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個「教壞」香港人?

邊個「教壞」香港人?
1987年公民教育委員會廣告《蚌的啟示》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民教育及通識科就像疫苗,減少犬儒、無知、盲從、民粹等對民主開放社會有害的東西。可是給香港這個不民主社會服用民主社會的疫苗,會產生排斥反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因為通識科本來是根據民主開放社會的教育理念來設計的,它的本質是自由化一個公民的思想,鼓勵獨立思考、對社會的關注、對普世價值的追求。

這套教育理念在民主社會是必須的,因為民主制度要運作得好,首先要有健全而強大的公民社會。民主社會的教育,其實就像疫苗,減少犬儒、無知、盲從、民粹——這些東西全都是對民主開放社會有害的。

香港呢?

先不說通識科,講講公民教育。

香港正式有公民教育是在1985年,當年港英的教育署發出《公民教育指引》,要求中小學推行公民教育。港英時代的公民教育,教的是公民權利與義務,還有代議政制。用現在的標準來說,沒什麼特別,甚至被學者批評是欠缺明確內容及組織[註],但在那個非政治化的年代,是一個大轉變。非科學化個人觀察是,這種公民教育教出來的人,他們會比較傾向和理非、比較相信按制度去爭取權益,但會認為公民基本自由是與生俱來的。

如果你1985年入讀小一,現在已經過了40歲了。這解釋了為什麼香港的三十幾至四十幾歲的人明明沒有通識科,但他們為什麼對於普選仍有追求,對於那些侵犯個人基本權利的警暴和政府行為那麼反感。用黨媒的說法,這些人就是傾向深黃至淺黃。

至於通識科,如上面所說,它比較像那種會令民主開放社會愈來愈健全的疫苗。政府發出的課程指引裡面,「民主」、「法治精神」等字眼不斷出現,這是白紙黑字的政府文件,教師和出版社只是很盡責的跟政府文件去做。是哪個政府叫的?不是彭定康,而是董建華政府,主事官員叫羅范椒芬,他們原來也希望為香港的公民社會打疫苗,可謂用心良苦。

可是瑞凡,香港不是民主開放社會啊。

香港是個不民主社會(不是半民主,民主就是民主,沒有半的)啊!

你給了一個不民主社會服用民主社會的疫苗,那會產生排斥反應啊。不民主社會的政權,最想要的就是犬儒、無知、盲從、民粹,你的疫苗會防治這些東西,在一個壞的社會,你教好學生,就是「教壞」他們了。

瑞凡,我們回不去了,怎麼辦?

不如先把所有公民教育取消吧,再把通識教育取消,全港改教大陸的「思想政治課」,讓香港學生像大陸學生,學習如何考試答一套政治標準答案,現實做另一套的虛偽;學做個快樂的奴隸,不做個痛苦的自由人吧。

但是,這是我們想要的教育嗎?

註︰吳迅榮、梁恩榮(2004),香港初中推行公民教育的現況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