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一向一揆:德川家康與寺院僧兵的傳奇對決

三河一向一揆:德川家康與寺院僧兵的傳奇對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貧窮的農民和武士,依賴這些寺院借貸過活,久而久之他們信奉淨土真宗,結下深厚的精神聯繫。1563年,松平元康與寺院勢力爆發嚴重衝突,後世稱為「三河一向一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鄭祖威(日本史專欄小編)

德川家康幼時曾被送到駿府當今川家的人質,在那裡元服、結婚、育兒,度過了青春時代。他十九歲的時候,永祿三年(1560年)五月,今川義元率大軍上洛,首先入侵西邊鄰國尾張,織田信長迎戰。

德川家康當時仍稱作松平元康(以下統稱松平元康),他擔任今川軍的先鋒,奉命將兵糧運送到前線據點大高城,同時織田信長帶隊急襲停駐在桶狹間的今川義元,成功取得今川義元的首級。今川家上洛之舉不但失敗,還損失了一位家督。今川家由義元之子氏真繼任家督,馬上面臨分裂的危機。

桶狹間合戰後,松平元康脫離今川家的支配,返回西三河岡崎城經營他的事業,並且迅速接近織田信長,訂立攻守同盟(清洲同盟)。岡崎城是松平元康的老家,不過他父親松平廣忠在天文十八年(1549年)病死後(一說被家臣刺殺),岡崎城就落入今川家的手中,幼小的松平元康淪為今川、織田兩家紛爭的犧牲品。現在松平元康回到岡崎,打算重新支配西三河,鞏固自己的勢力。

今川義元雖然敗亡,但今川家勢力雄厚,在西三河殘留著巨大影響力,許多有力國人仍然以今川家馬首是瞻。除此之外,西三河還是淨土真宗其中一個重要根據地,本願寺派在當地落腳多年,各處末寺靠著放高利貸,積蓄了大量財富,貧窮的農民和武士,也得依賴這些寺院借貸過活,久而久之他們信奉淨土真宗,結下深厚的精神聯繫。

加上那些寺院擁有「守護不入權」,領主不能侵犯他們的利益。換句話說,松平元康要支配西三河,親今川派國人領主和本願寺派諸末寺將是他的對手。

永祿六年(1563年),松平元康與寺院勢力爆發嚴重衝突,後世稱為「三河一向一揆」。

說是松平元康與寺院勢力的對決,只是籠統的講法,因為在對決中,許多武士和農民都站在寺院那一邊,抵抗政治勢力的侵襲。

事緣在清洲同盟前後,西三河有許多國人領主反對與織田結盟,松平元康已嗅到味道,加強了軍事佈署。永祿六年(1563年)九月,家臣酒井正親(一說是菅沼定顯)奉命在佐佐木上宮寺附近一處山地修築城砦,並且強行向上宮寺徵收糧草,引發上宮寺不滿。

上宮寺是淨土真宗本願寺派在西三河的末寺之一,與本証寺、勝鬘寺統稱三箇寺(此外尚有五箇寺、七箇寺的稱謂,足見當地本願寺派勢力之深),如上文所述擁有守護不入權,可以不受政治勢力的徵調。

上宮寺的坊主和附近本願寺派寺院的坊主商量對策,決定要向松平家討回公道,並且飛檄各地坊主和門徒,一起襲擊新城砦,奪回糧草。酒井正親派使者前往上宮寺問罪,卻遭到寺僧殺害,老羞成怒的酒井正親派人處死那名寺僧,爆發因此而起。

(另有一種說法是本証寺拒絕讓酒井正親進入寺內執行職務,認為不入權被侵犯,於是率眾反抗。)

除了三箇寺之外,尚有其他寺院加入起事,國人領主方面,有上野城主酒井政尚(他是親今川派的松平重臣,有研究指他比一揆更早舉兵)、東條城主吉良義彰、八面城主荒川義等、櫻井城主松平監物等人響應。他們號召底下的門徒(武士和農民),有數百之眾。

就連松平元康的家臣,竟也有站在一揆那邊反抗松平家,最有名的例子,便是堪稱智囊、晚年為德川家主導幕政的本多正信。這大概是松平元康在駿府當人質的十幾年間,在地的前松平家臣在艱苦生活中與寺院建立深厚關係之故;據說松平元康家臣團之中,就有一半是真宗門徒。

與本願寺派不和的高田派(同屬淨土真宗)則站在松平家一方。當然,也有本身是教徒,但是選擇協助松平家平亂的家臣,例如松平家的股肱重臣石川家成,便是其中一員。他們面對政治與宗教勢力的角力,必需選擇一個效忠對象,因而家族、同僚、朋輩之間因立場不同而分歧,各事其主,兵戎相見,也是常有的事。

衝突之初,雙方互有攻守,松平家的攻擊重點在上野城酒井政尚,一揆方面則逐漸逼近岡崎城,而松平家漸漸佔據上風,一揆內部士氣低落,投降者愈來愈多。直到第二年(永祿七年,1564年)二月,松平家臣大久保忠俊等人建議與一揆勢力和談,他們勸說參與一揆的有力武士,趕快停止無謂的鬥爭,早日歸順松平,以免今川、武田有機可乘。他們成功策反那些有力武士,一揆的勢力更加衰落。

二月二十八日,松平家與一揆雙方代表在淨土宗成就院談判,交換了起請文。松平家承諾赦免參與一揆的士卒,給予本領安堵,寺院寺僧生活一如往常,不受處罰。換句話說,寺院原則上仍保留守護不入權。

而以酒井政尚為首那些反對松平家的親今川派國人領主,知道大勢已去,紛紛棄城逃走。本多正信也離開了三河,據說他去投靠松永久秀,後來到處流浪,幾年後才回歸松平家。總之,一向一揆大致平息。

不過,事情還沒結束,應該說,松平元康現在才要使出絕招了。

松平元康對所有真宗寺院發出通知,要求他們改宗,即是放棄淨土真宗,切斷與本願寺的聯繫;改宗的話,尚可讓他們存續,不改宗的話,便會拆除他們的寺院。但是起請文上明明白紙黑字寫著一切如舊,為何出爾反爾?不難想像,這是因為松平元康要防止宗教勢力再度煽動民眾叛變。

當坊主們還未答覆,松平元康便已派人清拆寺院,沒收寺院的財產,並且宣布永遠禁止本願寺派寺院落戶三河。那些真宗坊主全部都被迫逃離三河。淨土真宗在當地的基業,一下子被連根拔起,分文不剩。

松平元康沒收了大量財產,也徹底剷除了淨土真宗龐大的勢力,對於參與一揆的家臣,一律既往不咎,至於武士和農民積欠寺院的債,也都一筆勾銷,於是松平元康雖然消滅了家臣和民眾的信仰,手段也骯髒了一點,卻反過來贏得他們的歡心,死心塌地為松平家效力。

沒有了利益和信仰的糾葛,家臣團在松平元康的帶領下,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團結,不得不說這是日後德川家稱霸的其中一個因素。兩年後(永祿九年,1565年)松平元康改名德川家康,在西三河站穩陣腳後,便開始東進,清算今川家的舊帳。

直到天正十一年(1583年),德川家康才宣布解除本願寺派寺院的禁令,不過那時總本山石山本願寺早已經向織田信長投降,已沒有能力煽動群眾起事了。

本文由日本史專欄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YouTube頻道,新作《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解開天皇祕密的70個問題》已經出版,歡迎多多支持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日本史專欄@胡煒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