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激那些向我說不的人,當他們的世界只有黑與白,我偏要活出色彩繽紛的人生

感激那些向我說不的人,當他們的世界只有黑與白,我偏要活出色彩繽紛的人生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遇到那些對自己說不的人,我才更加清楚自己想要甚麼。感激他們總是向自己諸多阻撓,否則我不會知道自己的立場需要更加堅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還記得十年前還在唸大學的時候,我正在非營利機構進行社工實習。有一次,我在外面有戲劇表演,演出集合時間跟社工實習完結時間重叠了一小時,我通知校內的Supervisor,希望能在當天提早一小時離開實習機構以準備演出事宜。

那段時間其實是不影響社工實習的,因為那一個小時也是待在辦公室寫寫功課而已。我老實地跟Supervisor溝通,想不到她卻很激動地拒絶了我的要求,因為她認為課外活動的重要性永遠都不及我的課程實習。

另一次,我參加了大學舉辦的暑期內地實習團,事前必須在校內出席數節訓練會。可是,我在學系內負責的硏討會司儀項目最後綵排時間卻跟其中一節實習訓練會撞期。每節訓練會均在大演講廳進行,參與學生過百人,沒有點名,時常有人缺席,我當然也可以直接缺席,反正也不會有人發覺的。

可是,我還是選擇了跟實習團負責老師請假,因為我尊重他,也尊重那個訓練會,我相信他是一個明白事理的人。萬萬想不到,負責老師竟然理直氣壯的對我說,若果我敢缺席那節訓練會,暑假時候我也不用參與那個內地實習團了。我不明白,為甚麼誠實溝通,相信凡事可以商量,人與人之間應該互相尊重體諒,卻會落得這種回應及對待?

出來工作後,有一次希望跟公司請事假,對我來說,事假真正的原因並不重要,因為若果我選擇請事假,那件事對我來說必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可是,老闆卻不認同,他需要知道真正的原因,而當知道我請事假的原因是去旅行後,他也立即當面拒絶了。

我不明白,為甚麼同事可以請事假參與教會活動,而我就不可以請假去旅行呢?兩者都是為了成就自己的滿足感,事情原委真的是那麼重要嗎?社會學的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中,最高層次不是為了「自我實現」嗎?其實我絕對可以用病假代替的,為甚麼我選擇誠實卻得不到該有的尊重和體諒呢?

這三件事情,對當時的我來說都是一種極大的震憾,不過我沒有因此選擇放棄自己誠實的原則,但我決定要做自己生命的主人,不要讓別人給自己選擇甚麼是重要,甚麼是次要。不錯,每人每天就只有24小時,很多時候必然會有作出選擇的時候,但在最少影響下而選擇怎樣運用自己的時間,我看不見問題所在。

因為遇到那些對自己說不的人,我才更加清楚自己想要甚麼。感激他們總是向自己諸多阻撓,否則我不會知道自己的立場需要更加堅定,我要懂得堅持自己的夢想。當全世界都說自己不設實際,當他們的世界只有黑色和白色,我偏偏要活出色彩繽紛的人生,用行動證明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就看決心夠不夠堅定。

人生,就是要不斷成就夢想。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為自己的生命負責,讓自己感到存在的意義,為自己所擁有的感恩。因為,當你真心想要一樣東西時,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因為,我很平凡,我才有向前進步的空間,我才可以突出自己的長處,我才可以突出自己的才華。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中東空姐OD』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