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狂熱的土耳其:進福利社也要「右派坐右邊,左派坐左邊」

政治狂熱的土耳其:進福利社也要「右派坐右邊,左派坐左邊」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週末結束的夜晚本該是一片靜謐,不過剛完成「第二次」市長選舉的伊斯坦堡街頭卻靜不下來。城市瀰漫一股沸騰的氛圍,夜空中亮起手機的手電筒、突如其來升空的煙火......高昂的分貝劃破了夜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土女時代

土耳其人熱情奔放的性格已是見多不怪,但一直令我感到好奇與衝擊的是他們對「政治」的狂熱。伊斯坦堡市長選舉剛落幕,也是觀察土耳其人如何在生活中實踐政治的機會。

伊斯坦堡市長「二次」選舉終於結束

今(2019)年6月24日,週末結束的夜晚本該是一片靜謐,不過剛完成「第二次」市長選舉的伊斯坦堡街頭卻靜不下來。城市瀰漫一股沸騰的氛圍,夜空中亮起手機的手電筒、突如其來升空的煙火,群聚的呼口號和歌唱聲此起彼落,高昂的分貝劃破了夜幕。還有民眾自發到伊斯坦堡各區聚集,支持在野黨候選人──共和人民黨(CHP)的伊瑪莫魯(Ekrem İmamoğlu)勝選,為這位即將上任的新市長舉辦慶祝派對。

對比我們在台灣的成長經驗中,似乎鮮少見到這種由地區人民「自動自發」替當選人走上街頭歡慶,甚至到深夜還終結不了大夥的激情。不過,土耳其人這種對政治展現高度興趣的特質,並非只在大型選舉才顯現,政治也絕對不是成年人拿來說嘴賣弄話題的專利。

政治是年輕人的事──從大學合作社就看得出來

記得大學時期,赴安卡拉大學(Ankara Üniversitesi)就讀語言學校,下課後到等待朋友下課,一走進合作社,就隨性往右邊找了個位子坐下,一位高壯的土耳其男同學嚴肅地叫了我說:「這裡不是妳的位子,請妳離開。」當時土文能力還在幼幼班的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點點頭笑笑繼續坐著,直到他再次認真說:「請妳去坐別的位子。」那一瞬間好像時空凝結,在場同學雙眼都盯著錯愕的我,於是我帶著滿頭疑問起身,剛好這時朋友也來了,看到我透露出疑惑、帶點求救的眼神,便帶我快步走出合作社。

「妳不知道我們學校最出名的合作社座位『無明文規則』嗎?進去後,右邊的座位屬於右派分子,左邊的位子屬於左派份子。」她說。

我聽完後,像是聽到天方夜譚般不可置信,心想還有這種事?後來待久了,才知道雙方人馬常為了政治理念上的不合,在合作社大打出手,而且一學期會有好幾次的全校停課,原因是「學生因政治因素打架導致教室毀損」。對我這個台灣女生來說,剛開始覺得非常荒謬,但和幾個土耳其家庭相處後,感受到他們從小就開始接觸並瞭解政治,每個人都能把自己的政治立場說得頭頭是道,久了居然也就能接受這個「停課」的理由了。

再看看最近上任的英國首相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其實他和土耳其也有關係。強森是鄂圖曼帝國最後一任內政部長的後代,先祖的故鄉是土耳其一個鄉下小鎮,小鎮居民還為此在強森上台後舉行慶祝活動,家鄉出了政治明星,即使是遠到不行的親戚,都感到無限光榮。

「選舉無效」有效?伊斯坦堡陷入瘋狂

今年的伊斯坦堡市長大選一波三折,從第一次選舉結果公佈後,落敗候選人葉德仁(Binali Yıldırım)所屬黨派,也就是現在土耳其的執政黨 ── 正義與發展黨(AKP)提出選舉無效,最終審判結果跟台北市長選舉一樣被駁回。

不過,故事還沒結束,就在伊瑪莫魯獲得當選證書沒幾天後,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提出重新選舉,最後在土耳其最高選舉委員會(YSK)的宣判下,裁定選舉得重頭來過。

整個土耳其因此陷入瘋狂,不管是不是伊斯坦堡的居民,全土國人民開始運用各種管道為自己支持的那一方讚聲。街道上除了掛滿滿的旗幟和超大人臉布條,當然也有跟上潮流的社群媒體操作,標記、標籤、打卡全都做好做滿。但土耳其人最在行的還是站出來,用實質行動表達支持。

造勢帳蓬人們唱歌、跳舞、拍手歡呼

市長第二回合選舉的前一週,我沿著海岸走在伊斯坦堡亞洲岸於斯屈達爾(Üsküdar),抵達搭船的港口時,廣場上音響傳出兩首聽起來毫不和諧的歌曲。走近一看,才發現執政黨和在野黨的造勢帳篷只隔了一棵大樹,雙方人馬對路人發著傳單、眼神篤定地介紹與說明。兩邊的支持者各自圍成圈,用力唱著雙方候選人的「主題曲」,搭配土耳其人群聚時最喜歡的傳統舞蹈、歡呼與拍手聲,氣氛嗨到最高點。

這對比的畫面讓我看得出神,在旁邊觀察後,發現兩方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靠得很近卻互不相干。我認為土耳其人值得稱讚的一點是,他們在歷史上與太多民族和文化相處過,這樣的背景讓土耳其人普遍擁有一顆兼容並蓄的心。即使他們有時候脾氣容易衝動,但來得快去得也快,通常可以接受不同的想法。

跟土耳其比,其他國家的選舉太平靜

新聞媒體Euronews曾在舉行歐洲議會選舉前做街頭訪問,他們訪問了在比利時居住的土耳其人,對於歐洲和土耳其選舉文化的不同之處有什麼想法。只見當時明明是造勢期間,比利時的街道上卻毫無選舉旗幟和標語,也沒有鬧哄哄的造勢車輛在路上繞行,畫面跟土耳其選舉期間形成極大反差。

少數住在當地的土耳其人表示很享受這種祥和的感覺,但大多數人還是支持選舉應該要舉辦造勢活動表態。有位在當地從政的大叔面對鏡頭時,有點激動表示:「我看電視上土耳其選舉的畫面都好嫉妒!各黨各色的國旗飄揚很有感覺。在歐洲選舉期間我們都會自嘲:『這裡現在真的有在進行選舉這回事嗎?』」

果然,土耳其人對政治狂熱按耐不住的心,即使身處世界各地都不會輕易被改變。

本文經英語島雜誌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