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森林自己救」亞馬遜原民戰士起身對抗入侵者

「自己的森林自己救」亞馬遜原民戰士起身對抗入侵者
Photo credit: The Gurdian/Lalo de Almeid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欣古河盆地是亞馬遜地區最大的盆地之一,隨著美山水壩開闢,帶來了商業和勞動力。主要城市阿爾塔米拉周圍的自治市現在是火災最嚴重的地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受到火災、森林砍伐和入侵的威脅,亞馬遜北部的原住民希克林(Xikrin)族人,準備起身反擊。

雖然有關當局態度消極,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打算破壞他們的領域權,但原住民社群積極驅逐非法佔用土地並縱火焚燒森林的伐木工人和牧場主,欲奪回掌控權。

過去一周,有一群希克林武裝戰士帶著步槍和木棍,在帕拉州廣闊的原民領域四處巡察。遇到火燒過的土地、非法清理活動和非法棲所,他們會將入侵者一個個趕走,並沒收電鋸和其他工具。

40公里的旅途結束後,他們舉行傳統戰鬥儀式。回到Rapkô村與家人團聚時,用手機向他們展示突襲入侵者小屋的影片。

「為什麼要保護自己的土地?這樣我們才能打獵,我們的兒子和孫子可以在這片土地上好好生活,」最年長的戰士之一Tikiri Xikrin在慶祝戰士們安全賦歸的儀式上說道,「Kuben(白人)要佔據我們的土地,除非我死。」

巴西政府消極,原住民和入侵者衝突

根據巴西法律,這應該是聯邦警察的工作。佔地165萬1000公頃的Trincheira Bacajá原民領域於2000年獲得政府的正式認可。除了Xikrin社區的1100名成員外,沒有人有權居住在該領域。

但是長老們知道,政府很少會徹底捍衛他們的權利。去年6月,土地掠奪者開始經由非法伐木者砍伐森林的小路進入該地區。希克林族人多次向官方機構提出投訴,但無濟於事。

上個月,森林砍伐活動從低調的滲透演變成肆虐整個亞馬遜地區,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78%。依法應受保護的希克林土地是受創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根據獨立監測組織Imazon的資料,7月份,土地掠奪者侵佔希克林領域面積達到1500個足球場。

這些問題歷史悠久,但波索納洛讓事態變得更糟。批評者說,他根本沒有保護領土免受犯罪侵害,反而在演講和政策中反復破壞原住民權利。8月27日與亞馬遜地區州長會晤期間,波索納洛聲稱原住民社群被外國勢力用來限制巴西的成長。

波索納洛最近說,「(原住民)不會說我們的語言,但他們已經設法獲得我們國家領土的14%,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傷害我們。」

Rapkô村村長Bekara Xikrin表示,土地掠奪者被總統鼓舞了。「其中一名入侵者告訴我們,土地可以自由進出,波索納洛允許進入,這不是原住民土地。」

入侵者聲稱他想幫助原住民社區開墾土地。Bekara潑了他一桶冷水。「我告訴他:原住民不需要幫助,老戰士不需要幫助。這裡不允許砍伐森林。」Bekara說。

希克林的防衛行動並沒有嚇跑入侵者。在WhatsApp上有一條語音訊息透露,有近300人準備襲擊附近的一個原民村莊。為了防止暴力,該地區的聯邦檢察官桑蒂(Thais Santi)於8月26日正式要求警方採取行動,並表示24小時內就要有所動作,但兩天後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Trincheira Bacajá案涉及政府的重大疏失,」桑蒂說,「希克林人舉報佔領他們土地的人,但由於警察未能及時採取行動,入侵活動擴大。」

開發壓力大,原民土地遭濫砍濫用

欣古河(Xingu River)地區的許多其他原民土地也面臨著類似的壓力。欣古河盆地是亞馬遜地區最大的盆地之一,隨著美山水壩開闢,帶來了商業和勞動力。主要城市阿爾塔米拉周圍的自治市現在是火災最嚴重的地區。

根據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INPE,從1月1日到8月26日,該市經歷了2566次火災,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59%。

Trincheira旁邊是Parakanã原住民的傳統領域Apyterewa,遭到牧場主大規模入侵。根據Imazon的說法,7月份,該地區有28平方公里森林被砍伐,是當月原住民領域被侵佔範圍最大的一個。

Apyterewa的例子說明聯邦政府早在波索納洛之前就開始怠忽職守。 2015年,聯邦最高法院(STF)下令驅逐數百名入侵者,但四年後該裁決還沒執行,入侵者數量還增加了。

在同一地區,Ituna/Itatá原住民領域上個月損失了9平方公里的森林。Imazon指出,這三個原住民領域是最近幾週巴西受影響最嚴重的土地。

希克林面臨的壓力主要來自畜牧業。養牛業堅定支持波索納洛。全國最大養牛鎮São Félix do Xingu距離希克林領域不遠,2017年牛隻數量達到224萬頭。根據2014年農業和畜牧研究機構的資料,這裡的牧場也是全亞馬遜地區最多,達28.6萬公頃。「這顯示大面積土地被砍伐、濫用,」Imazon的研究員巴雷托(Paulo Barreto)說。

希克林正努力不讓他們的領域面臨同樣的命運。戰士們說,他們為自己所作所為感到驕傲,儘管起初征戰成功的喜悅已經被即將迎來反擊的覺悟所取代。

Tikiri Xikrin手裡真的拿著他的鐮刀準備拼了:「我不怕白人入侵者,我有勇氣,我們有勇氣。如果kuben挑起衝突,我們就會戰鬥。」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