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何馬來西亞護照那麽好用?這得從馬國「左右逢源」外交路線與多元文化談起

爲何馬來西亞護照那麽好用?這得從馬國「左右逢源」外交路線與多元文化談起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憑其中立的外交路綫,多元族群文化的優勢,以及是前英國殖民地的歷史背景下,與各國建立了廣泛的關係,故馬國護照可謂國際最通用的護照之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馬來西亞位處東南亞的中心地帶,是世界航運的必經之路。「與各國交好、不樹立敵人、不倒向一邊」,為馬來西亞對外關係的經營原則。能夠維持這一原則,使得馬來西亞護照成為開發中國家裡,出國旅行最好用的護照。

根據2019年「亨氏護照指數」,馬來西亞公民出外的免簽國家和地區達到176個,與斯洛維尼亞(Slovenia)和匈牙利並列第9名。在亞洲範圍內,馬來西亞僅排在日本、新加坡和南韓之後,高於香港、汶萊和台灣。

給予馬來西亞國民免簽待遇的區域,包含東協、歐盟和「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範圍內的幾乎所有國家。其他區域包括東亞、南亞、中東、中亞、非洲,以及「英語世界」(大英國協)。尚未給馬來西亞免簽的國家,基本上為世界強權,如美國、加拿大、俄羅斯、印度和中國。
馬來西亞與亞洲國家的外交

東協是馬來西亞政府經營對外關係的首站。除了東帝汶(東協觀察國)外,各國幾乎都對彼此免簽。這是基於2006年在吉隆坡簽署的「東協豁免簽證框架協議」(ASEAN Framework Agreement on Visa Exemption),各國享有14天的一般訪問免簽。而現在各國的免簽互惠,多已延長到30天。

上文指的「幾乎對彼此免簽」,乃是鑑於馬來西亞與緬甸仍未互免簽證,僅停留在電子簽證的措施。此為框架協議下唯一沒有落實彼此免簽原則的特例。根據《緬甸時報》報導,這是由於緬甸非法移工湧入馬來西亞造成的國安問題所致。

毗鄰的東亞區域,日本、南韓、台灣、香港、澳門和蒙古都給予馬來西亞國民免簽待遇。北韓曾給馬來西亞全世界唯一的免簽,唯金正男刺殺事件發生後,兩國關係交惡而取消。中國方面,在亞洲範圍僅對日本、新加坡和汶萊國民開放免簽。

馬來西亞與東亞國家的關係密切——由華商促成與台灣、香港和澳門的緊密經貿聯繫;由政府主導「向東學習」政策與日本、南韓推進製造業的合作。

南亞方面,這一區域對外國採取的簽證政策較為保守,因各國人口數量龐大。基於「不結盟政策」、英殖民歷史和南亞後裔的因素,馬來西亞與南亞各國的關係良好,但偶會面對孟加拉、尼泊爾和印度外來移工的問題。

對等的角度看,馬來西亞與印度、斯里蘭卡、孟加拉和尼泊爾互以電子簽證或落地簽的方式處理入境問題。巴基斯坦則給予馬來西亞國民商業和團體入境免簽。不丹是例外,因其堅守「保護生態環境」的原則,在全世界僅對印度、孟加拉和馬爾地夫國民免簽。

馬來西亞與伊斯蘭世界的外交

在與馬來西亞文化上親近的中東地區與伊斯蘭世界中,土耳其、伊朗、卡達和阿聯都對馬來西亞國民開放免簽。巴林、埃及、約旦、黎巴嫩、安曼、科威特、葉門和阿塞拜然則適用落地簽。當中的科威特、葉門,加上馬來西亞國民需辦理簽證的沙烏地、伊拉克,皆為全世界簽證政策最保守的國家。

馬來西亞作為全球伊斯蘭金融、清真食品和石油業的中心之一,與中東伊斯蘭國家保持良好的外交關係。唯偶爾就什葉派問題,與伊朗產生摩擦。

MALAYSIA ISLAMIC BUSINESS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圖爲馬國首都吉隆坡一家快餐店内的清真食品認證標章,在馬國政府積極下,馬國的清真認證獲得伊斯蘭世界的廣泛認同。

伊斯蘭世界中的非中東國家包括中亞的哈薩克、烏茲別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和土庫曼,北非的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利比亞、摩洛哥和蘇丹,以及南歐巴爾幹半島的波士尼亞、阿爾巴尼亞和科索沃。

馬來西亞國民到中亞地區,除了土庫曼要求簽證、塔吉克要求電子簽證,其餘三國都免簽。北非方面,利比亞要求簽證、蘇丹要求落地簽之外,其餘三國皆免簽。巴爾幹三個穆斯林為主的國家,也對馬來西亞國民開放免簽。

馬來西亞與這些非中東伊斯蘭國家的關係,亦建立在伊斯蘭金融、清真食品和石油業三大產業的基礎上。加上馬來西亞在維護巴爾幹半島的和平貢獻甚多,故與科索沃、波士尼亞保持良好關係。

不過,「不樹立敵人」的外交原則有一例外——馬來西亞與以色列至今尚未確立外交關係。這是基於馬來西亞與伊斯蘭世界站在同一陣線,支持巴勒斯坦的原因。馬來西亞國民未經許可,不能擅自前往以色列。「本護照於各國有效,以色列除外」的字眼載於馬來西亞護照首頁。只有基督徒可以向馬來西亞內政部申請特別許可,前往以色列地區朝聖。

