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心也可復原:認識心理創傷

破碎的心也可復原:認識心理創傷
Photo Credit: Vincent Yu/AP IMAGE/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經歷創傷與壓力事件後出現身心反應,乃人之常情。可是,若情況持續一段時間後,仍然受到困擾,或生活因而受到影響,則應該考慮諮詢專業人士,尋求適當的協助。

文:Andy H.W. Fung & Elly Lee(聯絡電郵:andyhwfung@gmail.com

日常生活中的創傷與壓力事件其實並不罕見。部分經歷過創傷或壓力事件的人士可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身體與心理反應,這都是很正常的現象。不僅人類,其他動物也會有類似情況。本文嘗試講解什麼是心理創傷,以及創傷或壓力後可能會出現哪些身心反應,並分享一些應付創傷與壓力後身心反應之方法,讓曾遭遇創傷或壓力的朋友對自己的身心有多一份了解。

什麼是心理創傷?

心理創傷是一種主觀的經驗,換言之,某件事對A君來說可能是創傷經歷,但對B君來說可能並未有造成創傷。一般來說,如果某些事情(無論一件還是多件事件)壓垮了一個人的情緒整合能力,使他/她無法處理和負荷這些身心經驗,心理創傷便可能發生了[1]

從朋友爭執、被責罵、父母離異、情感被忽略,到家庭暴力、重大傷病、重要親人離世、性侵犯、童年受虐、大型事故、天災、酷刑、戰爭、群眾衝突等等,都可能造成不同程度的心理創傷。儘管從創傷後壓力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醫學診斷上來說,創傷的定義相對較狹窄,但不代表其他看似較「輕微」的經歷不會造成創傷。

RTS2MY8Z
Photo Credit: 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從朋友爭執、被責罵,到家庭暴力、重大傷病、重要親人離世、群眾衝突等,都可能造成不同程度的心理創傷。

經歷創傷或壓力事件後出現困擾,是軟弱的表現嗎?

生活中的壓力事件,足以對我們的身心帶來很大的影響,當中可能包括對自律神經系統等生理層面的影響,令身體激發以便於戰鬥或逃跑(fight or flight),也可能令身體變得僵硬或凍結(freeze)來避免刺激敵人。這些自然的反應,不僅出現在人類,也出現在很多其他動物身上,可見這是演化而來的保護機制,並不是軟弱的表現[2]

如果創傷或壓力的強度太大,或者事主缺乏社會資源(例如親友無條件的愛和支持),事主可能一時三刻難以處理和接受經歷,或需尋求專業人士協助。

有些經歷過創傷或壓力事件的人,未必一開始就感受困擾,可能事隔多時之後,因為某些緣故觸發,才出現跟事件相關的困擾,這些都是常見而可以理解的。

在美國,大約8.7%的人在一生之中會經歷PTSD;經歷過性侵犯、軍事鬥爭、囚禁、種族或政治拘禁、種族屠殺等事件的倖存者,更有三分之一甚至更高的比例可能出現PTSD [3]。台灣921大地震後,一個研究顯示,農村地震倖存者中大約10%至20%出現創傷後症狀甚至PTSD[4]

因此,在經歷創傷或壓力事件後出現困擾,乃人之常情,也是可以理解的身心反應。

創傷或壓力後,可能出現什麼身心反應?

創傷與壓力事件,可以在各個層面影響一個人的身心,包括認知、情緒、行為、記憶等等。

基本來說,創傷會造成解離(dissociation),即是一個人跟自己的某些部分(例如情緒、記憶)分裂了。這就好像一塊琉璃破裂了,有一些碎片未有跟主體相連。創傷倖存者可能會失去相關記憶,或者覺得有一些不屬於自己的情緒,或者彷彿有一些不由自主的畫面或聲音侵擾腦袋,甚或自己突然變得激動起來而不能自控,這些都很可能涉及解離──那些記憶、情緒、行為、念頭彷彿就是暫時破裂了的碎片,等待我們慢慢消化、處理和整合。

心理創傷可以造成不同方面的身心反應。

其中一個常見的反應是「重新經歷」(re-experiencing),意思是腦海裡不斷閃現跟事件相關的畫面、聲音或記憶,或者有一些跟事件相關的惡夢(可能是跟事件相關的夢境,或有隱喻性質的惡夢)。這些不自主出現的創傷記憶,往往是事主未能處理和整合的記憶。

有些人,在經歷創傷或壓力事件之後,也可能會迴避著令自己勾起相關記憶的東西,譬如交通意外倖存者可能不願意再乘搭那種交通工具(甚至害怕其他交通工具)、不敢回到那個地方,或者會逃避一些人、事或環境。

有些人,可能會常常處於過度激發的狀態,一遇到少許刺激或觸發,就會情緒爆發,動輒受驚,甚或變得很激動,彷彿痛苦事件再次出現了,只能拚死、奮力保護自己。

有些人,也許會出現記憶方面的障礙(記憶方面的解離),譬如難以回憶起痛苦事件的經過,甚至痛苦得失去了相關的記憶。

另外可能出現的情況,包括其他解離或麻木的狀況、身體症狀,例如沒有(一般常規醫療檢查到的)生理原因的身體痛症或毛病,也可能覺得自己變得好像一個機械人,沒有感情似的。也有些情況是,事主可能會覺得有一些不屬於自己的情緒或感受,或者出現情緒調節方面的困難。

如果創傷與壓力事件是多次、重複發生的,甚至是出現在童年,尤其可能造成人際關係方面的障礙(例如不易信任別人,難以建立穩定的人際關係、難以發展親密關係)、解離性失憶、身分認同解離(例如覺得有多個不同的自己)等等。

這些都是因為創傷或壓力而可能出現的身心反應。

RTS2M5O2
Photo Credit: Issei Kato/Reuters/達志影像

創傷相關心理障礙(Trauma-related mental disorders)

事實上,經歷過創傷或壓力事件的人,可能會出現不同方面的身心障礙,也可能符合各種心理障礙的診斷標準,譬如抑鬱症、焦慮症等等。部分創傷倖存者可能會在短時間內出現幻覺的情況,因此有可能被認為是思覺失調(psychosis)。

跟創傷有密切關係的心理障礙,主要包括急性壓力症、創傷後壓力症、複雜型創傷後壓力症、邊緣人格障礙、解離症、身心症(somatic symptom disorder)等[5]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