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該「併購」的是國民黨,而非不值錢的柯文哲

郭台銘該「併購」的是國民黨,而非不值錢的柯文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想選草包不想選菜包」的選民基礎確實有,但卻並不代表這種選民「既不想挺國民黨,也不想挺民進黨」,因為「人選」是一回事,意識型態是另一回事,只要意識型態干擾選舉的程度不改變,這類選民頂多棄投,也不會選第三組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雁默

根據柯文哲的說法,所謂第三勢力的存在意義是「擺脫藍綠」而非「消滅藍綠」,功能在於改變選舉始終擺脫不了的意識形態之爭。此論一向是柯文哲的既定主張,其實也就是「政治零分,經濟100分」的「柯版」,或郭台銘「經濟治國」的「柯版」。

說是「柯版」,也算抬舉,因為柯文哲本人幾無傳統上所說的理念,更像是政治變形蟲一類,為自我生存七彎八拐,到處攀附當紅之人與其人之論,因此柯之主張必須「外掛」才有「著陸感」。攀附台獨時自稱深綠,攀附「旺中」時叨念「兩岸一家親」,攀附韓國瑜時細數「愛韓4大理由」,現下攀附郭台銘又標榜務實,愛起中華民國。

變來變去,唯一不變的,就是對自己攀附之「大樹」始亂終棄,樹倒了柯就跑,而且還回頭反批之,盡情消費舊愛以討好新歡。

台灣的選民,吃不吃「攀附」這一套?

柯文哲的「攀附政治學」只能凸顯此公說什麼都不奇怪,而且也不重要,重點在於柯瞄準的目標選民,是否也是搖擺的「攀附者」。若是,則所謂第三勢力民意基礎不可能牢固,意向也不好掌握。若否,則藍綠兩黨的傳統格局岌岌可危。

現下柯所操作的是「既不想選草包,也不想選菜包」的部分選民心態,但這種心態注定搖擺,因此要讓這種「厭惡藍綠」的心態「著陸」以支撐到明年1月11日,就必須給予目標選民一個具體的理由,就必須另尋攀附對象,看起來,郭台銘很想對號入座。

攀附之所需,柯文哲一心將自己經營成可被利用的對象以求自身之生存,這一點北京看得懂,藍綠兩黨與郭台銘也看得懂,關鍵只在於柯的利用價值能有多少斤兩而已。現下躲在郭董身後砲打藍綠,其實也說明了民眾黨打從出生就是個實力不足的尾巴黨,其與時力黨不同之處是,民眾黨顯然是個「自主斷尾」的尾巴,攀附對象一遇到危機,尾巴自斷。

換言之,只要有柯存在的第三勢力,隨時得面臨基礎不牢,地動山搖的窘境,而柯之價值與支持者也難以轉移給他人。因此郭台銘收編自外於藍綠政黨的勢力中,柯文哲價值最低,也最不可靠,偶而借力使力借嘴刀一用可以,若將之納入同盟則純屬愚行。

陳水扁回憶錄發表會 與柯文哲同台(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既不想選草包,也不想選菜包」的選民基礎確實有,但卻並不代表這種選民「既不想挺國民黨,也不想挺民進黨」,因為「人選」是一回事,意識型態是另一回事,只要意識型態干擾選舉的程度不改變,這類選民頂多棄投,也不會選第三勢力。

換言之,「草包與菜包」的戰略沒有大用,除非郭董真能提出讓選民擺脫意識型態的議題。

郭台銘該想的是:支持他的人,是支持什麼?

擺脫意識型態談何容易?

郭董想複製川普模式,頗有問題,其之所以在台灣行不通,乃因川普是將傳統保守心態的怪獸從潘朵拉的盒子中釋出,才勉強過關的。那隻怪獸是白人至上主義,反自由派價值的集合體,主力訴求一點也不「務實」,而台灣相對應的「傳統民情」是什麼?若是「威權懷舊」,那是國民黨的票,若是「台灣民粹」,那是民進黨的票,且以上皆意識型態耳。

郭台銘想操作的顯然是「經濟奇蹟懷舊」,訴求上沒問題,但要以此勾引選民情緒與強烈的投票意念,還是得靠意識型態「催情」,川普就是這麼做的。重點在於,催情者得是參選人自己親力親為,敲邊鼓的頂多是助攻添柴火的角色,催情內容也必須訴諸選民對現狀之仇恨感或恐懼感,並轉移到對手身上。所以到頭來,這還是一場意識型態選舉,柯文哲聲稱想避免2020年大選成為「恐懼與仇恨」的對決,也不過是粉飾騙票之語,沒有參考意義。

