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熟英雄」陳偉殷專訪:我沒想過當靈魂人物,把自己的球投好就夠了

「慢熟英雄」陳偉殷專訪:我沒想過當靈魂人物,把自己的球投好就夠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拿我跟王建民比較,我被拿來跟他比,是一種榮幸。但非常遺憾的是,他是右投,我是左投,他在洋基,我在金鶯,隊友的幫助與球隊狀態都不一樣...

文 / 莫乃健;攝影 / 張恩浩;執行、服裝造型 / 謝介人

陳偉殷自認是個慢熱型的球員,不論他在每一季球賽的表現,或是從日本職棒到美國職棒的戰績都是這樣,很難成為媒體或網民討論的熱門球星,天性樂觀的他也不會逼自己成為那樣的人,但在這個以成敗論英雄的年代,2014年陳偉殷開低走高,創下佳績,還是被拱上了最顯著的媒體版面。

28歲的陳偉殷並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經進入巔峰。他從高中就開始崇拜的Randy Johnson,在38歲還投出24勝的奇蹟。他像Randy Johnson一樣專注於棒球,毫不沾惹周邊花花草草,持續努力求

陳偉殷未來能否創造同樣Amazing的成就,現在說什麼都太早,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在努力贏球時,依然堅持做「陳偉殷」,堅持將棒球當成樂趣的初衷,這才是陳偉殷要的人生勝利方程式。

在2014年這個全台灣都非常沉重的時間點上,特別是黑心產品已經「馳名」海外時,全島人民都渴望著有個在國外發光發熱的英雄,引領我們逃避現實的苦悶,終於等到了在美國大聯盟繳出16勝成績的陳偉殷,所有媒體,包括商業雜誌,都迫不及待想採訪他如何登上生涯顛峰,還有想從他身上萃取出「成功之道」,激勵人心之餘,一吐大家整年的怨氣。

有趣的是,「殷雄」陳偉殷不覺得自己多成功,或是個明星咖。

在今年之前,陳偉殷本來就不是日本或台灣媒體最看好的A咖運動明星,畢竟他沒有王建民全盛時期19勝霸氣搭配紐約大蘋果的光芒,沒有田中大將令人瞠目的破億簽約金,或是達比修有那種華麗又瀟灑的球風。但是,在今年美國大聯盟中王牌投手紛紛受傷或打擺子,8年職棒生涯表現如牛步上升的陳偉殷卻有了大躍進的成績。

不為難自己的智慧 《GQ》在採訪之前,抱著光芒萬丈的想像。

採訪時間到了,陳偉殷不像一般明星那樣被雞犬簇擁包圍進場,而是一個人現身(經紀人塞車晚了些)。一開口回答幾個問題,讓人錯愕!那無關他有多隨和、樸實,個性多像個鄰家大男孩,或缺乏睥睨一切的霸氣。他平實又直接,言談裡毫無了不起的大道理,對生涯起伏的交代完全無心給個冠冕堂皇的說詞,更別指望會講出什麼擲地有聲的金句,真不是一個被報導為「英雄」的好材料。

都是陳偉殷的錯,誰叫他丟出「一生懸命」的座右銘,在媒體廣為流傳。

「一生懸命」這樣的字眼,是多麼的壯美又慷慨激昂!但是這也要怪當代功利的速食文明,讓人被這種使命感打動時,忽略掉陳偉殷是很認真說這句話。運動員的生涯可以非常長,陳偉殷想要的是盡畢生努力來創造在投手丘上的地位,而不像那些少年得志的亞洲前輩們可以瞬間名揚天下,因此還不到29歲的他,最後會有什麼成就?現在說都太早。

「一生懸命」這句日文大約就是拚了命的意思,但套在陳偉殷身上,是為了贏球而不斷追求進步,卻沒有一定要贏的壓力。他強調,球隊要贏球不是只靠投手獨當一面的表現,而是靠團隊戰力,他的責任就是盡量每一場球都全力以赴。

聊到王建民如果現在到日本或台灣職棒,不論收入或生活,都會比待在美國3A等待重回大聯盟的日子好很多。也曾經歷兩次受傷低潮的陳偉殷說:「我很佩服建民前輩的選擇,但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選擇,換做我,我會選擇走比較容易的道路。」

這真不是我們期待的英雄說法,但是打破偶像的迷思,就會了解陳偉殷將自己定位成把打球當成樂趣的運動員。他談論自己的角色,就一個努力的棋子,「我從來沒想過要領導團隊或成為球隊裡的靈魂人物……把自己的球投好,就夠了!」

「有人拿我跟王建民比較,我被拿來跟他比,是一種榮幸。但非常遺憾的是,他是右投,我是左投,他在洋基,我在金鶯,隊友的幫助與球隊狀態都不一樣。如果是同一隊的投手,或許可以比,但這些基礎都不一樣,沒什麼好比的。」

