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京戰士傳奇》:神秘的「盧恩符文」,以及歌頌英雄傳奇的吟遊詩人

《維京戰士傳奇》:神秘的「盧恩符文」,以及歌頌英雄傳奇的吟遊詩人
Photo Credit: Asztalos Gyula@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維京人常被描述為原始的蠻族,對藝術、文化與書寫棄若敝屣。這樣的偏見往往是受於基督教歐洲的拉丁文手稿之渲染;事實上,維京人的文化傳統源遠流長,只是比起繕謄抄寫,他們更重視口耳相傳罷了。

文:安古斯・堪斯坦(Angus Konstam)

盧恩符文, 吟遊詩人與英雄傳奇

維京人常被描述為原始的蠻族,對藝術、文化與書寫棄若敝屣。這樣的偏見往往是受於基督教歐洲的拉丁文手稿之渲染;事實上,維京人的文化傳統源遠流長,只是比起繕謄抄寫,他們更重視口耳相傳罷了。

維京人的語言自有其豐富的內涵,之中包括了用於書寫,獨特的盧恩符文系統。這套字母見諸斯堪地那維亞各地的符文石,偶爾也會在歐洲其他地方發現。以盧恩字母書寫的手稿是今人得以一窺維京人文化堂奧的文獻記錄,但隨著維京時代的落幕,拉丁字體取代了符文,前人的書寫遺產受到冷落漠視。所幸仍有些維京傳奇留存至今,其中蘊藏著豐富的維京文化傳承。這些英雄傳奇是吟遊詩人,他們所傳唱的故事中追想著維京的歷史、宗教的信仰,歌頌著維京戰士們的英勇事蹟。這些符文石與傳奇詩歌交織出一扇神祕的門扉;開啟之後,便進入了維京人的精神世界。

盧恩符文

先前維京人曾經謄寫過多少抄本,已經不得而知;當時的文件之中,僅有少數的法律文件以及官方記錄,而北歐吟遊詩人的傳奇手稿是在維京時代結束之後才錄存成文字的。不過,維京人也常常在石塊上鐫刻下神祕的符號——線條剛直如杆杖的盧恩符文,便是他們使用的字母系統。

維京人的神話傳說之中,這套字母是神族之長奧丁孤身倒吊在世界樹尤克特拉希爾的枝上,凝視命運女神烏爾德的井水整整九個晝夜,終於獲得的智慧。通過試煉之後,從世界樹上摔落的奧丁,將此知識遍傳給人類。歷史的考證追溯倒是沒有這麼曲折離奇,我們大概可以推論出這套系統傳到斯堪地那維亞的年代大約在西元二世紀左右;而在此之前,它已經在歐洲北部地區流傳了好幾個世紀之久。由於羅馬的興起,拉丁字母在西歐強勢地取代了盧恩符文,但是因為斯堪地那維亞一直是羅馬勢力所不及之地,當地人便毫不受影響地繼續使用這套字母。

這套字母的名稱「盧恩」來自古英語「rūn」,本意是「祕密」;每一個字母都有對應的咒語。以簡單的直線條構成的符文字母,易於在木料上彫出;即使是斜劃也經過特意的設計,可以避開木頭的紋理,維持字跡清晰易讀。只需要一柄刀刃就可以在木頭上記錄下符文,通常言簡意賅,並不冗贅——如同現代流行的推特一樣。文字在傳播的過程中也會演化,在維京世代揭幕之際有兩套稍有差異的符文系統並行,丹麥地區使用一種,而挪威與瑞典則是另外一套。基礎的十六個字母依照起首六個字母為名, 稱為「符拓刻」(futhark)。每一個符文同時具有字母的拼寫用途,以及類似咒文的獨特意涵。咒文的意涵會因時、因地而異,從這些演變之中可以追溯、重建出盧恩符文的傳播軌跡。

