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站路障兩邊,隔天一起撫養子女」當香港警察家屬就是示威者

「夜裡站路障兩邊,隔天一起撫養子女」當香港警察家屬就是示威者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警隊面臨巨大壓力和社會批評聲浪時,對於工作有衝突感的港警,很少有人敢公開說出自己的想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香港「反送中」示威將滿100天,隨著警民衝突升級,社會裂痕也逐漸加深,有港警的妻子走上街頭加入抗爭行列,有結婚20年的社工因這場風波打算離婚,也有充滿挫折感的女警為此黯然辭職,更有警察的家屬也上街抗爭,因為向警方丟職飲料杯而遭逮補。

另一半就是警察

持續3個多月的反送中抗議將香港變成示威者和警察對峙的戰場,對於社會上日漸加劇的兩極分化,26歲的警官妻子桑妮(Sunny)感受深刻。

美國《紐約時報》今天報導,桑妮是一名抗議者,走上街頭譴責她眼中的北京高壓政策;她同時也是一名警官的妻子,另一半因為反送中活動,每天要上12個小時的夜班。

自從6月9日大規模示威接連登場以來,這對夫妻的相處模式一直是「夜間站在路障的對立面,第二天一起撫養兩個女兒」。

他們目睹了街頭不斷加深的裂痕,這種裂痕已成為爭奪香港靈魂的標誌,這場鬥爭正在挑起他們以及類似家庭的不和,甚至導致警隊內部的不和。

桑妮說:「開始的時候,這與我們這些年裡經常看到的抗議活動似乎沒有什麼兩樣,但是現在,我們甚至不能談論任何正常的日常生活。沒人有這個耐心。」

隨著港府進一步施壓並加大逮捕力度,抗議者與警方之間日益激烈的暴力衝突讓街頭局勢變得更緊張,雙方分歧也愈來愈大。

桑妮的警察先生拒絕與紐時記者見面或公開自己姓名。但他強調,港府的要求與抗議者的不滿之間有條鴻溝。他透過手機簡訊說:「這給我和我的家人帶來了很大的壓力。警方除了逮捕那些違法者,別無選擇。」

但他承認,當局可以改善對於抗議活動的處理。桑妮則說,警察已成為大街上讓民眾愈來愈討厭的政府替身。

稍早前的7月,她因此決定在臉書上發起名為「警員親屬連線」群組,藉此恢復港人對警察的信任。群組大多數成員和她一樣,都有近親在香港警隊,卻支持反送中示威者。

42歲的菲利絲(Phillis)是其中一名成員。這名為小學生服務的社工與一名警官結婚已經21年,他是她的初戀,但隨著菲利絲愈來愈多參與反送中,她感到生活在同個屋檐下的另一半已經變成陌生人。

她在群組最近的聚會表示:「我們的觀點不一樣,我告訴他,等我們的孩子長大成人了,我要考慮離婚的問題。」菲利絲還說,為了避免在家發生衝突,她不再看電視,並且只和女兒們在外面討論政治問題,避開丈夫。

警眷襲警遭逮補

港媒報導,香港一名女大學生7日在「反送中」警民衝突中,因為向警察丟擲一杯飲料被捕,案件昨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首度開庭),她獲准以港幣5000元(約新台幣2萬元)保釋。

《明報》報導,報稱學生的22歲被告唐洛芙,居住在警察已婚宿舍。據悉她是香港理工大學的學生,有家屬任職警務人員。

反送中網民7日再度號召「機場交通壓力測試」,呼籲市民來回搭乘港鐵東涌線等交通工具,企圖癱瘓機場。當日下午,大量人群聚集東涌站內外,引發警民衝突。

據報導,事發當天下午5時30分,戴口罩的唐洛芙向警方丟擲一個台式飲品紙杯,擊中一名陳姓警員的背部,警員感到制服濕掉,右背被擊中,過程被《新華香港》拍攝到。另有警察目睹經過並認出被告,追至東薈城商場樓梯將她逮捕。唐洛芙因此被控一項「襲擊正在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

《立場新聞》引述被告律師稱,唐洛芙當時被警方壓制倒地,造成膝蓋受傷,過去兩天留在醫院未能出庭,但她沒有投訴警方。裁判官批准將案押後至10月30日再訊,讓辯方索取法律意見及文件。

離職警察:穿這套制服有什麼意義

當警隊面臨巨大壓力和社會批評聲浪時,對於工作有衝突感的港警,很少有人敢公開說出自己的想法。

36歲的邱汶珊7月辭職前,在香港警隊工作了11年。初夏時的6月中旬,她曾被派至香港中央圖書館外監視街道對面的維多利亞公園示威者,她清楚記得,抗議者那天經過她身邊時大聲喊她「黑警」。

那一刻起,她覺得自己可能在這場衝突中站錯了陣營。

隨著示威局勢升級,警察開始對抗議者使用武力,邱汶珊的挫敗感也愈來愈強,並質疑「穿這套制服有什麼意義」。她說,她的觀點在警隊中愈來愈普遍:

「我覺得政府好像躲在警隊後面,好多警察在下班脫下制服後,都是普通的香港市民。我們都是香港公民,但政府似乎並不在乎街上發生流血事件。」

30多歲、至少參與過兩場驅散群眾相關行動的陳先生7月接受BBC訪問時說,警察在這次風波中夾在政府與示威者之間,示威者不斷把對政治的不滿發洩在警察身上。但是「政治問題是要政治解決」,政府無能,而警隊高層則不斷把警察推去「送死」。

「示威者的武力前所未見,那些磚頭、鐵枝、雨傘正面飛過來,有盾牌不代表不會受傷,同事們長時間工作,受到很大壓力,我們身穿防暴裝備,手執警棍,不代表什麼都不怕,我們也怕受傷,也怕死,而很多同事都被人網絡『起底』,隨時失去工作。現在我到任何地方都不敢說自己是警察,在WhatsApp群組,我被朋友責怪,說不能接受我。」

7月23日時,逾200名港警的家屬層發出公開信,要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用政治解決政治問題,避免將警察當成人肉盾牌。

公開信說:「前線警員在因政治爭議而起的遊行示威中首當其衝,且必須服從高層一些不合邏輯與常理的指令,『被』出生入死。前線警員被迫承擔政府施政失誤的後果,導致警民關係急速惡化,已臨無法挽回地步。」並指這些警員身在前線,身心健康已經出了問題,而發出指令者卻無人問責,讓人心酸。

香港警察家屬
Photo credit:警員親屬連線

8月25日,民眾也在中環發起一場「警員親屬連線」的集會,呼籲「還警於民」,敦促香港政府出面解決近來持續的警民衝突。一位自稱是警員家屬的范小姐表示:「辦集會的目的就是希望政府能夠把員警還給市民,市民應該尊重員警,員警應該尊重市民,前線警員不是擋箭牌。」

2個多月來的示威運動造成嚴重的警民衝突,許多警員與家屬都苦不堪言。盼望香港政府能夠出面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解決這兩個多月來持續不斷的警民衝突。

擁有3萬員警的香港警隊長期以來被譽為「亞洲最佳」,但這次風波中卻遭指責濫權,示威者要求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事件。網路上也多流傳對香港警察的不滿和批評。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黎家樂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