馬來西亞與非洲國家的關係非比尋常

往南的非洲,不少國家給予馬來西亞國民免簽待遇。例如,西非的塞內加爾和甘比亞,東非的肯亞、坦尚尼亞、尚比亞、馬拉威和辛巴威,以及南非洲的波札那、納米比亞、南非、史瓦濟蘭和賴索托。

落地簽和電子簽方面,西非的茅里塔尼亞、幾內亞比索、象牙海岸、多哥、貝南、圣多美普林西比和加彭,以及東非的吉布地、索馬利亞、烏干達、盧安達、莫三比克和馬達加斯加,對於馬來西亞國民給予此類方便。

馬非關係非比尋常。在2011年,馬來西亞為非洲第三大「外商直接投資」(FDI)的來源國,中國和印度竟排在馬來西亞後頭。介於2010年至2015年的總投資額,馬來西亞也排在第10位,主要投資的產業為石油、棕油、清真食品、伊斯蘭金融、基礎建設等,由國家石油(Petronas)、森那美(Sime Darby)、IOI集團等大企業牽頭。

以區域而論,馬來西亞在北非、西非、東非和南非洲都有進行投資。這良好的外交關係,歸功於首相馬哈迪90年代跟南非總統曼德拉有很好的友誼(如反種族隔離),並倡導「南南合作」,消除了非洲國家對大國經濟殖民的疑慮。

馬來西亞與西方國家的外交

與西方國家的外交關係,分成四類——歐盟、英語世界、拉丁美洲和前蘇聯與前南斯拉夫。來往最頻繁的仍屬前兩者。

作為亞洲唯一被賦予歐洲申根區免簽待遇的開發中國家,加上巴爾幹各國(塞爾維亞除外)和東歐的白俄羅斯與摩爾多瓦的免簽,馬來西亞國民在歐洲旅遊暢行無阻。歐盟乃馬來西亞第三大貿易夥伴,以荷蘭和德國的貿易為最大宗。可以說馬歐關係是馬來西亞與西方關係中最緊密的一環。

英語世界方面,英國、紐西蘭和澳洲也給予馬來西亞國民免簽待遇。英國是馬來西亞的前殖民宗主國,澳洲則與馬來西亞有深刻的歷史情誼,如二戰和緊急狀態期間,澳洲曾派部隊來馬抗日和反共。馬來西亞還跟英國、紐西蘭、澳洲和新加坡簽署了「五國聯防」協議,強化軍事合作與維護區域安全。

然而,馬來西亞和英國、澳洲的關係偶有摩擦,尤其在經濟和人權議題上。首相馬哈迪80年初曾推動「罷買英國貨」(Buy British Last)的政策,源於英國政府調漲大學學費和馬哈迪政府強行收購英商種植集團牙直利(Guthrie),導致馬英關係緊張。澳洲則就處決毒販、選舉、一馬公司舞弊等議題與馬來西亞不和。馬英、馬澳民間的往來則依然熱絡。

西方大國中只有美國、加拿大和俄羅斯未給予馬來西亞公民免簽待遇。同時,亞洲開發中國家亦未有一國取得美國和加拿大的免簽待遇。俄羅斯在亞洲也僅開放免簽予獨立國協、以色列、蒙古、南韓、香港、澳門、汶萊、泰國和寮國。

美國乃馬來西亞的第四大貿易夥伴,加拿大更是大英國協的一員。馬來西亞與美加兩國沒有政治和經濟上的利益糾紛,在電子科技和石油業上合作。俄羅斯方面,馬來西亞在軍事和航空業與其合作,曾購買18架蘇-30戰鬥機。作為回報,俄羅斯將送一名馬來西亞人上太空。美、加、俄三國雖然尚未給予馬來西亞國民免簽,但因雙邊關係緊密,免簽指日可待。

最後一塊區域是拉丁美洲。馬來西亞是全世界拉美國家給予免簽待遇最完整的國家之一。除了巴拉圭未給予免簽,所有拉美國家都給予馬來西亞國民免簽待遇。最特別的是,對絕大多數國家不開放免簽的古巴,給予馬來西亞國民90天的入境免簽。馬古兩國在生技領域有緊密合作,馬哈迪和卡斯楚也曾在2001年會面。馬來西亞沒有刻意選邊站,讓古巴、委內瑞拉等被西方邊緣化的國家選擇與馬來西亞保持良好關係。

左右逢源的馬來西亞外交

從上述筆者的觀察與分析來看,馬來西亞出色的外交工作反映在176個免簽待遇之成果上。馬來西亞兼顧到與已開發國家、開發中國家和被國際排擠國家的關係,不偏不倚。

歐盟和英、澳、紐;東協、伊斯蘭世界、南亞、東亞、拉美和非洲;被排斥的伊朗、古巴、委內瑞拉和之前的北韓——馬來西亞以有限的國力努力提升彼此間的雙邊關係。

「與各國交好、不樹立敵人、不倒向一邊」,正是對小國最有利的外交手段。

延伸閲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彭成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