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寫在Water Revolution三個月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寫在Water Revolution三個月
Photo Credit: Kai Pfaffenbach/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絕望之於虛妄,正與希望相同」,亦正因為前路註定難行,我們才更要記住過去這三個月來,大家創造了的這些可能,才可消化當中的養分,然後大踏步的走下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因為寫與不寫這篇文章,我掙扎了好一陣子——不想寫,是覺得這根本不是甚麼值得紀念的事,因為一條無比荒謬的修例,香港人被折騰了三個月(以6月9日,第一個百萬人大遊行至今起計,但其實此日以前,也早有不同的反抗行動),說來應該是件傷心事;想寫,是因為拋開這條例的框架,我看到了香港人的改變。

先得說說我們目前面對的是一個怎樣的處境。悲觀的,看到的是抗爭運動已成常態,覺得大家出現疲態,社會大眾因政治立場嚴重撕裂,而政府會繼續耍無賴,事情最後就會不了了之,甚或迎來極度可怕的結果——那些新疆洗腦教育營、白色恐怖、群眾鬥群眾,都是寫在牆上的事;樂觀的,看到的是香港人史無前例的團結,願意(努力)放下「搵食至上」的心態,以及為自己珍視的東西付上代價。

亦是這場抗爭運動,令我們開始發掘了生活中的不同可能。

0_7imaVV2Vdo5TltM1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在社運發展上,我們開拓了「冇大台」的可能——縱使過程中會出錯,需要時間去調整,但香港人在過去三個月裏,不就是以這種邊做邊學旳方式,發展出一套具AI學習能力的無領袖、去中心化、並由群眾自發參與的社運新模式嗎?

在人才培育方面,我們確認了「多元教育」的可能——教育不限於教室,且看我們的年輕人如何籌備罷課、準備文宣、有條有理地闡述心中信念,你就會知道,以往鬧的每句「廢青」,可能都是如此的片面。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發現了在大集團、大商家以外,還是有其他可以讓你安心消費的可能——黨鐵無恥,我們罷搭;企業無良知,我們罷買;當然,大家可以討論這種以政治立場來作為消費指標一事是否理性,但我想說的是,感謝它們在這個關鍵時間的表態,逼使大家面對我們長久以來被地產商、大集團壟斷生活不同範疇的事實,然後用自己的方法,好好應對。

當然,我不會天真地將以上這些視為「階段性成果」,因為只要我們細心一看,以上的種種可能,其實都是源於極大的打壓或壓逼,也就如我一直所說:不是這場Water Revolution衍生出不同的社會問題,而是今次事件將所有深層次的社會問題一一揪出,令我們不得不面對這些本來在精美包裝紙下的殘酷真相。只是,「絕望之於虛妄,正與希望相同」,亦正因為前路註定難行,我們才更要記住過去這三個月來,大家創造了的這些可能,才可消化當中的養分,然後大踏步的走下去。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香港人,我們繼續前行,齊上齊落。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蕭家怡』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