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無法贏過真相,真實不會沉默」:南韓如何走出「垃圾記者」的深淵

「謊言無法贏過真相,真實不會沉默」:南韓如何走出「垃圾記者」的深淵
2012年KBS和MBC電視台員工在韓國通訊委員會前抗片。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4年4月16號,世越號慘案發生後,當時被批評消極進行救援工作的朴槿惠政府並沒有虛心接受批評,反而選擇扭曲消息並且隱瞞真相,因為沒有報導出真相,使得記者們被稱爲由記者和垃圾合成詞的「기레기(垃圾記者,或記者是垃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尹碩斌韓國全國言論勞動組合前任副委員長,現為NUM新聞自由委員會主席

2014年4月16號,在韓國西南海的珍島近海沉沒的世越號慘案發生之後,參與校外教學的304名高中生死亡或失蹤。然而,當時被批評消極進行救援工作的朴槿惠政府並沒有虛心接受批評,反而選擇扭曲消息並且隱瞞真相。

結果,因為沒有報導出真相,使得記者們被稱爲由記者和垃圾合成詞的「기레기(垃圾記者,或記者是垃圾)」。而市民們手上拿着蠟燭上了街頭,然後唱了我所引用的這首歌:「謊言無法贏過真相,真實不會沉默。」

被政權限制採訪且不能直接發表評論的記者們,因受到市民「기레기(記者是垃圾)」的指責而低下了頭。而2019年6月間,媒體工會所在的首爾光化門新聞中心前,將建立一座「新聞自由象徵雕像」。「謊言無法贏過真相,真實不會沉默」,將是這個塑像上要刻的字句。

「大韓民國媒體公正化鬥爭與真相報導」 運動

在此要向各位介紹自2016年開始,到現在為止,韓國所進行的「大韓民國媒體公正化鬥爭與真相報導」 運動。

目前韓國的媒體市場正快速地朝線上,特別是行動裝置平台的方向來轉變。取代了報社和電視台的網站,一般人都透過入口網站來看新聞。由於被逼到和很多其他的內容平台來競爭,這使得新聞本身的價值受到了傷害。而從網路上的特性來看,濫用新聞與假新聞層出不窮,則是完全可以預見的事情。只是,能過濾掉假新聞或錯誤訊息的最安全的過濾網的媒體,反而捲入了以商業競爭論調爲主的網路市場之中,以至於未能起到應有的作用。

韓國的媒體工會,乃是爲了恢復新聞原本的目的,為民主來服務,所誕生的工會。正因爲如此,媒體工會正努力改變之前所說的所有扭曲的狀況。全國媒體工會創始於1988年,是由報紙與電視台等不同媒體組成的工會聯合體,在2000年11月24日時,創立爲產業單一工會。現在韓國全國共有100多家報紙、電台、出版、印刷等媒體,總計約1萬4000多名媒體工作者加入。媒體工會透過媒體產業勞工的自主團結,維護工資、工作條件等勞動人權,努力實現爲民主做出貢獻的媒體。

君舟民水:媒體工會與市民一起點亮蠟燭

在此,我把時間撥回到2016年。在2014年發生世越號慘案之後,朴槿惠政權介入KBS等公營電視台相關新聞報導的情事,在當時(2016年)被曝光。這種不應發生的事情接連發生。韓國的媒體自由指數跌到了世界第70位。媒體工會走上街頭,爲要求召開「青瓦臺介入世越號報導聽證會」展開了連署。同時在追悼2015年燭火示威時,被警察的水砲打死的白南起農民,媒體工會也參加了譴責國家暴力的集會。

與此同時,也與市民社會團體召開了非常時局對策會議,要求對崔順實的國政壟斷事件進行真相調查。各位知道2016年12月,透過全國611名教授對象的調查所選出的今年的四字成語是什麽呢?那年的成語是「君舟民水」。百姓才是執政者最重要的基礎,但韓國的執政者卻如此的不尊重百姓。

d2233436
Photo credit:RFA截圖自韓國新聞媒體(public domain)
2016年韓國選出的年度代表成語是「君舟民水」。

因此,媒體工會在街上與市民一起點亮了蠟燭。開始反省沒能正確報導朴槿惠政權干政的責任,同時提出了「媒體也是共犯」的口號,開始內部公正化鬥爭運動。媒體工會也召開記者招待會,敦促特別檢察官的介入。各個媒體也開始找出過去聽命政權的人,並且進行報導。為了推導試圖抹殺媒體獨立的朴槿惠政權的下台決議大會,也在當時的執政黨新國家黨辦公樓前舉行。

2016年夏天跟秋天和整個冬天,媒體勞動者們在街上手舉着牌子代替原本手中的筆,與政府掌握媒體的陰謀和介入進行抗爭。爲了找回對不公不義的直言政論以及國民的信任,我們在國民所謂的「記者是垃圾」的藐視中,謙虛地與國民們相會。