反駁郭董的第三勢力,最簡單的事實就是,川普可不是獨立參選。

在制度上與意識型態上都有利於兩極對決的環境,不可能有第三勢力的奪權空間,除非這個第三勢力克服了制度,並催生了更有力的「第三種意識形態」以鼓譟另一種民粹。而且,這種意識形態能讓選民投入情感支持,而非僅止於理性選擇。此前說過,只有純粹的統與獨,能讓人投入情感,如今統獨皆遭弱化,套用郭董的話說,乃因「現實理性」那隻腳沒有跟上來。

oci8tdwqyn0nyizr2xbgy9mman0nuj
Photo Credit: Chris O'Meara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邏輯矛盾之處在於,只要「現狀」不變,藍綠意識型態就不可能消失,而所有參選人拼的都是「維持現狀」,包含現在所謂第三勢力在內。如此卻又想擺脫意識形態,讓選民關注務實的政策議題不受意識形態干擾,又怎麼可能?

從選民的角度來看,厭惡藍綠的心態一定有,但反命題終究要有正命題作為歸宿——我反對這個,那我支持什麼?情感歸宿與理性歸宿缺一不可。

割據一方只能當土匪,取代藍綠才能當真的「第三個勢力」

在台灣內部環境下,第三勢力唯一暫時性存在條件,是取代藍或綠大黨,讓自己成為兩極之一。剛好與柯文哲的主張相反。消滅不了,就不可能「擺脫」。

郭董的路只有一條,就是取代國民黨。

途徑有二,擔任國民黨主席,或極度邊緣化國民黨。不以此為職志,就沒有政治前景可言,新黨與親民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今天的國民黨,恐怕也有此焦慮,一旦郭台銘選上,國民黨就是等著被邊緣化的命運。倘若蔡英文連任,國民黨仍得面臨黨的分崩離析,郭台銘也再難出頭。國黨要解此局有兩種方式,其一,在選前雙手奉上黨主席一職,其二,獲得勝選。

以國民黨僥倖鄉愿的本質,黨必選第二條途徑拚勝選,只是,一旦察覺韓國瑜必輸的時候,這個黨不斷尾求生也是死路一條,彼時才可能會動員勸退韓國瑜,禮讓郭台銘,或是雙手奉上整個黨給郭台銘,求其退選整合。這或許就是郭台銘看局勢的角度——初選還沒結束,投票前一天都還能整合。

韓國瑜鳳山代天府參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國國民黨畢竟是有歷史的百足之蟲,就算因本土派盤根錯節而徒具「中國」空殼,其價值仍遠遠高於柯文哲與他的幼仔支持者。這個黨就像當初負債累累,內部千瘡百孔的夏普,我是郭台銘的話,政治標的就會放在「併購國民黨」,而非將目標放在第三勢力拼裝車,還得被一個小丑挑三揀四,像什麼話?

郭台銘獨立參選只有一個正當性,就是「彼可取而代之」,將國民黨收入口袋,反之,若只想靠割據稱雄,並與雞鳴狗盜之輩同流,台灣不過多一個土匪窩。

看看那些「走」的人的下場,再想想其它人為何留下

川普當初在黨內初選時,遭到整個共和黨的排斥,他一路過關斬將靠的可不是「知識紅」與「經濟紅」的民意支持(共和黨是紅色),而是對自由派意識型態積怨已久的基層選民,讓原本反對他的黨內同志最後不得不靠攏。

國民黨基層支持者也對國民黨高層積怨已久也是事實,恨鐵不成鋼,但郭董若走不藍不綠忽藍忽綠的中間路線,並與變形成癖的柯文哲同盟,目標鎖定淺色知識藍與經濟藍,換不到國民黨基層選民的效忠,「併購國民黨」的可能性就很低。

要獲得國民黨基層青睞,就要讓自己成為「打綠第一戰將」,展現遠超過國民黨的戰鬥意志,而要見成效還是得靠意識型態民粹。務實經濟牌不是沒有民意基礎,但餅不夠大,藥效不夠強,很難據此在三方競逐下操作棄保。

郭台銘高雄會王金平 互動閒聊(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三種選民數量如果夠多,柯文哲不必攀附郭台銘,自己上就好。自主選民的游離票就是不夠多,才會有今天的藍綠格局,而宋楚瑜與柯文哲突破不了的,郭台銘也突破不了。國民黨次次分裂的共同特徵,就是從黨出走的大咖,高估了自己的號召力,自以為離了岸還能游很遠,下場都是泡沫化,無一例外。

除了情懷因素,洪秀柱再怎麼被黨內打壓也不離開黨,其實也就是深諳此理。郭董很有機會在疲弱不堪的國民黨裡奪權,成為最大股東,卻捨此就「柯」,愚不可及。

柯文哲一文不值,真稱得上知識藍,經濟藍的選民,不會買這種衍生性政治商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