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影響台灣選情的不是資訊戰或假新聞,而是農業「蝴蝶效應」

真正影響台灣選情的不是資訊戰或假新聞,而是農業「蝴蝶效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農政治風波凸顯出農業老問題,短期造成了綠白分手、民進黨大敗,中期創造出賣菜郎韓國瑜,長期更是讓各本土勢力產生可取而代之的想法,只是民進黨身為大敗一方,卻似不曾內視省思各種組織戰略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段雅馨

去(2018)年底九合一大選民進黨大敗,許多人直呼不可思議,各種分析紛紛出籠,假新聞、資訊戰、地方派系動員成功等等,都是幾方說法,但若循著脈絡順藤摸瓜,其實遠因早已在2018年初北農休市事件埋下,導致後續蝴蝶效應讓民進黨輸到崩盤。

農業的「彈性」成為無法掌控的未爆彈

大部分的農民在體制底下的農會透過共同運銷、與賣場契作等等方式,協助入會農友賣出農產品。但沒有加入農會、不在產銷體系的農友也不在少數,像所謂的「小農」就是一個比較好理解的例子,自產自銷,在週末市集常常會出來擺攤等等。每個農友都有選擇加入或不加入的理由,也都有自己生存下來的方法。

然而,正是因為這樣的「彈性」,間接使農產運銷一片混亂。全聯、家樂福等大賣場和一些小農直接「契作」、「叫貨」,但有些時候賣得不夠,再去和市場攤販買貨也時有所聞,同一所賣場分頭去跟兩家理念不對盤的對象叫貨,久而久之,體系內的農會和脫離體系的自售小農會有嫌隙也是必然。再來,還有許多盤商對個體農戶沿路收貨,喊什麼價就什麼價,不要拉倒,反正農戶自己沒有其他通路管道可以賣。

盤商在這個三不管地帶裡面舒舒服服地佔著,小農們週末在市集「有嘴喊到沒涎」,不然就是自己直接找商家合作,價格也是自由心證、沒有保障。

原本要是因地制宜的「彈性」卻成了台灣農業的漏洞。現況下,政府是沒辦法強行規定農民種植什麼作物、種多少數量,也就是說,農產各自進入運銷的商業結構後,必須和自由市場機制面對面搏鬥。數量沒辦法穩定掌握、買賣通路也無法整合的情況下,蔬菜水果價格就必然會面臨到大漲或大跌的「崩盤」現象。

政治的炸藥起火線:2018年的北農休市

在台灣整個農產運銷體制中,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簡稱北農)佔了全國三成的蔬果拍賣交易量,當日北農拍出來的價格,幾乎就是對全國的蔬果價格一錘定音,是全台灣農產運銷最重要的地盤。再加上,台北市政府(22.76%)、農委會(22.76%)以及各級農會(24.81%)是北農三大股東,政治勢力暗潮洶湧於其中。

民進黨執政前、郝龍斌擔任北市市長時,農會方以及北市府所支持的韓國瑜為當時的北農總經理。政黨輪替後,民進黨開始將自己人安插進在各個官股公司以免官股公司與中央政府不同調,其中韓國瑜正是目標之一,在經過一連串的政治清算以及柯市府的騎牆作風下,總算逼走了韓國瑜,而後民進黨推派吳音寧,無黨派的北市長柯文哲也就順其自然讓她上任。

果菜市場改建案 吳音寧出面說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過,吳音寧的作風較不偏向體制底下、農會一貫的產銷,導致農會方不滿,這就像是NIKE旗艦店的店長,主力卻放在銷售Adidas的鞋子一樣。於是,早在半年前就決議且公佈的休市,造成了一波莫名的公關危機,也讓這把火由民進黨開始卻燒向了柯市府。

之後,更因為吳音寧鮮少出席體制內的會議備詢,再加上當時沒有人特別告訴她休市消息,被媒體問及時驚訝表示,「並不知情。」更讓當時高薪實習生的印象深植在大眾心中。

藍、白、綠的北農角力賽

有人傳言是北農三腳督之一的農會方「暗中出手」,但無論背後是否有人操盤,最後呈現出來的就是,由執政黨方農委會指派的吳音寧「賣菜賣出問題」,執政黨當然得為此負起責任。

農委會希望北市府共同面對,北市府認為民進黨才必須為此負責,但民進黨卻沒有積極出手處理。面對年底即將來臨的大選,柯文哲勢必得切割,於是柯市府,轉向和另一個股東——農會方也就是雲林張家——聯手,將問題指向吳音寧管理不當,其中更是上演了柯市府與雲林張家的曖昧橋段,以及柯文哲與張家代理人韓國瑜的眉來眼去。

而每年秋冬就會上演一次的菜價崩盤戲碼,由於屆臨2018年九合一大選,為數在野候選人藉此議題炒作一波輿論,新聞畫面中,菜販哭喊慘賠,政府無能,把矛頭全指向吳音寧以及背後的民進黨;而柯文哲更是既無辜又無奈表示,「開會都不見吳音寧」;國民黨順勢將前任總經理韓國瑜各種下鄉探視農民、大發獎金照顧北農員工、賣菜郎「親民、接地氣」的形象大放送,對比吳音寧是「不懂賣菜」的罪人。

這一樁北農之亂,讓國民黨抓到機會狂打對手;民進黨沒處理妥當,實在也站不住腳;而吳音寧冷處理的方式,不但讓綠白關係直接到達冰點,無限燃燒的公關危機讓柯市府陷入焦慮,更讓綠白合作撕破臉。

高麗菜為主 韓國瑜競選主視覺發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產銷失衡假議題?間接迎向「新黨外時期」

2019年的八月由於颱風天影響菜價,柯市府再度被問起北農一事,柯文哲坦言,「國民黨當時對吳音寧是攻擊過度」;韓國瑜藉著北農之亂,頂著賣菜郎頭銜用力接地氣,一舉鏟下綠營鐵票倉高雄市長的位子,現在更是往上爬,成為看似人氣滿滿的藍營總統候選人。

然而,為何今年卻不若2018年中一樣,動不動就有農民北上抗議,並召開記者會血淚控訴政府無能?今年難道就沒有農產品滯銷、過剩的問題嗎?還是現在召開記者會、北上抗議會傷到自己人呢?

北農政治風波凸顯出農業老問題,更影響了2018年九合一大選的結果,也同時翻開台灣政治新篇章。

農業問題所引起的政治蝴蝶效應,短期造成了綠白分手、民進黨大敗,中期創造出賣菜郎韓國瑜,長期更是讓各本土勢力產生可取而代之的想法,開始挑戰民進黨以開拓自身票源。然而,現在定義這場2018年大敗的主流說法卻還是以中國資訊戰、假新聞、地方派系崛起這種摸不著邊際的說法為主,大敗方民進黨也不曾內視省思各種組織戰略問題。

2020年總統大選逼近,現在政治光譜上的所有勢力在攻擊方向上早已集結,且有了相同的打擊目標,「聯合次要敵人,攻擊主要敵人」、眾人一起狂打民進黨的「新黨外時期」已悄然來臨。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