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旗下的制服學生》:建中、中一中、北一、中山的制服演變

《太陽旗下的制服學生》:建中、中一中、北一、中山的制服演變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下,將分別就日本人就讀的中等學校與台灣人就讀的中等學校加以介紹,觀察學生制服的發展是否因而有所差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彭威翔

【微觀下的制服面貌】
中等教育——男子中學校與高等女學校

由於日本統治殖民地台灣時採取差別待遇的教育政策,中等教育及以下便設置了分別給日本人、台灣人就讀的學校,而男子中學校與高等女學校的狀況相同。以下,將分別就日本人就讀的中等學校與台灣人就讀的中等學校加以介紹,觀察學生制服的發展是否因而有所差異。

男子中學校
  • 台北州立台北第一中學校
1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1939年的台北第一中學的喇叭鼓隊,學生們穿著國防色、近似軍服的制服。

台北州立台北第一中學校(以下簡稱台北第一中學,即今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為台灣中等學校的嚆矢,主要招收日籍學生。一九○七年獨立成為中學校時,採用木棉質地的普通立領學生服,夏季是白色,冬季是黑色。不久後的一九一○年代,南部的台南州立台南第一中學校(以下簡稱台南第一中學,即今國立台南第二高級中學),則以折領學生服為制服,顏色同樣是夏白冬黑。至於新制定的帽子上則附有樣式仿自日本京都第一中學校的徽章,帽子周圍的三條線則仿自陸軍,但將官帽上的三條黑線改採紅線,並附上夏季使用的白色日覆。

到了一九一一年,台北第一中學將學生服細分成帽子、制服、作業服、外套、鞋子及綁腿等。帽子是黑色絨質的大黑帽子,上頭的學校徽章、三條紅線及白色日覆不變。制服同樣採用立領的學生服,冬季是紺色或黑色,夏季為白色的小倉織質地,上衣鈕釦則為六個櫻花圖樣的金釦;褲子為與上衣質料相同的普通長褲,後面附有口袋。

新訂定的作業服是卡其色木綿質地的短袖立領學生服,上有六顆釦子;褲子則是質地相同、長至膝蓋的短褲,後面附有口袋,作為學生勞動時穿著的服裝。外套則為黑色或紺色的絨質雙重釦樣式,上頭有並排的六顆櫻花圖樣的金釦。鞋子是黑皮鞋。綁腿為麻製。到了一九二五年,新入學的一年級新生開始換穿霜降質地的制服,上衣的樣式為附有腰帶的立折領。

一九三六年,為配合總督府的國防色要求,台北第一中學新生的制服顏色也順勢變成國防色,樣式為:折領附外口袋、近似軍服者;帽子的顏色與服裝相同,但上頭仍維持一中傳統的三條紅線。隨著國民服令在一九四○年頒布,全台中等以下的學校配合總督府的政策,實施統一的學生制服,台北第一中學亦不例外,但越接近戰末,隨著原料取得日益困難,也變得較難以要求學生制服的樣式與顏色。

  • 台中州立台中第一中學校
2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台中中學校第一屆的畢業生合照,多數學生身穿霜降色的折領學生服,頭戴略帽——麥稈帽。

台灣中部的台中州立台中第一中學校(以下簡稱台中第一中學,即今國立台中第一高級中學),是台灣人奔走、捐資下成立的中學校,主要供台人子弟就讀。

關於台中第一中學的學生服裝,首任校長如此說道:「制服與台北總督府中學校差不多,唯鈕釦的徽章不同,帽子上附有專屬台中中學學生之徽章,……制服、帽子、鞋子、綁腿,外套、襯衣等購入費用約需二十元」。

可見台中第一中學校的學生服是參考台北第一中學校的制服,無論質地、樣式或顏色都大致相同,僅以不同的徽章加以區別。

到了一九二七年,學生制服有所修正,並區分成:帽子、制服、外套、鞋子及綁腿。帽子有正帽、略帽二種,正帽為黑羅紗質地的海軍帽,帽子側邊圍繞三條白線,與台北第一中學校的三條紅線不同;略帽則是一般的麥稈帽,周圍同樣有三條白線,正帽與略帽的正面均附有學校的徽章。

制服上衣不同於台北第一中學一開始的立領學生服,為霜降色(藍中雜白斑點)、近似西裝的折領學生服,附有四顆鈕釦、左右各有一個口袋,口袋處有金色鈕釦。褲子為同質地的普通款長褲,左右各有一口袋。鞋子是黑色、附鞋帶的軍用皮鞋或短皮鞋,另有卡其色綁腿。皮鞋除了在儀式等特殊場合穿著外,其他場合都穿著運動鞋。

此後,學生服裝少有變化,直到皇民化時期,為因應戰爭需要,學生被要求在穿上制服後打上綁腿。

3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配合戰爭時期的需求,台中中學校的學生服裝也走向國防色化,並同時在腳上打上綁腿。

