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創業魔法學校」終於了解:為何在充滿成功案例的矽谷,這裏的人們卻不停的在談論「失敗」

我在「創業魔法學校」終於了解:為何在充滿成功案例的矽谷,這裏的人們卻不停的在談論「失敗」
Photo Credit: 揪西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新聞上書本上充斥著成功的案例,卻鮮少失敗的案例。但我覺得推廣接受失敗分享失敗是件很棒的事。只有不斷嘗試,才有創新的可能。

過去在申請以及找尋Draper University相關資訊時,發現中文資料還極為少數,因此,我想要把在這裡的所見所聞所學分享給更多人。

DraperU,是一間位於矽谷San Mateo由知名創投Tim Draper所創立,主旨在培養年輕人成為新一代「英雄」的創業學校,學校透過鼓勵學生勇敢冒險、勇於犯錯,期望在課堂結束後,學生帶走的是那些「你原先覺得只有別人辦得到,但其實你都可以做到」的創業家精神。學校最酷的地方在是由Benjamin Franklin Hotel所改建,該飯店過去為該城市的地標,學校座落於San Mateo市中心,生活機能十分方便。

而Tim Draper為了讓其環境健全,除了打造「創業魔法學校」外,同時成立了Hero City of Draper University──共同工作空間與新創育成中心,引進許多他既有的人脈與資金資源。至今,培育了一共來自38個國家的300多位校友,並創立了超過70間的startup。如果大家對於DraperU感到興趣,可以先看看下面由天下雜誌所做的專訪:

那麼,在這為期近兩個月的課程中,我們是透過什麼方式進行「創業家精神」的培訓呢?主要是透過一些在矽谷的創投、教授以及創業家(包含技術&商業背景)進行分享,同時也透過各式各樣的活動讓我們從中體悟。

因此,在開學至今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已經漸漸可以理解,DraperU有別於一般的大學課程或是MBA課程,他所要帶給我們的其實是心態上(mindset)的建立,以及社群(community)的環境。

mindset,是種聽起來虛幻但實質上十分重要的一個東西

第一次感受到mindset這種無形東西的重要性,來自於我碩士論文的結論。

我的碩士畢業論文是探討開放式創新下的營運模式,而因為身在學術單位同時身兼Intel-NTU創新研究中心的商業研究助理,我挑了學校與企業間合作的營運模式為主要研究方向,試圖找出如何讓非營利的研究機構也能自立自主。

如果是半導體相關背景的人,對於比利時的IMEC應該不陌生,他是一個初期由政府與學術單位所共同成立的,然而在十多年後,在政府每年資助金額沒變的情況下,每年總預算中,資金來自於企業已超過一半(意思是每年總研究預算透過「產學合作」逐年攀升的意思)。近年來每年研究收入還能夠有近百萬歐元的盈餘。

以一個非營利的研究機構來說,IMEC在研究預算上能夠自立自主,甚至是產生了盈餘,我想他絕對稱得上是最佳標竿。因此,我以比利時的IMEC及台灣工研院做為主要研究個案。而在經歷了為期近一年的質性個案研究,漸漸發現在客觀條件相似下造就兩個截然不同的結果,在於其兩方的mindset完全不同。

在我與IMEC的高層訪談時,發現在他們心中,對於非營利的研究機構依舊抱持著一種「商業」思維。他們不希望被政府干涉,所以從設立以來就一直努力只把政府給的資金作為行政運用,而不是以此作為研究經費。而在與企業合作間,總是以企業角度(即從使用者角度)去思考企業要的是什麼?企業怎麼做抉擇?因此,他們充分在半導體這巨大研發成本投資下,讓整個產業鏈以他們為中心進行近年來盛行的「開放式創新」。

Photo Credit: 揪西

回到正題,這五天來,不論是Tim Draper本人或是每一位邀請來的講者,其實都一直不停的在告訴我們、建立我們的mindset:

be bold, think big, be willing to fail, and go for it.

在think big上,其實想得越遠或是目標越大,野心也就會越大,而此時你所在意的東西、所做的事情也就會全然不同。同時,野心越大也可以讓自己避免停留在原點過久,才能一直隨著市場隨著環境而不停的move on。在這裡,每天所接觸的創投或創業家,你都感受得出在他們的mindset裡在意自己對這社會所貢獻的影響力勝過於賺錢。

同時,一直思考著你是誰?你代表的是什麼?而其實不是美國人或是矽谷的人們就是不愛錢,而是因為美國盛行英雄主義加上他們的思維有所不同。他們認為:往往那些改變未來越多的都較少被投資,同時這些機會也是回報率(return rate)越高的標的。

對於一所鼓勵學生勇敢冒險、勇於犯錯的學校,在失敗的mindset培養方法, 除了我們每天都要朗誦著名的入學oath,其實在課堂上、活動上都充斥著教育「失敗」的媒介。

像是透過改變過規則的運動比賽,讓我們練習如何在失敗中進行快速修正團隊策略;像是每個活動後的打分數方式絕非單一採用「結果」做為依據,而會加入發揮創意的成分以及嘗試(失敗)了多少次作為評分採用;像是課堂上的每一位講者,一直不停的用案例或是親身經驗,告訴我們:要和失敗做朋友,並且越快失敗越好。甚至是每一次都應該要說 “WTF". It means “Why the failure"。