而早在四年前,亦即2012年李明博政權時期,因堅守公正報導而被解職的解僱媒體人士也參加了這個運動。在YTN新聞頻道被解職的媒體勞動者們,在這年的街頭,與手持燭火的市民,一起紀念不當解僱的第3000日。MBC、KBS、YTN、國民日報……等媒體,參與了2012年爲報導公正的媒體業總罷工,特別是MBC進行了長達170天的罷工。

2016年每週週末,在光化門廣場點燃的燭光,即便在跨年時也不曾熄滅。媒體勞動者的蠟燭點亮了光明,而且在2017年正式開始了媒體公正化抗爭。2016年10月29號到2017年3月,透過總計20次的燭火集會,共有1500萬名的市民一同參與。

歸來吧,馬奉春、高奉順,還有國際新聞

「歸來吧,馬奉春、高奉順,還有國際新聞」,這是街頭上媒體工人和市民喊的口號,也是以文化節形式進行集會的名稱。馬奉春和高奉順是親切地稱呼公營電視台MBC和KBS的暱稱。面對踐踏MBC和KBS公正性的報導,試圖馴服原本爲國民廣播服務的那些不當權力代言人的政權,這個口號充滿了反抗的意志。

2017年媒體工會的媒體公正化抗爭,始於京仁日報和國際新聞社長下台運動。原本媒體理應在任何權力面前都應該堂堂正正、不偏不倚。但媒體社的社長輕言勾結權力,做出了不正當的行爲。而媒體勞工則冒着被解僱的威脅,展開了鬥爭。

最終,因著燭火運動的市民革命,朴槿惠政權被彈劾。2017年5月,韓國進行了建立新政府的總統選舉。 媒體工會3月與市民團體一同成立了「大選媒體監督連帶」,爲了能夠公正報導選舉,會見了全國的選民與媒體工作者。

媒體背叛者名單

此外,爲清除掌握媒體的積弊,媒體工會還舉行公佈第2次背叛者名單的記者招待會。爲恢復媒體的公正性,媒體工會一共舉辦了3次,公開100多個媒體背叛者的名單,朝向絕對不能後退的路來前進。媒體工會還與文在寅總統等當時的大選候選人政治家與政黨會面,他們也簽署了加強媒體公正性與多樣性的政見協定。

然而,在大選期間,還是發生不該發生的侵害編輯權事件。民營新聞通訊社「焦點新聞(focusnews)」的社長,下達刪除報導的指示,甚至乾脆取消該社的政治部。這是明顯的侵犯編輯權,是不可告人的野蠻行徑。焦點新聞媒體工人抗拒這一要求,加入了媒體工會。而成立當時焦點新聞分會,站在抗爭最前線的年輕記者,就是站在大家面前的林學賢先生。請大家藉這個機會,對他的勇氣和正義給予熱烈的掌聲。

1558627168-2122178722_n
Photo credit:卓越新聞基金會/鄭凱榕攝
由左至右分別為:林學賢先生、發表人尹碩斌,以及討論人董思齊。

2017年媒體工會的公正報導鬥爭像野火一樣蔓延。在《京仁日報》、《國際新聞》以及焦點新聞之後,身為國家通信社的聯合新聞,也拒絕理事會對編輯局長的任命同意,開始進行要效命於政權的朴魯恆社長下台的抗爭。而曾爲了讓2012年進行公平報導總罷工的MBC、KBS能夠正常化,媒體工會在7月推出了一場由100多個市民團體共同參與的市民運動。

而在MBC和KBS的正常化鬥爭即將到來之際,8月時,之前YTN被解職的媒體人則嘗到了重返公司的喜悅。而該年9月,MBC和KBS的成員們在2012年之後,時隔5年,再次爲爭取公正報導而展開罷工。之所以要讓效命於朴槿惠政權的社長和理事們下臺,乃是爲了能重返向國民公正廣播新聞所進行的鬥爭。市民們的支持,聲援了繼2012年之後MBC和KBS工會成員的鬥爭。全國範圍的燭火文化節,也給媒體勞動者們帶來很大的幫助。

2017年12月,媒體工會員長金煥均和KBS本部本部長成在浩,爲了清除媒體的積弊,在罷工期間展開絕食抗爭。而記者與播音員紛紛離開鏡頭前,在光化門廣場進行24小時接力發言,告發那些背叛者,以及以媒體勞動者的身分,掏出自己的良心,寫下了懺悔錄。KBS工會成員們在寒冬天的光化門廣場前,繼朴槿惠政權倒臺運動後,爲公營電台正常化大聲疾呼,而在幾個月後,啓動正常化的MBC讓之前六名解職媒體人全部回歸。

在韓國,媒體改革具有什麽樣的意義呢?

在這張照片中,坐着輪椅的人是李容馬記者。2012年電視台公正化鬥爭時,他做為工會幹部成員站在最前面,高喊著公正報導。但幾年前他得了癌症,現在還進行在治療。站在他左邊的,則是崔承浩製作人。他現在成爲MBC的社長,爲恢復電視台的公共性,正採取各種改革措施。

韓國媒體記者李容馬
Photo credit:尹碩斌提供
李容馬記者(左三坐輪椅者)與MBC社長崔承浩製作人(右三)。

拿着筆與相機的他們,暫時離開工作崗位,點燃蠟燭的理由是什麼呢? 在韓國,媒體改革具有什麽樣的意義呢?

