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視日本史》:從人種、民族的觀點來看,沖繩人是否為日本人?

《全視日本史》:從人種、民族的觀點來看,沖繩人是否為日本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沖繩人的起源說,從文化習俗來看,金關丈夫提出的「假設說」,認為沖繩的文化裡有南島美拉尼西亞文化要素,亦即從印尼北上,經菲律賓、紅頭嶼、火燒島(即綠島)、八重山、沖繩來到日本本土。

文:許極燉

【倭人、蝦夷、熊襲與隼人】

日本列島上雖然發掘了3萬年前的黑曜石,卻未發掘到其使用者的人骨。不過那石器(黑曜石)不可能是人類以外的動物所使用的。

後來發現了2萬年前左右的港川人(沖繩)和濱北人(濱松)的化石人骨。

在史前時代的西元前1萬年間,列島的居民被稱為繩文人(製造繩目陶器)。到了西元前3、4世紀至西元2、3世紀時,則是稻作農耕的彌生人,亦即後來日本民族的主流。

不過,據考古、歷史以及民族學者的研究,有史以來先後來到日本列島上生活的人種,民族或族群有很多,而非單一的人類。

除了繩文人與彌生人,還有倭人、蝦夷和琉球(沖繩)人的存在也不能忽視。

《三國志》倭人傳中的倭人

日本在沒有文字記錄自己的歷史以前的「史前」時代,要瞭解日本的歷史,主要的還得依靠支那(China,中國)的文獻,其中最為人耳熟能詳的要算是陳壽編纂的《三國志》倭人傳了。

《三國志》是一部私纂「正史」,一共六十五卷,由〈魏志〉、〈蜀志〉和〈吳志〉構成。其中只有〈魏志〉有外國列傳,「烏丸、鮮卑、東夷」而已。而東夷傳中的「倭人傳」,其內容即當時(第3世紀)的倭(日本)的實際狀況,是根據魏派去倭的使者的報告書(資料)編纂的。

《三國志》記述有關倭的政治、社會文化習俗幾乎都被後來的南朝劉宋(第5世紀)時范曄編撰的《後漢書》卷一一五,東夷列傳(第七十五卷)倭傳所繼承。

《三國志》是著者陳壽(233~297)五十歲前後編纂的,亦即西曆280年代初。而倭方面跟中國(漢、魏或吳)有通往者三十餘國紛立。其中被推為共主最有聲望的是邪馬台國的女王卑彌呼。她在第3世紀前葉活動,卒於公元248年。換句話說陳壽跟卑彌呼是幾乎是「同時代」的人。他編撰的有倭人傳,正是同時代人寫同時代的歷史,其可信性必然較高。

底下試節摘《三國志》和《後漢書》內倭人傳的「原文」讓讀者參考。

「倭人在帶方東南大海之中,依山島為國邑。舊百餘國,漢時有朝見者。今使譯所通三十餘國。」

按,「帶方」即首爾地方,《後漢書》則作「韓」。

「其國本亦以男子為王。住七、八十年,倭國亂,相攻伐歷年。乃共立一女子為王,曰卑彌呼。事鬼道能惑眾,年已大無夫壻。」(《後漢書》同)

公元239年六月、倭女王遣使至帶方郡要求至京城朝獻天子(魏帝)。同年十二月,「詔書報倭女王曰:制詔『親魏倭王』卑彌呼……。」魏倭之間外交往來親密,可能是魏為滅吳(280年亡)的外交作為。

底下再來看原文所載倭人的社會和習俗。

「男子無大小皆黥面文身。」又云「夏后少康之子封於會稽,斷髮文身以避蛟龍之害。今倭水人好沈沒捕魚蛤,文身亦以厭大魚水禽。」

倭人傳中對倭人文身情形記述詳細。更具體指出其位置是在「會稽東冶之東」,亦就是紹興(會稽)和福建東北(東冶)之東方。這一帶沿海的居民,就是「斷髮」文身崇拜「蛇」為圖騰的民族「閩越人」。(詳細可參照司馬遷的《史記》第一一四卷東越列傳)。

筆者「疑慮」,約西元前110年漢初武帝先後消滅南越國(廣州)和東越國(閩),越人流亡到九州者必大有其人。蓋在西元前後,支那沿海和朝鮮、日本間的日本海,九州西邊的東海這片廣大海域,異民族或族群的交流必很頻繁殆可想像。

熊襲與隼人

熊襲是古代,以南九州的日向、薩摩和大隅等地方為根據地的種族,性剛猛強悍,不服從中央政權的朝廷。

第12代天皇景行天皇和第14代仲哀天皇的時代,亦即第4世紀的後半時常叛變,逐漸被討伐後大多數都同化了。

景行天皇的皇子小堆尊征討熊襲,乃獻上日本武之名。仲哀天皇的神功皇后為了征討大和朝廷的抵抗勢力熊襲,隨同天皇前往九州。天皇觸犯了神怒而急逝。

皇后乃率軍征討熊襲,並且身懷第十五代的應神天皇斷然渡海(北九州的玄界灘)出兵朝鮮半島擊降新羅,並使高句麗與百濟承諾朝貢,是為歷史上著名的「三韓征伐」。

隼人一般多稱為薩摩隼人,是繼承古代隼人血統的種族,特指南九州薩摩地方的武士。他們以敏捷、勇猛聞名。隼是一種鷹鳥,叫雀鷹。它的眼睛銳利,飛翔動作敏捷迅速,在二戰時,日本的戰鬥機有叫做隼戰鬥機。

南九州的熊襲被朝廷一再征討逐漸歸順又同化了。薩摩隼人沒理由再抗拒朝廷。據《日本書記》記載第7世紀末葉,大隅(南九州東部)的隼人在京中相撲受饗宴、賞賜。到了平安(遷都京都)時代,第8世紀末葉以後,隼人亦成為主君的隨扈或身邊的侍臣,亦叫近侍、扈從,而以「近習」著稱。

先住民的蝦夷

蝦夷是日本列島擁有龐大勢力與歷史動量的先住民。蝦夷是道地的「日本人」,但是否是日本民族?江戶時代以來,基本上認為蝦夷(Ainu)是「異民族」,戰後多數認為蝦夷非Ainu,而為邊境居民。現今已明白都是片面看法。

古代,蝦夷很早就居住本州的東部,尤其是東北地方,後來一再地被中央政權武力征討,鎌倉時代以後被趕到北海道去,成為北海道的先住民。

第8世紀以後,奈良朝律令國家為了擴張領土征討蝦夷的叛亂一再發動武力征夷。中央政府的「蝦夷觀」認為蝦夷是未開化的野蠻人,以狩獵為生不知農耕,沒道德觀念,具暴力攻擊性的異民族。主張加以壓制統治,使沐浴王化的正當性,因為動輒藉口「侵犯邊界」、「劫略人民」而派遣「征夷軍」。

長久以來,政府的這種化外之民的「蝦夷觀」深入人心,所以蝦夷一直被認為是日本的異民族。
蝦夷Ainu說認為中、近世的「蝦夷」(Ezo)是Ainu,並且亦理解古代的「蝦夷」(Emishi)也是Ainu。在古代,Ainu民族並沒形成為民族,但是蝦夷卻大量地接受了倭人(日本人)的稻作與陶器文化。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