比較台北第一中學與台中第一中學的學生制服,大正時期的樣式都是立領學生服,但同時期,南部的台南第一中學及高雄州立高雄第一中學校(以下簡稱高雄第一中學,即今高雄市立高雄高級中學)都採用折領學生服,可能是因為南部較為炎熱,而相較於立領,折領較為舒適自在之故。因此昭和初年之後,台北第一中學、台中第一中學也因應台灣氣候,跟著改為制定立折領的學生服。總之,男子中學校的學生服相較多數高等教育機構的立領學生服,具有適應氣候變化的特色。

這兩所分別提供日籍與台籍學生就讀的中學校,其夏季制服是白色或霜降色的小倉織質地,冬季則為黑色、紺色的木棉或小倉織,大致類似其他各地的中學校制服,例如:初期的高雄第一中學制服就是採用霜花白斑點的木綿布。男子中學生的帽子與高等學校相同,有正帽、略帽兩種,正帽的樣式為海軍帽,略帽多為麥稈帽,二者正面都有學校的徽章,四周則圍繞著代表各校顏色的線條,具有識別的作用。一般來說,學生都穿黑皮鞋,另外還有運動時所穿的布鞋。

進入戰爭時期後,學生開始改穿著軍用皮鞋。搭配著變成國防色的制服,整體看來極富軍事色彩,其他各地中學校的制服的變化也類似如此,例如:一九三五年,高雄第一中學改穿黑色軍用皮鞋及國防色綁腿,然後接著在一九三七年換穿新的國防色制服。

高等女學校

高等女學校與男子中學校相同,有專供日籍學生就讀的台北州立台北第一高等女學校(以下簡稱台北第一高女)和以台籍學生為主的台北州立台北第三高等女學校(以下稱簡台北第三高女),此二校為當時台灣最具代表性的高等女學校。

  • 台北州立台北第一高等女學校

創校之初,台北第一高女沒有制服。由於主要招收日本子弟,故女學生們各自穿著傳統的日本和服上學。一九○六年,制定了海老茶袴,上身仍著和服,下半身則要求女學生穿著海老茶色(近似暗褐色、茶紅色)的袴,裙襬處有三條○.四公分寬的白線,腳上穿著草鞋或木屐。對於制服,一九○七年入學的女學生曾有以下敘述:

「入學時,高年級生把額前頭髮流成高的髮結,穿著下襬有三條橫邊的長襬褲裙,把紫色箭翎花紋的長袖翻起……」

4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1910年代,穿著海老茶袴的台北第一高女學生。
5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1923年到1933年間,台北第一高女的洋式制服採雙排釦設計,圖為冬季款。

到了約一九一七年,女學生穿著的海老茶袴,上衣袖長及袴長大大縮短,裡面穿著運動褲,同時廢除木屐、草鞋而改穿皮鞋,夏季是白色,冬季是黑色。

一九二二年,新台灣教育令發佈之後,學校制定新的洋式制服,並趁一九二三年四月,東宮皇太子來台參觀學校時,讓全校學生穿著新款的洋式制服迎接皇太子。新款的夏季制服上半身是白色短袖襯衫,搭配同色的皮帶與帽子,上衣的領子、袖口與口袋是水藍色,下半身則為十四褶的水藍色百褶裙。冬季制服則是有著雙排、六個鈕扣的紺色(編按:顏色近似於深藍色、藏青色與深紫色)長袖上衣,搭配同色皮帶、帽子及十四褶的百褶裙。

上衣領子無論季節都有三條白線。據畢業校友的說法,這三條白色飾線代表校訓裡的正、強、淑三個字。至於運動服,夏季、冬季均為白色短袖襯衫,搭配黑色燈籠褲。

6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1933年起,換穿水手服的台北第一高女學生,此為夏季款。

一九三三年起,配合學校新校舍的落成,入學的新生開始改穿著水手服搭配十四褶的百褶裙,上衣並繫有固定型的領帶,及由學生自己繡上校章圖案的口袋,夏季是白色短袖上衣,搭配紺色領帶,頭戴白色燈芯絨帽;冬季則是紺色長袖上衣,領子上有三條白線,搭配藏青色法蘭絨圓形帽。

7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戰爭時期,台北第一高女學生的裝扮:頭戴防空頭巾,下半身穿モンペ。

一九三九年,總督府制定了統一的全台中等以下學校制服,並將高等女學校納入制服統一的範圍,其樣式沿用水手服的型式。隨著太平洋戰爭爆發,為因應戰時的空襲與節約資源,制服又做了調整:上衣讓學生隨意穿著,只要顏色不要太顯眼、或引人注意即可,口袋上則別上校徽作為識別,下半身則穿モンペ(卡其色的長褲),以方便戰時的勞動與躲避空襲。

  • 台北州立台北第三高等女學校

以台籍子弟為主的台北第三高女,在創校之初同樣沒有統一的學生服款式,學校也沒有關於校服的規定,學生通常依循舊慣,穿著中式傳統服飾上學;上衣是大衿衫,下半身是中式裙或褲,長髮則或盤或紮地,於後腦理成髮髻或長辮,然後足蹬三寸金蓮。

