源頭的一神教,即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中最古老的一個。

在橫跨四千年的歷史中,猶太民族曾經創造大衛王的輝煌時代,擁有所羅門王的驚人財富,但在周遭諸國如羅馬帝國的侵略與控制下,猶太人遭受迫害與驅逐,分散到世界各地,足跡遍佈古代近東、中亞、非洲、歐洲、美洲,還有東方亞洲一些城市。

然而,數千年的時間過去,多少古文明已在歷史長河中銷聲匿跡,遺失了領土、語言、宗教、傳統習俗與文化,但猶太人沒有在漂泊中遺忘自己與上帝的約,猶太教維繫了整個民族,甚至在包容吸收了各地文化後,變得更多元與成熟。

從國際情勢中躍出版面的以巴衝突,或是在歷史中被血腥記憶的二戰猶太人屠殺,以及被電影小說不斷傳頌或改編的摩西出埃及記等聖經故事,可以發現猶太人種種歷史大事件和宗教經典的影響,其實遠超舊時代西方基督文化主導下的評估,其豐富的精神文化與悠久的歷史,是保存迄今最古老的偉大文明之一。

本書綜觀描寫了猶太人從西亞地區(透過被征服、流亡、離散)向外擴展,帶著他們的宗教經典、文化傳統、哲學思想以及生活習俗,遷徙到世界各地開枝散葉的故事,同時也見證了猶太文化對世界的貢獻。

猶太教+書腰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麥浩斯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