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大人物】許芯瑋與DFC轉型再出發,陪伴老師支持孩子,一起做最好的自己

【未來大人物】許芯瑋與DFC轉型再出發,陪伴老師支持孩子,一起做最好的自己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葛晶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DFC 開始有些不同,不止DFC挑戰,還協助老師共備課程,更深入校園扎根。在轉型的同時,組織也面臨需要群眾募資的挑戰,唯有仰賴大眾的支持,才能過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0年7月似乎沒有什麼令大眾記憶深刻的大事,但對於許芯瑋而言,過完23歲生日,發起了臺灣 DFC(Design For Change),是她生命中的重要里程碑,而之後每年的DFC挑戰,也成為參與的孩子們生命中無法遺忘的事。

許芯瑋,2015年未來大人物,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畢業,曾任師大附中英語科代理教師。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臺灣發起人,目前為臺灣童心創意行動協會秘書長。

憑藉著對教育的熱情,她全心全力投入,每年舉辦DFC挑戰,9年來共有345位老師,帶著4153位孩子們,解決了904個身邊大大小小的問題!2018年底更在台北舉辦了全球年會,邀請了40個國家共同參與,見證9年來的成長。雖然起步曾蹣跚,中途有挫折,但她終究與團隊一起解鎖全球DFC的最高成就。

不過,挑戰是無限的,在大家認知他們是「辦活動」的DFC時,許芯瑋開始覺得這樣不對,她想「我們是個教育單位,希望能扎根,而不是一直如煙火般消耗!」也發現轉型刻不容緩。他們開始盤點準備重整。首先是訪談老師,竟收到兩種訊息,一種是「你們還在耶!謝謝你們還在!」,另外則是「原來你們相信的東西現在已經變成顯學了。」

究竟是發生什麼事情?

原來108課綱擾動了教育現場的老師,新課綱希望孩子主動學習、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顯然要改變行之有年的教學方式,對於老師們是極大的衝擊,此時,他們突然想到「好像以前看過有個什麼團隊在做這件事情」,然後發現DFC還在,應該可以協助他們面對挑戰。

就好像蝙蝠俠看見夜空上出現呼叫投影,DFC團隊也明顯感受到老師們的需求,他們決定要走進更多的學校、接觸更多的老師,推動以「設計思考」為底蘊的DFC四步驟:感受、想像、實踐、分享,與教育現場融合,同時也成為老師們的夥伴。

何謂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

大予創意設計使用者經驗總監,同時也是 DFC 顧問陳文剛表示,設計思考是一種以人為本的設計方法,從人的需求理解開始,去逐步定義問題並提出解決方案。所以第一個步驟就是強調同理心empathy,接著是define、ideate、prototype、test,共有五個步驟。

當面對複雜問題時,透過這樣的思考框架,解決問題的過程會更有結構脈絡,同時也能夠導入回饋跟反思,以便產出較關鍵有效的解決方案。值得一提的是,在最後test階段,把設計概念放進去試驗並互動,會獲得更多場域裡的真實反饋,這很有助於優化解法,甚至從根本發現更關鍵的機會或問題,形成一個「回饋—修正」的正向迴圈。而這正是DFC所期待:「不斷學習、修正及嘗試各種解決方法,最後具備能夠活用知識解決問題的能力及信心。」
從DFC挑戰到學習單,四步驟成為教學現場的最佳工具

「有經驗的老師們表示想做更多,來詢問DFC四步驟可不可以變成校訂課程?可不可以變成全校師生,做事的共同理念?」許芯瑋接收到這樣的訊息,而她認為DFC本來就是來自學校,為什麼不行回到學校!

用不同角度去思考後,DFC積極展開與老師們一起共備課程的任務,協助老師們搭一個課程的鷹架,再由老師們根據本身需求構築完整的內容。這項工作已經在今年上半年陸續展開,目前已經協助了兩間學校完成共備,並且繼續增加中。

此外,以「在108課綱下如何利用DFC四步驟」為主軸,還舉辦了多場大推手分享會,大推手就是擁有豐富 DFC經驗的老師,由他們來分享怎樣做,會遇到哪些困難⋯⋯,並且教大家使用四步驟的技巧。雖然知道分享會將會很精彩,但沒想到竟然如此令人感動。

「台中建功國小至和老師分享了幾年來同樣經歷到的問題,該如何與家長溝通?引導孩子的方法?而桃園瑞塘國小志誠老師,更分享他5年來結合DFC教學資源所設計的學習單。」許芯瑋回憶道,當她看見那一疊學習單被無私地分享,讓許多老師一次收穫5年的功力,怎能不感動。