媒體工會高呼的媒體改革,媒體公正化就是希望讓媒體能從所有的權力中獨立出來。以著真相才能照亮世界的決心,所有新聞工作者都應具備「照亮世界」的使命感。

KBS成員跨年度罷工在141天後取得勝利,重新回到了向國民播報新聞的行列。而2018年2月,民營通信公司NEWSIS支部,為編輯局長任免同意制進行罷工,媒體工會仍高呼修改《廣電法》,希望能實現媒體獨立於政治之外。在韓國的《廣電法》中,包含了選拔公營電視台KBS、MBC、EBS等社長的理事會任命相關條款。 也因此,過去政治圈不分朝野利用該法,將符合各政黨及政治圈利害關係的理事派到了國營電視台。

2018年是選舉地方議員與地方自治市道知事等地方選舉的年份。《釜山日報》社長夫人登記爲地方議會議員候選人。對此,媒體工會《釜山日報》支部表示擔心,要求社長主動辭職。但社長頑強地抵抗,最終還出現進行非法選舉運動的嫌疑。 結果釜山日報的工會成員們,展開了社長下台的抗爭。經過140多天的靜坐示威和絕食等努力,才讓社長下台。

之前我曾說過,公共電視台的罷工,是媒體公正化的基礎。我們媒體工會首次與公共電台、民營電視台、無線電視公司簽訂了產業協議,而非企業團體協議。其中,包括了恢復媒體公正性的條款,以及非正式員工正規化等,實現尊重職場勞動的珍貴承諾。

媒體工會繼2012年之後從2016年到2018年間,與民衆一起手持蠟燭上街的理由只有一個:大韓民國《憲法》第21條是爲了維護「所有國民都有言論出版自由,還有集會結社自由」的價值。

所有國民都有言論自由。媒體被賦予了代替國民憲法自由的職責。因此言論自由不是屬於媒體勞動者的,而是全體國民的。但過去大韓民國的媒體沒能遵守這一原則。而爲恢復國民的信任,目前也持續奮戰之中。
假新聞帶來的新挑戰

透過過網路與手機,與過去相較之下,出現更多的假新聞。依靠國民誕生的現任政府,爲限制假新聞,去年試圖從政府層面採取高強度措施。但媒體工會隨即向政府發送了反對立場文,同時還召開了討論會。因爲,假新聞本身雖然存在侵害他人權利或社會倫理的問題,但在限制假新聞的名義下,媒體的自由有可能再次受到鎮壓。

爲了言論自由,大韓民國已經制定了與新聞相關的自律限制政策。當然這些自律規定,至今仍得不到國民的信任,這是現實。只是,包括我們在內的學者與民衆,至今仍舊相信,如果媒體能得到國民的信賴,假新聞也自然會被踢出局。所以在去年底,在隸屬媒體工會的新聞支部部長們齊心協力之下,爲了編輯權獨立、爲了成為更好的媒體,媒體工會召開了法律整頓必要性的討論會。

今年媒體工會要走的路也很明確,就是「媒體改革」。爲了守護做爲國民權利的言論自由,爲了成爲不受動搖的媒體,必須繼續努力與抗爭。今年4月3日全國報社與新聞社支部齊聚一堂,與媒體工會一起舉行了「修改新聞法10年,獨立編輯權和振興正確新聞」的《新聞勞工宣言》記者招待會。

2009年,當時的執政黨的通過《新聞法》,大量刪除編輯權獨立和保護讀者權益的條款。我們主張在法律中重新規定恢復這種條款,樹立起國民所認可的好媒體的責任。而且在遵守這些的同時,政府對新聞與媒體的支援,是守護民主主義的費用,因此可以得到民衆的同意。由於網絡的發展、假新聞的蔓延、新聞業的被破壞以及媒體的法律危機,這些都是全球趨勢。

而正因如此,我們才能守住新聞的價值、媒體的價值,同時照亮這個世界。

謝謝大家。

卓越新聞獎基金會2019年「亞洲新聞專業論壇」,已於5月18、19日圓滿完成,本屆主題為「網路時代的新聞真相」,邀請日本、韓國、中國、香港、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及台灣代表進行各國經驗分享。

其中,韓國場次邀請到韓國媒體工會新聞自由委員會主席尹碩斌先生以「大韓民國媒體正常化的鬥爭與真相報導」為題,進行專題演說。並邀請到台灣智庫國際事務部主任董思齊博士與談評論暨協助翻譯。尹碩斌先生透過將近五十張的照片,回顧自2016年朴槿惠下台運動以來,韓國媒體界為媒體公正性所發起的一連串罷工抗爭與自清自律運動。

由於內容精彩且對當前台灣媒體環境具有啟示的作用,《卓越新聞電子報》除了刊出的現場紀實報導外,在徵得尹先生同意之後,感謝董思齊博士將講稿譯成中文,以供關心媒體改革議題的華文讀者參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卓越新聞電子報》』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