我發現:身處在一個充滿成功案例的矽谷,這裏的人們卻是不停的在談著關於失敗。而我想,也許就是因為這裡的人以失敗為伍,更強調"fail fast",並且follow著這樣的步驟:idea → go for it → validation → failure → move on,才能塑造出這充滿無限可能的世界吧。

關於失敗,其實還有兩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想跟大家分享,一個是在台灣聽到的演講,一個是我分享給別人的演講。曾經有個令人份外印象深刻且震撼的演講,是發生在EMBA的創業課上,一位長輩分享創業失敗的案例,從公司就要IPO的前夕到差點成為通緝犯的故事,多麼令人震撼,也是我第一次在台灣聽到關於失敗的分享。

另一次,記得曾經有個場合讓我有機會可以分享自己過去的經驗。而在我苦於不知道該怎麼做時,一個在美國唸書的朋友,就和我說:分享你失敗的經驗吧,談談失敗的經驗比起分享你成功的經驗還有價值。當時對於這樣的建議感到很驚訝,但現在逐漸了解分享失敗案例的價值所在。

Photo Credit: 揪西

最近看到馬雲今年打算在杭州西湖鵒鵠灣附近開辦湖畔大學,專門研究失敗案例,「通過研究別人失敗在哪,為什麼失敗,學員能獲得經驗,才能獲得成功。」

過去,新聞上書本上充斥著成功的案例,卻鮮少失敗的案例。但我覺得推廣接受失敗分享失敗是件很棒的事。只有不斷嘗試,才有創新的可能。

community,環境氛圍的重要性

來到這裡的這五天突然發現「社群」的力量真的無比重要,在這裡最大的感受是讓自己不覺得自己怪。記得在台灣,常常會覺得是不是自己很怪,是不是自己太不切實際?是不是應該要順應現有的環境?但終究不願屈服,因此在無能力改變也還不想被同化的情況下,選擇到矽谷來冒險,找尋答案。幸好,截至目前為止,我所得到的答案是正向的。世界上確實有跟我一樣怪的人 XD

當然,過於樂觀與思考未來性,某種程度也會讓人有所覺得不切實際。甚至在看DraperU成立的故事時,也發現:拿掉從我們這群人的角度,也有另一群人極力反對著像我們這樣的人。而此時也讓我開始重新反思,當處在不同角度與不同身份時,對於同件事在看法上的衝突與矛盾。

而這件事讓我聯想到兩件事。一個是大學念工業工程時,老師一直不停的強調,每個細項的最佳解並不會等於overall的最佳解,因此我們極力在找尋數個限制條件下,整體的最佳解;另一個則是,這幾天有位UCB天文學教授來分享時提到,在看星系時候,我們總覺得我們是中心,其他星球是以我們為中心在移動的;同時,站在其他星球的人也會同樣認為。然而,如果你從更遠的角度看,你卻會發現全然不是如此。

我想每件事情都有其正反,只能全盤考量然後不停的溝通,以達到當下的最佳解。至於過於樂觀或是太過未來性的問題,我想在mindset與目標的設定上必須,但同時不能忘了依舊要身體力行地予以實踐。當然,在組成新創團隊時,成員應該具備有具有未來性,也該有具有腳踏實地執行力的人,這樣才能使團隊不會過於偏頗。

Photo Credit:  The Digital Movement @ Flickr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The Digital Movement @ Flickr CC By ND 2.0

回到環境氛圍上,在文化環境的塑造,除了以一個城市或國家外,其實在企業內部也是相同。我認為一個環境氛圍的形成,可以拆開從兩個角度看的,一為透過實體的硬體環境設備,二為無形的人與人串接成的社群。

在實體的部分,講個自己較為熟悉的。這幾天的生活,認真覺得當你生處在一個可以隨意在牆上拿起筆書寫,工作空間舒適且愉快,你可以隨心情更換位置工作的環境下,不"be creative“我想都是很困難的。

而在人與人串接的社群中,將相同的人聚在一起,可以讓大家一起討論想法甚至是更勇敢追夢。當然,除了「相同的人」也必須要有完善的生態系,不可能僅依靠單獨的個體予以實踐的。

記得在某位講者的課堂上,有人問他為什麼待過這麼多城市最後選擇矽谷?他說,你可以在很多地方創業,只是灣區更加適合。因為任何一個咖啡廳或是角落,你都可以輕易聽到有人在談論創業。對創投或是創業家來說,矽谷都是個很棒的環境。

甚至是,我朋友有天回來分享,他剛走在路上,在咖啡廳、在餐館或是在路上,真的是隨隨便便都遇到某某CEO或是某某創投。像是我今天突然發現李嘉誠投資的Meta,不就是我昨天才遇到的團隊嗎。

我想,矽谷除了給人的環境以外,還有完整的生態系。矽谷的形成,Draper家族貢獻了不少(有興趣的大家可以看看The Startup Game或是中譯本《創投世家德雷珀》),而近期Tim Draper現在除了成立DraperU,更要完善DraperU的生態系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