備課
Photo credit: Design for Change, Taiwan
大推手分享會中,老師們學習如何利用DFC四步驟解決目前所遇到的問題,也練習如何導入課程中。
心比腦更重要,只要相信就能做到

DFC設定了新的目標:從教育環境著手,透過陪伴老師與家長,一起支持孩子主動發現並解決問題,點燃學習動機,成為更好的自己。

轉型過程中,最辛苦的是課程服務組的夥伴,研發、服務等工作一手包辦,負責統籌的蔡長寧談到這工作過程時,她說:「通常學校都會有核心團隊、課發單位,如果有需要,我們會去跟這些老師一起備課,每次在去之前,都要讓老師先了解,DFC不是來不是來介入或主導規劃,而是要陪伴老師們規劃出一個課程。」取得老師的信任是最重要的關鍵,而且她表示每當跟身經百戰的現場老師同坐一桌時,只是戰戰兢兢擔任一個小幫手。

「老師們很可愛,常說不知道該怎麼辦時,就來找DFC呀!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聽他們訴說,幫他們打氣。」蔡長寧說,還有老師每週固定跟他們電話討論,互動十分頻繁,「有時想像的過程都很美好,實踐的過程就會有許多問題,但沒關係呀,我們就一起前進,因為通常卡關的地方,大家都卡過,我們都可以提供經驗,告訴大家如何避免或度過。」

雖然說是共備課程,但蔡長寧表示,最重要的還是提升老師們的心態層面。由於在傳統的課堂上,老師從上而下教導,但透過帶領DFC四步驟的歷程中,讓老師逐漸轉為孩子身邊的陪伴者和支持者。舉例而言,像社會科中談到人口變遷,課本中是數據、地域等硬知識,若照本宣科,孩子們可能無感。此時老師若改變成引導的教學方式,請孩子們回去詢問是否有親戚朋友有搬家的經驗,然後進一步探索搬家遷移過程,如此就可以將硬知識結合孩子的生活。

如何讓硬知識與生活連結

最近小明的老師要他們回家尋找身邊有搬家經驗的人,他發現隔壁的漂亮阿姨是從南部搬來的,詢問之後,發現原來是因為南部找不到適合的工作,才來到台北,也就是新聞說的北漂青年,阿姨說剛到台北時有些不習慣,例如北部的物價比較貴,而且在台北外出都要搭乘公車或捷運,剛開始也不知道怎麼搭乘⋯⋯於是小明透過身邊的人就了解人口變遷會有原因,會造成哪些影響,也知道南北兩地的物價原來不同,若再深入探索還可以發現更多,甚至能衍生更多的跨領域學習,這就是以孩子為中心的學習,教育不再只是單向的背誦與理解。

蔡長寧還強調,老師並不是全知全能的,曾有老師跟她說:「 老師也就是一個大學畢業生,但因為是老師,似乎社會給予了太多的期待,認為老師應該什麼都會。」但透過DFC讓老師從台上走下來,跟學生一起去探索感受,學習並尋找答案,習得各種能力,也解放老師的壓力,讓老師與孩子都能成長,成為更好的自己。

募集各方資源,讓DFC走得更遠

每次大推手分享會後,許芯瑋都會收到許多肯定與鼓勵,如「感謝大家能一直站在老師及學生立場,為課程加深加廣。」、「很感動在正式的學校體系外,有一股力量能實際支持老師。」,還有老師分享「起初對108課綱和12年國教感到很緊張,但DFC給了著手設計課程的方向,很慶幸自己有報名到這場分享會。」這些回饋,是她為募款而沮喪時的強心針,也讓她更認定在這條路上,一個人,可以走得快,但一群人,可以走得遠!

過去3年,永齡教育基金會為讓DFC能專心發展,提供了獨家的資金贊助,但今年起雙方都轉型而停止合作,使DFC要開始重新面對社會,尋找不同的企業募款,也展開群眾募資。「孩子眼中的光芒很重要,但不能吃。」感性而淚點低的許芯瑋說僅靠熱情無法運營,她常要強迫自己回到理性層面,面對大眾,將DFC做的事情與影響,講得更清楚,讓DFC有經費可以持續下去。

雖然現實是殘酷的,但他們仍頂著風前行,面對挑戰,解決問題,這就是DFC的精神。在DFC挑戰解決問題,完成任務的孩子們被稱之為超級英雄,如此看來,這群熱血團隊更可以稱得上是孩子們的超級英雄。

相關連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葛晶瑩』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