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蒙古帝國的勇氣(二):西藏盡頭,不丹的獨立戰爭

抵抗蒙古帝國的勇氣(二):西藏盡頭,不丹的獨立戰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蒙古的和碩特汗國與西藏的甘丹頗章政權仍舊認為「不丹是西藏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願放棄,累次來犯,但始終未能取得決定性勝利,屢屢遭不丹擊退,不丹也終於在「獨立戰爭」中贏得西藏對其自成一國的承認。

抵抗蒙古帝國的勇氣(一):釣魚城軍民頑強據守,力保南宋再活20年

不丹(Bhutan)這個國度,原本以自創的國民幸福指數(Gross National Happiness,GNH)聞名全球,更被譽為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近來又因地理位置與風土民情,在台灣媒體上掀起一番波瀾。

不過位居喜馬拉雅山東麓,夾處在中國與印度「龍象之間」的不丹,不但不傻,反而有小國大智慧值得學習,且不丹不單單只是如此,雖是蕞爾小國,獨立之路篳路藍縷,仍展現面對強權時的不屈勇氣,值得大家細數其不為人知的過往。

西藏的盡頭:不丹

不丹國名源自梵文,意為「西藏的盡頭」,顯示其與西藏深厚的因緣,為西藏文化傳播的南端,並以「雷龍之國」(Druk Yul)自居。

初期史料傳說性質濃厚,據信西元7世紀初期不丹歸迦摩縷波(Kamarupa)王國轄下,後期為強大的吐蕃王國屬國,吐蕃國王松贊干布曾於不丹西、北部修建祈楚拉康(Kyichu Lhakhang)、簡培拉康(Jambay Lhakhang)兩座藏傳佛教寺廟,不丹開始信仰藏傳佛教,不丹的歷史也因此添上宗教的神祕色彩。

8世紀時相傳蓮花生大士身騎猛虎飛至不丹帕羅,降妖伏魔,大顯神通,此地其後建成「虎穴寺」,便成為不丹最為殊勝莊嚴的寺院。

9世紀朗達瑪滅佛,吐蕃內亂,藏族流離失所,逃至不丹西部,與原住民的混血後裔成為現在不丹人的主體民族,不丹各地方勢力,也與藏傳佛教各宗派相結合,彼此競逐。11世紀藏傳佛教噶舉派創立,其中噶舉派傳承之一, 12世紀確立的支派「竹巴噶舉」在不丹發展尤其迅速。

13世紀時,蒙古征服分裂的青藏高原,隨後藏傳佛教薩迦派藉元朝忽必烈之力,建立政教合一的薩迦巴政權,傳至14世紀時,薩迦法王達尼欽波桑波貝往南征服不丹、與現在印度實際控制的阿魯納恰爾邦西端的珞隅、門隅等地區。

蒙古元朝退回蒙古草原,薩迦巴政權連帶衰亡後,不丹15至16世紀群雄割據,就在混戰不斷的烏雲下,新契機的曙光就此誕生。

1616年,身處西藏的竹巴噶舉創始人後裔兼竹巴噶舉祖寺熱隆寺住持阿旺朗傑(即未來的夏仲・阿旺朗傑,Shabdrung Ngawang Namgyal),志在被確認為竹巴噶舉最重要的轉世活佛「竹欽活佛」,奈何鬧活佛雙胞,且阿旺朗傑不受當時西藏統治者藏巴汗政權承認,甚至遭其威逼。阿旺朗傑毅然決然赴不丹發展,另闢天地。

由於竹巴噶舉派在不丹頗有勢力,身分顯赫的阿旺朗傑至不丹後,瞬間成為不丹竹巴噶舉派的共主,眾多追隨者雲集而來,阿旺朗傑並模仿西藏政治體制建構政教合一制度,成為「夏仲活佛」,以法王之姿披荊斬棘,力壓群雄,首度正式統一不丹,並想獨立於西藏之外,但此舉隨即遭致西藏的攻擊。

不丹1644擊敗蒙藏聯軍紀念郵票小全張
不丹1644擊敗蒙藏聯軍紀念郵票小全張|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蒙藏聯軍!不丹的獨立戰爭!

自1617年開始,夏仲・阿旺朗傑多次擊退西藏侵擾,於1634年「五喇嘛之戰」中,面對不丹境內五個藏傳佛教敵對教派聯合西藏藏巴汗政權的圍攻,夏仲・阿旺朗傑善用葡萄牙傳教士提供的火炮、彈藥裝備險勝,奠定立國基礎。

同時與亦信奉竹巴噶舉的拉達克關係友好,加上拉達克吞併西藏古格王朝後,還貢獻寺院與土地給夏仲・阿旺朗傑,使不丹在西藏阿里地區領有飛地,兩國合力共抗西藏,但大時代的巨輪無情輾壓,更大的風暴席捲而來,13世紀曾縱橫沙場的蒙古鐵騎竟再入西藏,向不丹襲來!

