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決定論:教育的威力

環境決定論:教育的威力
Photo Credit: The Yomiuri Shimbun/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甚麼「學校非政治角力場地」此類硬要把學校從社會抽離的說法,如此體現對二分法思維模式的堅定,其實就有如行為主義無視內心過程判定人類心理般片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於二十世紀初,環境決定論(Environmental Determinism)是兒童發展心理學的主要觀點之一,這理論強調以機械化的方式看待教育,認為心理發展完全是由外在環境決定的,與遺傳等先天性因素毫無關係。

這學派的著名代表是美國行為主義者J. B. Watson。他曾宣稱:「給我12個健康的嬰兒,讓我在由我支配的特殊環境裡養育他們。不論他們父母的才幹、愛好、傾向、能力和種族如何,我保證能把其中任何一個訓練成為任何一種人物——醫生、律師、美術家、大商人,以至乞丐或強盜」以及「嬰兒五歲以前的人格,可任我們的意志造就或毀滅」等驚人言論。他認為兒童是被動的,其發展取決於所身處的環境,譬如獎罰(reinforment & punishment)、刺激與反應(stimulus & response) 等外在因素以強化或矯正行為。因此,教育者對他們將來會成為什麼樣的人,需負很大的責任。

他曾進行經典的小艾伯特實驗 (Little Albert Experiment),印證環境在塑造人類行為和習性時的強大威力(篇幅關係,容我下次再提及此實驗詳情與分析)。根據他的主張,洞悉人類心理時應完全撇除無法量度的內心世界,只收集可見的行為與反應才是客觀方法。這取向是當時的學術主流,後來因精神分析學的興起才引起了爭議。

此專頁早前提及過去個性化(deindividuation)史丹福監獄實驗 (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以及毀滅性服從 (destructive obedience)等的心理學實驗及概念,進一步地說明環境(如紀律部隊訓練、制服或角色扮演等) 的威力不僅限於兒童,而是涵蓋不同年齡層及身分。簡單去理解,只要你是人類,就無法完全倖免於外在環境為自身心理及行為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AP_19252044079976
Photo Credit: Vincent Yu/AP IMAGES/達志影像

正因如此,教育的重要性絕不可輕視,套用到一百年後的今天依然適用。常說校園是社會縮影,運作方法乃模擬社會機制以進行教化,因此學校制度不外乎以獎罰來規範學生的行為:用功讀書有獎學金、代表學校出賽記優點、違反校規便記過⋯⋯有如法治社會要求人民奉公守法、協助警方撲滅罪又可獲好市民獎等等。制度明確、獎罰有理可使行為受制,這是我們從學校教育習得,以至延伸到社會應用的過程。

可是,為何學生沒有因盡公民責任而被學校表揚,反而是處處被受責備及阻撓呢?是不是警方把示威者與市民身分區分開來,學校又要學生於校園內脫離公民身分呢?甚麼「學校非政治角力場地」此類硬要把學校從社會抽離的說法,如此體現對二分法思維模式的堅定,其實就有如行為主義無視內心過程判定人類心理般片面。

此文提及行為主義,並非表示完全依賴此學派理念,而僅是為了提供一個分析角度去理解人類行為。套用到其他事情上,也需綜合多個面向進行分析。因為非黑即白的思考迴路非常危險,無視了整件事的全面性與多面性,也是導致了現今社會的分離與決裂的源頭。

香港生病了,學生不可能若無其事地上課。新一代的水平,能影響及反映香港未來數十年的走向。的確罷課和組人鏈等運動耽誤了課程進度,但學校若籍此帶領學生走出校園,理解現實、進行討論與開放思考,所帶來的影響才是體現教育的意義,是最好的教育,不是嗎?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Lo's Psychology』文章
Loader