然而,女學生的這般穿著卻被評為氣質不佳。因此,一九一○年,學校仿效台北第一高女的「海老茶袴」,制定了「紫紺袴」,並獎勵學生穿著,使得穿著者年年增加,至於上半身則沒有硬性規定,依然任憑學生穿著傳統的大衿衫。

一九一五年,藉著新建校舍及搬遷的時機,全校學生統一穿著紫紺袴。由於這款「紫紺袴」模仿者眾,校方因而在一九一七年,於紫紺袴下方附加二條黑線作為區別,這款台灣服上衣搭配紫紺袴的制服持續使用至一九二三年。

8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1917年台北第三高等女學校的學生,下半身穿著學校統一制定的「紫紺袴」,上半身則是各自的中式大襟衫。

一九二二年,隨著「台灣教育令」頒布、「日台共學」實施,開始有日籍學生入學,因此,原本的紫紺袴學生制服有了變化,而日台共通的制服也成為必要。經過種種考究後,學生自一九二三年起穿著新制服:夏季是白色短袖的洋服上衣,下半身是長度過膝、上有二條黑線的百褶裙,另附有一條腰帶,並搭配白色燈芯絨帽。冬季則是紺色長袖洋服上衣,搭配同色、上有二條黑線的百褶裙,然後配上同色的圓帽。四季均搭配黑色長襪,並穿著黑色皮鞋或運動鞋。

到了一九二六年,原本不分季節的皮鞋、運動鞋開始有了季節之分:夏季改穿白皮鞋或白色運動鞋,冬季仍為黑色。此外,上面原有二條黑線的百褶裙,也因其他學校採用二條線的設計,容易產生混淆,而在一九二七年改成三條黑線,並以此代表第三高等女學校。

9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台北第三高等女學校學生穿著1923年起採用的新式洋式制服,裙子上的二條黑線清晰可見。
10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1924年穿著前一年採用的新式洋式制服的台北第三高等女學校學生,圖為冬季款。圖片來源:小野正雄編輯,《創立滿三十年記念誌》。

隨著時序推移,學生制服無論冬夏,剪裁上變得比以往更加合身,上衣長度約在腰際,並捨棄腰帶、省略裙襬上的黑線。一九三八年起,受皇民化運動影響,畢業生在畢業典禮時開始必須穿著白襟黑紋付的和服,這在遺留下來的畢業照中都可清楚看到。

11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台北第三高等女學校學生穿著白襟黑紋付的和服參加畢業典禮。
12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台北第三高等女學校新式水手服的制服,左邊為冬季制服,右邊為夏季制服。

一九四○年左右,當全台灣的高等女學校學生已一律穿上水手服時,台北第三高女也不例外。從一張攝於一九四三年的畢業合影中便可看到,學生穿著紺色的洋服上衣,但樣式己經變成水手服,從左右兩肩的領子依稀可見白色的條紋裝飾,腳上則因戰爭的影響而穿著木屐。

再從另一張未標示年代的學生服裝照片中,可清楚看見新式水手服的樣式分為夏季、冬季兩種。夏季是白色上衣附上藍色領帶,領子上有三條白線,左胸口袋上繡有校徽,袖口部份與領子相同,藍底交雜三條白線,下半身則是紺色、過膝的裙子,搭配白色圓形女帽;冬季是紺色上衣與同色領帶,領子上附加三條白線,左胸口袋同樣繡有校徽,並搭配同色的圓形女帽。

到了戰爭時期,台北第三高女與第一高女類似,以便於行動的モンペ取代裙子,而モンペ也成為當時女學生制服的普遍款式。對學校機關來說,越到戰爭末期,服裝上的要求也愈加乏力與寬鬆。

相關書摘 ►《太陽旗下的制服學生》:日治時期台灣社會輿論對於制服的觀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太陽旗下的制服學生》,左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彭威翔

制服從何時開始?有什麼意涵?
制服如何成為時代變遷的重要符號?
本書揭開「制服帝國」的身世之謎。

制服是許多人成長的共同記憶,也是最令人難忘的身分印記。台灣人從什麼時候開始穿著制服?卡其制服從何時開始流行,讓台灣在戰後戒嚴時期成為卡其制服帝國?回溯日治時期,台灣人在日本的統治下,逐步換穿各式標準服裝。

在日治初期二十年間,台灣各級學校的制服百花齊放,日籍學生著和服,台籍學生穿長衫,原住民穿「番服」,呈現多元雜糅的面貌。一九二○年代以後殖民政府強化控制力,洋式制服與當時流行的洋服同步,逐漸成為官方認可和推廣的學生制服。一九三七年中日戰爭爆發後,制服也因應戰爭的需求與氛圍,而有「國防色」(卡其色)和「迷彩裝」式的學生制服。

透過本書的描繪,制服具體而微地成為我們可以辨識時代變遷的重要符號。作者也觀察到,日治時期學生制服的變化,與日本的殖民政策、教育制度、民間社會的服裝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而制服的配件、學校對制服的服儀檢查、當時制服的價格、購買力,以及各個角色對於制服的觀感,也是本書關心的面向。想看看母校在日治時期的制服是什麼樣子?一百年前台灣學校的制服款式,都將在本書中呈現。

(左岸L)太陽旗下的制服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