原來元朝北歸後,蒙古人逐漸分裂為蒙古高原東部的「韃靼」與蒙古高原西部至新疆北部的「瓦剌」,而瓦剌為明朝的稱謂,至清朝改譯為「衛拉特」,衛拉特蒙古主要又分為準噶爾、土爾扈特、杜爾伯特、和碩特四部。

和碩特蒙古在其英主固始汗領導下,受藏傳佛教格魯派第五世達賴喇嘛邀請,自新疆北疆天山一帶,率一萬精兵遠征青海,以寡擊眾擒殺自蒙古高原而來的卻圖汗,後又深入西藏腹地,於1642年消滅藏巴汗政權,統一青藏高原,建立「和碩特汗國」,與達賴喇嘛建立的「甘丹頗章政權」共治西藏。蒙古騎兵兵鋒所指,所向披靡,再度展現其無堅不摧的實力。

然而,無論是蒙古人開疆拓土的雄心,抑或西藏人「收復失土」的執念都沒能放過不丹這片疆土,大戰一觸即發,終於在1644年發動蒙藏聯軍侵略不丹。

和碩特汗國除青海的蒙古軍外,拉薩北方的當雄草原有5000蒙古騎兵駐紮,固始汗則親自鎮守拉薩,但蒙藏聯軍的數量史料難以確定,有700人至上萬大軍的說法。

總之,蒙藏聯軍翻山越嶺,大舉進擊至不丹境內,直攻西部普納卡宗(「宗」即是城堡,作為行政與防禦中心),草創的不丹政權人心惶惶,夏仲・阿旺朗傑卻不坐困愁城,決心運用不丹濕熱氣候、多變地形,與出眾的謀略大幹一場。

首先,刻意在蒙藏聯軍眼皮底下,讓不丹軍出宗堡行軍訓練,過一個山坳不見影蹤後,同批不丹部隊悄悄折回宗堡再度「出動」,創造出不丹軍源源不絕的「錯覺」,讓原本輕敵冒進的蒙藏大軍,誤以為夏仲・阿旺朗傑竟在短時間內集結不丹軍力,足堪一戰。

其次,讓蒙藏哨探「發現」不丹軍糧物資堆積成山,部隊士氣高昂,全軍上下早有持久戰準備,欲與蒙藏聯軍放手一搏。

最後,畢其功於一役,蒙藏聯軍意圖仰攻險要宗堡,進軍於潮濕的山間陡坡時,不丹少量奇兵繞行突入其後方縱火,搭配宗堡軍隊傾巢而出,居高臨下,痛擊蒙藏聯軍。

蒙古人本不耐不丹濕熱山谷丘陵,蒙藏聯軍又先在心理戰落居下風,後發現本營遇襲,已生怯意,再遇上山坡濕滑,難以出力及聚集,進退失據下大驚失色,導致一戰即潰。蒙藏殘兵逃入杜鵑花叢時,更遭到熟悉地形的不丹軍士十面埋伏,不丹軍大獲全勝,繳獲軍需物資無數,但仍釋放兵士歸國,僅將蒙藏軍官扣做人質。

夏仲・阿旺朗傑擊敗蒙藏大軍,不丹戰勝威名赫赫的蒙古與宿敵多年的西藏,名聲響徹喜馬拉雅山麓,使周遭諸國刮目相看,再也不敢小覷。

此戰後雖然蒙古的和碩特汗國與西藏的甘丹頗章政權仍舊認為「不丹是西藏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願放棄,累次來犯,但始終未能取得決定性勝利,屢屢遭不丹擊退,不丹也終於在「獨立戰爭」中贏得西藏對其自成一國的承認,至此確立不丹的獨立國家地位。

圖切宗建築
圖切宗|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不丹的獨立象徵:圖切宗(Drukgyel Dzong)紀實

圖切宗位於不丹西部對外門戶,擁有帕羅國際機場之帕羅宗(此帕羅宗指不丹現行行政區劃,圖切宗則是17世紀時的政教中心)境內。圖切宗於1647年落成,便為紀念1644年大敗蒙藏聯軍而建。

由於圖切宗濃郁的歷史印記,我直接要求導遊務必要全力導覽。順道一提,不丹迄今不開放自助,僅接受旅行團至國內旅遊,且中文導遊費用要比英文導遊為高。言歸正傳,無奈導遊表示,1950年代圖切宗不幸遭火吻,直至2016年不丹小王子,即未來的王儲出生後,以慶賀太子誕生名義開始重建,同時改建為博物館,預計2022年重新開放。

因此我至此地僅能遠眺,只見圖切宗傲立於小丘之上,控制著周遭平原,遠方則是雲霧繚繞的高峰。但圖切宗看似幅員不大,卻地勢險要,更是不丹第二高峰卓木拉日峰(Jumolhari)的出入要地,圖切宗入口處旁便是不丹第二高峰的登山步道起點,以約莫4天的登山健行行程吸引遊客,在天氣晴朗時,於圖切宗同樣能一覽高山雪景。

而駛近宗堡,圖切宗果然正在施工,封閉無法入內,白牆金頂紅瓦的標準不丹宗式建築展現不丹傳統工藝美學,不過如今環繞圖切宗地域僅是一處僻靜所在與閒適田園,偶有身著不丹傳統服裝制服的青年學生嬉鬧路過,完全不復當年不丹存亡於一線的惡戰氛圍。

同時我在不丹郵政總局購置郵票時更驚艷發覺,1994年不丹曾罕見發行一套擊敗蒙藏聯軍350周年的史詩紀念郵票小全張,安排細緻,人物繁多,還能見到不丹軍隊英勇突擊,力抗蒙藏聯軍的畫面,當即購入,同時竟遇到不丹郵票的設計師,留下聯絡方式外,並一併聆聽說明。

紀念郵票設計精巧,保持不丹「郵票大國」的風範,尤其是不丹軍士憑藉國技射箭,如同電影《魔戒》精靈王子般,以神射手之姿壓制聯軍,既回顧數百年不丹挺身而戰的故事,更彰顯不丹當年面對強權的不屈勇氣。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