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比人多的尼泊爾,感受大山大水的敬畏與無畏

在神比人多的尼泊爾,感受大山大水的敬畏與無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尼泊爾除城市的文化遺產外,更知名的仍是喜馬拉雅山的群峰,即便身處首都、搭乘飛機、抑或登山健行,大山大水總是無聲無息地凝望著你,看到連綿渾厚的山脈,心中滿是寧靜跟敬畏。

尼泊爾毗鄰喜馬拉雅山南麓,根據印度傳說,是由佛教的文殊菩薩來到尚是大湖的加德滿都谷地,劈山洩洪,改造濕地後立弟子為王開啟尼泊爾的統治。不過古尼泊爾其實是由眾多的城邦國家構成,其中最知名的是位於尼泊爾南方邊境之迦毗羅衛國(Kapilavastu),西元前563年誕生的佛陀便是該國之王子,出生地藍毗尼更成為佛教聖地與世界文化遺產。

世界文化遺產的華麗

但如今的尼泊爾主要信奉印度教,印度教屬多神教又「收編」許多民間信仰神祉,使其成為號稱神比人多的宗教氛圍濃郁國度。首都加德滿都的景象尤其如此,並因加德滿都谷地一度陷入「三國時代」,分裂之三國大興土木,於王宮及周邊廣場爭奇鬥艷,使加德滿都杜巴(即尼泊爾語王宮之意)廣場、帕坦杜巴廣場、巴克塔布杜巴廣場成為首都的必遊景點。

但比較特別的還是加德滿都杜巴廣場旁的「活女神廟」,敬拜真實青少女擔綱的活女神,我們有幸等待不久便見到她自二樓黑窗眺望我們,一個青春年華的少女卻須不苟言笑、足不落地地被眾人捧在掌心供奉,人生的禍福實在難料。

活女神廟
活女神廟|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廣場也有印度教眾神中法力極為高強的濕婆神廟,神廟中信徒絡繹不絕,人滿為患,虔誠信仰可見一班。但我印象較深的還是塔蕾珠女神廟,雖因是過去皇家神廟之尊,平日並不開放,但暗紅氣派大門,雪白窗櫺深得我心。

塔蕾珠女神廟
塔蕾珠女神廟|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當然眾神自有其分工,亦可求錢財、姻緣等,如同台灣廟宇般各式各樣,門庭若市,但記憶猶新的除許多神廟尚「包裹」在復原工地中,便是五官深邃的尼泊爾青年男女,且青少女打扮作風也頗為大膽,願意展露身材,與身著傳統服飾的婦女相映成趣。

另座帕坦杜巴廣場的克瓦黃金廟金碧輝煌,眾多信徒虔誠祈禱,但還是帕坦皇宮最值得一遊。皇宮規模嚴格說來不算壯觀,走精緻路線,內部已改建為博物館,除展示傳統工藝外,多見佛教雕像,呈現尼泊爾與佛教的淵源。

皇后浴池
皇后浴池|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印象最深的則是由眾神雕像拱衛的皇后浴池,且浴池露天,四面皆有建物,二樓牆面並設有尼泊爾式斜格黑窗,只有國王方能以「國王視角」欣賞。

尼泊爾國王視角
國王視角|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至於我最為推薦則是巴克塔布杜巴廣場,有我最愛的尼亞波塔拉女神廟,其高達五層之尼瓦式建築,在大地震中僅受皮肉之傷,堪稱女神神蹟,且階梯兩旁雕像栩栩如生,攀登而上又是另一番景色,一樣典雅且傳統的天之拜拉弗廟相伴在側,整體兼具文化與風景之美。

尼亞波塔拉女神廟
尼亞波塔拉女神廟|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大山大水,敬畏與無畏

尼泊爾除城市的文化遺產外,更知名的仍是喜馬拉雅山的群峰,即便身處首都、搭乘飛機、抑或登山健行,大山大水總是無聲無息地凝望著你,看到連綿渾厚的山脈,心中滿是寧靜跟敬畏。

登山健行已成為尼泊爾一門顯赫的生意,無論是挑夫嚮導的雇用、沿途的補給食宿都有條不紊,頗具規模,政府核發的登山許可證更是公部門一大收益,也造就獨特的尼泊爾觀光榮景,不過便利的同時,也使商業氣息益發濃郁起來。

但離開人潮眾多的熱門健行路線,行走山路或安坐直升機,便能看到錯落在山脈裡的村落,沒有太過度的開發,僅有與大自然和諧的共存,肅穆有序,並隨著高度的上升,遠山凜冽的氣息伴隨,回歸至尼泊爾原始的面貌。

而在山間錯身的namaste(尼泊爾問候語)、質樸的微笑和載送著生活物資的騾驢馬隊,終究是為喜馬拉雅山麓保持多一分的自然。徒步穿行,除了身處其中獲得的內心平靜,足以思索生命的意義外,也不由得因感受我之渺小與天地之大而暗自神傷。

為雪白山尖、蒼翠林木所包圍,猶如潛水於深海之中撫慰身心,是一種享受。但即便如此,面對大山大水,面對昂揚眼前的崇山峻嶺,埋藏深處的征服之心也被激盪而出,一步一腳印,隨著前人的足跡亦步亦趨。

仰望山巔,在身體勞累與高山缺氧環境中,更不時會懷疑自己,索性便橫心往前,無所畏懼地挺進,而這不就是人生常有的境遇,在無畏與敬畏間尋覓自己的方向,也是大山大水教導我們最為深刻之事。

秀麗山水之外,觀光收益之前

尼泊爾一行最後景點為印度教聖殿「帕素帕帝那廟」,其實是往生者最後之地,也恰好象徵行程的終點。而生死大事,最能反映人生觀。尼泊爾人亡故後,家人送至此地,環繞送行並焚燒屍體,將骨灰掃入恆河上游的Bagmati River。

不過雖說喪禮其實是給家屬好好告別的機會,但河岸旁既有顯赫人家列隊作響的軍禮,亦含清貧家庭草草結束的儀式,也在訴說著種姓制度高低或個人際遇起伏。

此地更是電影《奇異博士》的取景地,遊客如織,雖說我個人素來不喜喪葬景點,但尼泊爾人完全不避諱,男女老少盛裝打扮至此合影者有之,著泳褲至河中取水沖洗者有之。並同時充斥著長鬚盤髮、五顏六色的苦行僧,但在資本主義的進擊下,似乎是為拍照收費而來,也讓人不知觀光發展對尼泊爾的得失。

最後,在以天地為家的乞討遊民附近,便見西裝筆挺的優雅尼泊爾男士與穿金戴銀的貴婦,漫步於國際精品店雲集的街道。高檔餐廳中更有金帽紅衣、手無足蹈之民族舞舞者與額頭一點紅、帶親切笑容的服務員,接待著嘗試以手抓飯的各國觀光客。

於秀麗無邊的山水之外,尼泊爾的觀光經濟發展尚無法弭平擴大的貧富差距,未來何去何從,還有待尼泊爾人的智慧抉擇。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