路遙知馬力的人生 這就是陳偉殷的優點,非常努力,非常想贏,但他眼光放遠,所以不會一時跟自己過意不去,反而更能適應競爭的遊戲規則。

他今年季末接受日本媒體訪問時說道:「達比修有出賽30場能投200局,我覺得他就是這種投手,雖然我只能投到180~190局,但是能多出賽幾場,那麼我也就能投到200局!」天才如達比修有在2012年美國大聯盟第一季就投出16勝,過去兩季就沒那麼好了,陳偉殷則是在第三季,也就是今年,倒吃甘蔗交出同樣傑出的成績。「路遙知馬力」正是如此。

陳偉殷說:「我如果沒有打球的天分,應該會跟我爸一樣當個泥水匠。」PTT鄉民說如果他肯多灑點狗血,多講些自己怎麼從窮苦出生奮鬥上大聯盟,高雄家人也配合跟著苦情演出,絕對比現在紅很多。

但這不是他的作風,他所講的話、所過的生活,全都為了棒球,所以不會出現棒球以外的新聞、醜聞、緋聞(他真心認為豔福會傷害運動專業),也不會每天上社群網站PO文不斷餵養媒體。要不是這次戰績成為亞洲投手在大聯盟之最,陳偉殷實在沒有什麼戲劇性的梗。

但他在談起自己的生活時,明顯有趣許多,個性很容易讓人稱兄道弟,連他的妻子都擅長跟隊友老婆打成一片。他曾經為《GQ》拍過兩次照,就把雜誌帶回美國給隊友看,讓大家笑一笑,羨慕一下。

關於陳偉殷,不必去「英雄化」「造神化」,但是對一般男人而言,他象徵著更容易觸及的標竿—就算天生沒有贏在起跑點上,抱著盡其在我、持續進步的雄心以及真正的平常心,誰知最後贏家不是自己呢!

2015010550891709
GQ:在運動員中,你算早婚的,為什麼選擇24歲就結婚?

陳偉殷(以下簡稱陳):我當年跟老婆交往5、6年才結婚。年輕時交過的女朋友都不會長久,跟現在老婆交往時,也不知道能撐多久。一開始她在朋友結婚的場合會聊到結婚的話題,我當下便說:「現在講這些事情都太早,等我們交往5年再說。」5年只是隨便說說的,代表一段很長的時間。

我們穩定交往沒多久,我就去日本打球了,這種遠距離愛情真的很漫長,等我準備去美國時,就真的過了5年了,兩人講一講就結婚了。結婚時,我沒什麼期望,就是順其自然。今天能結婚就是緣分,生活總有一些衝突,但重點是你相信我,我相信你,我們互相喜歡,就繼續走下去。

GQ:有想過自己如果像Jeter或Verlander過著那種多采多姿的感情生活,會是怎樣嗎?

陳:我不會去想沒發生的事情,與其羨慕Jeter的豔福,不如說我有老婆是幸福的。

GQ:很多成功的職業球員在提到季賽時,都提過壓力與寂寞是最難熬的,你有類似經驗嗎?如何面對?

陳:一年中至少有半年的比賽,而且是東奔西跑的,身體會疲勞,心裡也會寂寞,而且我們又不能像上班族那樣上下班,老婆一個人在家帶小孩讓我也擔心。

一年有至少有90天是在外面比賽,其實滿難熬的。而且球員在球場上會給自己壓力,下了球場也會一直想。還好私底下老婆會安慰,我也會跟老婆談。在外面比賽就是打電話回家,如果有時差,就找隊友出去吃個飯,緩和一下。

GQ:你平常休閒生活喜歡做什麼?

陳:食衣住行中我只對穿著比較重視。吃從來不是大問題,當然我也喜歡吃好的,但如果面前擺的是一碗魯肉飯或白飯,也不成問題,有東西吃就好。但穿著就不一樣,我覺得如果穿得不體面,會讓人家覺得很隨便。我在日本時就喜歡A&F的衣服,後來是Diesel和Reply,到現在的G-Star。

GQ:你今年表現像倒吃甘蔗,交出很漂亮的16勝成績,你覺得關鍵是什麼?

陳:其實投出勝投不只是我的功勞,教練跟隊友的支持也非常重要,如果要說個人因素,應該是一開季時,表現並不好,大家建議我放慢步調,我也做到了。

我個性比較急,2013年受傷又開刀,上場次數減少,季後回台灣後,找到一個很好的體能教練,在復健與自主訓練時,覺得自己狀況本不錯,所以一開季就想趕快有好表現,但事與願違。我平常習慣跟教練與隊友討論自己的狀況,而包括球隊顧問、教練或隊友都覺得我應該放慢節奏。不只一、兩個人跟我這樣說,我就知道這真的是自己的問題,要讓自己在準備與比賽時不能急。

GQ:在行動上如何調整自己節奏?

陳:很難說用什麼行動,因為心裡真的覺得這是個問題,心態就要跟著調整。如果說是什麼方法來辦到,我就是把練習與投球的內容拆解成很清楚的單位,然後把每個單位都做到最好,這樣自然而然就把節奏放慢了,而且表現更到位。

GQ:金鶯季後賽結束後面臨外野手荒的問題,而你在季末時比較是偏飛球的投手,你會擔憂未來外野的守備狀況嗎?會做什麼自我調整嗎?