通用的丹麥式符文的兩種意義最為人所周知。舉例來說,第一個字母,用在拼寫的場合中等同於拉丁字母的「F」,單獨出現時的字義則是「犢牛」。挪威與瑞典通行的符拓刻與丹麥形貌有些差異,有些人基於它彫寫的特徵而稱之為「短槓符拓刻」。這套拼寫系統的原型僅有十六個字母,隨著語言內容的擴充而漸漸地不夠用,人們便在彫寫符文的時候借用符號來擴充字義,比如說用「t」取代「d」;另一種演變的例子則是省略輔音之前的d。這些變形的拼法,令現代的歷史學者在辨讀盧恩符文時都倍感困難,遑論當時的維京人。因此,到了維京時代的末期,人們不再借用符號,改以創造出新的符文來補充原有的不足。

許多彫寫在木頭上的訊息隨著木料的腐朽而佚失,所幸要把這種文字彫上石板、骨頭或者金屬也相當容易。因此,維京人的手跡是散布在斯堪地那維亞各地:隨處可見的符文石、骨製器具、鐵製兵器,或者建物牆上的潦草塗寫。不刻在木頭上,線條結構更沒有閃避木紋的顧慮,可以劃出曲線,彫寫的速度更快。因此,在鐵、石、骨頭材質上所發現的符文,常常有比較圓潤的字體結構。甚至有些符文等同於塗鴉留言;在奧克尼島上,名稱為梅肖韋的新石器時代葬場中,就發現了盜墓的維京人刻下一段符文來讚賞一位名為英姬碧悠的美女。君士坦丁堡(今名為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內,也有維京人刻下類似「某某到此一遊」的字跡,到現在仍然清晰可見。

盧恩符文
通用盧恩符文系統也稱為丹麥系統,以名為「符拓刻」的字母拼成單字;但單獨的一個字母也有本身的隱義。如此的運用方式,就是古人的速記法|Photo Credit:楓樹林

吟遊詩人

北歐語中,「skald」的字義是詩人。在北國的漫長冬季之中,吟遊詩人在維京的領主們之中遊走,足跡遍及國王的宮廷、貴族的廳堂與富農的宅邸。他們頌唱情節豐富的詩歌,有些會配上豎琴或七弦琴為伴奏。這些詩篇緊扣著維京生活為主題——家庭與親情、英雄氣概、榮譽與德行。很幸運地,當時的人們以符文記下了其中若干,日後更是改編為英雄史詩流傳至今。吟遊詩人的歌詠是無價之寶,我們得以從中領略到,當時的維京人是怎麼看待自己與身處的那個世界。

從留存至今的符文石上所收集到的詩文來看,最常見的短文有墓誌銘與追憶;懷念往生者、讚揚他們的行誼。連篇的長歌與文藻豐盛的史詩,規模大到要好幾個鐘頭才能吟詠完畢;這麼複雜的詩歌最後演變成帶有韻律的長篇文體,也就是當今人們所知曉的,北歐特有的英雄傳奇。冰島是北歐傳奇詩篇的的原鄉,許多吟遊詩人便出身於此,從小浸淫在豐富的詩歌教育之中,之後在維京世界中遊歷,以歌聲和詩文慰藉各處的家主及其眷屬。

有些吟遊詩人會追隨著一個家族,記述他們的事蹟與功業,而在冬季的巡迴之中演出依此撰寫而成的詩歌,宣揚這個家族的名聲。也有短韻詩篇的主題是更不起眼的凡夫俗子,或者是一場戰役、一次劫掠的過程;也有作為葬禮禱詞、表揚好人好事的作品……不一而足。吟遊詩人們是那個時代的演藝明星,以他們的詩才贏得豐厚的獎賞與報酬。在斯堪地那維亞的漫漫冬日裡,再沒有什麼事物能比一場宴會上令人回味再三的詩篇、聲韻鏗鏘的傳奇故事更能撫慰緩解這些受苛苦天候折騰的人心了。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