陳:球隊要怎麼補強球員是教練的事情,我該做的事情就是在球場上把球投好。你講的外野手狀況及我要如何調整,都是開季以後才知道,我現在休假,所以不會去煩惱或設想這樣的狀況,現在想也沒用。我是活在當下的人,休假階段就讓自己好好休息,然後陪家人,全家開心過日子,就夠了。明年要怎麼打?或是要怎麼提升自己,應該都不是現在要擔憂的問題。

「我是活在當下的人,休假階段就讓自己好好休息,然後陪家人,全家開心過日子,就夠了。明年要怎麼打?或是要怎麼提升自己,應該都不是現在要擔憂的問題。」

2015011259821477
GQ:感覺上你很看得開,但媒體熱烈討論或建議的,不會給你壓力嗎?

陳:媒體給的意見我持保留態度,我在乎的是自己的進步,每個月會拿自己的表現跟前年、大前年比較,就像大家一直提到我的變化球或用球數的問題,我能做的就是努力追求進步,至於結果,不是我能控制的。

講的人永遠都是最厲害的,就像寫一篇文章,整場比賽可以寫得很精采,但真正球賽是沒辦法照著劇本演的。如果是郭源治或郭泰源等前輩給我的建議,我會比較信服,他們都是好投手,也是好教練,所以他們提供的建議會比較符合我的狀況。至於媒體怎麼說,我盡量不讓自己受影響。

GQ:你什麼時候學會這麼看得開?

陳:這沒有什麼看不看得開的。從高中開始,我就知道自己不是最被看好的球員,我的決心就是拚了,看不起我,我就做給你看。等我打出一點成績時,又會被拿來跟某某選手比較,覺得我該怎麼樣。有人拿我跟王建民比較,我被拿來跟他比,是一種榮幸。

但非常遺憾的是,他是右投,我是左投,他在洋基,我在金鶯,隊友的幫助與球隊狀態都不一樣。如果是同一隊的投手,或許可以比,但這些基礎都不一樣,沒什麼好比的(陳偉殷是今年金鶯隊在數據上表現最好的投手)。

GQ:換個問法,較量是免不了的,就像當年你跟達比修有在日本的對決轟動一時,你怎麼看待這種情勢?

陳:達比修有是個很優秀的投手,那一場他投得很好,但那就是一場比賽的較量,不能當成長期的比較。

我還是有得失心的,但我不會和同輩比較,而是參考美國厲害的投手,像David Price、CC Sabathia、Max Scherzer這些賽揚獎巨投,我會思考為什麼他們可以投那麼好?為什麼自己做不到?我把他們當成目標,想像該怎麼超越他們。或許不可能超越,但有努力的目標總是好的。像我從高中開始就很喜歡左投巨怪Randy Johnson,也在觀察他、學習他投球裡獲得成長。

GQ:你覺得你自己現在處於巔峰嗎?

陳: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處在顛峰,每年的狀況與碰到的問題都不一樣,而且我又是慢熱型的,常常到了6、7月才開始進入狀況,才知道自己的狀況如何。

「慢熱」指的是開季時比較沒有感覺,要多打幾場才會有。就像一個作者想寫一篇好文章,但沒那個手感,就寫不出來,所有運動選手都有抓不到感覺的時候,如果真的隨時都有感覺上來,那麼每個投手都會是完勝投手。

GQ:你受訪時提到今年的訓練讓你的體脂肪下降,這是體能訓練的目標之一嗎?你在運動上有什麼秘訣?

陳:做為一個職業運動員,保持最適合的身材與體能是基本要求。以前在日本體能訓練時,主要是跑步,但在美國就很重視重量訓練,跑步的重點不是要跑很遠,而是調節體能狀況。

所以剛開始到美國時,我覺得自己的肌肉量增加,但是體脂肪也跟著增加,還是需要跑步來維持適合的體重。這中間一定要有個平衡,需要體能教練來幫忙設計平日與比賽前一天的訓練Menu。

GQ:那在飲食上有什麼要訣嗎?

陳:我最重視早餐跟晚餐,白天都在練習投球與體能,因此晚上一定要吃得夠。季賽時比較常吃牛肉,用高蛋白質來維持肌肉與體能,但為了降低體脂肪,比較常用水煮或烤的,加點鹽,我的隊友會吃純水煮,不加調味料,我覺得這種方式比較極端,我不太敢嘗試。

至於季賽結束後,運動量降低,我反而常吃雞肉這類脂肪比較低的肉類來維持體重。我也很愛吃蝦,所以很瞎。(笑)以前很愛吃炸蝦,但現在為了身材,主要吃烤蝦。我早餐一定會喝果汁。在美國,水果很便宜,常常去大賣場買很多水果,每天早上喝一杯果汁。我喜歡將各種莓類,像草莓、藍莓或桑葚配上香蕉做基底,因為香蕉的甜分跟纖維對身體很好。

延伸閱讀:

本文獲GQ TAIWAN授權刊登,原文:陳偉殷 慢熟英雄 The Normal Hero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